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章 傲慢的村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章 傲慢的村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屋頂的燈光打在萬嫣然的身上,黑色的影子映在她身后的墻上。

    婀娜的身姿不斷的扭動,將肩頭的旗袍扭頭一顆一顆緩緩的解開。

    燈光似乎在這一刻都柔和了許多,房間里安靜的出奇,似乎都聽得到二人的呼吸聲。

    唐風閉著眼睛,自然沒有看到這一切。

    當一副滑膩的肌膚貼上自己脖頸時,他方才反應過來。

    睜開眼睛,萬嫣然妖嬈的身子直直的躺在自己身邊,那傲人的事物一低頭便看得見。

    瞬間,二人都沒說話。

    “聽說,唐先生的身體很好。”

    唐風眨巴幾下眼睛。

    “怎么?你想試試?”

    萬嫣然曖昧的輕要嘴唇,“樂意奉陪。”

    唐風的兇猛顯然超出了萬嫣然的想象,她是怎么都沒想到,看著只是有些強壯的唐風體內居然蘊含著火山一般的能量。

    開始的時候她還覺得自己掌握了主動權,但逐漸的,等戰斗開始,自己完全就成了唐風手中任其摧殘的小花朵,在他的身下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不過有一點她倒很滿足,那就是這個男人真的像是個男人。

    每一次的親密都讓她終生難忘,甚至在沉浸其中的時候,她腦海之中一片空白,什么都忘記了,只有舒爽和滿足。

    ……

    太陽出來的時候,萬嫣然慵懶的爬起床,睜開眼睛看了一眼,自己躺在唐風的臂彎里,臉上昨晚流出的汗水干了,幾縷頭發粘在額頭,身下一件衣物都未曾穿著。

    唐風還未醒過來,她動了動身子,發覺疼的厲害,不由得又想起昨晚的激情。

    一瘸一拐的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又洗了澡,輕聲慢步的坐到了床邊,看著面前這個熟睡中的男人。

    劍眉星目,一身說不上多強壯的肌肉,看著卻十分的舒服。

    許久,唐風睜開了眼睛。

    “怎么?沒滿足,還需要?”

    頭枕著雙臂,唐風打趣似的問道。

    萬嫣然冷哼了一聲,搖搖頭,“你那么猛,我有點撐不住了,改天吧。”

    說完,唐風起身,洗漱完之后,二人下樓吃早點。

    “處理何英偉的事不能操之過急,需要一步步來,商業戰爭畢竟不是打打殺殺,一夜之間便可知成敗,而是得從長計議,慢慢來。”

    萬嫣然喝了一口牛奶,“這我當然知道,這么多年都過來了,也不著急這幾天的功夫,更何況何氏集團觸角遍布整個國內以及東南亞一帶,影響力不弱,想要扳倒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不然,我也不會費盡心機的找你啊……”

    說完,還不忘柔情似水的看了唐風一眼。

    自顧自的吃著面包,唐風不為所動,繼續道,“對了,明皇地產最近剛拿下了安北龍興區的一個開發項目,建筑材料方面我會讓我的人跟你們談。”

    萬嫣然嫵媚的一笑,“多陪我幾天,給你三折優惠,怎么樣?”

    說話的同時身子往前傾,一副癡情的模樣,唐風笑了笑,低聲道。

    “你要是這樣,你信不信,我能把你們浩宇睡破產?”

    萬嫣然伸手佯裝打了一下,“討厭!”

    放下手中沒吃完的早飯,唐風起身,“好了,最近事情很多,后續有重要的事情給我打電話,我先回安北了。”

    坐在餐桌邊,看著唐風離去的背影,萬嫣然輕咬著嘴唇,腦海中不斷回放著昨晚發生的一切。

    ……

    車子行駛在高速公路上時,明皇總部的秘書將電話打到了唐風手機上。

    “唐總,龍興區北大街那邊來了個代表,說是代表整個拆遷區的人來和我們商量拆遷補償方案的。”

    “林總呢,她不在公司嗎?”

    唐風有些奇怪,按理來說,這件事林音總歸是知道的,要打電話,也是她該自己打。

    “唐總,林總今天還是沒來上班,我們打電話也沒人接,所以……”

    “好,我知道了,你讓他們先等一會兒,我在回去的路上。”

    說完,掛掉了電話。

    車子即將進入安北市區的時候,唐風拿出手機給陳飛打了過去。

    “小陳,北大街那邊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

    “風哥,你放心,三架無人機高空盤旋24小時不間斷的拍攝,錄像我已經拷貝了好幾份,保證到時候咱們不吃虧。”

    “好,繼續盯著,這份錄像對我們很重要。”

    “我知道的風哥,你就放心吧我這邊不會出錯的。”

    “嗯,好,過幾天我請兄弟幾個吃頓飯,這幾天多辛苦一下。”

    ……

    唐風到了明皇公司的時候,打給林音的三個電話仍舊沒人接聽。

    不過手頭的事情要緊,再者他料定沒有人再敢動林音一根手指頭。

    如果是何英偉他們動的手,這則正好給了唐風痛下殺手的理由,只要何英偉敢這么做,他便敢直接做掉何英偉,讓何氏集團失去唯一的接班人。

    ……

    “唐總,你終于來了,那邊幾個已經罵罵咧咧有些時間了。”

    “人在哪兒?”

    “會議室。”

    秘書帶路,唐風直接進了會議室,門一推開,濃重的煙味直接將女秘書熏的捂住了鼻子。

    “不是告訴你們了,這里是不能抽煙,你們怎么還抽煙!”

    秘書顯然已經有些忍無可忍,當著唐風的面直接就大聲呵斥道。

    進門之后,打量了一眼,唐風看到了三個人。

    一老一少,穿著打扮像是北大街的,另外一個戴眼鏡,三十多歲,面色微黃一身西服的似乎是個律師打扮,手邊前還放著一些文件。

    抽煙的是一老一少,看到一個小秘書對自己這么說話,那年輕一點的黃毛直接就站了起來。

    “你算個什么東西?你知道這是誰嗎?我們村長!”

    “一個破打工的在我們跟前耍威風,小心老子晚上帶人強了你!”

    秘書是剛來不久的新員工,年紀不大,又是從小便受良好教育長大的,畢業進入社會不久,哪里遇到過這樣的人,直接被罵的哭了起來,委屈的不行。

    唐風先沒搭理那幾人,轉身將小姑娘叫了出去。

    而后抬手指著那黃毛說道。

    “這里是明皇總部,再敢這么污言穢語,我把你扔出去你信不信!”

    那黃毛手中的香煙還燃燒著,直接喝道。

    “你誰啊你,管的著嗎!”

    唐風眉頭微皺,“我是唐風,明皇的負責人。”

    聽到唐風這兩個字,那黃毛嘴角抽動了幾下,沒敢說出句話來,唐風這個名字他要是再沒聽過,那也就不用在安北這塊地界上混下去了。

    身邊老一點的男子先是掐滅了手中的香煙,眼神瞥了一眼自己身邊的黃毛,黃毛趕緊將煙頭扔到地上,用腳踩滅,坐下了。

    “剛才我的助手已經說過了,這里不許抽煙,垃圾桶在外面,請把煙頭給我扔出去。”

    黃毛臉色難看的盯著身邊的村長看了一眼。

    村長的臉色也鐵青無比,他沒辦法,只能認慫,一個一個地上的煙頭撿起來,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

    這樣之后,唐風這才落坐。

    “唐總,您這一來就給我們個下馬威,不愧是大老板啊,整治我們這些小老百姓還真是有一套。”

    村長約莫五十歲左右的樣子,膚色有些暗沉而黑,且有些粗糙,左邊嘴角處有個黑色的痣,很是顯眼,讓人第一眼便能記住。

    唐風淡然笑了笑,身后的秘書紅著眼給唐風端了杯水,端起杯子淡然的喝了一口,唐風身子微微向前傾。

    “怎么稱呼?”

    “鄙人姓李,北大街村的村長,李大有。”

    唐風點點頭,“李村長,幸會。”

    “今天過來,準備跟我談什么?”

    李大有顯然對唐風的待客之道頗為不滿,自己雖然是個村長,但那也是北大街的村長,整個安北市北大街村說出去那都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

    他認識的人也不再少數,這么多年在安北也沒怎么怕過人。

    而今天來明皇卻被這樣對待,他的心簡直都在抖,這種被無視的感覺,很讓人不爽。

    咬緊牙關,李大友靠在椅子上,沉沉的說道。

    “我是代表整個北大街來跟唐總你談談拆遷補償的事。”

    唐風放下手中的杯子,隨口道。

    “按照法律走就行,沒什么談的。”

    “你這不是帶律師來了嗎?他肯定知道法律是怎么規定的啊,這個不用談,你的律師要是沒用,我的法務部也在。”

    李大友的嘴角抖動了幾下,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唐先生,玩笑了吧?”

    “不是什么事情都能按照法律走的,你是做生意搞房地產的,你看到哪里的拆遷補償是按照法律程序走的?你這是想讓我們整個北大街兩千多戶人餓死啊!”

    唐風拍了拍桌子,打斷道,“別,這個帽子我可不戴。”

    “李村長要是想要給我唐某人硬生生把戴上一個奸商的名號,我可不愿意。”

    李大友咧嘴笑了笑,煙熏的黃牙有些礙眼。

    “既然唐總也知道這個名號說出去不好聽,那就肯定不會讓我們北大街的人吃虧,您說是不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