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四章 流產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四章 流產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韓果兒一身緊身運動裝,抱著雙臂站在不遠處,臉上一臉的小傲嬌,對于唐風消失兩天而不帶著自己一起的行為十分的不滿。

    唐風嘿嘿一笑,快步走上前,“怎么?兩天不見甚是想念?”

    韓果兒伸出胳膊佯裝要打唐風,被唐風輕易的一閃身躲過。

    “你說你光天化日的能不能稍微女人一點,這么多人看著呢。”

    韓果兒傲慢的一哼,“別人看著怎么了?你這走之前跟我都不打聲招呼,安的什么心?”

    唐風掏出車鑰匙,一邊開車門一邊說道。

    “行了,我說你現在怎么也婆婆媽媽起來了?我走那肯定是有我的事情,再說了,我又不是你男人,做什么事之前還必須得跟你打招呼才行?”

    說完,閃身坐進了車里。

    韓果兒倒也不見外,聽到這話氣呼呼的走過去一把拉開了車門,坐到了副駕駛上。

    “唐風,果然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說翻臉就翻臉。”

    唐風發動車子,笑了一聲說道。“你算是說對了,我就是那種提起褲子不認人的男人,你以后可得小心一點,跟我相處,搞不好就把你賣了。”

    “你敢!”韓果兒一瞪眼。

    車子往前走,唐風淡淡的給了一句,:“我有什么不敢的?”

    韓果兒冷哼了一聲,沉默了幾分鐘,又不生氣了,轉過身說道。“燕京那邊這兩天跟你聯系沒有?”

    唐風搖搖頭,示意并沒有,韓果兒面露疑惑之色,喃喃說道,“不應該啊,這么重大的行動,這時間也快了,他們怎么會一直沒有聯系你呢?”

    “你們不是一起的嗎?你知道不知道,那我就更不知道了。”

    韓果兒撇撇嘴,搖搖頭,“這件事我的級別太低了,肯定不會給我透露實情的,他們要怎么做,我完全不知道。”

    “怎么?你連自己的組織都不相信?”

    唐風來玩笑似的說了一句,實則并沒有放在心上。

    但另一邊聽著的韓果兒似乎對這話十分的敏感,扭頭看了唐風一眼,表情有些凝重。

    “這件事關系重大,有的時候面對這樣的事情,保持長期的懷疑似乎更安全,也更穩妥。”

    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著實讓唐風有些意外,他點了點頭。

    “嗯,這些道理我是知道的,你就煩心吧,這件事說實話我心里也一直放心不下,主要是那個什么藍博士給我的第一印象太差了,那個人,我確實不怎么信任。”

    韓果兒隨即搖搖頭,“不,最可怕的人永遠不會把自己可怕的一面變現出來,這才是真正讓人感覺可怕的地方。”

    韓果兒今天的狀態著實和往常有些不一樣,接連說出的這話,讓唐風感覺有些意外,同時感覺這個姑娘心里有心事,要不然,她的性格使然,不會說出這話來。

    “你發現了什么疑點嗎?”

    唐風很是直接的問道。

    韓果兒楞了一下,使勁搖頭,“沒有,如果有的話我怎么會不告訴你呢。”

    “那就好,我還以為今天你來找我是發現了什么。”

    “那當然不是,跟著你是我的指責,我必須做到。”

    “好好好,跟著吧,我現在要去找林音,你確定你要去嗎?”

    韓果兒不以為然,“你找你老婆我跟著有什么問題嗎?我又不跟她搶你,我怕什么。”

    “哦對了,今天我好像在醫院看到你老婆了,只不過離得遠,我沒看清臉,但那個背影和走路的姿勢我覺得像,最起碼是有八分相似。”

    唐風心頭一滯,“醫院?”

    “是啊。”

    “哪個醫院?”

    “第二人民醫院。”

    “第二人民醫院?”

    唐風有些意外,林音自己本來就是醫生,之前也在仁德醫院干了很長時間,如果是看自己父親或者給自己看身體,應該去仁德醫院才對,那里她也熟,去第二人民醫院這一點他就有些想不明白了。

    綜合她這兩天誰的電話都不接,就更加的讓人不理解了。

    “你幾點在醫院看到的她?”

    “就中午兩三點……怎么了?”

    “沒事。”

    唐風嘴上這么說著,但腳下的油門踩的更深了些。

    ……

    車子到了清河嘉園門口,唐風下車看了一眼,只見院子的大門鎖著,別墅的燈也沒亮,應該是沒人。

    韓果兒跟下來看了一眼,“家里沒人啊。”

    “嗯。”

    唐風回了一句,轉身上車。

    “喂,你等等我,你要去哪!”

    韓果兒快步跟上。也上了車。

    “你要去哪?”

    “第二人民醫院。”

    “怎么?你兩又吵架了?”

    “沒有。”

    “那是怎么了?”

    “你今天話很多。”

    韓果兒一撇嘴,“我哪天話不多了?哼!”

    索性坐到一邊不說話了。

    ……

    第二人民醫院,手術室。

    “止血鉗。”

    “患者的血型檢測出來沒有?馬上聯系血庫,調血漿過來。”

    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手中忙碌著,還不忘安排身邊的護士做好相應的工作。

    “李醫生,病人懷孕時間不到三周,為何會有這么嚴重的流產反應?”

    “意外情況,現在沒時間說這些,趕緊去血跡,病人的失血速度太快。”

    “好!”

    女護士急匆匆的出了手術室,兩個主任醫師在手術室內緊張到了極點。

    手術室床上躺著的不是別人,正是消失了兩天的林音。

    唐風的車停在了醫院的大門口,二人一起進了醫院大廳,找到導醫臺,唐風詢問了值班的護士。

    護士在系統中查詢了一遍,很快發現了林音的就診信息。

    “先生,您要找的是家在清河嘉園的林小姐嗎?”

    看到顯示屏上顯示出林音正在手術室搶救,護士有些緊張的問道。

    唐風微微皺眉,點頭回答道,“沒錯。”

    “您好先生,林小姐現在正在二樓的手術室搶救,系統登記的信息是流產大出血,情況似乎不怎么好。”

    護士說完,唐風有些懵,林音流產?

    她什么時候懷的孕?

    又怎么會流產?

    所有問題直沖腦門,唐風一瞬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但不管怎么樣,事實就是林音現正躺在手術室。

    沒有來得及多想,唐風轉身沖向了二樓。

    很快找到了二樓的手術室,門燈亮著,顯示正在手術中。

    一股子熱血直沖腦門,唐風來回踱步,里面發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關鍵也不能沖進去看一眼。

    來回踱步不久,去血庫調血漿的護士急匆匆趕了過來,唐風看到人立馬上前攔住。

    “護士,林音什么情況?”

    護士快速上下打量了唐風一眼,冷冷的問道,“你是誰?”

    “我是她老公。”

    “哦,你老婆流產,大出血,現在很危險,你趕緊去簽一下手術通知單。”

    護士很著急,掙脫開了唐風,打開手術室門進去了。

    唐風狠恨拍了一下腦門。坐在了走廊的長椅上。

    問題似乎有些嚴重,林音不知道什么時候懷孕,又不知道為什么會流產。

    仔細回想起來,自己回來的那天晚上,林音不讓自己帶安全措施,前兩天的時候,她支支吾吾的想跟自己說什么,但最終沒有說出來。

    這些之前想不明白的事情,現在似乎都一下子想明白了,林音懷孕的事情應該早就知道的,但直到現在流產他才知道。

    煩躁過后。唐風很快冷靜下來。

    深思之后,便是更加的自責。

    唐風,已經不是曾經那個唐風了,即便重生回到三百年前,也不是曾經那個普普通通的唐風了,從本質上講,他是一個徹徹底底的修仙者,身體自然和常人不同。

    就如同狗血電視劇里講的一樣,凡人和仙人,是不能結合的。

    他犯了大忌,雖然不至于受到嚴重的懲罰,但冥冥之中的力量是不會讓林音順利生下人仙結合后的嬰童。

    天道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確實真真實實存在的。

    這一點,唐風比誰都清楚。

    越想越清楚,是自己害了林音,早知道是這樣。自己無論如何不會讓她受這樣的罪。

    流產對一個女人的傷害是致命的,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是致命的。

    不多時,有個護士打扮的小姑娘走過來,給了唐風一份手術通知單。

    “先生,您是病人家屬吧?請在上面簽字。”

    唐風接過來看了一眼,沒有多想,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這份通知單上面寫的很清楚,病人很危險。

    接下來,便是漫長的等待。

    醫院不論什么時候都是人滿為患,雖然早已經過了上班時間,但在醫院不停走動的人還是很多。

    有醫生有護士,更多的是病人和家屬。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沒有笑容,除了病色就是冷淡的眼神和目光,待在醫院里還能笑得出來的人實在太少了。

    韓果兒遠遠的坐在另一邊,她不想給唐風添麻煩,畢竟林音和唐風沒有離婚。

    最重要的一點是,剛才唐風那著急的樣子,足可以看得出來,他很擔心林音的安危。

    她是女人,很清楚,只要一個男人真正的愛一個女人,才會在危急時刻有這種表現。

    有些東西,是真的裝不出來的。

    ……

    一個多小時之后,隨著一聲手術室門開的聲音,林音被推了出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