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四章 談話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四章 談話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小承德山莊里,高光輝坐在自己的獨立會客室中,安靜的喝著茶。

    唐風和高安夏的車停在山莊門口,門口迎客經理的那雙眼睛尖的很,一看是高安夏和唐風二人,趕緊過來主動幫著停車,然后親自帶兩人進了高光輝的會客室。

    山莊后面,一個依山傍水的獨立小院落。里面一棟中式的小別墅。

    木質的推拉門有點類似日式,經理站在外面恭敬的問了一聲,得到允許之后,這才推開門,讓兩人進去。

    屋內燃著檀香,很厚重的香味鋪面而來,很沁人心扉,很定人糟亂的心神。

    屋內是實木地板,門口放著拖鞋,高安夏先換上,蹦跳著就跑了過去,一把撲在了自己二叔高光輝的背上。

    “二叔。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有閑情雅致了?”

    高光輝面前的木桌上擺著一套茶具,茶壺之中熱水滾燙,他輕聲笑了笑。

    伸手將侄女高安夏搭在自己脖子間的雙手抓住,憐愛的道,“二叔也是有日子沒見到你了,怎么樣?你爺爺的身體還好嗎?”

    高安愛歪著頭,咯咯笑著,她本身跟自己二叔高光輝的關系從小就好,現在更是如此,好久不見讓她更加想念二叔。

    “好,自從上次唐風給爺爺看過之后,身體比大傷之前都好了。”

    說完還不忘了看唐風一眼。

    唐風心里自然知道,這是高安夏有意這么說的,目的也是為了緩和二人之間的氣氛。

    高光輝悠悠的喝了口茶,轉身抬手讓高安夏坐下,目光一轉,剛好看到唐風朝自己身邊走來。

    “小唐啊,今天怎么有空過來了?”

    語氣之中聽不出來有任何的敵意,很普通的話語。

    唐風自顧自的坐到了高安夏身旁。正色道,“這不一有時間就過來了嘛。”

    高光輝淡然的給高安夏和唐風分別倒了杯茶,而后面無表情的看著唐風。

    “小唐,你我都不是磨磨蹭蹭的性格,我也不跟你廢話,上次你沒有跟我打招呼直接廢了我在安北最重要的手下之一鄭世豪,這件事,你準備怎么跟我說?”

    “當然,咱們一碼歸一碼,你救我父親的事,我高光輝不會忘,但我坐在這個位置上,總要給手下的人一個交代,不然,別人還怎么死心塌地的跟我?”

    屋內的氣氛瞬間安靜了下來,高安夏坐在一邊,她很清楚自己二叔的脾氣,這個時候,自己是不能說話的,這是男人之間的事。

    目光相交,唐風略帶笑意,臉上始終是波瀾不驚。

    眼睛是人心最為真實的表達之處,一個人再如何有演技,但最為真實的內心想法仍舊會寫在眼睛之中。

    這大概是造物主對于人類的虛偽造出的唯一的識別方式。

    短暫的對視軌后,高光輝先行移開了目光。

    “身為老大自然得給自己手下一個交待。要不然的話,拿什么服眾呢?”

    “但是,這個世界擁有都是弱肉強食,就像猴群和狼群之中,擁有只要最為強壯的那一個才能做首領。”

    “其他人犯錯可能會受懲罰,但首領犯錯,沒有人會懲罰他,因為他自己就是秩序,王子與數名犯法同罪這句話,從來都只是說說而已。”

    高光輝端起的茶杯停在了空中,杯中的水汽升起,打濕了他的眉頭。

    唐風的這段話,他聽得明白。

    這是在向自己說,這個世界上,永遠只有強者才能定規矩,才能懲罰不敬自己的弱者。

    而顯而易見,他認為自己是強者,而他高光輝,沒有資格來問他這樣的問題。

    囂張,傲慢。

    不咸不淡,不溫不燥的話,其中所蘊含的能量,卻足夠震懾人心。

    也正所謂,真正的強者,永遠都是溫和的,只有溫和,才能強大。

    “高二爺,該喝茶了。”

    唐風舉起茶杯,沖高光輝示意了一下,笑著抿了口茶。

    高光輝思緒收回,這才繼續動作,有些心不在焉的喝了一口。

    難道說,安北市,乃至江南省,真的要變天了不成?

    “小唐,野心是不是大了些。”

    “不,高二爺錯了,和自己能力不相配的想法和心思才叫野心,在自己能力范圍之內的,不叫野心,叫小目標。”

    兩人就都笑了起來。

    只不過這笑容之中所蘊含的東西,實在有些太多罷了。

    “小目標?你這個目標可是不小啊。”

    滿臉笑意,唐風繼續道,“不過想要實現這個小目標,還是得請你高二爺幫忙才行啊,俗話說的好。”

    “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江湖那是人情世故。”

    “我年輕,資歷尚淺,自然比不了高二爺背景深厚。”

    高光輝伸出自己的雙手,手掌上皮膚也已經有些松弛了,微微低頭,茶杯之中倒映出自己的臉龐。

    眼角的皺紋也很明顯了。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訴他,時光不在,歲月流逝,他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熱血的少年高光輝了。

    如今這個年輕人坐在自己對面給自己說出這樣一番話,他似乎也不再有當年那種激烈的反應。

    強者也會變老。

    ‘“看來今天你不是來找我單純的喝茶啊……”

    “茶也和,事情也辦,兩不耽誤不是最好?”

    高光輝笑了,他明白,有人同樣清楚,唐風的實力擺在那里,頂替自己,其實是早晚的事。

    只是沒有想到,唐風做事仍舊是這么干脆利落,直接跑到自己這里來,如此這么給自己說。

    有些意外,有些吃驚,有些無奈。

    “那我要是不愿意幫你這個忙呢?”

    氣氛再次冷厲下來。

    唐風面無表情的看著高光輝,隨后笑了起來。

    “高二爺是個明白人,不會不幫我的,畢竟有句話說的好,幫別人,就是在幫自己,不是嗎?”

    高安夏拉了拉唐風的衣角,“怎么跟我二叔講話呢……”

    兩人都沒理高安夏。

    檀香裊裊,卻再也無法撫平三人的心緒。

    這是一場博弈,是一場搏殺,是一場戰爭,滿是硝煙戰火的戰爭。

    真正強者的爭斗,一個眼神的的碰撞足以決出勝負。

    高光輝閉上了眼睛,就如同兩頭爭斗的雄性野獸,一方先行掉頭,就意味著投降,意味著屈服。

    高光輝突然就淡淡的笑了,他也近四十歲的人了,有些事情自然想的很透徹。

    自己至今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小女兒,這一大家子的產業最后交代誰還真是個問題。

    唐風雖然不是高家人,但他和自己父親以及哥哥關系都還不錯,最重要是,自己最喜歡的侄女高安夏似乎一直喜歡唐風,憑著這樣聯系,唐風和高家之間似乎也不會鬧翻。

    幫他,似乎真的是在幫自己。

    “我聽說,你最近在籌備大唐安保公司?”

    釋懷總是一瞬間的事,高光輝突然之間就輕松了下來。

    “沒錯,安保公司的實力我相信不會比安北任何一家差,我又把陳飛這個職業軍人招了來,人員上面無與倫比,硬件方面,我會進最先進的,以保證競爭力和領先。”

    沉思了一下,高光輝笑了起來,“現在入股還來的及嗎?”

    “當然,不過入股的比例不能超過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說,我最多可以給高二爺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含笑點點頭,“好,那我就入百分之三十,具體的資金,我明天會讓財務過去跟你公司的財務辦,我們就不用管這些了。”

    高安夏是想不明白,這怎么說著說著,本來還很冷的氣氛,突然之間就緩和起來了。

    果然自己是看不懂男人的心思,男人心,海底針。

    “二叔,你這是打算和他合作了?”

    高光輝沖侄女點點頭,“那怎樣?你希望我和他對立?”

    高安夏趕緊搖頭,但隨即一想,一撇嘴說道,“那可不,二叔你可得給我多教訓教訓他。”

    高光輝哈哈一笑,擺手讓唐風跟自己起身,往陽臺外走了出去,高安夏想跟上,被高光輝示意留下了。

    二人出了小別墅,屋外天空中月明星稀,周圍小樹林中長鳴鳥叫,好生一派田園景象。

    “小唐啊,不滿不說,你之前救我的女兒琳琳,后來又救過我的父親,我么之間雖然有些誤會,但你我都是清明之人,不會把那樣的事放在心上。”

    “我這一攤子產業能做到今天這規模,不容易啊,你也知道,老爺子是什么出身,在他的心里,我們這些生意人根本不入流,所以這份產業來之不易,我特別的珍惜。”

    “我們之間也算是熟悉了,有些事逐漸的交給你,我想了想,沒有什么不好,當然,你也不用誤會,我沒有將產業給你繼承的意思,只是想著讓你慢慢接手,最后我脫身出來,也算是咱們互利雙贏,做生意的,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唐風點點頭,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在這件事上,他很滿意高光輝的做法。

    又往前踱了幾步,高光輝突然話鋒一轉。

    “安夏從小喜歡我這個二叔,她跟我甚至比跟他爸爸都親,這個侄女,很惹我的疼愛,所以,她的終身大事我理所當然的在意。”

    “說說吧,你心里對安夏是什么意思。”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