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七章 反擊開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七章 反擊開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你現在可以啊,都有人跟著偷拍你了,我看要不找個公司給你包裝一下,出道吧?”

    韓果兒一邊嚼著勁道的羊肉一邊笑著看著唐風。

    “你還別說,我還真有這潛力,只不過娛樂圈亂哄哄的,可比普通人的世界骯臟的多,沒意思。”

    韓果然鄙夷的一撇嘴,“得了吧,好像說的你真能出道當明星一樣……”

    兩人吃完串,駕車離開,回酒店,唐風之前開好的房間,韓果兒直接就不避嫌,大馬金刀的往床上一坐,根本沒有要走的意思。

    “哎,我今晚就睡這兒了哈,不介意吧?”

    韓果兒一邊拖著衣服,一邊說道。

    “介意!”

    唐風抬手,做出禁止的手勢。

    “真小氣,我這衣服都脫了,你總不至于讓我現在出去吧?”

    “再說了,現在都是深夜了,我一個小姑娘家家的,出去安全嗎?”

    “能不能跟個大老爺兒一樣憐香惜玉一點?”

    唐風搖搖頭,“算了吧,你那身手,誰能把你怎么樣?”

    “還憐香惜玉?你又不是小鳥依人型的。”

    韓果兒穿著運動文胸,直接一把環抱住了唐風的脖子。

    “咱們的交情,你就這么說我?怎么?你看我這長相不夠女人嗎?”

    說著,一挺胸脯。

    唐風被環抱著脖子,呵呵一笑。

    “沒有,你這個……該大的地方還是蠻大的。”

    “哼!”

    “果然男人沒一個好東西,我才不要相信你說的話,萬嫣然那種才是你喜歡的吧?”

    “想什么呢,要睡就早點去睡,最近事情挺多的。”

    韓果兒哼了一聲,躺倒在了床上,拉過被子蓋在了自己身上,唐風往沙發一躺,也沒有去關燈。

    “對了,那個曾圖南一直都在我們身邊的話,你是怎么打算的?”

    “你想,藍部長既然答應和你合作,那么就一定會幫你除掉這個禍害,因為按照曾圖南這個人的威脅程度,他們不可能坐視不管。”

    唐風背靠著沙發,微閉著眼睛,思考了一下說道。

    “好好做你的小女人,問那么多干什么?”

    韓果兒氣的拿起枕頭砸了故去,被閉著眼睛的唐風一把擋開。

    “誰是小女人了?我是好心,你看曾圖南的威脅現在已經到了這個程度,我們再不出手,萬一……”

    唐風淡笑了一聲,“沒有萬一,曾圖南之所以現在一直存在于暗處,伺機而動,就說明他現在的能力不足以對付我,上次的戰斗對我們彼此的消耗都是巨大的,他的傷勢不會太輕,在短時間內是恢復不了的。”

    “所以只要曾圖南一直在暗處,我們就不用太在意。”

    韓果兒嘆了口氣,“那誰知道啊,萬一他要給你使陰招歐你怎么辦?”

    唐風搖搖頭,“對于他,這點了解我還是有的,使陰招沒有用,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

    用被子捂住頭,“那好吧,接下來怎么做你自己看著辦吧,我也不多問了,我這個級別也真是尷尬,上級到現在都沒給我什么有用的消息,我什么都不知道。”

    唐風調整了一下姿勢,“知道的少了有時候反而是件好事,早點休息吧。”

    ……

    第二天一早,唐風照例醒的比較早,起床洗漱完畢韓果兒還在誰,讓服務生拿上來了兩份早點,唐風將另一份放在了冰箱里,寫了紙條讓她起床記得吃飯,然后自己一邊吃著面包喝著牛奶,就下了樓。

    和林音的決裂似乎使二人都陷入了平靜,并沒有想象中的那樣情緒激烈,因此唐風還是決定將明皇手頭的事情處理完之后,再交于林音。

    畢竟明皇不是林音一個人的,還有那么多員工,明皇的興衰成敗,與他們每個人的前途和錢途都有關系,自己不能就此離開。

    到了公司已經是九點,一進門,前臺小姑娘抱著自己的筆記本就到了唐風面前。

    “唐總,您看看吧……”

    小姑娘臉色不太好,指著電腦屏幕對唐風說道。

    唐凡低頭一看,電腦屏幕上是好幾個網頁,上面的新聞標題很是統一。

    無良奸商誹謗拆遷村民,欲空手套白狼!

    黑心明皇欲盤剝北大街拆遷戶,惡行滔天!

    ……

    唐風看完淺笑了之。

    “讓法務部著手處理這件事,將安北的這些小眾媒體,只要是惡意誹謗我和明皇的,全部記錄在案,人手不夠的話現在立馬去招人,高薪挖人家墻角過來。”

    “記住,讓他們用法律手段,死磕這些媒體,該要賠償的要賠償,該起訴的起訴。”

    前臺小姑娘重重的點頭,跑去法務傳話去了。

    唐風并不是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只不過現在的生意還只是在安北,估計黑自己的也都是些小媒體,用不著自己大動干戈去針對處理。

    還沒走到會議室,樂美急匆匆迎了上來,臉色鐵青的說道。

    “北大街的人態度很強硬,非說他們沒有臨時擴建,還說要告我們明皇誹謗,惡意不支付拆遷補償金。”

    唐風站住腳,“誰表的態?”

    “剛才昨天來的那個李村長帶著幾個人來過,態度強硬,言辭激烈,說不會怕和我們明皇打官司。”

    唐風笑了笑,“好啊,既然不怕,那就好。”

    說完,繼續往會議室走,樂美跟著。

    “那你的意思是……”

    “通知法務部和商務,現在就開始準備,下午在北大街村開一個大會。”

    “大會?”

    樂美疑惑道,“我不太懂……”

    唐風靠在椅子上,“宣判大會見過嗎?就是那種,記著讓商務聯系安北比較大的媒體,愿意去的就去,不愿意去的不強求,不過,我想,現在明皇在網上的名聲這么臭,他們一定不會錯過這次機會。”

    樂美雖然還是有些不解,但似乎明白了點什么。

    站了一會兒,樂美眉頭舒展了,咯咯笑了起來,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唐風。

    “唐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明白了就趕緊去做,別傻站著了。”

    樂美答應了一聲,笑著跑出去了。

    她現在才明白,唐風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

    另一邊,夏青石和何英偉愜意的坐在私人會所的沙發上品著茶,對于唐風的這一番操作,他們心里很是得意,在他們看來,他的應對措施完全不像是一個成功商人應該有的,完全就是一個門外漢而已。

    昨天那件事發酵的速度遠遠超過了他們二人的預期,這正是他們想要看到的,而唐風現在可以說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上,雖然安北只是一個小城,人口不過百萬,但是唐風想要在安北混下去,就必須獲得安北人的認可,現在他的名聲臭了,那以后就更別想在安北干出一番事業來。

    最關鍵的是,唐風拿什么證明北大街人是林時擴建房屋騙取補償金的?

    他拿不出來證據,那形象可就是真正的黑了,想再洗白,難如登天。

    ……

    樂美出去之后,唐風想了想,拿出手機給陳飛打了過去。

    “喂。風哥。”

    “帶上視頻,到明皇來。”

    “好,馬上。”

    說完,掛掉了電話,又出門給財務給后勤開了張支票,讓其去數碼市場買一臺目前投影成像最好的投影儀回來。

    接著,安排商務部去北大街村布置下午的會場,當然,這些事情有轉門的公司去做,只要錢夠,半天時間,他們能替你搭建想要的任何樣式的會場。

    安排完之后,唐風看了看時間,不多時,陳飛來了。

    招呼他到會客室坐下,陳飛直接將U盤遞給了唐風。

    “風哥你看一眼,幾十個小時的錄像,全部都在里面,兩臺無人機懸空拍攝的。”

    唐風拿過去插在電腦上,打開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接著用軟件將視頻格式轉了一下,而后做成了倍速播放,之后拔出U盤。

    “好,做的不錯,記得請哥幾個吃頓飯。”

    陳飛一笑,“好的風哥,知道你對手下弟兄好,我不會忘記的。”

    點了點頭,“對了,安保公司那邊人和設備弄的怎么樣了?我準備這兩天把明皇的事情處理完之后就著手開始運營了。”

    秘書泡了兩杯茶端了進來,唐風推給陳飛一杯,陳飛喝了一口,沉吟一會兒說道。

    “這兩天我把信息發出去了,陸陸續續的都在往來走,我粗略算了一下,應該最后有個五六十人總有,加上現在公司的規模,大概最終會有個七十人左右,加上文職,八十人不到的樣子,風哥,你看怎么樣?”

    “找來的都是之前你認識的兵?”

    “對,全部都是,有些是我在基層連隊做教官時候帶的兵,素質你放心,大部分可都是大學畢業之后參軍的,學歷最低都是大專,本科居多。”

    唐風看了一眼陳飛,兩人哈哈一笑。

    “不錯,學歷高一些沒有壞處,前幾天我剛到高二爺那邊去過一次,他已經讓自己的人來和我們談投資的事了,最后注入的資金不會少,人員工資方面是你先跟他們談的,盡量高出同行多一些,讓兄弟們在我這兒干,沒有后顧之憂。”

    “硬件方面你也多操心,這些你比我懂,還有,一些特殊的執照和批準文書你應該也比我更精通,有時間多去跑一跑,辦下來。”

    陳飛喝了一大口茶,“風哥,這任務可不小。”

    唐風拍拍他的肩膀,“當然了,有你的股份,也就是你自己的公司,能者多勞嘛。”

    嘿嘿一笑,陳飛道,“我知道的風哥,說實話在外面工作即使再累,也肯定比在部隊的時候輕松一些不是?沒事,我抓緊去辦。”

    唐風點點頭,“對了,還有個事,我雖然沒打算讓你和弟兄們去做,但是,畢竟是自己的事,打打下手還是需要的。”

    “風哥你說。”

    想了想,唐風往椅子上靠了靠。深吸了口氣。

    “何英偉你知道吧?”

    陳飛想了想,“好像知道,就是上次對你下手那個??”

    唐風點點頭,“沒錯,他是香港那邊何氏家族的接班人,之前的梁子是結下了,現在跟我過不去,而江南省以及國內好幾個省份都有他們家的地下賭場,我和浩宇集團的萬嫣然都準備徹底清除他們家族在江南省的勢力。”

    “第一步就是想先清除掉地下賭場,因為他們本來就是非法存在的,因此我們黑吃掉,也不會有什么問題,但是呢,這件事我沒打算讓你帶著兄弟們去做,因為我們日后都是要做正經生意的,最好不要有污點,但是畢竟是自己的事,你們過去打打下手也是應該的。”

    陳飛思考了一下,“行,到時候你給我說一聲就行,這個何氏家族我知道,勢力遍布大江南北,只不過我也聽說他們家這個唯一的繼承人并不優秀,這一點也能從這個何英偉的一系列行為看出來。”

    “那正好,這次就讓這個何氏集團從國內的商業版圖中消失。”

    ……

    中午,唐風和陳飛在公司吃了飯,然后一起驅車趕往了北大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