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章 痛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章 痛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眾人的目光隨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過去,一眼便看到了唐風大踏步往人群中走來。

    推開外邊圍著的人,唐風遠遠的看到了坐在天安大廈面前臺階上的林音。

    之前喊話要砸公司的人紛紛交頭接耳,唐風的手段他們自然是知道的,萬一惹急了他,自己挨打就不好玩了。

    唐風環視左右,看到了兩個領頭的男子,他認識這兩個人,比自己年紀大一點,小時候自己還叫他們一聲哥哥。

    不過這兩人從小就不學好,不好好上學,就知道仗著自己拳頭硬欺負其他人,十幾歲就輟學出去打工了,據說這些年混的也大差不差,不過做的事情還是跟以前一樣的不入流,不是什么正經人。

    目光掃了一下,轉身往天安大廈入口走去。

    林音直接席地坐著,臉色有些蒼白,左手捂著右手腕,看起來有些痛苦。

    快步走到跟前,唐風俯下身問道,“怎么回事?你被打了?”

    林音聽到聲音微微抬起頭,眼中終于閃過一絲安穩。

    “我沒事,就是不小心磕到了……”

    唐風只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的越發快速,伸出手握住了他的左手,輕輕的拿開。

    她的右手腕處鐵青,但其它地方并沒有受傷。

    “都成這樣了怎么還不去醫院!”

    唐風有些生氣,手腕是重要的關節,萬一去的晚了留下后遺癥,那是一輩子的事情。

    林音搖搖頭,“沒事的,我是醫生,這傷沒啥大事。”

    正說著話,高安夏不知從哪里走了過來。

    “呦,還來的挺快,趕緊看看吧,亂成一鍋粥了,這幫人吵著砸你們公司呢。”

    唐風輕輕拍了拍林音的肩膀,招呼身邊的女職員將林音照顧好,緩緩的站起了身。

    臺階高,他居高臨下,一眼看到,地下聚集著少說兩三百人。

    還是和以前一樣,都是自己的鄰居和街坊,只不過這次來的年輕人明顯多了,一看就知道是沒拿到錢,這幫啃老的貨色一個個蹦跶起來了。

    他吸了口氣,心中有些五味陳雜,時代變了,如今金錢的力量似乎大過一切。

    “各位,我唐風自問沒有對不起老城的一家一人,我唐家雖說在老城不過三代人,但卻都是老實本分的人,不管大事小事,從未做過一件對不起大家伙的事。”

    “這次老城需要拆遷,安北需要發展,你們都知道,我費了多少時間多少精力從林州的青石創投手中把項目槍了過來,這其中的艱辛,我不知道大家伙是否能明白。”

    “補償款不夠,我給你們添,為了你們能多拿錢,我讓步,但是你們是怎么對我們唐家的?”

    “我爸到現在都還躺在醫院里沒醒過來!”

    “不僅僅如此,為了這個項目,我的一個朋友,她叫王璞玉,才十幾歲,生生被夏青石的手下開槍打死,你們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嗎?”

    高安夏聽到王璞玉的名字,不禁心里一酸,轉過身不在看眾人。

    “人心都是肉長的,我相信我的真誠能換回來大家對我的理解,我不求大家感恩與我,但最起碼,不要貪得無厭,以怨報德。”

    “可是呢?你們就是怎么對我們唐家的?有人專門設計,說多給你們一點補償款,你們想都不想,就跑到這里罵我們沒有良心,好啊!我把項目讓出去,前期的投資賠進去,我認,我唐風賠的起!”

    “我想這樣應該算是仁至義盡了吧?好嘛。現在人家狐貍尾巴露出來了,不給你們錢了,你們又跑來說我怎樣?”

    “有良心嗎?”

    “你看看,你們中間有多少是年過半百的老人,你們,要臉嗎?”

    唐風說完歇了口氣,苦笑了一聲,臉上徒然之間冷了下來。

    “我告訴你們,我們唐家父子不欠你們任何東西,從現在開始,你們別想在我這里得到任何好處,你們被騙那是活該,要是還敢在這里鬧事,我不僅報警,還會給領頭的好好上上課,教教他怎么做人!”

    此話一出,場面一度安靜了下來,老人們終究看重臉面,被唐風指著鼻子這么臭罵一頓,顯然臉上有些掛不住,一個個準備轉身走了。

    “放你媽的屁!”

    “這都是你們合伙給我們下的套,你根本就不想拿給我們那么多補償款,所以就想出了這么一個餿主意,騙我們賺錢!”

    “對,大爺嬸子們,別聽他姓唐的在那裝清高,這都是他的計策!”

    “對,這小子一肚子壞水!”

    高安夏指著說話的其中一個,穿著白色的V領短袖,胳膊上紋著一條龍,頭大脖子粗,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

    “就是他剛才扔瓶子砸的你老婆。”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高安夏,點頭示意,與此同時抬步往下走去。

    那幾個領頭的年輕男子不約而同的往后退了幾步,但他們同樣知道,自己現在是不能退的,一退,估計大家伙就都散了。

    于是壯著膽子,想唐風在這么多人面前,再怎么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樣。

    V領短袖男子首當其沖,雄赳赳氣昂昂的往前還跨了一步,似乎自己占了什么理一樣。

    “沒錯,瓶子是我扔的,怎么著!”

    話音剛落,唐風一個箭步到了那人跟前,臉上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

    “不怎么樣,廢了你而已。”

    說安,一把按住他的腦袋,往下一按,這人身體瞬間承受不住趴在了地上,唐風抬腳直接踩向了他的左手。

    “我記得你是左撇子,用左手扔的吧?”

    沒等男子回答,“咔吧”一聲脆響傳來,是骨裂的聲音,伴隨而來的,還有男子殺豬一般的叫聲。

    唐風沒有就此罷手,骨裂不算重傷,他又怎么會這么輕易的放過敢動自己女人的人。

    “小韓,借你的匕首一用。”

    韓果兒一愣,一瞬間想到了什么,連忙一瞪眼。

    “唐風,你別亂來,你現在很沖動,別坐傻事。”

    唐風微微側目,輕笑,“傻事?我什么時候做過傻事?借不借?”

    沒等韓果兒做出決定,不遠處的高安夏直接走了過來,伸手遞給了唐風一把十分的精致的小匕首。

    “我爸送給我的,比利時貨。”

    唐風點點頭,“謝了,改天送你把更好的。”

    匕首接過來,面前的眾人瞬間怕了,這是要見血啊!

    他們就知道唐風的脾氣,那可是真正的狠人,現在看來是真的惹急了他,這下是很難收場了。

    V領男子的爸媽看到這里,知道自己兒子攤上事了,趕緊晃晃悠悠從熱群后面擠到了前面。

    “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唐風面前。

    “小風啊,你是我們老兩口看著長大的,大強還是你大哥不是?這次鬧事是我們不對,你就饒了他吧。”

    “是啊小風,放過他吧,我們認栽,認栽就行。”

    唐風有些無奈的苦笑一聲,到現在了,他們還以為是自己的錯,是自己不讓他們拿到更多的錢。

    唐風還沒說話,地下趴著的男子開口了。

    “爸媽,別給他說軟話,有種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他媽的跟你沒完!”

    唐風笑了笑,匕首緩緩的刺了下去。。

    手掌上的皮膚逐漸被刺破,進而緩緩的鉆進并不多的肉里……

    鉆心的刺痛,前一秒還張狂無比的男子瞬間軟了,喊的如同殺豬一般。

    “好疼,饒了我,饒了我吧!”

    “啊!”

    唐風猛的一使勁,匕首刺破了手掌,觸碰到了混泥土地面。

    兩個老人看到這一幕,都是倒吸一口冷氣,差點沒直接暈過去。

    但是唐風沒有絲毫的觸動,這天底下惡人多了去了,但不是所有的惡人都長著一張惡人臉。

    他們就是長著一張好人臉的惡人。

    再一使勁,匕首刀口將手掌劃開……

    V領男子直接疼的放聲喊叫,唐風收起匕首,用衣服擦干凈,對著一邊的兩個老人說道。

    “不好意思,你們罵我可以,但動了我的家人,不死,已經是看在曾經的面子上了。”

    說完,站起身,面對著有些驚恐的人群說道。

    “還不滾是嗎?還有誰想試試這比利時匕首的味道?”

    “我告訴你們,你們老城人,我唐風日后一個都不會再認,你們被騙,少拿錢,即便是拿曾經青石集團給你們的每平米一千五的賠償,那也是你們的事,和我沒有半點干系!”

    “再不滾,我一個個把你們打出去!”

    最后一句,聲音無比的巨大,震的眾人心中都是一凜,哪里還敢再多待下去,自己本身就是鬧事的,最終鬧大了他們得不到任何的好處。

    V領男手臂處鮮血淋漓,疼的臉色蒼白,被人抬著快步跑了出去。

    人群逐漸散去,天安大廈前重新平靜了下來。

    看著人群離去的背影,唐風一屁股坐在了身下的臺階上,就是在這么一瞬間,他心里五味陳雜,有些難以描述的心酸。

    這些人都是看著他長大的,其中不少都是和自己從小到大的玩伴,沒想到最后他們之間的關系會鬧成這樣。

    心里真的有些難受,如今這個時代,大家似乎都只認錢,除此之外,任何感情似乎都分文不值。

    安靜的坐著,不知何時,林音悄無聲息的坐在了旁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