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一章 閑來無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一章 閑來無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別太難過,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自己的利益打過一切。”

    許久,林音語氣合緩的開口說道。

    唐風回頭,只見林音坐在自己身邊,眼神之中帶著一股暖意。

    “時代變了,他們再也不是我小時候那些和藹可親的叔叔阿姨和天真無邪的玩伴了……”

    唐風難過的是,曾經的感情那么好的鄰里街坊如今變得一個比一個視財如命。

    他不是看不起這些人的變化,因為這并不怪他們自己,任何一個個體都是卑微的,他們無法改變這個世界,只能被世界所改變。

    而他們,顯然就是被世界改變的人們。

    時代的洪流席卷了一切,包括人們純潔的思想。

    “其實我恨明白你的感受,你知道我什么不做醫生了嗎?不是因為我覺得醫生不掙錢。”

    “我每天待在醫院里,看到的都是生離死別,那些跪在醫生辦公室外面,因為實在是沒錢交費了,最后只能求醫生開恩,繼續給病人用藥,但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幾個月前吧,春節,一個小男孩來城里找爸爸媽媽過春節,玩鞭炮把一個眼睛炸了,眼科的主任告訴他,保住眼球需要十萬,還不保證視力在不在,只能是看起來以后和正常人一樣,摘掉眼球只需要兩萬,裝義眼,那個農民工打扮的漢子眼圈通紅,最后顫抖著說摘了吧……”

    “那一刻,我真的感覺很絕望,十萬塊,可能對于我來說不算什么,但是對于很多人來說,就是一筆能讓人傾家蕩產的哦數字,他們沒有,十萬塊,一只眼睛,太殘酷了……”

    唐風有些意外林音給自己說這么多,將她的右手腕拉過去看了看,按住揉了揉,青色的淤血頓時下去不少。

    “就這樣吧,接受所有,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說完,站起身,往公司內部去了。

    天安大廈內部所有的公司盡數搬走,只剩下了明皇自己一家。

    來到財務部,白雅趕緊迎了上來,唐風淡淡的問了一句。

    “違約金這些天收了多少。”

    白雅脫口而出,“大概九千多萬。”

    “好,這兩天辛苦一下,把公司的賬搞清楚,對了,讓商務部多注意最近安北地產的動態,爭取拿下幾塊地。”

    說完,轉身直接下了樓,之前說了要把陳飛收入自己的麾下,現在也是時候過去給高老說一聲了。

    下樓,打了個電話,原本走了的高安夏又開車折了回來,韓果兒也在。

    “給陳飛打個電話,讓他也到高老住處吧,我現在就給高老說聲。”

    高安夏一邊拿出手機一邊說道,“你老婆沒事吧?”

    唐風一撇嘴,“我還沒找你算賬呢,明明只是稍微碰了一下,你為什么給我說的那么嚴重?”

    高安夏狡黠的一笑,“不說嚴重點你能那么快趕回來嗎?再說了,我只是遠遠的看到了,所以給你打的電話,怎么我這事兒還做錯了?”

    唐風搖搖頭,“那倒沒有,我得感謝你。”

    “那是自然,對了還有,你把我的匕首都弄臟了,得賠我一把新的。”

    “那不就是新的?這種利器見了血才有靈氣,你就偷著樂吧。”

    ……

    一邊說著話,車子行駛到了青峰山的別墅區,唐風下車,陳飛差不多也是同時到了,四人一同進了別墅院子,高老正拿著大剪刀修花草,一看這么多人來,還有點小驚喜。

    “爺爺,你看誰來了?”

    高安夏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刁蠻可愛的小公主,跑過去一把抓住了高老的胳膊。

    高老緩緩轉身,看向院門口,“呦,小唐來了,來,里邊坐,你們兩個也是。”

    “高老,好久不見,最近身體可好?”

    高老看到唐風來似乎很開心,連忙點頭,“好,身子骨硬朗著呢!”

    幾人一同進屋,保姆沏茶倒水。

    唐風倒也不墨跡,問候了幾句之后直接開門見山道。

    “高老,我今天過來,是有件事想讓您幫忙。”

    高老抿了口茶,笑吟吟的問道,“小唐啊,有什么事你就說,老頭子人老了,但是一點小事還是辦的成的,你說……”

    唐風笑了笑,“是這樣,我準備在安北開一家安保公司,現在很缺人手,我想把陳飛弄過去當我的左膀右臂。”

    高老端茶的手在空中略微停頓了一下,沒有回答唐風的問題,扭頭看向一旁的陳飛。

    “小飛,你愿意退伍嗎?”

    陳飛瞬間站了起來,敬禮說道。

    “高老,我……”

    陳飛跟隨他也有幾年了,這孩子的性格高老明白,他猶豫了,就證明他是不好意思拒絕自己,但實際上,已經有答案了。

    他靠在沙發上,微微沉吟許久。

    “好吧,小陳啊,你還年輕,該走什么樣的路,該由你自己決定,既然你愿意退下李做生意,我也替你高興,畢竟,以后陪家人的時間多一些。”

    陳飛有些難過,他也看的出來,高老對自己的選擇有些失望,畢竟栽培了這么多年,最后他卻做出了這個選擇。

    “高老,我……”

    高老笑著抬手,“沒關系,你也跟了我好幾年了,但畢竟你還年輕,一直跟我一個老頭子身邊也不行,出去做做別的事,對你也好。”

    “好了,不說這事了,我讓保姆做幾個菜,咱們好好吃一頓。”

    高老臉上再沒有顯出一絲不滿的神色,高安夏卻不時掐一把陳飛,疼的陳飛擠眉瞪眼的卻也不敢說什么。

    保姆做的飯很香,高老興致不低,說是小陳退伍前的最后一段飯,算是散伙飯,得喝幾杯。

    一頓飯愣生生把陳飛這個鋼鐵漢子給吃的哭了出來,高老好說歹說才給哄住。

    吃完飯已經到了晚上,陳飛回了營區,唐風和韓果兒婉拒了高老的留宿,開著高安夏的霸道下了青峰山。

    看著車子走遠,高老背著手緩緩獨步回了房間,招呼孫女高安夏坐下。

    “安夏,爺爺看的出來你對唐風的意思,但是我也同樣看的出來,你們似乎有些不可能啊……”

    高安夏鼻子一歪,“爺爺,你說什么呢。”

    高老哈哈一笑,摸了摸孫女的頭,愛憐的說道,“別裝了,在爺爺跟前還裝什么,喜歡就是喜歡嘛,你也長大了,喜歡別人是正常的。”

    “但是唐風不是普通人,爺爺還是希望你能慎重考慮,畢竟,爺爺還想早點抱重外孫呢……”

    高安夏羞澀的一撒嬌,“爺爺,你說什么呢,人家還沒想那么多。”

    “好了,爺爺跟你說的實話,你看小陳這人怎么樣?跟我多年,穩重踏實,值得托付終生。”

    “爺爺,您在說我生氣啦……”

    高安夏撒嬌似的的起身佯裝生氣的說道。

    ……

    豐田霸道在夜色中進到了市區,沒地方可去,又只能睡酒店。

    第二天一早,唐風起床,陳飛打來了電話,說自己軍方這邊的手續已經辦好了,馬上過來。

    唐風聞言答應了一聲,又接著打電話給了周昭,讓他盡快到之前租賃好的辦公區,整理收拾下,安保公司即將開業。

    公司的裝修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由周昭做好了,只不過一直沒有使用,到現在都還是新的。

    安保公司這邊先交給了陳飛和周昭負責,陳飛負責招募自己的戰友加入,周昭負責一系列的后勤工作。

    任務交待下去,兩人直接就上手去做了,而唐風反而落得個清閑。

    兩邊公司的事都有人管,唐風終于能騰出時間做點自己想做的事。

    拿出手機,給錢學海打了個電話。

    他是安北幾個地產大佬之一,自己想要攪動安北地產這缸渾水,還必須將這些大佬一個個全部拿下才行。

    約了個茶館,兩人見了面。

    錢學海一聲夢特嬌,年過四旬仍舊精神灼爍,甚至比唐風上次見他還年輕了幾歲。

    “唐先生,好久不見吶,今天怎么有時間約我喝茶?”

    唐風一邊招呼錢學海坐下,一邊道,“閑來無事,就想找錢總聊聊,沒耽誤你賺大錢吧?哈哈。”

    兩人都是一笑,錢學海抿了一口唐風遞過去的茶水,連連點頭。

    “嗯,這手藝不錯。”

    說了幾句閑話,唐風開門見山,直接說道。

    “錢總,其實今天找你過來,還真有點事跟你商量商量。”

    錢學海哈哈一笑,“我就知道吧,你找我那肯定有事,唐先生只管說,能辦到的,我一定盡力辦。”

    唐風若有所思的喝了口茶,無比鎮定的說道。

    “我想讓錢總把手底下的所有樓盤降價出售,以一個低于市場價的價格出售給那些想買房卻買不起的人……”

    錢學海聽完,一度是不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問了一遍,“唐先生,您說什么……”

    “把您手中的房產,全部降價出售。”

    這次錢學海聽清楚了,唐風讓他降價賣房。

    真是一件無比稀奇的事,這多少年了,房價就只升沒降過,現在讓他降價賣,這不找不痛快嗎?

    “唐先生,您沒跟老錢我開玩笑吧?”

    唐風笑笑,“錢總,你看我像跟你開玩笑的樣子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