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章 商戰開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章 商戰開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最有意思的一點是,這種場所被攻擊,負責人卻不敢報警,因為他們自己的屁股也不干凈,報警抓了別人的同時,也得把自己裝進去。

    ……

    何英偉剛剛睡下,房門被人敲響。

    他十分不滿的起身前去開門,最近幾天連軸轉,他已經有些身心俱疲的感覺了。

    老爸現在已經開始脫手公司的大小事物而留給自己去做,且要求他事無巨細一點一點親力親為,導致他這些天在內地十幾個城市幾乎飛了個遍。

    拉開門,門外是自己人。

    “少爺,出事了。”

    何英偉面露不悅,問道,“出什么事了。”

    “我們在楚州的大小娛樂會所,包括地下賭場全部被人砸了……”

    此話一出,何英偉如遭雷擊,腦子“嗡”的一聲差點沒站穩。

    “你說什么?”

    “砸我們何氏的場子?誰敢這么做,他是嫌命長了嗎!”

    門外的隨從不敢大聲說話,隨之繼續道,“聽被打的兄弟說,應該是楚州當地的地頭蛇,楚一飛的人干的。”

    “楚一飛?”

    何英偉在腦海中會回憶了一遍,終于想起了這個名字,去年在一個飯局上打過照面,只不過這個人實力一般,資產也一般,當時的自己根本沒有在意。

    沒想到,這小子居然敢砸自己的場子,恐怕是活膩了。

    “楚一飛?一個小嘍啰而已。也敢這樣猖狂?”

    他也在低聲嘀咕,單憑楚一飛自己一個人,是萬萬不敢給自己來這么一出兒的,如果還有其它可能,應該就是他背后有人。

    何英偉瞬間想到了唐風。

    沒錯,只有唐風有這個魄力跟理由敢跟自己這么干,除此之外,別人沒有理由,也同樣不會這么做。

    “啪”的一聲將門關上,何英偉大腦瞬間清醒了過來,他隱隱覺得,一場大戰就要來了。

    從前父親經常給他說,商場如戰場,那個時候他不相信,現在,他終于相信了,如果這次失敗,按照唐風這個人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讓自己有一絲的喘息機會的。

    所以,他必須得贏。

    但想到這里,何英偉哈哈大笑了起來。

    何氏集團五百多億的資產,而且還有眾多的地下賭場和夜店,收入同樣頗豐。自己這樣一個巨頭集團,又怎么會害怕一個只有一個明皇小公司的唐風呢?

    這實力簡直就是天壤之別,根本沒有什么可比性而言。

    轉瞬之間的功夫,何英偉便放輕松了,他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別攔著,讓他們砸,讓所有的員工都不要報警……”

    說完,掛掉了電話。

    幾個娛樂場所,加起來也就不過上億的資產,關鍵其中還有浩宇集團的股份,他怕什么,全部折進去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要顧全大局,這是何英偉想要做到的。

    躺在床上,又站起來走到窗邊的躺椅上,何英偉給萬嫣然將電話打了過去。

    響了很久,有人接了,里面傳來舒緩的古典音樂聲。

    “萬小姐,我們兩家合作的娛樂場所今晚被人全部砸了,這個消息你不會不知道吧?”

    “我當然知道,所以我還是很想提醒何少爺一句,保護好自己。”

    何英偉臉色有些難看,本來覺得這個女人長得好看想慢慢泡到手,現在看來這朵玫瑰是扎手的,要不得。

    “好,既然萬小姐不在意,那算我何英偉多管閑事,再見。”

    掛掉電話,何英偉有些小小的氣憤,心中也暗暗下了殺心,這一次,看來何氏集團是要徹底動手收取這內地省份的市場了。

    起身收拾東西,何英偉打算連夜趕到安北,直接出手將明皇現在手中最大的項目安北國際會展中心工程整垮。

    而想要做到這件事,再簡單不過。

    拿起箱子,包里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哪位。”

    “何少爺,幸會,我叫夏青石,林州青石創投的老總。”

    何英偉聽到這個名字,微微有些耳熟,青石創投這個企業的,自己似乎也有些印象。

    “哦,夏總,有什么事嗎?”

    畢竟都是生意場上的人,對方來頭不小,自己不論怎樣也得放尊重一些。

    “聽說何少爺和一個叫唐風的小商人這些天發生了很不娛樂的事,是這樣吧?”

    何英偉臉色也是一冷,但隨著夏青石的不但敘述,他的臉色也逐漸緩和了下來,最后,二人都是哈哈大笑,聊得十分愉快,相約在安北見面。

    ……

    第二天一早,唐風開始著手在楚州市內打壓何氏集團旗下的幾家房地產開發公司。

    大致看完了資料,唐風心中有了數。

    何氏集團旗下有兩家地產開發公司,分別叫綠地和天匯,兩家公司一進入楚州就拿下了市區拆遷的幾個大項目,而且得益于其母公司的財力和經驗支撐。綠地開發的綠地花園和天匯開發的天匯上品一躍成為了楚州市內最豪華高檔的小區,加上其完備的物業管理體系,將楚州的房價頂峰一下子提高到了兩萬以上。

    這個水平放在一線大城市不算什么,但在人均公司兩三千的楚州來說,等于已經是天價了,普通的年輕男女一年兩人收入加起來不到十萬,不吃不喝也買不起一個廁所。

    綠地和天匯的高房價同時也帶動了其它樓盤的均價,現在楚州市內,普通的樓盤每平米均價都在一萬以上,郊區的價格都在8000,而且還在每年不斷的上漲。

    楚一飛的楚氏集團也有地產開發,擁有自己的幾個樓盤,市區的價格也僅僅只是因為建筑風格和物業管理水平跟不上綠地和天匯,均價低一些,17000左右。

    早餐桌上,唐風吃著面包,自白的說道。

    “楚老板,這次共同對付何氏集團,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大出血一回。”

    說完,笑瞇瞇的看著楚一飛。

    楚一飛正吃著牛肉粒,勺子停在了半空中,心里更是“咯噔”一下,一直在想,這是不是唐風給自己設的套。

    “唐先生,不知道你這話什么意思?”

    唐風拿了張紙巾擦了擦嘴,笑著道。

    “昨晚那只是個開始,小打小鬧,何氏背后那么大的企業,我們砸人家幾家店有什么用,說白了那只是我的一個態度表示而已,沒有太大的實際意義。”

    “而我剛才看了,何氏在楚州有兩家子公司,分別是綠地和天匯,這兩家企業的到來給楚州的房價打了一針雞血,兩年之內幾乎是翻了個個兒,這一點你是做房地產呢,總不會不知道吧?”

    楚一飛干巴巴一笑,“唐先生,那你的意思?咱們從這塊下手?行,我現在就叫人去砸了他們公司去……”

    說完就要拿電話,反正有唐風在后面撐著,他楚一飛什么也不怕。

    韓果兒一直在旁邊坐著,一看楚一飛這動作,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眼神冰冷的看著他。

    “楚老板,現在是什么時代,你以為你是什么?土皇帝?流氓頭子?黑老大?”

    語氣家眼神,瞪的楚一飛渾身都是冰涼一片,不知如何是好的他只能是放下手機。

    “楚老板,我的想法呢……很簡單,先從楚氏集團開始,降低房價,吸引業主……”

    楚一飛聽到這話,臉上的肌肉都不自然的跳動幾下,這不就是降價銷售嗎?

    這什么年頭了,什么東西都聽過降價銷售打折的,就是沒聽過房子降價的。

    多少年了,房價那都是一直在漲的,也正是因為這個,楚氏集團才能夠在自己手里如日中天,變成今天這個大公司。

    現在唐風卻讓自己降價,這不要了命了?

    “唐先生,您沒開玩笑吧?”

    “楚州這幾年市場火爆,房價攀升,我……我降價,這不顯得我腦子有坑嗎?”

    楚一飛當然不愿意降價,畢竟一平米降價一百,那一個樓盤下來都得是多少錢?

    商人就是商人,什么時候都是利益第一。

    “怎么?楚老板不怎么情愿啊?”

    楚一飛額頭冒汗了,唐風自己是真的惹不起,惹急了他,自己這條命能不能保住都是自己。

    但是降價銷售這條路,肯定是得讓自己損失一大部分資金。

    “沒……沒有。”

    楚一飛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既然是沒有,那就是同意了。”

    楚一飛如坐針氈,“唐先生,我倆認識這么久了,我確實也信任您,但是今天這事兒,好歹您得跟我說說為什么啊……”

    “為什么?”

    楚一飛點點頭。

    唐風站起了身,背著手在客廳里來回踱步,繼而說道。

    “楚老板想知道為什么,那我就告訴你,第一,我是為了排擠出像何氏集團這樣的黑心企業,他們吃人肉喝人血,把房價抬的那么高,讓多少年輕人覺得生活無望?我不僅僅要打垮何氏集團,我還要把內地所有靠房地產吸人骨髓的企業全部打垮!”

    “楚老板,我唐風不是什么英雄,話說的也有點大,但是,我確實就是這么想的,你難道不覺得,自己賣的房子有些貴了嗎?”

    楚一飛聽到這里,有些尷尬,而一旁的韓果兒則直接站了起來。

    “說的好,就這么干!”

    “唐風,這次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支持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