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二章 錢學海讓步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二章 錢學海讓步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錢學海多精的人,一眼便看出來唐風可不是在跟他開玩笑,畢竟他和唐風的關系說不上有多好,今天突然請自己來喝茶,要是真沒事,那可就奇怪了。

    但是辦事歸辦事,幫忙歸幫忙,錢學海是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沒想到唐風會來這么一下,居然讓自己降價出售房產,這不逆潮流而行嗎?

    錢學海有些干巴巴的笑了兩聲,“唐先生,咱先不說降不降,能否先說說,您讓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么?”

    唐風腰背挺直,端坐在木椅上。

    “如果我說,這就是我突發奇想,錢總會怎么想?”

    哈哈一笑,錢學海搖搖頭若有所思的道,“要說沒目的,我老錢真不信,唐先生啊,咱們也不是外人,您要真有什么想法,告訴我,降價這件事,我做,反正現在的地產圈泡沫太大了,即便是腰斬之后的價格,也不至于讓我虧損,只不過就是多賺一點少賺一點的事。”

    唐風又為錢學海倒了杯茶,“錢總真是豪爽,不過我還真沒有什么大的目的,不過非要說起來,自然也不能說沒有……”

    錢學海一副洗耳恭聽的架勢,端坐著等待唐風繼續。

    “錢總,這個時代是屬于網絡的時代,任何商業圈的風風吹草動都能引起大各大媒體的關注,引起成百上千萬人的矚目是很常見的事,一個人若想在這個時代成功,那么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別人知道,你能成功,你有能力,你是個好人,尤其是現在地產這一塊,說實話,可能錢總你自己也知道外面的普通人怎么看你們,沒有一個不罵的,所以如今我以這樣一個方式直接進攻地產行業,我想,很快,非常快,這件事就會被傳的沸沸揚揚。”

    錢學海一笑,“唐先生想出名?”

    唐風也笑笑,“錢總這樣想我,那是不是顯得我格局真的有點小了?出名太簡單了,但我想做的,不僅僅只是出名,我對于大眾的目光沒有什么渴望,也不愿意做網紅明星。”

    錢學海畢竟年紀大一些,說實話他自己也感受的到,自己和這個時代已經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了,雖然現在自己身家在那里擺著,沒有人敢忽視自己,但實際上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自己這代人已經在被慢慢的邊緣化,這是必然的結果,歷史的潮流沒有人能阻擋得了。

    所以,唐風的話,他聽的半解,但聽得一知半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唐風那一雙眼神。

    錢學海在商海之中摸爬滾打這么多年,有了今天的成就,那閱歷自然在前面擺著,看人的本領也是隨著年紀的增長不斷的增長。

    所以剛才唐風說那番話時的眼神,讓他過目不忘。

    “唐先生果然想的不簡單啊,錢某人也是老了,都聽不懂你們年輕人說的是什么了,不過雖然我聽不懂,但知道唐先生固然不會是無的放矢,這樣做肯定會有你自己的道理。”

    唐風爽朗的一笑,“錢總能這么想,我是實在有些慚愧,不過是這樣,錢氏集團旗下的地產降價百分之五十,我會給錢氏集團百分之三十的補償,也就是你們只需要降價百分之二十就可以。”

    這樣的做法錢學海自然不會拒絕,本身讓自己直接砍掉一半的利潤確實有些心疼,畢竟這么大的錢氏集團,不僅僅是自己一個人。

    “好,那就這樣決定吧,不過唐先生,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唐風一笑,“有什么話錢總可以直說。”

    錢學海在房中踱步良久,徐徐說道,“唐先生,我知道你的大致想法,現在只不過是起步階段,一個試探性的做法而已,但是有句話我還是得給你說,地產這筆生意,做的人太多了,里面的利益牽扯到太多的人,其中不乏一些大人物,所以,萬事小心。”

    說完,錢學海嚴肅的看向唐風,眼中的擔憂無不顯而易見。

    這番話其中的意味唐風自然聽得出來,錢學海是個明白人,也是圈內人,房地產這些年之所以瘋狂的漲價,背后若是沒有勢力操控,說出去誰也不信。

    當然這背后真正的操盤手是誰,現在還不得而知。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肯定不是那些能量很小的炒房客,他們雖然有能力將一些城市的房價抬高,但是全國性的,他們恐怕還做不到。

    雖然這些人唐風最后也不會放過他們,但總之只是一些小蝦米而已,不值得放在心上。

    “嗯,我明白錢總的意思。”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兒,一起從茶館出來,送錢學海上了車,而自己則缺車趕往自己的正在籌備的大唐安保。

    到地方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在了,唐風進了辦公區,陳飛正和幾個人說著話,看到唐風的身影,急忙走了過來。

    “風哥,這些兄弟都是我之前哦兵和戰友,我昨晚給他們打的電話,剛才都陸續到了,你看看,滿意的話咱再說其他的。”

    唐風看著面前站著的幾個年輕漢子,一個個虎背熊腰的,打眼一看就知道是練家子出身。

    沖陳飛點了點頭,邁步走了過去。

    “兄弟們,這個就是我給大家說的唐總,大唐安保就是他的。”

    幾人聽到,連忙站直了身體,端正的站著。

    唐風走到跟前,找了一把椅子隨意的坐下。

    然后擺擺手,“坐吧,不用那么拘謹,大家都是自家人,用不著那么多客套。”

    本身自己也是軍人出身,對于這些退下來的退伍兵,唐風也有種特殊的感情在。

    這些人也不客氣,一看唐風平易近人,心里頓時輕松下來。

    “大家都是小陳的兄弟戰友,你們信得過他,他也信得過你們,那我也信你們,大唐安保剛剛開始做,一切都是剛開始,所以大家可能會很辛苦,但是新公司也有新公司的好處,那就是條條框框少,沒有那么多煩人的規定。”

    唐風說著,又數了數人數,六個人。

    “待遇方面你們放心,我保證給你們業內最高的,讓你們沒有后顧之憂。”

    “小陳,你先安排這幾個兄弟住下,我后面給大家準備集體公寓。”

    “對了,你找的人還不夠,如果能多找一些,就更好,當然,也不用全部找你的這些特種兵戰友,那些普通連隊的都行,畢竟我們需要的人不少,人太少了肯定不行,這件事我就交給你,盡快去做,我相信以你在軍隊的影響力,這件事難不倒你。

    陳飛撓撓頭,“風哥,你還真不拿我當外人,我這頭一天上班就給這么多事。”

    唐風起身拍拍陳飛肩膀,“放心吧,這公司會給你股份,好好干,也是給自己干嘛。”

    陳飛有些意外,被唐風一句話說的有點蒙,轉而尷尬的笑了笑。

    “好的風哥,你都這么對哥們了,我還有啥話說,放心,我盡快找人手,絕對不耽誤事。”

    唐風滿意的笑笑,“那行,晚上你帶兄弟們出去好好吃頓飯,住處找個好點的酒店,就這樣,我先走了,大唐好開始,還有很多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轉身跟六個漢子打了招呼,下了辦公區。

    最近事情很多,也很雜,唐風大概在腦子里捋了一下,開車先到人才市場掛了個招聘信息,大唐剛開始,還需要一些文職人員。

    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唐風又到了明皇,林音照常上班,兩人大概說了一下最近的打算。

    商務昨天看到市里又有新的地皮出售,不過不在市區,而是臨近郊區,開發價值很大,只不過還是要面臨拆遷的難題,因此競標的企業想對比其它的地方就少了些。

    林音一早上都在思考這件事,唐風來,正好對他提及,讓他幫忙想想這塊地方究竟是要還是不要。

    經歷過一次拆遷的唐風知道現在的拆遷工程究竟有多難,人心復雜,但凡有那么一兩個從中作梗,那也會影響到整個工程的施工。

    簡直和燙手山芋沒啥區別。

    一旦到時候處理不好,這塊地就算是砸在手里了,那投進去的錢自然也拿不回來。

    明皇現在資金鏈很緊張,不能在出現任何的大變故。

    林音有些很少見唐風沉默這么久。

    “拿下吧,到時候拆遷的事,我去談。”

    林音嘆了口氣,“辛苦你了。”

    “應該的,這次估計還會有人從中作梗,所以一切行事都必須小心才行。”

    林音也同樣在擔心這一點,明皇被針對這個現實公司員工都知道,雖然大家表面上看著都沒啥事,但里面肯定都是不安穩的。

    畢竟一直被人盯著的感覺并不好受。

    “嗯,我明白,你也小心一點,他們的目標是你。”

    “放心吧,我有分寸,安保公司那邊準備開業,我就不多待了。”

    說完準備起身離開,林音瞬時站了起來。

    “唐風!我那個……”

    唐風聞聲回頭,眉頭微微一皺,“怎么了?”

    林音抬眼溫柔的看著唐風,慢慢的,臉居然紅了起來,簡直如同一個青澀的少女遇到初戀男友一般。

    “沒事,沒事……”

    唐風隱隱覺得林音的表現有些異常,但沒多想,起身走了出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