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五章 攤牌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五章 攤牌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手術床上,林音安靜的躺著,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被子,臉色蒼白的可怕,嘴唇沒有一絲的血色。

    眼睛閉著,呼吸看起來很微弱。

    唐風“蹭”的一聲沖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醫生。

    “醫生,她什么情況?”

    男醫生摘下口罩看了一眼唐風,徐徐說道,“病人是非正常流產導致大出血,且失血過多,不過好在現在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唐風這才放下心,但隨即醫生使了個眼色,身邊的護士心領神會,推著林音進特護病房去了,而醫生則將唐風拉到了一邊。

    是個很年輕的醫生,眉目清秀,只不過眼神中帶著疲憊。

    站到走廊的陽臺前,思考了一會兒,說道。

    “您是病人的家屬吧?有個消息我需要事先告訴您一聲?”

    唐風頓了頓,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沉吟半響,說道,“我是,你說。”

    “你心里有個準備,你愛人可能以后再也懷不上孩子了……”

    唐風腦子“嗡”一聲!

    “什么?”

    “我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么重的傷害,但事實就是,病人子宮受損嚴重,以后懷孕的幾率,可能只存在于理論上。”

    醫生說完,招手讓不遠處的護士過來,將費用單遞給了唐風。

    “先去繳費吧,病人需要住院觀察很久。”

    唐風拿過收費單,點了點頭。

    “辛苦了。”

    男醫生嘆了口氣,“林小姐是安北醫生群體中的佼佼者,也是我同校的學姐,當年還是我的偶像,沒想到,世事無常啊……”

    唐風沒說話,徑直走向了韓果兒,將收費單和銀行卡遞給了她。

    “幫我去繳費吧,我去看看她。”

    韓果兒心里也不好受,剛才男醫生的話他也聽到了,不能懷孕對一個女人意味著什么,她比誰都清楚。

    “嗯,我不方便過去,你……好好安慰她。”

    唐風長出了一口氣,苦笑一聲,:“我會的,你辦完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

    說完轉身上了電梯。

    ……

    特護病房里,林音靜靜的躺著,唐風認識她這么多年來,從來沒有見過她如此安靜的躺著。

    特護病房,也是最高檔的特護病房,裝修的很舒適,唐風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床邊。

    右手探進被子里,輕輕的握住了林音的手腕。

    一絲涼意傳來,比正常人的體溫要低不少。

    深吸了一口氣,唐風調御體內靈氣,徐徐灌入到林音虛弱的體內。

    唐風小心翼翼,灌輸的速度很慢很慢,林音脆弱的身體已然無法經受太多的沖擊。

    墻上的時鐘施針指向夜里九點,唐風收回了手臂,林音的臉色已然紅潤了許多,呼吸脈搏也更加有力了不少。

    他能讓林音快速的恢復狀態,但卻無法修復體內受損的臟器。

    換句話說,唐風沒有辦法讓林音受損的子宮恢復如初,和自己父親一樣,至少目前是沒有辦法治好的。

    無奈,自責,愧疚,難過。

    他可以說再也不愛這個女人,不愛可以,但面對如此的傷害,他無法做到內心的平靜。

    夜深了,醫院里逐漸安靜了下來。

    唐風起身關好了門,拉上了窗簾,重新坐回床邊。

    手機響了,是萬嫣然的,唐風看了一眼,掛掉,回了句我在忙,然后開了飛行模式。

    一切重歸于平靜。

    偌大的房間里,只聽得見墻上的掛鐘傳出機械的“滴答”聲。

    唐風直直的坐在床邊,盯著眼前的床鋪發呆。

    許久。

    一聲略顯虛弱的聲音傳進了耳朵。

    “老公……”

    一句唐風似乎永遠沒有聽過的稱呼。

    猛地轉頭,林音睜開了眼睛,看著唐鳳。

    唐風笑了,“你醒了。”

    林音微微點頭,唐風起身向給她倒杯水,被林音輕聲叫住了。

    “你坐下吧,我想跟你聊聊。”

    唐風看到她的眼神有異。沒有拒絕,坐回了原位置。

    “剛做完手術,很虛弱,少說話好。”

    林音沒有回答唐風的話,而是微閉上了眼睛,沉吟許久,才又開口道。

    “剛才是我第一次叫你老公,也是最后一次。”

    唐風心頭一滯,但還是勉強笑道,“怎么這樣說。”

    倏然之間,林音聲音提高了幾個音調。

    “唐風已經死了……”

    “三百年前就死了。”

    世界似乎失去了紛亂喧囂,安靜的可怕。

    唐風沒有表現出驚訝,林音既然已經這么說了,那就說明她已經知道了一切。

    淡笑了一聲,“是啊,唐風已經死了,三百年前就死了。”

    “哈哈……”

    林音笑了起來,那個人說的沒錯,果然沒錯。

    有些慘白的燈光自頭頂照射下來,打在二人的臉上。

    都顯得有些冷淡無情。

    “我知道,你是唐風,還是三百年前就死去了那個唐風,但是你知道嗎?那個唐風和現在的你,對別人可能都是一樣的,對我而言,卻并不相同。”

    唐風埋下頭,笑了。

    許久,他抬頭,用雙手抹了把臉,“是啊,那個唐風對你言聽計從,你說往東他不敢往西,確實是世上難得的好男人。”

    “同樣的,也是世上少見的懦夫男人。”

    林音眼神有些復雜,許久,苦笑,“我知道,你覺得那個我,對你不好,不愛你。”

    “難道有愛嗎?”唐風反問道。

    林音沒說話,良久的沉默。

    “所以,你回來,就是要拿回你曾經失去的東西,讓我愛上你,然后反古來報復我,得到你上一世沒有得到的東西,是嗎?”

    唐風心中隱隱有些不悅,林音說出今天的這番話,帶著刺。

    “你為什么要騙我這么久?”

    林音沉吟良久,再度開口。

    “這些都是誰告訴你的。”

    唐風心中疑惑,開口問道。

    “曾圖南……”

    目光瞬間轉向林音的眼睛,四目相對,林音冷眼以對。

    這一刻,唐風開始覺得,面前這個女人,也已經不是從前那個林音了。

    一個人的所有心思都會暴露在眼神之中,無人可以例外。

    “呵呵……”

    “曾圖南?他還真是陰魂不散,你可知道,曾經想要殺掉你拿到研究報告的人,就是他。”

    林音搖搖頭,“這不重要。”

    “重要的是,是他告訴我,你一直都在騙我,如果沒有人告訴我這個秘密,我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唐風,你準備瞞我多久?”

    唐風抬手打斷,“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恨你。”

    “你錯了,愛和恨是一碼事,只有愛了才會恨。”

    林音沉默片刻,“沒有錯,我曾經愛,現在恨。”

    “我知道我現在說上一世我就愛你的話,你鐵定不相信,因為你心里一直都有對我的恨意存在,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所以你回來想要找回曾經失去的一切,但別人如何,你從來不考慮。”

    唐風再次笑了,他站了起來,長嘆了一口氣。

    “原來話可以這樣說。”

    林音呵了一聲,“你不喜歡聽。”

    “我知道。”

    轉過身,唐風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林音,雖然身體虛弱到了極點,但她此時的心,卻比任何時候都要硬。

    “好了吧,你都知道了,我也不想解釋什么,好像……我本身就沒有什么需要解釋的。”

    “我唐風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又豈能容得下別人這般猜忌。”

    “你覺得我在猜忌你,這都是誤會?”

    唐風冷聲喝問,“你可知道曾圖南是誰?”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他是殺掉你孩子的人,并且,是我允許的。”

    似乎是故意的激怒,又像是一種報復。

    “你說什么。”

    唐風的臉上已然沒有了表情。

    “我讓曾圖南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即便我終生不能再懷孕。”

    拳頭已然捏的咯吱作響,唐風眼角抖動了幾下。

    “為什么。”

    林音淺笑,“因為你騙我。”

    “你在報復我?”

    “對啊,我在報復。”

    “你知道我曾經多想替你生個孩子嗎?即便我知道你不止我一個女人,但我不在意,我覺得我虧欠你太多,有了孩子,即使你和別的女人在一起也無所謂,我和孩子一起生活,只要有孩子,我心就不會那么難過。”

    “可是后來我才知道,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罷了。”

    唐風已經走到了門邊。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一別兩寬,各生歡喜?”

    “唐風,我歡喜不了,我恨你。”

    “恨吧,越恨,也證明越愛。”

    “可是你也要知道,從今往后,我不再是從前的林音,我不僅不會幫你,還會和別人一樣,處處與你過之不去。”

    ……

    “這是你的自由。”

    “你若不是這樣,也就不是我認識的林音了。”

    門已經拉開,林音高喊了一聲。

    “唐風!”

    回頭,四目相對。

    “怎么?”

    “謝謝你,曾經那么喜歡我。”

    唐風低頭笑了,笑的很大聲,路過的護士有些愕然。

    轉瞬,唐風抬頭。

    “沒事,從今往后不會了。”

    林音怔怔的看著病房門關上,唐風說的最后一句話在耳邊不斷的縈繞。

    “從今往后不會了?”

    他一定還是在騙自己,他早就不愛自己了,怎么可能是今天才不愛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