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二章 采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二章 采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說著。又往中間走了兩步,繼續說道。

    “那我能上去看一眼嗎?”

    那說話的婦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眼神看向了一邊站著的李大友。

    “唐總不嫌棄這小門小戶的條件差,那就上去看看。”

    李大友這樣一說,唐風點點頭,走到了院子中間站著的這一家五口面前。

    微微低頭之后說道,“我上去看看,沒事吧?”

    這家的男人長得有些瘦弱,似乎并不主事,眼看唐風的眼神有些異樣,兩手靜靜的握在一起,但同時勉強笑道,“唐總看我們的房子那是我們的榮幸。”

    “哦,那就好。”

    說完,先行一步走向了一邊的三層小樓。

    院子里的豬肉香味有些太過于濃郁,因此除此之外再聞不到其它的氣味,唐風心里清楚,這個手段是為了掩蓋某些其它的味道。

    例如,建筑將建成,都會有一股子混凝土的味道,而且很重,如果沒有辦法掩蓋,一進院子就會被發現。

    李大友搶在前面帶路,唐風沒有說什么,跟在他后面上了樓。

    二樓是三間房間,不大,都是臥室的樣子,屋里陳設極其的簡單,一張床,兩張桌子,幾把椅子,一個衣柜。

    每個房間都帶有獨立的衛生間。

    三間房間無一例外,全都一樣,看起來就是租給外面打工人的出租房。

    轉了一圈,上了三樓,和二樓一樣,三間房,陳設也是一樣。

    “唐總,您看,這我們北大街啊,就是出租房多,沒辦法,農民嘛。不種地總得過活不是?”

    唐風哈哈一笑,“哦,可以理解。”

    李大友點點頭,“那唐總,這家看完了,咱們接著往下轉?”

    “好啊。”

    唐風不置可否,李大友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心里的一塊石頭這才算是落了地。

    “那行,唐總請!”

    李大友抬手讓唐風下樓,唐風轉身剛剛走了一步,突然停住了腳步。

    李大友心猛然之間就提到了嗓子眼,連忙問道,“唐總,怎么了?”

    唐風皺皺眉,“李村長,我這突然肚子疼,想上個廁所。”

    說完看了一眼出租屋內的衛生間,指著說道,“這不是有衛生間嗎?我進去方便一下,你們稍等一下。”

    李大友還沒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唐風已經進去了。

    房間門打開,雖然外面有濃郁的豬肉味道掩蓋,但屋內因為封閉的緣故,味道并沒有進去多少,因此進門的一瞬間,一股潮氣撲面而來。

    這是剛蓋起來的樓房特有的濕氣,住過新房的人都知道,因此買了房子或者剛裝修好,都會先把門窗打開讓通風一段時間。

    而唐風前腳剛剛踏進去,李大友就連忙跟了上來,滿頭大汗的說道。

    “唐總,這屋子廁所壞了,您要上廁所,還是到外面的公廁吧……”

    唐風本來就沒有要上廁所的意思,聞言轉身點點頭。

    “也行,我這肚子這會兒又不疼了,咱們先下去吧。”

    說完,又先行一步下了樓,李大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緊跟著也走了出去。

    屋外,一同跟上來的一家五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著唐風看著,眼神之中滿是緊張。

    他們都是普通人,心理素質很一般,生怕被唐風發現什么。

    “房間收拾的很干凈,看來住戶的素質都挺高的嘛。”

    那婦人急忙搗蒜一般的點頭,陪著笑,“是啊,都是剛畢業的大學生租的,這不要拆遷了,我們才給人家趕走的,這上過大學的就是不一樣,素質高,愛干凈。”

    “那這些大學生都是干什么工作的,你知道不?”

    那婦人聽到這個問題,一下子慌了,她又沒上過學,重要的是這是昨天才裝修好的房子,根本就沒住過什么大學生,她怎么知道人家都是干什么的。

    一個謊言說出口,就得有無數的謊言來圓謊。

    “這個……我們還真不知道,人家就住我們房子,多余的我們也都沒問。”

    婦人不知道怎么說,一旁的男人見狀連忙上前說道。

    唐風點點頭,“哦,是這樣啊。”

    而后沖其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轉身下了樓。

    還沒出這家院子,大門外吵鬧聲就傳了進來,不多時,大門直接被人打開,一群人簇擁著一男一女走了進來,身后還有幾個扛著攝像機的人。

    前面的一男一女看到唐風,立馬拿出了麥克風,上面的小牌子顯示。

    他們是安北電視臺都市頻道的記者。

    “您好唐總,我們也是聽到消息這才匆忙趕過來的,想采訪一下您對于北大街項目的考察情況。”

    “哦對了,我們是安北都市頻道的記者,想對您此行做一個全程的直播,也算是對您的善行義舉做一個宣傳,您看怎么樣?”

    沒拿麥克風的男子似乎是個校領導,先上來和唐風進行交涉。

    這男子三十歲上下,穿著防曬衣,帶著鴨舌帽,說話的時候還不忘把帽子摘下來,很懂禮數。

    唐風看了他一眼,轉頭問白雅道。

    “這個電視臺,什么來路。”

    白雅輕輕的將唐風往旁邊拉了拉,悄聲說道,“不是什么正經電視臺,掛了個安北電視臺的名號,其實是專做些吸引眼球的熱點新聞的無良媒體,跟正牌的安北電視臺關系不大。”

    唐風點點頭,轉身對那人說道,“不好意思,我這不是什么善行義舉,就是普通的項目開發而已,還有,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訪,請您回去吧。”

    那男人聽到這話似乎并沒有感覺任何的意外,仍舊笑著說道,“唐總,別這么說嘛,您看你對老城人多厚道,一平米都給一萬塊的補償金,這可是我們安北有史以來最高的拆遷補償數額了,我們都知道您是好人,所以想采訪您一下,讓所有的安北市民都知道,在安北,還有您這么個良心企業家在!”

    這句話一說出來,外面大門口處不知何時站了一大排的小年輕,直接就喊了起來。

    “安北良心企業家唐風,肯定不會虧待我們北大街人的!”

    “對!不會虧待我們的!”

    “唐總您就接受采訪吧!”

    “讓好人的事跡傳播開來!”

    周圍人的呼喊聲越來越大,伴隨著這山呼海嘯一般的聲音,白雅心里都有些怕怕的,眼前這陣勢看著,怎么越看越不正常。

    電視臺的男子接著這股子浪潮,直接就對后面的攝像師一招手讓他開始錄。

    與此同時,手拿麥克風的女記著踩著高跟鞋走上前,標準的笑著說道。

    “各位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你們好,這里是安北都市頻道,歡迎您收看本期的《安北人物》欄目,我們今天要采訪的是安北市明皇地產開發有些公司的負責人,唐風唐總。”

    “提到唐總大家應該也不會陌生了,沒錯,他就是安北國際會展中心的項目建設者,雖然這個項目現在已經移交給了其他公司,但是唐總為老城人爭取高補償款的事,我們大家都不會忘,今天,這位安北家喻戶曉的良心企業家走進了我們龍興區的北大街村,實地考察北大街村,讓我們把鏡頭給向唐總。”

    攝像師一轉身,鏡頭對準了唐風。

    唐風面不改色,女記者麥克風繼續說道,“唐總,現在我們是現場直播,您能簡單說說,您個人對于北大街村的拆遷安置的一些看法嗎?”

    唐風微微一笑,看著女記者,“看法?你想聽什么看法?”

    女記者臉上微紅,沉吟了一下說道,“就是我們電視機前的觀眾可能對您如何進行拆遷補償畢竟感興趣,畢竟安北正在高速發展,日后拆遷安置的項目會很多,大家都比較關心這個。”

    唐風環視左右,看到周圍的人似乎都在等自己說這個話題。

    不得不說這個問題很敏感,唐風想都不用想,這些記者肯定是被人慫恿來的。

    當然,他們也是既得利益者,因為這個話題本身就很銘感,電視臺播出去,收視率肯定不會低。

    這個問題只要能問出來,電視臺就贏了,背后的人也就贏了。

    因為如果唐風說這里的補償款數額和老城的一樣,這就是個大新聞,而且這話一旦說出去,就等于主動背鍋了,幾十億的補償款下去,明皇直接報銷。

    但如果說和老城的不一樣,同樣的大新聞,自己瞬間就會被推上風口浪尖,成為焦點人物,并且名聲瞬間壞透,電視臺和背后的人同樣會得到勝利。

    所以說,這個問題只要記者問出來,他們就認為自己贏了。

    記者拭目以待,周圍的群眾翹首以盼,攝像機后面,無數雙眼睛盯著唐風。

    白雅手心出了汗,她之前也從來沒有面對過這樣的情況,很明顯的,所有來自各方面的壓力都壓到了唐風身上。

    她清楚也明白,這背后似乎是個陰謀,有人想整垮唐風,整垮明皇。

    唐風環視左右過后,看著攝像機,十分自然的說道。

    “明皇地產不會虧待任何一個愿意為我們拆遷搬家的人,這是一定的,明皇自我接手之后也一直在這么做。”

    女記者笑了,剛準備說話,唐風開口了。

    “但是,對于弄虛作假哄騙我們企業補償金的人,明皇不僅不會給他們高出正常的補償金,還會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

    “北大街村就是如此!”

    一石激起千層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