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八章 離別前的狂歡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八十八章 離別前的狂歡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陳設豪華的皇都大酒店的包間內,擺滿了各式的菜肴,藍祖德坐主位,招呼服務生開了一瓶年份不短的茅臺。

    “唐先生,來,藍某先敬你一杯,也算是為小女的失禮的向您賠個不是……”

    飯局開始前,藍祖德端起手中的酒杯,一臉恭敬的對唐風說道。

    唐風含笑起身,“藍部長客氣了,誤會而已。”

    酒杯碰撞,兩人一飲而盡。

    清涼的醬香型白酒入喉,味道柔綿悠長,只有少許的辛辣。

    重新落座,藍祖德用眼神示意自己女兒藍凝脂。

    藍凝脂心高氣傲,自小便錦衣玉食一帆風順,不到三十歲便博士畢業拿到了許多科研成果,對待旁人一貫都是居高臨下,今天被父親這樣安排,心中難免有些不滿。

    但最終還是站了起來,手中端著一杯果汁,略帶不忿的說道。

    “唐先生,今天是我態度不好,還請你見諒。”

    唐風抬眼看了看藍凝脂,隨口一笑,擺擺手道,“不用了,沒什么,我沒放在心上。”

    但卻沒有站起來的意思,藍凝脂手中的被子懸在半空中良久,手臂都有些酸了,卻并沒有得到尊重,讓她一時間氣怒異常。

    父親再旁邊笑著看了她一眼。

    “凝脂啊,賠禮怎么能用果汁代替,拿酒杯,不然顯得你沒有誠意。”

    藍凝脂從前也都是滴酒不沾,老爸藍祖德同樣不許她喝酒,沒想到今天為了這樣一個素不相識的唐風,讓她主動喝酒。

    “爸,你知道我滴酒不沾的。”

    “哎……今天不一樣嘛。特事特辦,給唐先生敬杯酒。”

    聽到這里,藍凝脂有些不悅的看了看父親,放下了手中的果汁,不情愿的端起了桌上的酒盅。

    “唐先生,今天對不起,多有冒犯,我先干為敬。”

    說完,仰脖將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并不辛辣的茅臺在藍凝脂嬌嫩的唇舌之中卻也顯得有些灼燒感。

    這灼烈的酒更加讓藍凝脂的憤怒多添幾分,本人對唐風的恨意也增加起來。

    唐風看了看藍凝脂喝酒之后的表情,顯然十分的難受,頓了頓,也仰頭喝了下去。

    飯吃的有些無味,藍祖德這種久居高位的人說話從來都是滴水不漏,乍一聽很有道理,很有意思,但經不起琢磨,一深究就會發現,只不過是些沒用的廢話而已。

    吃完飯已經是深夜時分,藍祖德也已經給唐風安排好了住的房間,于是幾人在酒店下揮手告別。

    ……

    躺在偌大而舒服的床上,唐風睡意卻怎么都提不起來。

    今天遇到的這對父女似乎為他和官方的合作開了一個不好的頭兒。

    也消耗了唐風對官方人員的信任感,這并不是一件好事。

    凌晨時分,睡意來襲,但就在這時,手機再次響起,瞬間驅走了睡意。

    點亮屏幕,上面只有一行字。

    “對面順德飯店A2506。”

    這是個房間號。

    唐風從床上爬起來,走到落地窗前一把拉開窗簾往對面看去。

    果然是順德大酒店。

    發信息的還是那個人,但卻不知道他究竟是誰,和出于一種什么心態來提醒自己。

    左思右想,唐風還是決定下去看看。

    自己的房間在23層,臨走之前藍祖德似乎非常隱秘的留下了看自己的隨行人員,因此正門肯定是不能走的,那個老狐貍很精,現在還摸不清他的真實想法,因此多加小心自然沒有錯。

    拉開窗戶,唐風左右看了看,凌晨街道上沒什么車,他翻身一躍而下。

    ……

    到了順德大酒店前,同樣踏地借力,一躍而起,直接進了順德大酒店第25層的走廊窗戶。

    悠長的走廊內沒有一個人走動,四下看了看,唐風往前走,很快站到了2504房間面前。

    抬手敲門,不多時,房門開了一條縫兒。

    “快進來。”

    里面的人低聲說了一句,他戴著鴨舌帽,但唐風還是一眼認出了他。

    齊衛東!

    有些意外,唐風閃身進了房間,屋內燈光很亮,看的出齊衛東一直在等自己,,并沒有打算要睡覺的意思。

    套房客廳內的桌上放著一壺茶,齊衛東指了指,唐風會意。

    二人面對面坐下,齊衛東一邊給唐風倒茶一邊說道。

    “小風,來之前為什么也不跟我說一聲,沒把你齊叔當自己人?”

    唐風微笑搖頭,示意并沒有。

    齊衛東將茶水遞給唐風,打趣似的說道,“你可要知道,每天擠破頭想見我的人能從這里排到酒店大廳,你倒有氣質,壓根兒不把我當回事兒,不過啊,我喜歡!”

    兩人相視,就都笑了起來。

    笑完之后,齊衛東神色沉了下來,細細的抿了口茶,有些嚴肅的說道。

    “小風啊,你知道我為什么給你發一條那樣的信息嗎?”

    唐風想了想,扭頭說道,“莫非齊叔知道些什么?”

    一語中的,齊衛東重重的點了點頭,輕嘆了口氣。

    “小風啊,國安就是國安,那里面的人都不是善茬,他們的處事風格和我們是完全不同的,藍祖德和我同級別,因此很多時候也有交集,互相也都了解一點,我不知道你來找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我想要告訴你的是,藍祖德這個人,大多數情況下,是不能相信的……”

    “因為某些不能說的因素,他本人和其手下是享有特赦權的,你應該明白特赦是什么意思,也就是他們在這片土地上,只要是因為工作范圍之內的事殺人或者違反法律,是可以被特赦為無罪的。”

    “也正因為如此,國安這些年在藍祖德手中,實力壯大的太快,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而且行事風格讓人很難接受。”

    唐風聞言點了點頭,雖然自己也看出來那對父女顯然就是一對陰謀家,但齊衛東能為了自己大半夜跑出來告知自己危險,就已經足夠說明他是真的拿自己當朋友。

    齊衛東喝了口茶,“我今晚叫你出來也就是想跟你說這些,至于你和藍祖德之間究竟是因為什么事情合作,我不會去問,總之日后行事,你多加小心。”

    唐風重重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二人又說了幾句不咸不淡的話,齊衛東忽然話鋒一轉,起身指著另外一間臥室說道。

    “詩雨,出來吧。”

    唐風一愣,只見臥室門打開,一身睡衣的齊詩雨笑吟吟的站在了門口,灼熱的目光正盯著自己看著。

    齊衛東適時的說道,“你們年輕人聊吧,我年紀大了,熬不了夜,先去睡了。”

    說完笑著回了自己房間。

    齊詩雨見自己爸爸走了,也隨意了許多,緩步走到了沙發旁,坐了下來。

    “來燕京了也不給我打個電話,是不是都快把我忘了?”

    唐風搖搖頭,齊詩雨顯然已經變了一個樣子,皮膚更加的白皙柔滑,還泛著一絲光暈。

    寬大的睡衣絲毫遮擋不住她豐滿的胸脯,脖子以下露出的部分足夠讓人血脈噴張。

    “下午才到,有點事,所以沒聯系你……”

    齊詩雨心思似乎壓根就不在這兒,柔和的笑了笑,起身坐到了唐風身側。

    一股沁人心扉的香氣撲鼻而來,很香,很舒服……

    直勾勾的盯著唐風看了一會兒,齊詩雨有些悵然。

    她自然沒有告訴唐風自己馬上就要出國留學的事,而且的天亮之后就走。

    兩人沉默了很久,齊詩雨突然轉過頭對唐風說了句。

    “其實……你上次離開的那個晚上,那個女人……就是我。”

    唐風心臟“砰”的猛烈跳動一下,前不久的那天晚上他被幾個女孩灌的有些多,也是因為沒有什么心理防備的緣故,愣生生喝多了。

    以至于晚上和誰發生的故事他都不知道。

    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他還是很清楚的。

    現在齊詩雨這么一說,唐風瞬間明白了過來。

    不由得,情不自禁的,老臉居然一紅!

    齊詩雨看到唐風有些尷尬,含笑繼續道,“再有幾個小時,我就要去歐洲了,可能這幾年都不會回來。”

    “怎么好端端的,去歐洲做什么?”

    “留學,我和爸爸的談過,先去歐洲學習法律,然后回來之后再做拐賣兒童婦女的民間協會,這樣會好一些。”

    唐風點點頭,“嗯,我尊重你的決定,換個環境也好。”

    齊詩雨雙手放在小腹前,深吸了口氣,緩緩起身,上前輕輕的環住了唐風。

    她是真的不舍,舍不得這里的一切,舍不得爸媽,舍不得就這樣離開唐風。

    反觀唐風,由于他是坐著的,所以這一下,自己的臉加上半身整個被齊詩雨用上半身給環捂住了。

    “從胡寨村認識你開始,我就發現自己喜歡上了你,但是后來我慢慢的發現,有的時候喜歡也是沒有用的,我們沒辦法在一起一輩子。”

    “我不知道這是我們第幾次見面,以后還會不會再見,但是,認識你,我真的很開心。”

    她的聲音有些輕,似乎夾雜著抽泣聲。

    說完之后,俯身勾住了唐風的脖子,輕輕的俯下身吻了過去。

    ……

    水到渠成,齊詩雨的主動放在任何男人的身上都不會被拒絕,唐風也不例外。

    即便齊衛東就在隔壁房間內,但就要離開的齊詩雨仍舊很瘋狂,似乎要把即將離開的這幾年中所有的都要在這一次中補回來……

    在沙發的不斷搖晃中,天色一點一點亮了起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