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四章 韓果兒背叛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四章 韓果兒背叛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一張塑料啤酒桌,唐風和陳飛面對面坐著。

    高安夏的聲音最大,遠遠的看到兩人就喊道,“呦,唐總這么摳門的人今天怎么想起請我吃飯了?”

    說著,嬉笑一把拉開椅子坐下。

    隨后,韓果兒也到了,幾人互相打過招呼,唐風去跟那個四川老板要了兩箱易拉罐青島。

    “怎么,吃過一次之后就愛上這里的串串了?”

    韓果兒自己接過一罐啤酒,說道。

    唐風點點頭,“你還別說,這烤串還真是香,安夏,等會記著嘗嘗哈。”

    高安夏自然沒有那種公主脾氣,大大咧咧的一脫掉衣服,根本沒有嫌棄這地方臟亂差的意思。

    老板的生意很好,半個小時之后唐風點的東西才端了上來。

    四人一邊吃著炒菜和肉,一邊喝著啤酒,那叫一個爽!

    “哎,小韓,要不等這次任務完成了,你提前申請退伍,到我新開的安保公司來,我給你個經理做,工資絕對讓你滿意,怎么樣?”

    韓果兒還沒說話,高安夏就開口了,“我說唐風,你臉皮可真厚,前腳剛剛把我爺爺親自栽培的陳飛挖走,轉身就想把果兒給挖過去,野心不小啊!”

    唐風嘿嘿一笑,看著韓果兒,“小韓,我這可是真心實意的邀請你,沒別的意思。”

    韓果兒吃著串串,很是享受,隨意的擺擺手,“那也得等我這次任務結束之后再說了……”

    ……

    一邊吃一邊聊,桌上的東西吃完喝光之后,陳飛送有些喝的迷糊的高安夏回家,唐風和韓果兒上了車。

    韓果兒拉車門的時候,似乎收到了一條短信。

    ……

    “上頭來消息了……”

    剛上車關上門,韓果兒臉色瞬間嚴肅了下來,直接對唐風說道。

    “你說。”

    唐風開口說道。

    韓果兒嘆了口氣,但沒有再說話。

    許久之后,唐風感覺到了異樣,回過頭看了一眼副駕駛上的韓果兒,有些略帶疑惑的說道。

    “怎么了?”

    韓果兒抬起頭看了唐風一眼,眼神有些復雜。

    心里想說的很多,但是韓果兒不知道該怎么開口,一來自己掌握的信息實在是太少了,不能隨便的下結論,二來她心中的理想信念一直都存在,從未消失,她不相信上級可以輕易的相信一個人,由后者隨意的背叛一個人。

    她一直堅信她們這些人的存在就是為了維護正義,但有的時候,正義卻和邪惡模糊一片分不清的時候,她自己也在疑惑。

    正義,究竟是什么?

    心里有些煩亂,她隨即搖搖頭,說道。

    ‘沒事,上級讓我轉達你,自己多加小心,距離出發去老撾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讓你提前做好準備。”

    唐風點了點頭,“不是還有一個多禮拜嗎?我會提前準備的,告訴你的上級,我會的。”

    韓果兒轉頭笑了笑,但這個笑容,總讓唐風感覺有些心不在焉,有些勉強的感覺,并非發自于內心。

    也就是這個笑容,讓唐風覺得,韓果兒今天不對勁!

    但就如同韓果兒自己所說,他們兩個可是經歷過生死的,這種交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車子往前開著,回到了之前自己常住的酒店,上樓開門,韓果兒和往常一樣,跟了進去。

    “怎么?不嫌棄男女授受不親?”

    一進門,唐風脫掉吃燒烤被沾了一股子燒烤味道的襯衣,露出了上半身壯碩的身體。

    韓果兒看了一眼,笑著搖搖頭。

    “身正不怕影子斜,又不是第一天晚上住在一起了,有什么害羞的?”

    唐風哈哈一笑,將手中的襯衣扔在了沙發上,轉身脫掉鞋子,很是浪蕩的走了過去,將有些心不在焉的韓果兒一把摟進了懷里。

    一股很好聞的香氣,韓果兒肩頭微顫一下,卻沒有反抗。

    “你就不怕,我辦了你?”

    唐風賤兮兮的問道,聲音很輕,帶著濃濃的曖昧氣息。

    韓果兒沒有動,不迎合也不拒絕,許久,有些輕聲的說了句。

    “要的話……就先去洗澡。”

    聲音很輕,和平常她的氣質完全不符合。

    “好,我先去,等我。”

    唐風放開韓果兒,轉身進了衛生間,擰開了水龍頭。

    溫熱的水自頭頂灑下,帶走了渾身的躁熱和疲憊,唐風搓了把臉,腦海中,韓果兒剛剛的表現一直在腦海之中回蕩。

    她確實有些反常,但究竟反常在哪里,目的和原因是什么,自己卻不知道。

    這也是最讓唐風疑惑的地方,這個天真有邪的小姑娘,眼神之中根本藏不住什么東西,一有情緒,臉上便會立馬表現出來。

    被人一眼看穿!

    但最有可能的是,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裝出來的平耽誤事可能早都被別人看穿了。

    偽裝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

    大致沖完,唐風裹著浴巾出了門,韓果兒坐在床邊,有些發呆,唐風走到身邊坐下,她方才反應過來。

    “你洗完了……”

    唐風點頭,接著輕笑了一聲,“你去洗吧。”

    韓果兒起身答應,脫掉了外面的衣服,進了洗漱間。隨后,傳來水流聲。

    唐風躺在床上。左右看了一眼,韓果兒并沒有拿包的習慣,和一般的女人不一樣。

    看了一圈,并沒有發現她的手機在床上或者沙發上。

    這就是最大的疑點!

    之前韓果兒跟自己在一起的時候,一直都是很隨意的,真個個人也很放松,因此一般這種時候都會將手機隨意的放在哪里。

    而今天晚上進去洗澡的時候,連手機都拿走了,這顯然有些不合常理。

    更何況,剛才自己那一下騷,就是看她情緒和平時有沒有差別,最終的結果顯然讓人不得不心生懷疑。

    她同意和自己睡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的那種態度,不合適。

    不是她的性格。

    再次陷入了沉思。

    韓果兒究竟怎么了。

    ……

    不多時之后,韓果兒裹著浴巾出來了,頭發濕漉漉的,拿著毛巾擦著。

    收拾好,已經是深夜了,唐風躺下,先睡了。

    韓果兒躺在他的旁邊,也輕輕的睡去。

    不知道何時,唐風的感覺到身邊睡著的人起來了。

    是韓果兒。

    唐風微微睜開了眼睛,但并沒起身,繼續裝作在熟睡之中。

    她輕輕的走下床,到自己衣服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個什么東西,類似于瑞士軍刀的長度。

    接著,她去掉了手中東西外面的包裝。

    是把小巧的匕首,只不過確實很秀氣,很小。

    窗簾縫隙中照進來的光打在匕首上,泛著寒光。

    她坐在了床邊,似乎是在思考。

    又或者是,她下不了狠心。

    許久,還是起身,面對面站著,對著床上“熟睡”中的唐風。

    匕首被她右臂拿起,在空中,她的手臂似乎在顫抖,眼角有晶瑩的水珠在晃動……

    唐風靜靜的躺著,他不相信,這個女人會殺自己。

    即便知道,她無論怎么都不會是自己的對手。

    屋外馬路上響起一聲汽車的鳴笛聲,悠長刺耳。

    匕首也在這一刻落下……

    隨著匕首落下的,還有那一顆淚珠。

    鋒利的刃口刺破了皮肉,被堅硬的大腿骨擋住,似乎還可以聽得到匕首刃口和骨頭碰撞發出的那一聲脆響!

    大腿部密布的血管頓時被刺穿無數根,鮮紅的血液如小溪流一般以極快的速度打濕了床單。

    韓果兒張口喘著大氣,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因為他匕首落下的瞬間,唐風的眼睛已經睜開了。

    她了解唐風,那短短零點幾秒的時間,唐風是來得及躲開,甚至說還手的!

    但他沒有,他看著自己的匕首刺下!

    她一瞬間明白,那是因為唐風對她充滿了信任,寧愿承受生死也不愿意懷疑自己。

    用手捂住了流血的傷口,唐風緩緩的坐了起來。

    地上的韓果兒臉色蒼白如紙,如同剛才那一刺,用盡了氣力一般。

    “為什么。”

    許久,唐風平靜如水的開口,腿上的傷口還在冒血,大半個床已經染紅了。

    韓果兒不斷的搖頭,嘴唇都在發抖。

    “為什么。”

    唐風再度發問。

    韓果兒忽然之間抱住了頭,嚎啕大哭起來!

    身體在地板上不斷的顫抖著,情緒已然接近崩潰的邊緣。

    唐風看到她這個樣子,其實心里也有些難受,她直扎自己的大腿,就證明她并沒有殺心,但沒有殺心,她突然這樣又是為了什么?

    韓果兒哭的有些厲害,唐風按住自己的傷口,調御體內靈氣止住血液的流失。

    “如果你是為了完成上級的任務,我不怪你,你走吧……”

    韓果兒聽完,楞了片刻,猛的搖頭。

    “不是,我不是為了完成任務。”

    “那是為了什么,說!”

    他有些生氣,不管怎么樣,辜負自己的信任的人,著實讓人感覺氣憤。

    韓果兒似乎內心在做思想斗爭,有些無力的坐在地板上,久久沒有說話。

    嘆了口氣,唐風點點頭,“好吧,你不能說的話,我也不勉強你,你走吧。”

    韓果兒猛然間站了起來,臉上的神情變得異常嚴肅。

    “唐風,不管你心里是不是怪我,恨我,你記住,今晚的事你不能說出去,不管誰問起,你都要說是被陌生人偷襲,一定,一定要這樣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