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九章 證據出場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零九章 證據出場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說完之后扭頭看了一眼臺下的秘書,示意插入U盤,然后將投影儀的遙控筆送了上來。

    會場之上掛著一個巨大的幕布,此時上面顯示出了一個視頻的窗口,只是還沒有開始播放。

    但是上面可以清楚的看到,視頻的第一個畫面就是北大街的空中俯視圖。

    視頻還沒有開始放,地下的人就已經炸了!

    他們不是傻子,看到唐風有他們北大街村的空中俯瞰圖,心中就已經預感到了不妙。

    李大友咽了口唾沫,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臺上的唐風。

    事情還沒有到最壞的那一步,他仍然覺得唐風手中不會有真正的證據。

    眼看人群已經騷動起來,唐風淡然一笑。

    “各位,在播放這個視頻之前,我想說的是,機會永遠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人不怕窮。就怕走上歪路,北大街村人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出身這一點我清楚,但是你們做的事情讓我很失望,甚至我給了你們兩次改正的機會,但很可惜,你們都沒有把握住,這是你們自己的問題和我沒有任何的關系。”

    “至于明皇是怎么對自己拆遷戶的,大家知道我唐風的,應該都清楚老城的拆遷政策如何,我沒有虧待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拿出的補償款都是同行之中最高的,這一點有目共睹。”

    “我這人平生最恨的就是被人騙,這一點從來都沒變過,因此,你們公然合起伙串通一氣想騙我,我真的很生氣,因此,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后果很嚴重。”

    “至于究竟有多嚴重,今天不光是安北市的各家大小媒體都在場,周邊省市的媒體也來了不少,還有許多自媒體大V也在,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北大街村的拆遷補償款,我們明皇只會按照法律規定的最低標準來執行,也就安北市的人均收入水平。”

    “我的秘書估算了一下,每平米大概是2565塊,多一毛錢我們明皇都不會出!”

    這一段話說出來,地下的所有人都炸了鍋,不過也有最開心的人,那就是媒體從業者以及何英偉跟夏青石了。

    唐風的這段話在他們看來就是唬人的,只不過唐風的心理素質好,說唬人的話還能說的跟真的一樣。

    “呵,說的跟真的有證據一樣,你要真的有倒是直接放出來啊!”

    何英偉不禁嗤之以鼻,他早已經被夏青石說的萬分相信唐風絕對找不到證據。

    夏青石心里其實是有些發虛的,畢竟唐風現在這個表現,讓他不得不重新審視這件事了。

    “就是,有本事你直接放證據,現在那一個北大街村的鳥瞰圖嚇唬誰呢。”

    夏青石也附和著說道。

    唐風說完在臺上來回踱了幾步,然后拿起話筒咳嗽了兩聲,臺底下又重新安靜了下來。

    “我知道各位現在一定都很著急,心里很想知道,我唐風到底掌握了什么樣的證據,敢這么自信的跟這么給大家說,今天到場的各位媒體記者們也一定非常想知道吧?好,那我們就來看看,我唐風究竟掌握了什么樣的證據!”

    說完,按下了視頻的播放鍵。

    大型幕布上,開始播放視頻,很顯然,畫面就是北大街村,拍攝的時間是幾天前,也就是他們北大街人價格擴建工程進行的如火如荼的時候。

    每家每戶的擴建工程在高空攝影機的攝像頭下顯得異常的清晰,沒有一個人被漏在外面。

    而且拍攝的十分全,幾乎是各家各戶剛開始擴建不久就已經被進行拍攝了,只是無人機飛的距離高,,而且陳飛選的的位置和角度特別刁鉆,一般人根本發現不了。

    也正因為如此,北大街人沒有一個人發現自己的行動被唐風的人完全的盡收眼底。

    視頻播放到了一半的時候,場地中已經沒有人說話了。

    整個會場內不下幾千人,但安靜的有些可怕。

    唐風按下了暫停鍵,回過頭看著眼前的所有人。

    “各位媒體界的朋友,我想,之前有人故意詆毀我本人和明皇地產,現在的事實足夠證明你們的錯誤了吧?有些人不懷好意,我心里清楚明白,所以,律師函你們是少不了的,惡意誹謗詆毀,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北大街的朋友們,我的證據放出來了,你們覺得這個,有說服力嗎?”

    會場之內,安靜的落針可聞,唯有各家媒體“咔嚓”的快門聲此起彼伏。

    此時,臺下之前收錢和為了收視率以及流量的一些花邊媒體,北大街村的李大友以及不遠處車里的夏青石和何英偉,都是一樣的心情。

    玩大了!

    尤其是李大友的心里那叫一個心驚肉跳,天知道唐風居然藏著這樣的后手,突然之間就給自己來這么一下。

    這證據放出來那別人還有什么可說的?

    李大友面如死灰。

    站在原地,身體感到一陣的麻木,眼睛都有些模糊起來。

    安靜了片刻之后,唐風繼續說道,“我想這樣的證據是無懈可擊的,你們還是要知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啊。”

    “我們明皇不僅僅會給各位最低的補償款,而且,還會追求你們的法律責任,詐騙罪,你們可以了解一下,數額超過百萬的,那么懲罰的力度都不會小。”

    地下北大街的人此時都慌了,錢拿得少了還不打緊,現在人家要追究自己的法律責任,那這就事兒就大了!

    詐騙罪,每家每戶責任可都不小,這事兒要真追求起來,那可真是誰都承受不起的。

    ……

    “怎么辦怎么辦?人家真的要追究咱們的法律責任,那豈不是真的要坐牢了?”

    “是啊,我孩子還這么小,他爸要是進去了,我們母子可怎么辦?”

    “完了,這回徹底的玩大了,錢沒撈到,還得去坐牢,真是罪孽啊!”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是自己不占理,跟唐風理論也沒有用,現在他們就像是案板上的魚肉,人家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一時間,不少女的已經扯開嗓子哭開了,雖然知道自己不占理,但是他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本事可是練的爐火純青。

    遠處的別克商務車里,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何英偉此時鐵青的臉看著夏青石,冷冷的問道。

    “夏總,這就是你說的萬無一失?”

    夏青石仍舊喝了口酒,閉上眼睛往背后一靠,深吸兩口氣。

    “我也是沒想到,唐風居然把事情料想的這么周全,失策啊……”

    何英偉剛想說話,對面臺上的唐風又說話了。

    ……

    “我知道你們現在很害怕。也很后悔,更是傷心難過,因為這件事所帶來的后果是你們每個人所都承擔不起的,這一點我恨清楚。”

    “所以,哭,沒有用。”

    這話一出,地下的人哭的更兇了!

    左右看了一圈,眼看時機差不多了,唐風干咳兩聲,輕輕的說了一句。

    “不過,這件事并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只不過……”

    雖然說話的聲音很小,但是,所有北大街的人都齊刷刷的看向了唐風。

    他們的眼中充滿了期待,即便現在就讓他們一千塊美平米進行拆遷,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答應!

    “我知道你們中大多數人都是老實人,根本是想不出來這種臨時擴建房屋偏誤補償金的手段的,你們的背后一定是有人在慫恿欺騙你們,因此,我現在要你們在無數攝影機的鏡頭下,供出那個人。”

    “只要你們供出那個人,我承諾,不會追究你們的刑事責任。”

    “好了,我給你們十秒鐘的考慮時間。”

    ……

    “10。”

    人群開始騷動起來,眾人議論紛紛,畢竟李大友是村長,在村里的威望很高!

    “9。”

    兩難境地之下,沒有人敢做那個出頭鳥。

    “8。”

    已經有人開始動搖,但村長李大友此時面黑如墨,有的人看到他這樣,是真的不敢說什么。

    “7。”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流失,李大友那一雙眼睛瞪的圓溜溜的,天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

    “3!”

    唐風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從7到了3,這一下,大家都慌了!

    “2!”

    “是李大友!”

    不知道人群之中那個人捏著鼻子喊了一句,音色變了,大家根本聽不出來是誰的聲音,但是,這個頭一開,所有的人都不怕了。

    “是李大友!”

    “村長李大友忽悠我們大家的!”

    “李大友!”

    “李大友帶我們的!”

    聲音此起彼伏,有些振聾發聵!

    眾人是越喊越起勁,越想越氣憤,要不是這個李大友搞這一處。大家伙安安穩穩拿到一個不錯的補償款,繼續過自己的小日子,不好嗎?

    現在可倒好,竹籃打水一場空。

    所有的怒氣被轉移到了李大友的身上。

    許多人來的時候都隨手拿著一些小東西,有的家長帶著孩子,直接將孩子手中的零食或者飲料瓶子奪了過去,揮手就往李大友的身上扔了過去!

    一時間,村長李大友簡直成了眾矢之的,過街老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