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三章 強硬態度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三章 強硬態度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女記者光滑潔白的臉上再次泛出了紅暈。

    不過這次不是因為尷尬,而是因為激動。

    唐風剛剛說出的這句話,足夠勁爆,現在是現場直播,節目效果一定會空前的好!

    北大街村的人慌了,唐風的話一出口,周圍的人就亂哄哄起來了。

    女記者臨危不亂,繼續對著唐風問到,“唐先生,您這話的意思是說,北大街村的人有哄騙你們明皇地產拆遷補償金的行為?”

    唐風鎮定自若,表情不變的點點頭,“沒錯,是這個意思。”

    李大友看著面前這一幕,倒沒有表現出過多的擔憂和緊張,畢竟這一幕,他早就想到了,這是他和何英偉以及夏青石早就料到的一種結果而已。

    這個結果并非不能接受,甚至可以說,他們幾個人還挺希望看到這個結果的,因為唐風說出這樣的話,比他默默的承受損失讓明皇破產要來的刺激多了。

    北大街臨時建起的房子夏青石都找過專業的團隊美化過,一般人是根本檢查不出來哪里有問題的,因此只要唐風說出有問題卻找不到證據。

    那么輿論風暴就足夠讓他吃一壺。

    李大友此時反倒平靜下來了,何英偉和夏青石自然不好現在出面,但這場面,他自己足夠應付得了。

    沒等女記者再度說話,他走上前,正色開口道。

    “唐總,我不懂你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

    女記者一看到北大街的村長出現了,連忙示意攝像師將鏡頭分給李大友一半,二人對峙,這可是最吸引觀眾眼球的。

    “您是北大街村的李村長嗎?您對唐總剛才所說的一切,有怎樣的看法?”

    李大友看了一眼女記者,然后意味深長的環視左右的村民,緊接著轉過身。

    對著攝像機和女記者手中的麥克風,語重心長且略帶怒意的說道。

    “我們北大街村百年歷史,素來是以忠厚仁義作為村規民約教育子孫后代,如今時代發展,城市擴張,北大街村要拆遷,村里的老人們都住習慣了。不愿意搬走,我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最后這才讓所有人都同意搬家,拆遷,明皇地產接下我們這里的項目,大家都很高興,因為唐總之前在安北國際會展中心項目上對老城人的恩惠我們都看在眼里,知道唐總是個好人,不會虧待我們北大街村人,他剛才說出這話,我想其中一定是有些誤會在,我們北大街人身正不怕影子斜。同樣的,我們也相信唐總會相信事實,消除這個誤會。”

    李大友說完,周圍的村民集體大聲喊了起來。

    “我們沒弄虛作假,我們是無辜的!”

    “無良奸商想坑我們!”

    “對,明皇想坑我們的錢!”

    “奸商!”

    “奸商!”

    周圍謾罵的聲音此起彼伏,聲浪一浪高過一浪,女記者臉蛋通紅,這種場面,是他們這些做新聞的最喜歡的場面之一了。

    沖突一起來,那可就是蹭蹭往上長的收視率!

    唐風面不改色的站在人群中間,十分淡然的說道。

    “至于大家有沒有弄虛作假,我想你們心里會比我更加清楚,事實不容爭辯,耍嘴皮子沒用的,我今天把話放在這里,我給你們一天時間,把臨時蓋起來的建筑拆了,或者說自己主動承認,然后將臨時建筑從補償的建筑面積里去掉,就一天時間,你們看著辦。”

    “一天之后如果還是老樣子,北大街村所有人都會收到法院的傳票,咱們法庭上說。”

    唐風說完,給女記者招呼都沒打,招手讓白雅跟著,大步出了院子。

    外面的罵聲瞬間停下,眾人很是自覺讓來一條路讓唐風離開,沒有一個人敢阻攔。

    雖然,剛剛他們一個個罵的比誰都兇。

    白雅一個小姑娘被嚇得已經有些邁不開腿了,但好在唐風走在前面開路,她傻傻的跟在后面。

    記者沒有跟上來,唐風坐上駕駛座,馬自達啟動,轟鳴著開出了北大街。

    遠處,別克商務車里,何英偉和夏青石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切,滿意的碰了杯。

    “夏總,你說唐風找的出證據來證明那些多出一倍多的建筑是林時修建的嗎?”

    夏青石晃了晃手中的高腳杯,冷哼一聲,“不可能,何總見過能夠鑒定一棟建筑是昨天建造的還是今天建造的技術嗎?沒有吧?因為根本就沒有這種技術存在,沒有人會用到這種東西,就算唐風肯出錢,也找不到什么確切的證據。”

    何英偉滿意的點點頭,“這樣看來,唐風剛才那一句話出去,不僅僅毀掉了自己的形象,還得吃下這大虧啊……”

    夏青石微微一笑,“這次,我讓他直接連站起來的機會都沒有。”

    ……

    車上,白雅驚魂未定,坐在副駕駛上,顫巍巍的問道,“風哥,你真的發現了他們的秘密?”

    “這次可不能出錯啊,萬一我們拿不出證據來,那就完全陷入被動局面了,而且這錢我們還得出了不可。”

    白雅現在是財務主管,她對公司的賬目十分的敏感。

    唐風搖搖頭,“沒事的,我有安排。”

    白雅雖然心里還是有些擔心,但對于唐風的話她此來都沒有一點的懷疑。

    車子停在天安大廈前,唐風和白雅一同進了公司,唐風安排法務部研究如果北大街人不愿意主動承認,后續的法律責任追究事宜。

    安排好了之后又給林音打了個電話,但仍舊沒有人接。

    ……

    北大街村,別克商務車開了進去,半路上,李大友攔住車坐了上去,臉上寫滿了焦急不安。

    要說沒有擔心,那是不可能的,畢竟煽動整個北大街人弄虛作假的人可是他,不是別人。

    萬一東窗事發,自己責任最大。

    車門關上,李大友擦了擦額頭的汗,低聲下氣的對夏青石跟何英偉說道。

    “二人老板,這事情不會出現意外吧?這萬一要……”

    話沒有說完,夏青石抬起手打斷了他,輕聲但傲慢的說了一句。

    “李村長,記住,這件事,沒有萬一。”

    李大友一肚子的話生生被堵了回去,但是人家都是身家過億甚至幾十億的大老板,自己這個小小的村長在人家面前根本狗屁都不是。

    他是明白人,看的出這兩個老板和唐風之間應該是有什么仇怨在的,要不然也不會這樣。

    而自己在這雙方的斗爭之中,只不過是個棋子而已。

    “夏總,我是肯定相信您說的,但唐風剛才的表現讓我覺得他很有把握似的,他應當是看出來了什么,要不然,絕對不會是那種表現。”

    夏青石呵呵一笑,“當時攝像機在那里全程直播,他自然得硬氣一些,但是李村長,有個道理你得明白,上法院打官司,有的時候明明白白的事實是沒有用的,即便是每個人都能看的出這其中有詐那又如何?你得有證據,證據,明白嗎?”

    “不管他在攝像機前說的多嘴硬,但沒有證據,法官不會支持他,明白了吧?”

    “所以,早點回去安撫好你們的村民,口徑一定要統一好,一個人都不能掉鏈子,不然的話,我們前功盡棄,你們北大街人全都得吃官司。”

    李大友渾身的毛孔似乎都張開了,汗毛倒豎!

    賊船已經上了,看來想下來是難了,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讓所有的村民都把好口風,不能有一個軟下來。

    關系重大,他不敢大意。

    “好,兩位老總,我現在就去辦!”

    說完拉開車門準備下車,與此同時想起了一件事,收住了動作,轉頭問道。

    “兩位老板,那我的……”

    夏青石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李大友,從手邊的包里掏出了一張卡。

    “里面是一百萬,事成之后,還有。”

    李大友接過卡,滿心歡喜的下了車,只要給錢,做別人的鷹犬又如何?

    ……

    下午唐風離開明皇前,法務部的人已經將預案做好,打印成了一摞文件給了唐風。

    上面寫的很清楚,如果一旦有證據證明北大街村人是在明皇拿下拆遷項目之后才動工修建房屋,那么就可以認定其涉嫌欺詐,數額巨大的,還會有牢獄之災,且刑期不會短。

    唐風看了一眼,將文件放下,深吸了口氣。

    如果自己拿出證據,那么很明顯的,北大街人沒有還手之力,必敗無疑。

    但是讓他們承受牢獄之災,唐風心里其實有些不忍。

    站在落地窗前,天安大廈前的空地上,前兩天老城人來鬧事的場景一幕幕回蕩在腦海中。

    他閉上眼睛沉思了良久,最終還是狠下了心。

    人性如此,自己不能放過他們,每個人生來就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承擔責任,無一例外,他們錯了,就得接受懲罰。

    但這里面肯定會有隱情,只要抓到主使,其余人的罪行不會太重。

    心里下了決定,唐風邁步出了明皇。

    ……

    下樓沒走多遠,準備開車去清河嘉園,韓果兒不知從哪里突然出現,靠在了車門前,抱著雙臂看著他。

    “呦,躲我躲的挺機靈啊,這都幾天沒見了?你都干什么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