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七章 陰謀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七章 陰謀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盯著眼前的藍祖德看了片刻,不由得又想起了剛進大樓時手機上收到的那條信息。

    號碼是陌生的,而且看不到其歸屬地,但信息的內容卻足夠讓人值得重視。

    回想到這些,再度抬頭看向藍祖德,唐風禮貌性的笑了一下。

    “我想藍部長也已經知道了些什么,不妨在我說之前,你先說說手里掌握的東西。”

    以進為退,變被動為主動。

    藍祖德反應很快,瞬間點點頭,鄭重的說道。

    “唐先生既然這么要求了,那我藍某人知無不言,是這樣……”

    “據我們現在所了解到的,地球上自然是存在一些特殊的地方,人類進入之后可以穿越時空,例如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有一架合眾國的國內航班D5435在芝加哥起飛半小時后從雷達上消失,也沒有在規定時間內到達目的地,警方先是認為該航班失事,也以此作為對外界的交代,但警方多方尋找之后,并沒有發現該航班的殘骸。”

    “奇怪的是,三十多年后,弗吉利亞州航空局日常工作時發現了一架突然出現的飛機,當局震驚,立馬派出戰斗機巡視,且用無線電與該航班取得聯系,后確認,這架飛機居然是三十多年前在芝加哥上空神秘消失的D5434號航班。”

    “飛機平穩降落,而機上的人們一切正常,就跟當年剛剛登上航班時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且對乘客進行詢問之后發現,他們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空中飛行了三十多年,還都以為自己只是剛剛起飛半個多小時。”

    韓果兒和高良儒認真的聽著,他們作為異事局的人,自然聽過這次神秘事件,因此并未露出多大的震驚神色。

    “這次的事件可以確認其真實性是沒有問題的,各國的專家也同樣認為,地球上存在某種類似‘蟲洞’的物質區域,一旦人或物體進入,就會前進或者后退到某個世界,這一點沒有人懷疑,但可以知道的是,這個時空穿越的位置和地點無從尋找,因為人為的進行穿越,現在還不能實現。”

    唐風聽完點了點頭,其實類似的這種事件還有很多,但因為種種原因并沒有對外公布。

    藍祖德看到唐風神色變化不大,頓了頓繼續說道。

    “其實在我國,也有一個爭議很大的歷史人物被認為是現代人穿越過去的,那就是篡漢的王莽。”

    “他在篡漢之后實行了一系列的做法,讓很多歷史學家認為并不符合當時人的思想特征。”

    “例如,他十分重視科技研發,制成了青銅卡尺,和現代的游標卡尺十分類似,且精度很高,可以說完全不符合當時的科技水平,這個卡尺現在還存在,就藏于揚州博物館。”

    “更重要的是,他當上皇帝之后,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甚至還建立了貸款制度,朝廷向百姓借錢,這無論是往前,還是往后,都是沒有的。”

    “除了這兩項之外,還有許多事件能夠證明他與那個時代格格不入。”

    說到這里,高良儒插了一句,“沒錯,王莽這個人出生在古代的富裕人家,受的都是孔孟的之道的封建教育,因此來說他的思想應該是很復古才對,但事實卻并非如此,他的一些想法在我們今天看來都是很先進的,尤其是管理朝廷時的一些手段,在他前面沒有人用過,后面上千年也沒有人用過,就他獨一份兒。”

    唐風聞言點點頭,“嗯,這個人很有名,你們這么分析下來,倒也很有可能。”

    藍祖德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緩緩踱步,“我們咨詢過許多有名的歷史學家,他們認為王莽的出現不符合那個時代的背景,也真因為如此,他的做法對于歷史進程的影響其實是很大的,況且他對于后世影響在可控范圍之內還是因為他建立的大新朝只存在了16年,在位的時間太短。”

    “如果他在位的時間很長的話,當然這是我們的猜想,但確確實實如果在位的瞬間長一些,天知道后世的歷史會變成什么樣子。”

    “也正因為如此,我們很在意唐先生口中說到的曾圖南,單就您提供的信息,他甚至可以往返古今,也就是可以肆意的穿越回來也可以回到過去,這無疑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他在有意的想改變些什么,因此我們必須阻止他這么做,因為一旦他真的掌握了能夠控制古人的辦法,那就等于能夠控制我們。”

    唐風再度點頭,“現在我還不能夠確認他是否掌握隨時穿越的能力,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但他的威脅不僅僅只對我一個人,他是個很有野心的人。”

    藍祖德笑了笑,隨即嚴肅下來,重新坐回桌子前。

    “唐先生,說完了他,能否給藍某說說您自己的情況呢?”

    此話一出,房間內的氣氛頓時又沉了下來。

    “如果我說,無可奉告呢?”

    唐風微笑著,但臉上的笑容很不善,他在告訴藍祖德,這是底線。

    藍澤德隨即又笑了起來,他這么多年的老人精了,城府極深,立刻說道,“我只是好奇嘛,畢竟人都有好奇心,唐先生不愿意說,那我不問就是了。”

    唐風含笑表示感謝,接著說道。

    “不知道藍部長這次叫我過來,是想和我交流些什么呢?”

    這才是今天要說的重點,唐風此舉也是旨在探尋藍祖德的口風。

    “唐先生,今天專程讓您過來,其實是想和您先簡單談談合作的事情,畢竟,我們意識到了此次事件的危險性,一旦處置不力,后果是可怕的。”

    唐風“哦”了一聲,重重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那還請藍部長直說,我們要怎么合作。”

    藍祖德翻了翻手中的資料,滿臉的嚴肅,“是這樣唐先生,半個月后我們國安會派出專業人員組成小隊,前往您之前說過的老撾境內進行實地的勘察,當然也請您不要誤會,我們去勘察并非是為了確認您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而是我們覺得,曾圖南把制毒的工廠位置選在那里是不是有他自己的考慮,例如,時空穿越的地點是不是就在那附近?”

    “這是值得我們思考的地方,因此,我們實地考察,往往能夠掌握第一手的資料。”

    “我想這些對我們日后聯合對付曾圖南,都是十分有幫助的。”

    唐風不置可否,翹起二郎腿道,“沒錯,藍部長這點想的很是周到,半個月之后是吧?”

    “嗯,半個月后我們會再次聯系唐先生,還請您能夠提前騰出時間,以便于我們行動。”

    “好,沒問題。”

    唐風起身,;藍祖德跟著起身,放下手中的文件夾,笑道,“那唐先生今天舟車勞頓,剛才又是我家下小女不懂事,沖撞了您,唐新生能否賞個臉,等會兒讓藍某做東,咱們一起吃個便飯?”

    扭頭看向窗外,夕陽已然下了山,城市中的霓虹燈有些耀眼。

    “可以,藍部長費心了。”

    藍祖德笑意連連,擺手示意沒有事,“那好,唐先生在此稍候一下,我出去讓秘書安排下。”

    說完,打了招呼,走出了房間。

    房間門關上的瞬間,藍祖德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招手喊來秘書讓他預訂酒店,心中不由得思考唐風剛才說過的話。

    人剛剛走到走廊盡頭的窗口點上一支煙,他感覺身后走來了一個人。

    “爸,那個唐風……”

    藍祖德聞言微微側過身,沒有看女兒藍凝脂,只是輕聲說道。

    “不簡單,身上的秘密太多了,我查過這個人的資料,五個外籍雇傭兵攜帶精良武器裝備都不能殺死他,反而被他打敗,而且據在軍方供職的我的一個友人說,江南軍區曾經出動過最神秘的第六文工團部隊打擊他,最后都被打敗,此人的不普通啊……”

    藍凝脂聽到第六文工團五個字,渾身一凜,“爸,你說的第六文工團是那個曾經……”

    藍祖德轉身抬手示意女兒不需要再往下說,“沒錯,就是曾經那個你調查過的江南軍區第六文工團,只不過番號聽起來普通,但那也只是為了迷惑某些人,實際上戰斗力爆表,是現役武裝力量中的霸王所在。”

    “也正因為如此,我才讓你不要輕易的招惹他,現在我們的團隊還是進行評估,看他的對我們的威脅究竟有多大,即便是想要除掉這個隱患,那也需要從長計議……”

    藍祖德語重心長的望著女兒,“凝脂啊,你還是太沖動了,萬一你出現意外,爸爸怎么給你死去的媽媽交代?”

    藍凝脂臉上閃過一絲悲傷,“爸,我知道錯了。”

    藍祖德拍了拍女兒的肩膀,“好了,你先去酒店吧,晚上一起和他吃個飯,在評估結果出來之前,他就還是一個普通人。”

    “爸,我知道了。”

    藍凝脂說完,跟著藍祖德的秘書下樓先去酒店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