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六章 狗仔跟隨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六章 狗仔跟隨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人之間真正的決裂常常是平靜的,但也最讓人感覺撕心裂肺。

    唐風走在夜色闌珊的街道上,來往的車輛不斷的發出嘶鳴聲,他卻似乎什么都聽不見。

    男女之間的愛恨情仇的確是最難說清楚明白的一件事,林音的話雖然傷人,但她在說出口的瞬間,自己內心卻是一顫。

    自己跨越三百年回來,又真的是為了什么呢?

    突然之間,一種異樣的感覺涌上心頭,就像在二十歲那年,自己掙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筆工資,興高采烈的跑去十歲那年喜歡的玩具店去買自己當年喜歡的玩具。

    玩具拿到手里之后,才發現,自己早就不喜歡了。

    人世間的事,大多都是難以說的清楚,越想,反而越糊涂,倒不如不去想那么多,該怎么過就怎么過,也樂得清閑自在。

    漫無目的的往前走,韓果兒適時的出現在了身邊。

    “上車吧,很晚了。”

    黑色奧迪停在了身邊,韓果兒按下車窗探頭說道。

    “不是讓你先回嗎?”

    “不放心你,回來看看。”

    “好吧。”

    說完,唐風拉開車門上了車。

    “人怎么樣了,你怎么提前出來了。”

    “沒事了,但是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我跟她這次,算是真的分道揚鑣了。”

    韓果兒一愣,“什么情況?”

    “曾圖南這個陰魂不散的家伙,不知道跟她說了什么,以至于她寧愿讓自己終生不孕也就打掉自己腹中的孩子,并且跟我對立。”

    有些意外,韓果然微皺眉頭,“曾圖南?難道他一直就在我們身邊?”

    唐風點點頭,“我現在對他的情況掌握的太少了,也正以為如此才會這般的被動。”

    韓果兒開著車,“那這個情況,我需不需要向上級匯報一下,畢竟……他們似乎也對這個人很感興趣。”

    唐風搖搖頭,“你覺得給他們說了會有用嗎?”

    “還是說你對他們的實力很信任,覺得一定會比我處理的好?”

    韓果兒搖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這個情況,上級應該掌握才對。”

    “好吧,你想匯報的話,那就匯報,無論他們是否知道。對我的影響似乎也不是很大。”

    嘆了口氣,韓果兒拿出手機發了條短信,“我覺得這樣做對你比較好一些,畢竟……其實你和上方之間的信任似乎并沒有達成,我看的出來。”

    唐風笑了,“你都能看的出來,不容易。”

    韓果兒不屑的一笑,“看不起誰呢?”

    “不過有句話我想先說在前面,你也需要多理解他們一下,畢竟他們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國家的利益……”

    “嗯。”

    “這么大的道理我怎么會不懂,放心吧。”

    “正邪不兩立,我相信他們分得清是非善惡。”

    韓果兒這才笑了起來,“這樣才對嘛。好了不說這些了,還沒吃飯吧?帶你去安北最火的夜市吃燒烤。”

    “擼串?”

    “怎么,你不情不愿的,不想去?”

    “沒有,走就走唄。”

    ……

    車子往前開,唐風打開了手機,萬嫣然回自己的短信彈了出來。

    “記得有時間給我回電話。”

    看了一眼,唐風撥了出去。

    電話響了沒幾聲,被人接了。

    “忙完了?”

    很好聽的女聲,帶著能讓男人骨頭穌掉的魔力。

    “嗯,找我有什么事。”

    萬嫣然嬌滴滴的一笑,“怎么?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你是那種穿上褲子就不認人的男人?”

    “呵呵,我要說……我就是呢?怎么辦?”

    “怎么辦?下次見到你,那肯定得讓你吃點苦頭才行。”

    唐風深呼吸一口氣,“好了,有事說事,打電話怎么了?”

    萬嫣然也認真了起來,頓了頓說道,“剛才本身是想給你說地下賭場的事情,但我剛才看了電視。,你火了。”

    “我火了?”

    唐風有些不解的問道。

    “你自己都不看新聞點的嗎?安北都市頻道,你在北大街村接受采訪的那個畫面和說的話,火了。”

    唐風想起來了,自己今天在北大街突然遇到有人采訪,背后固然是有人使詐,并且自己說的話很不好聽,被炒作一下煽動一些人的情緒,也倒并不奇怪。

    大多數人都沒有明辨是非的能力,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尤其是現在的網絡上,沒腦子的人太多了,很容易就會被人利用。

    看來自己這件事,還越來越難辦了。

    “沒事,任憑他們怎么說,反正我手中有證據,根本不怕他們,到時候打他們臉就是了。”

    萬嫣然有些責怪似的道,“你說的倒是輕巧,但是你要知道,現在這碗臟水給你潑上,即便你最后能解釋清楚,但形象還是會受到很大的影響,這些是無法挽回的,我還是覺得你要慎重。”

    “我們公司有專門的公關部,只要你說句話,我現在立馬讓他們接手這件事,不然一旦炒到網上對你只要壞處沒有好處。”

    唐風想了想,說道,“不用了,沒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我也用不著跟他們解釋什么,他們喜歡怎么罵我就怎么罵我,不理他們。”

    萬嫣然嘆了口氣,“那好吧,你要有需要的話給我說就行,我的公關部隨時樂意為你效勞、。”

    唐風笑笑,“那謝謝了,有什么正事的話,現在可以說。”

    “地下賭場那邊,你準備什么時候動手?”

    唐風想了想,“等我這邊北大街的事情處理完之后。”

    “那行,應該也快了吧,我看采訪報道里你義正辭嚴的說,只給他們一天的時間,要不然的話就攤牌。”

    “沒錯,給他們一天時間,已經算是開恩了。”

    “那行,處理完之后要來的時候給我打個招呼哦,么么。”

    唐風掛了電話,身上還是一陣酥麻的感覺,萬嫣然這個尤物,也是萬里挑不出一個的極品。

    “浩宇的那個小妖精?”

    掛掉電話之后,前面的韓果兒開口略帶不滿的問道。

    “你認識?”

    “不認識。”

    “只是她的名氣可太大了,堂堂新任浩宇集團的總裁,還是年紀輕輕的美女,誰能不認識?”

    唐風知道這小姑娘是什么心思,呵呵一笑,沒說話。

    車子很快到了夜市,韓果兒挑了家味道不錯的燒烤攤,燒烤攤老板是四川人,和韓果兒似乎很熟了。

    “小韓,吃啥子?老三樣兒噻?”

    老板用四川話熟稔的問道。

    “對,還是老三樣兒,大哥,先給我們來一扎啤酒。”

    唐風看著油膩膩的桌子和板凳,居然有一種許久未曾有過的熟悉和親近感。

    記得曾經的自己和伙伴們一有空就會去老城的夜市吃飯。

    烤幾個腰子,要幾盤小菜,喝點小酒晚上回去睡個好覺,簡直不要太舒服。

    如今,早已經沒有當初的那種感覺了。

    啤酒先提了上來,老板是個頭發有些稀疏的三十歲漢子,有些矮胖,但長相看起來很有喜感,也很老實的感覺。

    “謝謝大哥,辛苦了。”

    矮胖男子用圍巾擦了把額頭的汗水,哈哈一笑。

    “每次就你最客氣,我可看你有幾天沒來了塞,弄撒子去了?”

    韓果兒嘿嘿一笑,“最近任務多,就沒來。”

    矮胖漢子呵呵一笑,扭頭看了一眼唐風,“對象?”

    韓果兒尷尬的一笑,“不是,我朋友。”

    矮胖漢子看著唐風笑了一下,“小韓可是個小姑娘,像這樣的有正式工作的年輕人,每次來都客氣的不行,這周圍的攤位老板都知道,可是個難得的好姑娘哦……”

    說完就笑著先走了。

    “大哥人很不錯,老實憨厚,人實在,說話也直,別放在心上。”

    唐風哈哈一笑。“放在心上又怎么?他夸你,證明你確實如他所說。”

    韓果兒臉紅了一下,“好了好了,我臉都紅了,來,走一個。”

    兩個易拉罐在空中碰了一下,二人直接干完了。

    烤串上來,滋滋的冒著香氣,唐風倒也不客氣,上手就是大快朵頤。吃的那叫一個開心,那叫一個香。

    兩人在這邊吃著,不遠處的陰暗角落里,兩個鬼祟男子手中拿著長焦單反,不斷的按下快門。

    唐風拋下自己合法妻子在醫院,深夜和一個陌生妙齡女子在夜市吃喝玩樂。這個報道發出去,一定又會引起輿論的特別關注,吸睛無數!

    這也是他們這些專做花邊新聞的媒體最喜歡的東西!

    更何況,像唐風這樣的大老板在他們眼中看來那就是搖錢樹。只要這個報道發出去,大多數老板便會讓公關公司出面解決,但說是解決,其實就是花錢了事。

    他們要錢,商人要面子要形象,各取所需!

    二人很專業,拍照的時候并沒有快門聲和閃光燈。

    但是,玻璃杯的反光作用還是讓唐風發現了他們的存在。

    幾口擼完一根串兒,將鐵制串串的鋼釬拿在手中看了看,唐風側目,鋼釬自手中轉瞬間飛了出去!

    “蹭!”

    一聲脆響,鋼釬徑直插入了單反相機的長焦鏡頭,直接將相機插透!

    男子手中端著相機被嚇得愣住了,剛釬距離他的眼睛只不過幾毫米的距離!

    要是再近一點點,那他的右眼可就徹底廢了!

    兩個偷拍的男子相互對視了一眼,咽了口唾沫,扭頭就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