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七章 萬嫣然的威脅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二百九十七章 萬嫣然的威脅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白雅恍然大悟,聯想起剛才按個中年婦女的一系列表現,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白雅拉著唐風繼續往前走,有些驚訝的問道。

    “那輛渣土車里拉的全身建筑廢料,剛才進來的時候咱們兩個沒有在意,但是你看看這馬路上的水泥灰,太多了,一看就是最近才拉進來的。”

    白雅若有所思的點頭,“也是,這北大街沒有通往其它街道或者市區的路。進來的車只能是來這里的,也就排除了水泥是運往其他地方的可能。”

    唐風嘆了口氣,“沒錯,所以說,這些人想的很周全,出去的渣土車上都蓋著塑料布,以免被別人發現。”

    白雅恨的小拳頭都捏得緊緊的,他是財務部的負責人,知道這拆遷的時候,多一平米可能都要多花幾千上萬,這些人這么搞下去,天知道會給明皇帶來多大的損失。

    “風哥,那我們怎么辦?”

    唐風抬手示意她先不要著急,兩人繼續往前走。

    出來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時分,又過了這么長時間,唐風的肚子都有點餓了。

    剛好看到路邊有家家常面館,唐風抬手指了指。“咱們先去吃碗面,等會接著看。”

    “風哥,我還不餓。”

    唐風笑著道,“怎么?嫌棄這條件不好?”

    白雅連忙搖頭,“不不不,風哥你別笑話我了,我農村出來的,有啥嫌棄不嫌棄的。”

    “那就湊合吃點吧。”

    進了面館,看了一眼菜單,唐風要了兩碗陜西油潑面,又要了兩盤炒菜。

    正是中午時分,吃飯的人狠多,這種地方住的多是進城打工的農民工和剛畢業的小青年,而這種小面館,吃飯的又多是附近干活的建筑工人。

    找了外面的一張小桌子坐下,白雅看著周圍的光膀子男人,心中不禁有些不舒服。

    而白雅的長相也引來了許多男人的目光。

    不多時,兩萬熱騰騰的油潑面端了上來,火紅的油潑辣子上面撒著幾瓣蔥花,聞著讓人胃口大開。

    就著兩盤小菜,兩人也就吃了起來。

    “老張,吳家給你怎么算的工錢?”

    “一天二百三,你呢?”

    “跟你差不多,比你多十幾塊錢。”

    “那不錯了,反正比在工地上掙得多。”

    “就是,這好事怎么不早點來呢,省的咱們兄弟幾個在城里建筑工地上賣命,還掙不到幾個錢。”

    ……

    旁邊的桌子上,幾個赤膊漢子一邊吃面一邊大聲說著話,唐風吃著面,耳朵卻不忘聽。

    ……

    “不過聽說這活兒也干不久,很快就得拆遷了。”

    “也是,這好事怎么可能長久呢,人家外面的工價才都是一百出頭,人家這里給兩百多,這么好的活兒,肯定干不久啊。”

    那人吃著面,臉上的汗珠豆大的往下流,也不用手去擦擦。

    “是啊,人家這里人命好,趕上拆遷了,聽說一平米就能付給差不多一萬呢,你說說,咱們這一天都能給他多蓋個好幾平米,幾天下來那就是幾萬。”

    “比不了比不了,人家有那好命,咱不是沒有嗎?”

    一碗油潑面很快下了肚,唐風和白雅起身準備結賬走人,出門的時候,又聽到了一段話。

    ……

    “我還給你說,聽說人家這里拆遷的公司的老板是個傻大冒。好騙錢的很,上次老城拆遷就是他干的,人家都只給幾千塊,他上手就給人家翻了一倍,你說,這樣的老板,人家不坑他坑誰?”

    “就是,人傻錢多,不吭他坑誰?”

    白雅站在一邊,聽到旁邊的人這么說唐風,心里很是不好受,但反觀唐風,倒沒有什么表情上的變化。

    “風哥,他們怎么搞,我們怎么辦啊?”

    唐風扭頭看著一臉著急的白雅,輕松的說道,“放心,我自有辦法。”

    說完的同時,拿出手機給陳飛打了個電話,讓他帶兩個人到這里辦點事。

    出了北大街,沒走多遠,一輛白色現代suv停在了唐風身前,車門打開,陳飛從車里走了下來。

    “風哥,啥事?”

    后面車門同時打開,下來的是陳飛找來的幫手。

    唐風左右看了看,不遠處的路邊有一家飲品店,抬手指了指,“咱們進去說。”

    幾人一同進了飲品店,白雅要了幾杯喝的,唐風看看周圍沒什么人,正色說道。

    “是這樣,明皇地產這兩天剛剛接手了一塊地,但這塊地不好處理,牽扯到了拆遷項目,區域就是龍興區的整個北大街,早就聽說這里面的人不老實,我剛進去看了一眼,發現他們現在在給我臨時擴建,準備訛我們的拆遷款,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叫你過來,就是讓你抓住關鍵證據,到時候我們也好占主動。”

    陳飛一聽是這事,一拍大腿,“風哥,這事兒你放心,我們特戰旅出來的人,偵查手段那都是一流的,對付這幾個人還有什么問題?”

    “你等著吧,給你辦好。”

    唐風喝了口水,“說說你的想法。”

    這種事情自然用不到唐風動腦筋,底下的人有的是辦法解決。

    “風哥,你可能不知道,現在無人機我們國內做的非常好,尤其是大疆無人機設備,世界一流,我們做安保剛好需要采購,我等會就過去先拿兩架過來,晝夜盯著在空中盯著北大街的一舉一動,全程錄像,保證取證充分,讓他們無話可說。”

    滿意的點點頭,唐風笑道,“嗯,很不錯,那這事就交給你們了,你這幾個兄弟要可以的話就交給他們去做,你采購設備得抓緊,我們需要盡早開展生意。”

    陳飛點頭稱是,“放心吧風哥,我這幾個兄弟就能辦好,你放心。”

    “那好,就不耽誤時間了,水拿著路上喝,去忙吧。”

    陳飛和兩個兄弟離開,唐風和白雅繞了一圈之后也回了明皇地產。

    不遠處的何英偉和夏青石坐在酒店里,春風得意,給北大街的人出這個臨時擴建并且暗中提供幫助的,就是他們兩個。

    臨時擴建一旦抓不到證據,那么在進行賠償的時候,整個北大街的賠償數額很簡單的就能翻倍。

    那樣一來,明皇地產估計一次就能被整垮。

    如意算盤打的十分響,當然,他們也不止想到了這一個辦法。

    更多的麻煩還在后面等著唐風和明皇地產。

    ……

    明皇地產的會客室里,錢學海和自己兒子錢浩已經待了很久,他們在等唐風。

    林音和唐風都不在,其它人說話錢學海根本都不聽,這次他很著急。

    下午時分,唐風的身影出現了明皇地產總部,樂美急匆匆的迎上去,也顧不上問候一句,直接說道。

    “唐總,錢氏集團的錢總和小錢總來了,你快過去看看吧,挺著急的,等了有一會兒了。”

    唐風心中稍有疑惑,答應了一聲,接過前臺接待主動遞過來的白水喝了兩口,快步進了會客室。

    門推開,錢學海和錢浩直接就站了起來,一臉寫滿了著急。

    “哎呦,唐總啊,你可算是來了,等了你半天了。”

    唐風走上前安慰兩人先坐下,招呼人給兩人換茶,不慌不忙的說道。

    “錢總,怎么回事這是?看你一臉的著急?”

    錢學海心里是真的著急,直接開門見山道,“唐總,壞事了壞事了。”

    唐風抬手示意讓他不要著急,慢慢說。

    錢學海喝了口水,又長長的嘆了口氣,“唐總,今天早上,楚州的浩宇集團突然打來電話說,給我們的建筑材料價格翻倍,包括其它一系列的支持全部漲價,唐總,您現在也做地產了,您知道這建筑材料的價格突然翻倍意外著我們建設成本成倍增長,現在如果我們減價銷售房產的話,很快就得虧本了。”

    聽到這里唐風明白了,看來這是萬嫣然開始沖自己動手了,現在是給錢氏集團施壓,后面接著就應該是自己了。

    這個娘們長得是實在是個尤物,但做起事來卻是絲毫不手軟,簡直就是冰山女總裁。

    重重吸了口氣,唐風靠在沙發上,對面的錢學海一臉的著急,但又不好說什么。

    想了會兒,唐風起身,“錢總,您放心,這件事我馬上去處理,給錢氏集團造成的損失,我們明皇補償你們,您先跟小錢總一起回去,我那邊不管結果如何,都會給你消息,怎么樣?”

    錢學海一看這好像也是最好的結果了,輕嘆了口氣,站起身,“好吧,唐總,那您盡快,我那邊等你的消息。”

    “好,我今晚就趕去楚州,放心吧。”

    送走了錢氏父子,唐風拿出手機,想了想,給楚一飛打了過去。

    結果和唐風料想了一樣,楚一飛同樣被萬嫣然給施壓了,不過楚一飛的做法完全就是江湖義氣,直接不鳥萬嫣然的威脅,也沒給唐風說,直接自己硬抗。

    放下手機,唐風思緒快速飛轉。

    萬嫣然這樣做,目的肯定只有一個,那就是那天她堵在停車場給自己說的,兩人聯手,共同對付何氏集團。

    但即便是這樣,自己是否應該答應她的請求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