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三章 江湖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三章 江湖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風哥,你說二爺身份那么不一般的人,你讓人家的人會替你做事,他能同意嗎?”

    唐風淡淡一笑,“應該會的,高二爺雖然身份特殊,但人還是很不錯的。”

    他這話自然只是一種搪塞而已,高光輝能答應幫自己,其背后也一定會有他自己的考慮。

    只不過有些不便說而已。

    不多時之后,車子停在了小承德山莊門口,陳飛將車放好,跟著唐風一起進了山莊。

    沿著小路,前面有專人引路,只不過和上次來的時候一樣,高光輝還是在之前那個獨立的小院子里。

    “唉,叱咤風云半生的人,大都是厭倦了世事的滄桑,都喜歡呆在這種僻靜的地方。”

    陳飛走在小路上,邊走邊感嘆的說道。

    唐風哈哈一笑,“小陳啊,沒看出來你還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呢……”

    陳飛尷尬的呵呵一笑,“風哥你就別埋汰我了,我這就是有感而發而已。”

    說了沒幾句話,到了獨立的小院邊上,引路的人上前敲門,并說了二人的身份,然后回過頭說。

    “二爺讓你們進去。”

    唐風點頭致意,回頭叫上陳飛,二人邁步進去。

    還是之前的那個小屋子,里面是高檔的實木地板鋪就,進門之后二人換了鞋子,朝著最里面的一間書房走了過去。

    “小風來了……”

    還沒走到門口,書房內傳來高光輝的聲音,唐風快步走上前,目光掃到高光輝將一本厚厚的古籍放下,起身迎接二人。

    “真是不好意思,又來叨擾您了……”

    此時的唐風面對高光輝的時候,雖然不會卑躬屈膝,也不會有那種手下見到老大的感覺,但用的還是“您”字,因為他心里對高光輝還是有著一種尊敬。

    當然,這尊敬還是來自于高光世對自己也不錯,正因為如此,唐風也才對他很是尊敬。

    高光輝擺手笑了笑,微微點頭對陳飛示意了一下,而后說道,“什么打擾不打擾的,那么生分做什么,我這也沒有什么事,就待在這里找找清閑。”

    扭頭看向桌上他剛剛放下的古籍,唐風笑道。

    “二爺也喜歡宋朝的歷史?”

    桌上放著的藍色封皮的線裝書上面印的是“宋史”兩個字,因此這般問道。

    高光輝坐下,點燃桌上的檀香,一股極為好聞的香氣傳來,頓時讓人煩躁的心情平靜下來。

    “是啊,這年輕的時候不喜歡讀書,現在上年紀了,也就喜歡看看這些史書,讀著有意思,也能體會到了一些從前體會不到的道理,總之,也就是閑來無事解悶了……”

    “二爺謙虛了,俗話說讀史使人明智,我從前也對宋史十分的感興趣,不知道二爺對南宋的岳父怎么看?”

    高光輝一邊沏茶,一邊做思考狀,半響之后悠悠道。

    “南宋史也是我曾經最喜歡的書了,那個時代也是我所喜歡的,畢竟宋朝是文人的天下嘛,岳父這人歷史上早就有定論了,對于他,我只會覺得有些可惜……”

    唐風點點頭,“沒錯,看來二爺的看法與我有相似之處,岳大帥著實是可惜了……”

    高光輝將茶倒好之后,分別接給了唐風和陳飛一杯。

    “好了,說吧,今天過來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唐風一頓,哈哈一笑,看來自己著實成了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了。

    “是這樣,我跟香港那邊何氏集團的少東家一直有些過節,如今這個人一直找我麻煩,我覺得我們二人之間必須有個了結,因此我決定先下手,早點將這個人連同何氏集團全部解決。”

    前兩天我和楚州的萬嫣然,也就是浩宇的心總裁商量了下,現在在安北,乃至江南省境內,都有著何氏集團的不少勢力,尤其是地下賭場很多,我和萬總商量了一下,準備先行端掉這些賭場,然后再接著蠶食他們手下的勢力范圍。

    高光輝聞言點點頭,“好,這樣做沒有問題。”

    唐風笑了笑,“所以嘛,這不才找二爺借幾個人,不然那賭場眾多,我的人手顯然是不夠的。”

    “行,沒有問題,這些都是小事,不過有件事我需要你想清楚。”

    高光輝起身負手站立在木窗前。

    “你說。”

    “香港何氏集團的老總,也就是你說的那個何英偉的爹我曾經也有多一面之交,不是個善茬,其人心狠手辣,心思細膩,在東南沿海一帶盤踞多年,近些你來勢力遍布大江南北,何氏集團的凈資產更是連年翻番,是個硬茬子啊,你現在和他那個廢物兒子有些過節其實還不算是什么,要真的驚動了那個老東西的話,事情就真的不簡單了……”

    唐風有些好奇,也站起了身。

    “看來您對他很了解啊。”

    高光輝笑著搖搖頭,“不,我對他還算不上了解,但是何氏集團背后的老家伙,還真沒幾個人不知道,實話跟你說就是,如果你真的動了他的筋骨,或者說,你動了他的這跟獨苗的話,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唐風有些不屑的一笑,“二爺過于擔憂了,我這次的意思就是,將何氏集團連根拔除,一個老東西的話,敢擋我的路,那就送他上路。”

    高光輝轉頭看向唐風,許久之后,緩緩嘆了口氣。

    “看來還真是我老了,沒有年輕時候的那種血氣了,唉,要是放在我年輕的時候,誰敢擋我的路,我也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老了老了。人老了之后,就沒有從前的那種血氣了……”

    “二爺,你不過才四十來歲,正當年呢。”

    高光輝笑著連忙擺手,“還什么正當年啊,小風啊,人老的速度其實是不均勻的,就像我這幾年,明明不過四十來歲的年紀,聽著也不老,但是就是這短短的幾年之間,突然的,一下子就老了,這種老倒也不是身體上的老,而是心理上的,精神上的老。”

    “人啊,畢竟不是神仙,該老的時候還是會老的,你看看我,年輕的時候,不安于現狀,非是不聽老爺子的話從軍,從政,非要出去創一番事業。如今這事業做得也倒不算差,但老的也快,因為見慣了這世上的黑暗和人性的陰暗,再也不愿意混跡江湖了……”

    陳飛聽到這里,心里不免有些惆悵,淡淡的說了一句。

    “二爺,江湖是什么?”

    高光輝轉頭看向陳飛,頓了頓,眉頭輕皺,而后說道。

    “江湖,就是人情世故……”

    陳飛一愣,“二爺,江湖真的只是人情世故嗎?”

    高光輝點點頭,“年輕的時候,總以為外面的世界多么的精彩,充滿了無限的向往,總覺得在人世間走一遭,不闖蕩一番,就不算是江湖之中游歷過,人生總會感覺有所缺憾,但是后來,年紀慢慢大了,才發現,才理解,平平淡淡,方才是人生的真諦……”

    “唉。不過這些道理啊,你們還年輕,不必懂,很多事情在你該懂的時候懂,才是最好的,懂的太早或者太晚,其實都有害無益,就跟農人種田一樣,春種秋收,時令萬萬不能錯亂,要不然,地里是長不出莊稼的……”

    陳飛聽到這里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好了,小風啊,你說的事我會吩咐手下的,至于人如何調動,具體怎么辦,你安排就行。”

    說完,在案頭拿了一張名片遞給了唐風。

    “上面這個人是我多年的親信了,我會讓他一切都聽你的指揮,放心,這個人多年的江湖了,做事很干凈利落的。”

    唐風接過名片,心中還是很感謝高光輝對自己的幫助。

    “好,那我就不打擾您了。”

    說完看向陳飛,“小陳,我們走。”

    高光輝點了點頭,但猛然間又想起了什么,轉頭看向唐風,“等一下。”

    唐風重新扭頭,“怎么了?”

    高光輝想了想,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意思開口,最后只是淡淡的說了句。

    “沒事,沒事,我是想說,有時間多找找安夏,多陪陪她。”

    唐風心一緊,點頭答應。

    出了小承德山莊,樂美就打來了電話。

    “唐總,北大街那邊的信息登記好了,比之前少了多一半的建筑面積,算下來的只有二十四萬平方米。”

    唐風點點頭,“好,安排盡快拆遷吧,承諾人家的補償一定按照數字落實,后續的優惠購房承諾也要寫成明文合約交給他們。”

    “好的唐總,現在大家的干勁都很足,你就放心吧,很快就能完成。”

    掛掉電話,坐上車,陳飛問道。

    “風哥,咱們現在去哪?”

    唐風想了想,“去安北夜市吧,叫上韓果兒跟安夏,咱們四個擼串去。”

    陳飛樂了,“風哥,以前沒看出來你還喜歡擼串啊,安北夜市的美食味道還是不錯的,那你趕緊叫人,我直接往那兒開。”

    半路上,唐風給韓果兒和高安夏分別打了個電話,叫她們一起到夜市吃飯。

    兩人坐下沒多久,韓果兒開著她那輛公家的奧迪,高安夏開著她的豐田霸道就到了,兩位美女的出現著實吸引了夜市所有男性的目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