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大人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大人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很不好意思,我不太喜歡你這樣說話的方式。”

    唐風坐直身體,正色說道。

    藍凝脂嘴角微微揚起,將筆放下,往后靠著,目光注視著唐風。

    “唐先生,你不保證,我怎么能相信你接下來說的話呢?”

    唐風一笑,“你可以選擇不相信,這是你的權力。”

    藍凝脂的表情很明顯的露出不悅,她很不滿意有人跟自己如此講話。

    “唐先生,如果你這樣執拗的不肯配合我的問詢和調查,那么我覺得我們后面的工作也沒有必要進行下去了。”

    藍凝脂拿出了一副極不耐煩的表情來威脅唐風。

    這種威脅似乎并沒有任何的作用。

    “好啊。”

    唐風站了起來,抬步準備離開。

    藍凝脂陰郁冷森的臉上閃過一絲冰涼的笑,低聲說道,“唐風,你知道不配合我們的后果是什么嗎?”

    停住了腳步,唐風緩緩回頭,“藍博士,我覺得你這個年紀,不能缺少姓生活,不然人就會被欲望腐蝕,變的既蠢又笨還自以為是,很可怕的。”

    說完,大步出了房間。

    門外,高良儒和韓果兒看到唐風出來,都是一陣意外。

    “這么快就結束了?”

    韓果兒搶先問道。

    “這個女的不會胃口。”

    唐風說完,沖高良儒一攤手,表示自己無能為力,剛準備離開,高良儒站了起來。

    “唐先生,稍等。”

    高良儒其實也知道這個藍博士的脾氣一直都這樣,今天遇上唐風算是冤家路窄了,鬧成這樣倒也不奇怪。

    唐風停步轉身,高良儒跟了上來,“唐先生啊,藍博士是國內頂尖的古生物學家和歷史學家,讀書人嘛,又年輕漂亮,難免心高氣傲,你不要見怪。”

    唐風笑笑,“沒有見怪,只討厭她那種自視甚高的人而已。”

    “再者,我是來配合你們工作,而不是罪犯到這里來接受問詢和審問,沒有義務被不友好的對待,你說是不是高局。”

    高良儒點了點頭,此時,門再次打開,藍凝脂抱著雙臂站在門口,冷冷說了句。

    “曾圖南對我們有威脅,難道你就不會有嗎!”

    此話一出,走廊內頓時安靜了下來,韓果兒和高良儒臉色瞬時都是一變。

    與此同時,走廊上方的攝像頭瞬間轉動,齊刷刷對準了唐風,兩側的樓梯口涌上來身穿特制防爆服的持槍警衛。

    這些警衛手中的槍唐風居然不認識!

    氣氛瞬間冷到了極點,空氣中散發著濃重的火藥味兒!

    唐風站在原地,眼珠逐漸紅了起來。

    無數道紅色的激光對準了自己的眉心,唐風討厭這種感覺。

    藍凝脂依舊抱著雙臂,嘴角冷漠的笑著,那一副絕美的容顏似乎撒上了冰雪,涼的透心。

    韓果兒看到這一幕,心理防線瞬間有些崩潰!

    她是內部人員,所以她明白,出動這些特殊防爆人員的時候,會發生什么。

    他們手中的槍械,可以在十秒之中讓一個人從世界上永遠的消失,連灰塵都不會留下。

    “你想干什么!”

    韓果兒橫眉冷對,手指著門口的藍凝脂喝問道。

    “你沒有資格跟我說話,再不知好歹,連你一起抓!”

    說完,藍凝脂換了個姿勢,冷冷說道,“唐風,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如果你不配合我們,那我有理由懷疑你同樣對我們有威脅。”

    “人類面對威脅的時候,只會做一件事,那就是消滅他,你知道的。”

    唐風干笑了一聲,“你這是在威脅我?”

    藍凝脂笑了,踩著高跟鞋走到了唐風耳邊,輕聲細語,柔聲嬌媚的耳語道。

    “是啊,我就是在威脅你,誰讓我缺少姓生活呢你說是不是?”

    “不過我還真挺好奇,你們這些修行者的身體究竟如何,畢竟現在一般男人身體太差勁了,我沒有興趣……”

    藍凝脂突然騷起來的樣子讓韓果兒怒火中燒,大聲喝問道。

    “姓藍的,你究竟想干什么!”

    高良儒瞥了韓果兒一眼,低聲呵斥了一句,讓她不要插嘴。

    “藍博士,不得不說,我對你很失望。”

    藍凝脂放肆的笑了起來,“唐風!”

    “你真以為我也會像高局那樣恭敬的對你嗎?你錯了,不會!”

    “你不屬于這個時代,你活在這里就會對我們這些人產生影響,我能站在這里跟你談話而不是把你抓起來扔到千米深的地下洞穴里永不見天日已經是開恩了,你以為你是誰?”

    唐風眼中寒光四射,“哦?把我扔進地下洞穴?永不見天日,可以啊,那就得看你們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高良儒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藍凝脂身份特殊,她的父親是部級大佬,如今還很年輕,有實權,惹了她,誰都沒有好果子吃。

    而一旦將唐風得罪徹底,日后想要再合作那就難了,萬一他口中所說的曾圖南真的具備很強的威脅性,到時候沒有了唐風,他們又該怎么應付呢?

    “藍博士,請你慎重,唐先生是我們的客人,不是罪犯。”

    藍凝脂扭頭瞥了一眼高良儒。

    “一切事情的后果我一人承擔,今晚我會將述情報告寫好遞交給藍部長,不用高局操心了。”

    高良儒頭上的冷汗都下來了,這個藍凝脂還真是要搞出點事情來啊?

    “唐風,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跟我到會議室接受問詢,如果不愿意,我會讓特防人員帶你到你該去的地方好好清醒一下。”

    閃過一絲玩味的笑,唐風嘴角揚起,“哦?好啊,隨你便。”

    兩人目光對視在一起,藍凝脂那一雙微微泛著藍色的瞳孔中竟然沒有絲毫的畏懼。

    周圍一切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凝脂,誰教你如此對待客人的?”

    皮鞋跟接觸地板磚發出的清脆響聲,兩側樓梯口的警衛瞬間有序退了下去,正對面緩步走來一位年紀當在四十多歲的男子。

    身姿挺拔,步履矯健,行走之時步步生風,有著久居高位的那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藍凝脂回身看過去,臉上的神色瞬間放松下來,但仍舊板著臉喊了一聲。

    “爸,你怎么來了?”

    高良儒看到此人,率先走過去主動伸出了手。

    “老高啊,我差點就來晚了一步啊,我這個女兒從小嬌生慣養,脾氣不好,給你添麻煩了吧?”

    高良儒尷尬的笑了笑,他的位置不低了,但在這個人面前,同樣顯得十分恭敬。

    “藍部長,還好你及時來了……”

    唐風站在原地,冷眼注視著這一對父女,眼中的敵意并未消失。

    藍凝脂是那種會將脾氣表現出來在臉上的人,這種人其實并不可怕,即便有心眼也多不到哪里去,但像他爸這種老人精,喜怒從不表現出來,前一秒對你笑,搞不好下一秒就會在背后捅你一刀。

    城府深的人,才最難對付。

    和高良儒說了一句,那人快步走了過來,主動沖唐風伸手。

    “唐先生吧?多有失禮啊,本來今天是應該我去接你的,但臨時有點事,我就叫凝脂過去,這沒想到還跟您發生點不愉快,還請多擔待啊。”

    “哦,對了,我叫藍祖德,是國安的部長。”

    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

    大多數大人物對待普通人時都會表現出一副很親熱的樣子,好像內心真的對你很在意一般。

    電視上經常這樣演,但唐風從來都不信。

    想要坐上高位置,實力是不可缺少的,但演技同樣不可或缺。

    “我是唐風。”

    唐風面帶微笑,同時伸出了自己手,兩人緊緊的握了握。

    “唐先生千萬不要見怪,我這個女兒脾氣大,從小我給慣的,加上又是研究學術的,執拗的很,性子直。”

    唐風笑笑,示意沒事。

    這邊跟唐風說完,藍祖德扭頭低聲對藍凝脂說道。

    “回燕大去,這邊的事,不許你再插手!”

    藍凝脂明顯感覺很是委屈,但嘴角動了動,還是沒有說出一句話。

    憤而轉身,下樓去了。

    “唐先生,接下來由我親自和你接洽,您看有問題嗎?”

    唐風搖搖頭,“藍部長都開口了,我怎么好意思拒絕呢?”

    “哈哈,那就好,來,這邊請。”

    這次,高良儒和韓果兒也都跟著進了會議室,藍祖德進去之后拿出手機按了幾下,不多時,進來一個提著手提電腦的男子,把一部三防電腦放在了藍祖德面前。

    房間門重新關上,藍祖德深吸了口氣。

    “唐先生,剛才小女的一番話,我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我們對于您提供的信息十分重視,也做了調查,同樣也發現了許多問題。”

    “意識到了其中所蘊含的威脅,例如您所說的,曾圖南試圖利用現代科學技術制成藥物帶到古代,從而對整個華夏人進行精神上的控制,這一點我們咨詢過相關的專家,認為是具備可實施條件的。”

    我個人也相信如果曾圖南真的控制了宋朝人,那么將直接影響到現代人,這一點我深信不疑。

    “所以我對您十分感興趣,也同樣希望您能配合我們國安,共同面對現在發生的一切。”

    屋外的陽光照進來,打在藍部長的臉上,讓他微閉著雙眼,臉部肌肉顯得有些抽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