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五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停住腳步,伸手摘下了旁邊樹上的一片葉子放在手中把玩。

    “難以說得清,一個同時喜歡幾個女人的男人會被外界的唾沫星子淹死,這種三觀似乎現如今是不被接受的,但男人就是雄性,雄性的天性使然讓他從本心之中就想獲得更多的異性。”

    高光輝有些微怒,但隨即轉念一想,唐風說的又哪里不對呢?

    不說自己,就和自己地位身份差不多的那些個朋友,表面上自然是只有一個老婆,但實際上背后有多少個誰心里都清楚。

    這個世上吸引男人的東西有很多,有的被物質財富吸引,有的人喜歡權力地位,有的喜歡美色。

    但無論是喜歡錢的還是喜歡地位的,卻最終都離不開對美色的追求,這是天性,有幾個男人不會這樣呢?

    但高安夏畢竟是自己侄女,從小看著長大的,他不愿意看到侄女和其它姑娘爭一個男人。

    “男人想要更多的女人,會喜歡更多的女人這本身沒錯,無論是古代還是現在,達官貴人大多數都不止擁有一個女伴,但是安夏不一樣。”

    唐風扔掉手中的樹葉,往前繼續緩行,“是啊,我的心何嘗不是肉長的,安夏對我的情誼擺在那里,我不能讓她受那樣的委屈。”

    “所以,我們永遠都不會有開始。”

    高光輝點點頭,“也好。一輩子做好朋友,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唉。本身我也不想過問你們年輕人之間的這點事,但是沒辦法,安夏從小跟我親,我不想看到它難過。”

    “自從上次那件事情之后,我俺的出來,安夏對你的心思很重,但是同樣的,她是個懂事的孩子,知道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事情不可做。”

    “上次的事情過后,她好像也變了,內心之中知道你們之間是不可能有什么的,但你們現在的年輕人思想活躍,不管用何種方式在一起,就可以。”

    說完又長長的探口氣,轉身拍了拍唐風的肩膀,“我和他爸爸年紀雖然也都不大,但是畢竟是人過中年了,到了這個年紀,自己再怎么樣其實都已經是小事,最為關心的就是孩子,以后不管是什么關系,對她好點。”

    唐風重重的點頭,他和高家人之間的關系也是愈發的深厚而不同,高光輝之所以愿意答應幫自己,很大一部分原因其實來自于高安夏。

    要不然,即便自己實力再強,也無濟于事,混到這種地位的人,誰又不是狠角色?

    “好,我會的。”

    兩人抬步返回,高安夏還坐在屋里,她很好奇兩人究竟說了些什么。

    十點左右,高光輝讓人端來幾碟小菜,三人吃了夜宵,唐風和高安夏駕車回返。

    “我怎么就不明白,我二叔那么脾氣不好的人,怎么你都那樣跟他說話了,他突然之間就答應你了呢?”

    唐風手握著方向盤,淡淡的會了句。

    “因為你。”

    高安夏不解的皺皺眉,但卻沒有再說話。

    把高安夏送回家,唐風又返回,無處可去,還是只能回酒店,這次索性在酒店開了個長期的套房,以后也好常住。

    ……

    第二天早上,唐風起床洗漱完,穿上衣服出門,剛推開房門,手機響了。

    是條短信,陌生的號碼,上面寫著一行字。

    “這兩天有你們國內的人過來了解過前些天你做的事,他們似乎對你很感興趣,我不知道這些人是否是好意,也不知道你是否活著,現在在哪里,總之,我希望你好。”

    最后的署名是瓦莎。

    思緒快速回溯,瓦莎的樣貌出現在唐風的腦海之中。

    本來打算過兩天和國安的那幫人一起到老撾之后再去找她,沒想到她已經找到了自己的手機號。

    簡短的短信之中蘊含著對自己真切的關心,這一點,他自己感受得到。

    輕嘆了口氣,唐風給這個號碼撥了過去,只是響了一聲,電話另一頭傳來了瓦莎的聲音。

    用的英語,問他是不是唐風。

    唐風倚在門口,輕聲說道,“我是,你還好嗎?”

    瓦莎自然聽得出來唐風的聲音,他一說話,瓦莎便激動的笑了起來。

    “你沒死,你真的沒死。”

    “對啊,我沒死。”唐風笑著說道。

    瓦莎激動的有些語無倫次,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唐風想了想,將自己之前發生的事情和盤托出。

    瓦莎聽完之后沉默了一會兒,隨后說道,“我覺得,最近從尼們國內來的這些人,似乎對你并沒有善意,他們找了很多人了解你在老撾的所作所為,現在你要跟他們合作……”

    瓦莎的擔心不無道理,唐風她這是在擔心自己。

    “我會小心的,你放心,還有十幾天我會和他們的團隊一起趕到老撾,到時候找你。”

    瓦莎雖然很期盼唐風過去找她,但內心之中的擔憂一直存在,沒有辦法徹底放心,只是連連說,讓唐風注意安全。

    掛掉了電話,唐風長出了一口氣。

    人真的是個很奇怪的生物,尤其是男人和女人之間,似乎本身就存在一種化學反應,有的人相互對視一眼就能過一生,而有的人,在一起一輩子,好像都無法心靈相惜。

    就是這么奇怪,讓人琢磨不透。

    出了酒店,外面晨陽初升,陽光分外刺眼。

    取了車,直接到了大唐安保。

    公司里的一眾員工今天都到了,不過人著實有些少,才十幾個。

    唐風吩咐了一聲,召集所有人到會議室開會。

    先將陳飛和周昭的職務確定為經理,而后周昭匯報了員工公寓的情況,算是解決了公司內部人員的住宿問題。

    唐風之前就交代他,要找好一點的單身公寓,兩人一間,周昭了解唐風的性格,知道他這是怕別人跟著自己受苦,拿他們當自己兄弟了。

    前一天剛招進來的四個員工對唐風的第一印象都好得不了,畢竟在安北能給公司員工提供公寓住的,可真的不多。

    “張露,等會你們幾個準備一下,會有人過來和你們談入股的事,同樣也會注入資金,你們把好關,做好接待的工作,賬目資金問題,一定做好。”

    張露起身點頭答應。

    “小陳,員工找的怎么樣了?”

    陳飛起身,拿給了唐風一個文件夾。

    “這是最近兩天我聯系到的所有,包括我以前的兵和認識的退伍兵,基本情況我都了解,現在就看給他們多少的薪資和其它條件了。”

    唐風拿過去看了一眼,大礙三四十人的花名冊,上面很清楚整齊的寫著每個人的信息,連特長愛好這些都寫的很是清楚。

    掃了一眼便還給了陳飛,“你熟悉的人,把關這件事,還是你來做,對了,人手這塊辦好之后,最近兩天公司賬目搞清楚之后,還需要進一批的安保硬件設施,這些方面也是你熟悉,你去做,盡量都采購最先進的,到時候找張露,你們計算財務方面的問題。”

    會議很短,大致又布置了一些其它瑣碎的事項,唐風出了公司。

    明皇那邊的事還是同樣的棘手,他得過去看看。

    ……

    另外一邊,何英偉和夏青石的動作也才一步步的開始。

    萬豪大酒店的總統套房內,何英偉站在落地窗前,悠悠的說道。

    “郊區那邊又有塊地,明皇這次看來是勢在必得啊。”

    夏青石坐在沙發上,“那塊破地方,除了明皇,我看是沒人愿意接手,位置不錯,市區發展方向這兩年有向那邊擴展的意思,但是那塊地方可不尋常,都說窮山惡水多刁民,你看看老城這次的事,多麻煩,而那邊比老城,老城的人都得是孫子輩的。”

    “明皇拿那塊地,我看是沒人去爭的,讓他們去拿就是了,到時候只要他們拿下來,咱們有的是法子惡心他。”

    何英偉自然沒有夏青石那么安北這邊的實際情況,聽到夏青石這么一說,不由得冷哼一聲。

    “那聽你這么說,唐風這次簡直就是作繭自縛啊!”

    “沒錯,他畢竟不是生意人,把做生意想的太過于簡單了。”

    “明皇這次,我叫死的連渣都沒有。”

    ……

    到了明皇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商務部是否將那塊郊區的拆遷地拿下。

    果不其然,明皇這次沒有碰到對手,只有一家大公司香樟性的和明皇爭了一下,最后直接退出,明皇以極低的一億五千萬順利拿下這塊土地。

    林音有些意外的沒來公司,唐風一進門,樂美和白雅都圍了上來。

    “風哥,這次的競標,我覺得有些古怪,你說就現在的房地產市場的火爆程度,這么多地產公司,怎么可能齊刷刷的都不去拿這塊地,就等著我們明皇一個規模不大的去拿?”

    白雅抱著資料,滿是憂心的說道。

    樂美也點頭稱是,“沒錯,事出反常必有妖,綜合之前故意有人整我們,這次我們可不能大意啊……”

    唐風靠在辦公椅上,重重的點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