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四章 拒絕林音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四章 拒絕林音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人家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我們還真是有趣,反而是困境將我們牽在一起。”

    林音很久沒有這樣的開心過。

    很多大道理她不是不明白,很久之前她就知道,人要懂得珍惜,但是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很多時候只有當你經歷過十分慘痛的事情之后,才會真正的深切領悟曾經那些很淺顯的道理。

    她無疑就是這種情況。

    說完這樣一句略帶溫柔的話語,林音斜著頭看向唐風,經歷過最近一段時間的磨難之后,她的性格其實也發生了變化,就連夏素琴也覺得,女兒比之前姐地氣了許多。

    以前可能就是天上的仙子,卓爾不凡,高冷凌冽,走到哪里都給別人一種清冷女神,讓人不敢靠近的感覺。

    但現在不一樣了,她變得不那么又高又冷,也會以一種很平和的姿態和自己的員工交流,和別人說話也溫柔了起來。

    溫柔的目光觸及到唐風的眼瞼時,他渾身為之一顫。

    這目光,倒是很少在林音眼中出現,那柔媚的眼神似乎能把人的骨頭都化掉。

    “媽最近身體還好吧?”

    唐風有些故意轉移話題的意思,林音聽的出來,隨即莞爾一笑。

    “挺好的,就是有時想你……”

    唐風笑了,“沒事,告訴媽,我有時間就回去看她。”

    林音背著雙手,仰頭看向天空,安北的工業污染還不大,夜晚看得到星星和月亮。

    月光和路燈下,林音背著手仰頭看著天空,簡直就像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女,懵懂又單純,平添幾分讓人疼惜的樣子。

    “有時間再回去?那你今晚有時間嗎?”

    林音突然停下了腳步,攔在了唐風面前,笑容中帶著一絲期盼,看著著實讓人難以拒絕。

    “有的話,就回家住吧,不是還沒辦手續吧,是合法的。”

    唐風沒說話,繼續往前走,林音有些失望,但站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

    一個小時之后,兩人到了林家別墅門口,唐風站定,擺擺手。

    “進去吧,我走了。”

    說完轉身作勢要走,林音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唐風的手。

    “很晚了,別走了。”

    唐風左手被拉著,停住了腳步,隨后回頭,林音一臉期盼的望著他。

    唐風沒多想,還算輕柔的推開了她的手。

    “不合適,早點休息吧。”

    林音的手被甩開,她突然之間有些茫然,有些無措,伸出去的手懸在半空中,半天沒有收回去。

    唐風的背影被路燈拉的很長……

    那個男人曾經是多么的想得到她,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但人心終究是會涼的,這個世上也從來沒有誰會無緣無故的去死心塌地的愛一個人,毫無保留的犧牲自己。

    是她親手將唐風推開的。

    一瞬間,她有些想笑,笑從前的自己,笑自己從來都活的不明白。

    唐風的背影已經在路口消失了很久,林音還是有些木訥的站在原地,清冷的月光伴隨著夜風吹拂過來,將林音的一頭長發撫起。

    不知何時,一雙溫熱的手輕輕的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林音下意識的扭頭。

    母親夏素琴穿著睡衣,拿著一件外套拍在了她的身上。

    看著女兒如此傷心難過,夏素琴心里同樣如同刀割。

    她長長的嘆了口氣,望向路口,輕聲道,“音兒,男人和女人有時候其實是一樣的,心寒了,就可能再也暖不熱了……”

    倏然之間,林音眼圈紅了,轉身撲進了媽媽的懷里,嚎啕大哭起來。

    小的時候她每次受了委屈,都習慣撲在媽媽的懷里,很溫暖,瞬間就會有莫名的安全感和歸屬感涌上心頭。

    二十多歲了,還是如此。

    “你也不要怪小風,媽看得出來,他是個好孩子,以后多關心點他,慢慢會好的,他不是那種鐵石心腸的人。”

    林音猛的抬起頭,“媽,他真的會原諒我嗎?”

    夏素琴拍打著女兒的背,滿是柔情的說道,“會的,只要你真心對他好,終究有一天會回來的。”

    “好了,夜深了,跟媽回家吧。”

    說完,牽著林音的手,母女二人回了林家別墅。

    ……

    唐風出了清河嘉園,走了沒多久,韓果兒的電話來了,問他在什么地方。

    說了地點,半個小時之后,韓果然的奧迪A6出現在眼前。

    “怎么沒留在老婆家里?”

    車窗降下,韓果兒帶著笑意問道。

    “沒看出來你倒挺喜歡管人家的閑事的?”

    唐風坐上車,奧迪開動。

    “去哪兒?”

    “隨便。”

    “隨便是哪兒?”

    “你開車你看著辦。”

    唐風靠在座椅上,微閉上了雙眼。

    韓果兒點了點頭,“那我找家酒店吧,你在安北這么久,連個房子都沒,真是的……”

    “你可以選擇給我買一套,我不介意。”

    “哎呀,你這是打算吃軟飯啊?”

    “不行嗎?”

    “不行,我家里沒錢,你想吃軟飯倒可以跟高大公主商量一下,她估計很樂意找你做上門女婿。”

    “那好啊,開車送我去高家別墅,我去問問。”

    “真的?”

    “真的。”

    “呵,果然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韓果兒自然沒有帶著唐風去高家別墅,而是找了家酒店。

    兩人也不是第一次住在一起,倒也不像之前那么感覺尷尬。

    拿房卡,開房門。

    唐風站在床前,兩手叉腰。

    “小韓,你這什么意思?”

    韓果兒后面進來,疑惑的皺皺眉,一攤手,“怎么了?”

    唐風悲痛欲絕的說道。“我拿你當兄弟,你是想上我是吧?”

    “這么多房間,你就選一個大床的,說,你是不是對哥哥的美色動了心思!”

    韓果兒老臉一紅,追過去直接一個過肩摔就把唐風扔在了床上。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沒錯,我就是看上你的美色了,怎么著吧。”

    唐風臉埋在被窩里,動都懶得動一下,沒兩分鐘就睡了過去。

    韓果兒等了會兒,見唐風沒反應,上去湊到跟前看了看,發現唐風已經睡著了。

    韓果兒氣的一跺腳,但也沒辦法,自己去洗了個澡,拋在唐風旁邊睡著了。

    ……

    第二天一早,唐風是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的。

    拿出手機一看,是樂美的號碼。

    “喂?怎么了?”

    唐風爬起來,拉過被子給光著身子,浴巾已經掉在床底下的韓果兒蓋上被子,慵懶的說道。

    “唐總,今天早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安大廈所有的公司負責人全來找林總說退租的事,你也知道,天安大廈現在是明皇地產唯一的經濟收入來源,這些公司大多數都是老客戶,在天安辦公多年,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今天一下子全部都要搬走……”

    唐風深呼吸了口氣,說道,“我馬上過去。”

    說完掛掉了電話,扭頭看了一眼韓果兒,還在熟睡當中,兩條潔白修長的美腿搭在床邊,著實惹人眼球。

    沒多想,唐風出了酒店,直奔天安大廈。

    天安大廈位于市區,是明皇手下目前唯一的一個樓盤,,只不過建成多年,是一棟高檔寫字樓,在這里辦公的公司少說也有幾十家,每年的營收都近億元。

    早上九點半,唐風出現了天安大廈二樓,還沒進門,便被擁擠的人群將目光吸引了過去。

    “林總,這換工作區是我們公司董事會統一研究的結果,這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再者說了,天安大廈也好多年沒裝修改造了,實在比不上人家其它幾棟寫字樓的設施。”

    “沒錯林總,這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你也體諒體諒我們,就把字給簽了吧。”

    唐風進門,撥開人群,進了林音的辦公室,看到里面坐的黑壓壓一片,幾乎整棟天安大廈的租戶們都來了。

    林音如坐針氈,畢竟沒有了租戶便沒有了經濟收入,恐怕沒幾天連銀行的利息都會還不上了。

    唐風環視左右,直接說道。

    “各位想要退,可以,沒有問題,咱們直接是簽了合同的,一切按合同辦,該多少違約金就多少違約金,不愿意交違約金的,那就一次性把剩下的時間的錢付清,咱們也是清清楚楚,互不拖欠,如何?”

    這話一出,辦公室安靜了。

    這租寫字樓可不像外面租房子,你想租幾個月租幾個月,一次性最起碼都是租三四年,一年的租金少的幾十萬,多的上百萬,這有的還剩兩三年時間才到期的,如果一次性付清,隨隨便便上百萬的資金打水漂。

    如果直接不交剩下時間的租金,那就得叫違約金,算下來比租金差不了多少。

    “事情就是這樣,大家要是覺得可以,直接去法務那邊找負責人補齊剩下的租金或者違約金,錢一交,我們立馬簽字。”

    這么一說,幾乎沒有人動,大家都是商人,平白無故上百萬資金打水漂,沒人樂意這樣做。

    “林總,能不能放松一點,這我們就是想換個辦公地點而已,您看您這跟我們說合同,是不是有點……”

    林音面露難色,唐風直接站在辦公桌前,冷哼一聲說道,“大家都是生意場上的人,說話做事得講誠信,按合同來,你們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趕緊回去該干嘛干嘛。”

    各個公司的老板如同吃了黃蓮一樣的心里苦,這搬走也不是他們的意思,現在讓他們出錢,肯定覺得不愿意。

    正在大家議論紛紛,說唐風不近人情時,外面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

    “違約金我替他們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