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二章 現眼!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二章 現眼!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到人家本就是有準備的,夏青石心頭一緊,這年頭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這些這么做,完全就是讓自己拿不到任何的證據,而這里又是人家自己的地盤,真要出點什么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夠娘養的夏青石,你到底承不承認,敢說一個不字,我讓你今天趴著出北大街!”

    “你害的我們活不了,我們也讓你活不了!”

    此時,夏青石的內心在做激烈的思想斗爭,到底是說實話還是不說實話?

    說了吧,名聲徹底臭了,不說吧,命都可能沒了。

    思前想后,夏青石氣的牙根兒都癢癢,這個唐風簡直太狠了,心思也太特么的陰險了,能隱藏的這么深,等著自己上圈套。并且還是將計就計!

    可怕,這個人還真是可怕。

    扭頭看向一邊的何英偉,夏青石動了動嘴唇。

    “何少爺,今天不說,恐怕咱們是出不去了……”

    何英偉心里那個氣的,自己算是被夏青石徹底的坑到家了,現在聽到他說這話,火氣“蹭”的一聲就竄上了腦袋。

    “說?說他么的什么?反正這主意不是我想出來的,是你夏青石想的,而且也是你拉著我做的,跟我有什么關系,要說你自己去說,我才不管!”

    夏青石臉成了豬肝色,此時也早就沒有了上市公司老總的那種氣質,嘴巴一擰!

    “我說姓何的,你這話什么意思?合著就是說這事兒跟你一點關系沒有,全是我夏青石一個人的責任了?”

    何英偉臉一拉,“難道不是嗎?”

    ……

    兩人在這邊吵著,唐風不動聲色的讓周邊北大街的人摘掉了記者攝像機和照相機上面的黑布。

    而夏青石和何英偉二人狗咬狗的一幕也被攝像機和照相機全程錄了下來。

    ……

    “好啊姓何的,你不承認是吧?你不承認沒關系,老子今天就要把你做的全部說出來!”

    何英偉臉色一凜。“呵呵,夏青石,你嚇唬誰呢?當初是你主動找我,說你跟人家唐風有仇,要報復他,這些是你說的吧?”

    夏青石語塞片刻,臉漲成了通紅色,“何英偉,蒼蠅不叮無縫蛋,你他么的屁股干凈?”

    “你跟唐風沒仇?你那一嘴牙被人家敲光了,年紀輕輕的就戴了一嘴的假牙,你心里不是有火氣才找唐風報仇的嗎!”

    此時,兩人開始互相揭短。

    李大友在一旁看的有些著急,讓兩人在這么互相說下去,什么時候是個頭兒?

    “夏總,何總,你們兩個別說這些廢話了,就趕緊承認了吧,要不然再拖下去,對你們可沒有什么好處啊!”

    “對,趕緊說實話,是不是你們在背后指使!”

    夏青石冷哼一聲,血氣上頭的他脖子一歪,顯然被何英偉氣的有些厲害。

    “就是我和何英偉指使的,怎么了!”

    “反正房子又不是我們蓋的,要坐牢也是你們坐牢!”

    何英偉此時也硬氣了起來,“就是,主意是夏青石出的,我雖然出了錢,但跟我有什么關系,法律判也判不到我頭上,我沒責任,我承認了又怎么樣!”

    記者們的錄音設備早就打開了,此時安北市電視臺的記者開始了現場直播。

    ……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這里是安北電視臺新聞頻道,近日網民和市民關注度極高的我市北大街拆遷一事出現了新的轉折點,林州青石創投和香港何氏集團的兩位重要人物被牽扯進來,也為我們揭開了此次北大街人臨時擴建房屋騙取補償金的真真黑幕……”

    “原來,此次臨時擴建的詐騙行為背后的真正黑手是青石創投的老總夏青石和何氏集團的何英偉,據現場兩人的親口言辭我們知道,二人都與安北明皇地產唐風有過節,因為想借用此次拆遷補償增加非法建筑面積的方式來增加明皇地產的負擔,因此拖垮明皇地產,得到他們自己的目的……”

    而這里發生的一切,通過網絡和電視天線,進入了安北市,以及全國網民和電視觀眾的眼睛耳朵里!

    ……

    “我靠,沒有看出來,這兩個平時在電視上溫文爾雅的人,居然在背地里能干出這樣的事情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吶!”

    一個坐在電視前的安北普通市民語重心長的說道。

    “唉,果然是所有網民錯怪了人家明皇地產啊……”

    而此時,楚州的浩宇集團總裁室內,萬嫣然靠在沙發上,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一臺電腦,此時上面正是剛剛發出來的,關于安北市北大街村拆遷事件的報道。

    她看的饒有興趣,看著看著嘴角不禁揚了起來。

    “這個唐風,不要我幫忙,看來還真是有兩把刷子……”

    “大小姐我沒看錯人……”

    ……

    現場,夏青石和何英偉在又收到一頓北大街人的毒打之后,這才算是被放過了。

    唐風自人群后面走了進來,眾人紛紛讓開一條路。

    走到狼狽的趴在地上的夏青石和何英偉身前,唐風蹲下身,笑瞇瞇的看著兩人。

    “唐風,你真是卑鄙!”

    唐風呵呵一笑,“我卑鄙?你告訴我,我哪里卑鄙了?”

    “我的手段和你們兩個無恥到極點,利用其它人為你們背鍋,差的有點遠吧?”

    “你知不知道,差點因為你們兩個人的餿主意,這些人每家每戶都會有人去坐牢,你知道嗎?”

    “我卑鄙?你臉紅不?”

    夏青石靜靜的聽完,氣的雙眼噴火一般的看著唐風,手抬起來指著唐風。

    “你!”

    “我怎么?”唐風笑問。

    夏青石在司機的攙扶下,悠悠的爬了起來。

    “好,好,好,唐風,咱們之間的恩怨,沒完!”

    唐風呵呵一笑,“夏總,我看你還是好好想想,怎么面對教唆幾千人犯罪這個罪名吧……”

    夏青石眼睛一直,看向周圍的記者和攝像機,這些設備不知道什么時候早都開始工作了,剛才他說的話,全部被錄了進去。

    “唐風!”

    “你給我使陰招!”

    唐風一攤手,“這是人家記者的本職工作,跟我有什么關系?”

    “好了夏總,回去好好找個律師,準備接受起訴吧。”

    說完之后目光轉向了一邊的何英偉。

    “呦,何家大少爺,你說我們之間有過節,你找我啊,干嘛連累別人啊,你看看今天這事兒鬧的。”

    “以后啊,有什么事沖我唐風來哈,男子漢大丈夫,有什么不滿的事,你直接找我不就行了,你說是不是?”

    “對了,以后要找我報仇的話,記住了,別找別人,別連累別人,我唐風絕對等著你。”

    何英偉恨得牙根癢癢,但此時面對這么多人,卻也只能是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沒別的辦法。

    而且面對這么多的記者,他也說不出什么狠話來,只能是狼狽的爬上別克商務車。

    “去,你們把路給兩位老板騰出來。”

    唐風一聲令下,周圍的人趕緊行動,不多時的功夫,面前騰出來了一條路,夏青石和何英偉坐著車,一溜煙出了北大街。

    看著兩人走了之后。唐風重新上臺,拿起話筒說道。

    “既然現在事情已經搞清楚了,那我唐風也不是鐵石心腸沒有人情味的人,這樣,大家回去之后,將原本的建筑面積重新報給我們明皇集團的工作人員,我們明皇在原本的拆遷補償基礎上給大家翻一倍,怎么樣?”

    北大街的人楞了,之前還害怕拿不到錢,要坐牢,沒想到現在轉眼間的功夫就沒事了。

    歡呼聲重新響起,熱烈的掌聲持續了很長的時間才歇下來。但唐風并沒有說完。

    頓了頓,再度道,“這些是你們應得的,當然,明皇也沒那么小氣,等這里的新樓盤蓋起來之后,你們的孩子需要成家買房的,全部給打五折!

    北大街的人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但當互相詢問了一下,發現是真的之后,一個個全都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了,甚至一些老人,直接就給唐風跪下了!

    這一幕可是讓唐風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北大街的面積其實是很大的,即便以五千多的價格收回去,開發之后也不會少賺錢。

    因此,多給他們一些福利無傷大礙。

    眼看差不多了,唐風下了臺,囑咐工作人員將現場趕緊收拾完,然后讓明黃財務和施工部的幾個負責人組織人手連夜進村,登記信息,抓緊實施工作。

    走到不遠處自己的車前,陳飛已經在車里等著了,看到唐風來了,鉆出車,拍手叫好。

    “風哥,好手段啊!”

    “今天這一下,可是讓夏青石和何英偉丟死人了。”

    “小弟我還真是佩服風哥你的手段,佩服,真心佩服!”

    唐風一擺手,“好了,別貧嘴了,上車,還有正事呢……”

    陳飛答應了一聲,主動上了駕駛座,為唐風開車。

    “風哥,去哪?”

    唐風坐在車后,“小承德山莊。”

    “你要去?”

    “沒錯,去高二爺那里商量下正事。”

    陳飛點了點頭,“得嘞,坐好了風哥!”

    說完,一腳油門,車子疾馳而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