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六章 壞到根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六章 壞到根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些唐風不是沒有想到過,只是現在這塊地拿下了,這個隱患就得好好想想對策,不然到時候真得會被牽著鼻子走。

    既然已經決定要和何英偉真正的打商戰,那么他就不會使用其它的手段,而就是要商戰的手段將他們何氏集團一點一點整垮。

    當然,這肯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你們說的我之前也都想到過,這些問題不得不考慮進來啊,有那塊地的詳細資料嗎?拿過來我看看。”

    樂美聞言趕緊出去,拿來了一個文件夾遞給了唐風。

    “你看看,這是我們搜集到的所有有關這塊地的資料,這塊地方現在屬于安北市下轄的龍興區管轄,你是安北人,肯定知道這個龍興區是整個安北最亂的區,因為距離市區相對較遠,且這些年的經濟發展一直比較慢,相比于之前就更亂了……”

    唐風接過資料,里面有一張安北的地圖,上面非常清晰的標出了龍興區的位置,在安北市區的北面,而這塊地的位置又在龍興區的最北邊,確實距離市區的距離很遠。

    這種地方的問題是全國統一的,那就是在這種類似于城鄉結合部的地方,流動人口很多,許多在市區上班打工的人為了省一點房子的租金,一般都會把住的地方選在這里。

    如此一來,這種地方的治安一般情況下相比于其它地方,都是很差的。

    還有就是,這塊地上的原住民,那可是遠近聞名,在整個安北市都很有名氣。

    龍興區之所以叫龍興區,那是因為相傳這里出過一個古代的皇帝,以前還叫龍興府,而這里的人似乎打祖上開始就認為自己都是皇帝的后人,那叫一個民風彪悍,天不怕地不怕,其它的情況不知道,反正這個地方近十年進監獄的年輕人占了安北市的多一半,比其它幾個區縣加起來都還多。

    都說龍生龍鳳生鳳,這里簡直就是生了一窩的難纏地頭蛇。

    “風哥,我聽說,那邊的人一聽到是我們明皇接手了他們的拆遷項目,很多人連工作都不干了,班也都不上了……”

    唐風放下手中的資料,皺眉問道,“什么意思?”

    白雅支支吾吾半天,“你還是自己看看去吧,我也是聽別人這樣說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唐風深吸了口氣,起身對著白雅說,“開你的車,跟我走一趟。”

    白雅聞言趕忙答應,跑到自己辦公室取車鑰匙。

    就要下樓的時候,唐風看了一眼林音的辦公室。

    “林總怎么還沒來?”

    白雅搖搖頭,也是一副很疑惑的樣子。

    “不知道,我們也很納悶,林總之前每次來的都很早的,比我們都早,今天不知道為什么沒來。”

    存著疑惑,唐風還是出了天安大廈。

    白雅開車,唐風坐上副駕駛。

    “對了,你把你這身衣服先換一下,咱們裝作是想要租房子的上班族。”

    白雅答應了一聲,先把車開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然后下來開車,二人往龍興區北面的北大街趕去。

    ……

    半個小時之后,車子停在了龍興區的主城街道上。

    “咱們下車走過去,顯得像一點,記住,等會就說咱們兩個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在安北市區剛找到工作,來這邊租房。”

    白雅撓撓頭,笑著道,“風哥,剛畢業的大學生這個人設……是不是有點嫩,你這個……”

    唐風一瞪眼,“小丫頭片子,怎么,還嫌我老了?”

    白雅俏皮的一笑,“沒沒沒,風哥在我心里永遠年輕。”

    兩人說笑著往前走去。

    龍興區的主城街道上人流量還可以,不過可以很清楚的發現,在這里的街道上,刺青紋身的年輕人明顯比較多。

    走了沒幾步,旁邊一家拉面館里就打了起來。

    一個痞里痞氣的年輕人手里拎著啤酒瓶就砸到了另一個人的臉上,原因是因為一句,“你瞅啥?”

    白雅感嘆了一句,“這些人啊,就是太暴躁,只是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就能把你腦袋開瓢,真是難以理解。”

    兩人在旁邊看了一會兒,奇怪的是,發生這樣的事情,居然沒有人報警,旁邊的人大多都在看熱鬧,也沒人上去拉一把。

    最后。兩個人的腦袋都開瓢之后,這才算是停了手。

    看到這里,唐風拉著白雅走了。

    “這里的人骨子里就有這種爭強好勝的基因,沒辦法,我小的時候我爸都不讓我來這里玩兒。”

    白雅撇撇嘴,“沒錯,我在安北師范也聽別人說過,這里的人出去一般都沒人敢惹,在安北簡直就是橫著走。”

    唐風笑了笑,“看來這次我們的工作不太好做啊。”

    往北一直走,周邊的樓層越來越低,街道上的設施也愈發的老舊,不多時面前出現一道紅漆的老式牌坊,上面寫著三個大字。

    “北大街。”

    二人對視一眼,抬腳邁入。

    腳下是斑駁的水泥路,低矮的平房和自建的二三層小樓房混合在一起,路邊不遠處便是一條條的污水溝,生活污水直接自路面上流過,發出陣陣惡臭。

    往前走著,身后傳來低沉的發動機引擎聲,唐風趕緊將白雅拉向一邊,幾秒鐘后,一輛黑色的公路賽雅馬哈飛馳而過。

    白雅被嚇出一身冷汗,氣呼呼的罵道,“連頭盔都不戴,真是嫌命長了。”

    繼續往前走,各家各戶的開始做中午飯,許多上班族也從市區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屋。

    外賣的小電車開始逐漸增多起來。

    馬路本身就不寬,人多起來之后,顯得越發的混亂。

    小攤販的叫賣聲,電動車的喇叭聲,鄰里之家的叫罵聲,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儼然一副市井生活的畫像。

    走了不多久,自建的小樓多了起來,唐風和白雅看了看,選了一家從門口看過去還不錯的人家。

    走過去敲門,大鐵門響了幾聲,里面傳來一個霸氣中年婦女的聲音。

    “來了來了,叫魂呢是不是!”

    鐵門打開,面前出現了一張滿是溝壑的婦女臉,直勾勾的盯著唐風和白雅看。

    “你兩干啥的?”

    唐風假裝拘謹的笑笑,“你好,我們租房的。”

    中年婦女一聽這話,哈哈大聲笑了起來,大嘴唇子往外翻著,露出了一口黃牙。

    “你還別說,我們家最近還真有房子,不過,不出租了。”

    中年婦女臉上帶著傲慢的笑,看起來很得意的樣子。

    白雅微微皺眉,“大街,為什么不租了啊?”

    中年婦女拉起衣角,擦了擦鼻子,“不租那那當然是有不租的道理,不滿你們兩個說,我們這里馬上就拆遷了,租給你們能住多久?”

    “再說了,租房子一年能掙幾個錢,這一拆遷,幾百年的房租都掙回來了!”

    唐風假裝失望的搖搖頭,茫然無措的眼神就真像是剛畢業的大學生。

    “對了,大街還告訴你們,別找了,整個北大街上都忙活著呢,你去敲人家門,要是跟我一樣好心,還給你開開們,要是不好心的,還能給你罵出來!”

    白雅和唐風皺眉,“為啥啊大姐?”

    那大街驕傲的一抱雙臂,得意洋洋的道,“你也不看看這大街上,那么多租房子的人家,怎么家家都是大門緊閉?這像是出租房子的人家嗎?有這么做生意的嗎?”

    唐風和白雅盡皆回頭一看,好像還真是這么回事。

    “看不懂了吧?我實話告訴你們,這不馬上拆遷了?各家各戶都忙著……”

    “你個敗家娘們,再胡說八道我把你腿打斷!”

    中年婦女的話被院子里一聲爆喝打斷,中年婦女驚恐的一回頭,唐風和白雅往院子里一瞅,一個矮壯的中年男人手中拎著一把砌墻用的老式瓦刀,氣勢洶洶的對中年婦女罵道。

    “趕緊把門關上,你個笨娘們,這事兒是到處胡說嗎!”

    中年婦女連忙一把將大門關上,驚的還在往里看的白雅往后退了一步。

    “怎么回事啊這家人?”

    唐風扭頭往回走,回想剛才那男人手中拿著的砌墻用的工具,心里有了數。

    再回頭看街上,果然家家戶戶門上都寫著“空房出租”的大字,但無一例外,大門都鎖著,一點都不像租房的樣子。

    白雅心中疑惑,“這邊的人什么意思啊這是?還真是聽說要拆遷了,連房子都不租了?”

    唐風看著這周圍的景象,總覺得哪里不對,事情似乎沒有傳言中的那么簡單。

    “不,我覺得這件事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正說著,一輛渣土車從遠處開了過來。

    揚起的灰塵讓兩人連眼睛都睜不開。

    卡車遠去之后,唐風看著卡斗,上面蓋著一層藍綠塑料布,但爛掉的一角處還是露出了些什么。

    “你看,那車后面拉的是一車的土。”

    白雅更加的疑惑不解,“拉的土做什么?”

    沒答話,彎下腰,在地上用手指抹了一把,然后深吸了口氣。

    “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

    “他們這是在擴建房屋,想要騙我們更多的拆遷補償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