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八章 不值得同情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八章 不值得同情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到大的北大街的時候,公司派去的工作人員正在和雇的慶典公司的人一起搭建大會的會場,而場下,則是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北大街村的人。

    看熱鬧是所有人的愛好,這些人看到有人在自己村子搭建會場,十分的好奇,有的甚至一家子全都過來看熱鬧了。

    唐風的車一停下,便有人去給村長李大友匯報了。

    沒等唐風跟陳飛在會場外面轉一圈,李大友一行人匆匆趕了古來。、只不過今天面對唐風的時候,他們的臉色和態度已經沒有昨天那么好看了。

    “唐總,這些人是你找來的吧?什么意思?”

    唐風背著手回頭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李大友,呵呵一笑。

    “李村長,我昨天是否跟你說過,我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考慮是否講真話。可惜你們有些人還是不知好歹,非要跟我死磕到底,那好啊,那我們就死磕下去。”

    “今天這個會場就是為你們大家準備的,揭開你們北大街人伙同外人臨時建房騙取我們明皇補償金的真相。”

    聲音不大,可是在李大友聽來,卻如同雷聲一般震耳欲聾!

    倒不是因為別的,就看唐風這說話的語氣,也不像是說著玩的啊……

    但面對唐風,李大友還是不愿意服軟,畢竟他代表的可是整個北大街村的人,大庭廣眾之下又怎么能慫下來呢?

    心中謀劃片刻,李大友也是冷笑一聲。

    “我說讓唐總啊,您說您這么大公司的老板,怎么就非要跟我們這些平頭老百姓過意不去呢?”

    “你看看這些站著的人,哪個不是老實憨厚的模樣?就是再給他們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做騙補償款的事啊!”

    唐風沒回頭。“一個人是否真正的老實憨厚可不是看長相的,長得老實憨厚不能代表什么。”

    “再者,即使他們是來是憨厚的人,但是也架不住有些別有用心的人在后面挑唆使壞,硬生生把人家往溝里帶,您說是也不是這個道理?”

    李大友知道唐風這話就是在說什么,目光陰狠了幾分,咳嗽兩聲,佯裝一笑。

    “唐總這話不就是罵我李大友嗎?我是北大街村的村長,在這村子里大家伙都獻信我,您這話多少有些欠妥吧?”

    唐風擺擺手想趕蒼蠅一樣的一陣揮,“好了李村長,抓緊時間去召集其它沒有到的村民過來吧,今天下午的大會會很精彩。”

    冷哼了一聲,李大友轉身背手離開,心口堵著一口氣,怎么都咽不下去。

    不過好在有夏青石和何英偉給他做后盾,這倒是讓他不太怕什么,反正自己的腰包已經鼓鼓的,不論這件事最后的結果如何,他可都是贏家。

    越想越開心,李大友的心情大好,跑去叫其它村名了,他也倒想看看,這個唐風手中什么都沒有,如何證明他們北大街村人騙補償金!

    “風哥,這人不會是何英偉的鷹犬吧?”

    陳飛見李大友離開,開口問道。

    “除了他還能有誰呢?我還覺得,針對我的人里面不至于是何英偉一個,還有其他人。”

    “要不要我會查查?”陳飛主動說道。

    “暫時不用了,他們現在奈何不了我,以后也不行,對付這些人,不用著急。”

    陳飛也點了點頭,“也是,就他們幾個人也翻不了天,以后慢慢收拾他們。”

    ……

    李大友通知了其它村民之后,還不忘給夏青石和何英偉通知了一下,說唐風不知在搞什么明堂,要在北大街村開一個什么大會,現在正在建會場,看著陣勢挺大的。

    夏青石和何英偉一聽這話,興致一下子來了,不僅連忙收拾東西,還讓手下聯系上了之前合作過的一些不良媒體趕緊趕過去,下午將會有大新聞發生。

    這些平時就喜歡蹭熱點的小媒體一聽說有這樣的好事都雙眼冒金光,放下電話就派人過去了。

    一時間,市區多了上百輛往北大街村的格式汽車往以前這個不會有人注意的偏僻地帶趕去,一時間北大街本就不寬闊的道路居然有些堵塞起來。

    唐風和陳飛坐在會場下臨時搭建的休息處看著。眼看著唐風處變不驚,并不心虛的表現,北大街村的人有不少心慌了。

    都是老老實實的農家人,要不是被李大友帶著鋌而走險,他們根本就想不到用這個辦法去騙人。

    但看唐風胸有成竹的樣子,他們心開始發虛了,一旦唐風真查出來什么抓住不放,別說多拿賠償款了,就連之前的是否能夠拿到都會是個未知數。

    面對這樣的時刻,他們額頭逐漸滲出了汗珠。

    “風哥,你說等會這結果一公布,這些人都涉嫌騙補償金的話,你真要跟他們每個人都計較一下?”

    “這可是是實打實的詐騙罪吧?罪名真的成立的話,被抓的可就不是幾個人,是上百上千人了,我看這么一弄,北大街村以后是別想再站起來了,永遠不可能了。”

    唐風喝了口旁邊放著的飲料,嘆了口氣說道。

    “人犯了錯就必須得到懲罰,要不然還要公道和法律干什么。”

    陳飛動了動嘴唇,最后還是沒說出來。

    周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安北市和幾個官方媒體聞訊也都趕了過來,包括一些小一些的網絡媒體以及自媒體從業者全部拿著裝備趕到了現場。

    一時間,偌大的村民活動廣場上被堵的水泄不通,會場下的第一排以及第二排全部被媒體從業者所占滿。

    各種攝影機和照相機架設完成,隨時準備來現場直播。

    “風哥,我看著架勢,怎么跟那些手機廠商的新品發布會有些相似?”

    說完,哈哈笑了兩聲。

    唐風一抬手,遠處的秘書走了過來,“差不多吧,今天就得熱鬧一些,要不然多沒意思。”

    秘書走了過來,站在唐風面前,“唐總?”

    “去,讓會技術的把投影盡快架設好,通知一下周圍的同事,大會馬上開始。”

    ……

    夏青石和何英偉站在人群最后邊,二人坐在別克商務車里,和往常一樣喝著拉菲,悠閑的翹著二郎腿,對于他們來說,今天這個大會簡直就是唐風在自找死路!

    這么多媒體,基本安北和周邊的排的上號的都來了,許多都是收視率和點擊量已經民眾信任度很高的,只要唐風在會上拿不出一個讓所有人都信服的證據來,那么他的聲譽今天可就算來真正的毀了。

    因此,他們兩個的心情無比的暢快。

    只要能夠讓唐風的聲譽徹底的毀了,那就距離讓他徹底的在安北混不下去不遠了。

    “夏總,你說,唐風這小子把陣勢搞的這么大是想干什么?難不成他真的找到了證據證明那些房子都是臨時建的?”

    “如果說他沒有找到證據的話,他敢這么搞嗎?”

    夏青石點點頭,“嗯,你的擔心固然是有道理的,證據我也估計他是有的,但是,找到什么樣的證據是最關鍵的。”

    “即便能找到一些證據,但你要知道,關乎到這么多人利益的事情,那么就需要這么證據具有法律層面上的說服力才可以,要不然的話,那就是無用的。”

    何英偉點了點頭,呵呵一笑,“那現在唐風的壓力可是我們的許多倍吧?他是能打,但是這個社會,光靠拳頭是解決不了一切事情的。”

    夏青石冷笑一聲,“沒錯,匹夫之勇,主注定是成不了大事的……”

    ……

    會場底下,唐風眼見夕陽血紅,時間已經接近傍晚,感覺差不多了,起身走上會場中心的大舞臺。

    接著將U盤交給身邊的秘書,然后站定,拿起話筒,吹了一口,聲音很足,四面八方都放著揚聲器,布置的確實很用心。

    接著他環視左右,會場底下黑壓壓的一片人,看熱鬧可是所有人都喜歡的一件事,因此不光來了媒體,不是北大街的人也來了不少。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聚集到了臺上唐風的身上,只不過最關心唐風要說什么的,還是北大街村的人和底下的所有媒體人。

    環視結束,唐風低頭看了一眼臺下的媒體人,然后拿起話筒。

    “各位,今天這個場面搞得這么大,在我的意料之中,但是。我們明皇搞這么大的陣勢是為了做什么呢?”

    “不為別的,就是為了維護正義,維護公道,保護和我們明皇一樣的誠實做人的普通人。”

    “為什么這樣說呢?”

    “想必在現場的各位都已經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因此我也不多做贅述,我現在再問大家一遍,北大街人,你們當中,如果誰是臨時建的房子,想要多拿一些補償款,現在到臺邊上的明皇工作人員身前去登記,這是我給大家的最后一次機會,如果不去,那么后果你們自己承擔。”

    話說完,眾人交頭接耳,但昨晚李大友召集了各家各戶的主事人,再三給他們說過,唐風絕對拿不出任何的證據,因此讓他們無論怎么都不要承認,只有這樣,所有的人才可以平安無事,如果有一個人慫了,那么害的就是所有北大街的人!

    這個帽子一般人可都不敢戴,也正因為如此,唐風這話說出來,所有北大街村的人都在交頭接耳,但自始至終,沒有一人敢過去承認。

    微微嘆了口氣,唐風重新拿起話筒。

    “機會給過你們了,是你們自己不要的,別怪我唐風絕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