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五章 清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五章 清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愈發的詫異,愈發的不解,但仍舊有些聲音冰冷的問道。

    “我可以答應你,但你得告訴我,為什么要這樣做。”

    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韓果兒似乎有些猶豫,在思考。

    又是良久的沉默。

    “你,能不能不要問了,就按照我說的,別人問起你來,你就這樣說?”

    唐風搖搖頭,“不行,你得告訴我,為什么。”

    韓果兒面露痛苦,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不要,真的不要再問了,好嗎?”

    唐風猛地上前,一把將韓果兒抓住,她身上就穿了一套運動短衣,直接被唐風扔到了床上。

    “快說!”

    “你只是扎我的腿,沒想殺我,你又不是來執行任務的?所以,你究竟為什么要這樣做?”

    韓果兒躺在床上,呼吸急促,情緒激動,接近于崩潰!

    她有些無力。不知道該說,還是不該說。

    “我求你,求你了好不好,別問了,你現在受傷了,需要休息,接下來的事需要延期,你就按我說的做,好不好?”

    “唐風,我求你了!”

    淚水將她整張臉打濕,深夜,窗外很久傳來一聲汽車的鳴笛聲。

    屋內安靜到了極點。

    當韓果兒將那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唐風已然猜到了什么。

    重重的嘆了口氣,唐風坐到了沙發上,一把將浴巾撕成了一個布條,纏在了自己傷口處,并沒有再進行其它處理。

    “我明白了。”

    韓果兒猛然之間想到了什么,“呼”一聲從床上坐了起來。

    雙眼通紅的問道。

    “你知道什么了?”

    她似乎很在意唐風究竟知道了什么。

    她怕自己隱藏的那個秘密被識破。被看穿,但無奈于感情和演技的拙劣,以及心性的單純,根本無法隱瞞住別人。

    “你一定是發現了什么,所以才這樣做。刺傷我,讓我有理由得到休養的時間,因此延緩或者拒絕藍部長的要求。”

    “而你之所以這樣做,現在看來就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們會對我不利!”

    “你想救我……”

    “對嗎?”

    屋內的氣氛凝固了。

    韓果兒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她和唐風在一起這么長時間了,對于他的性格也算十分的了解,唐風知道了自己的目的和初衷,知道了背后的一切。

    那他一定不會再按照自己所說的去做了,更甚者,自己這一番所做,只會起到反作用,而沒有一丁點的作用。

    良久,韓果兒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坐到了窗戶前的椅子上。

    想了想,有些惆悵的笑了起來。

    “我原本就在想,我這么拙劣的演技,怎么能瞞得過你的眼睛,現在看來,果真如此。”

    唐風搖搖頭,“你大可不必這樣,一片苦心,還差點讓我誤會你,不值得……”

    “值得!”

    韓果兒喊了出來,是歇斯底里的喊。旁人可能會不懂為什么她會這樣的激動,只有她自己明白。

    上級,那些人的可怕,也只有她才明白。

    這倒不是說那些人有多恐怖,而是因為他們的使命所在,保護整個國家的安全,因此,所有他們認為有威脅的安全的人或物,都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包括唐風!

    在他們的眼中唐風和曾圖南之間有什么恩怨其實并不重要,因為與他們無關,他們真正關心的是,誰才是威脅安全的那個人!

    而至于曾圖南和唐風二人誰獲得了藍部長的信任,為什么。韓果兒不知道,她只知道,唐風有危險,這個消息是高良儒給她的。

    而現在,高良儒本人已經聯系不到了。

    所以,她不管如何,都只想唐風能夠安全無虞,沒有意外,所以,她要讓唐風受傷,以暫緩趕赴老撾的計劃!

    至于這樣做是否有效果,她不知道,但她還在,就要讓唐風安全。

    “我真的不知事情為什么會發展成這個樣子,我只是……只是希望你能沒事。”

    “他們,不應該這樣對你的……”

    韓果兒擦干了眼淚,有些頹唐的說道。

    這個事實對于她而言無疑也是十分傷人的,每一個做她們這份工作的人,心中無疑都存在了信仰和理想,但如今信仰和理想受到沖擊的時候,她的信念崩塌了。

    黑與白,善與惡,究竟是什么?

    她開始有些分不清。

    唐風沉默許久。

    “善惡本身就是一念之間的事情,世界上本身就沒有真正的善惡之分,但是,我其實一直都相信他們的初衷是為了國家的安全,也就是為了大多數人的利益,至于沒有選擇相信我,我也不怪他們。”

    “同樣,我不在乎的同時,也不在意,因為不管他們是否會幫助我,我都一定要殺掉曾圖南,也許我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但即便想法產生了分歧,又有什么關系呢?”

    韓果兒深吸了口氣,她也許是一晚上沒有睡著,又或是哭紅了眼圈,整個眼睛都是通紅一片。

    “但是你不知道的是,他們為了達到安全的目的,究竟可以怎么做?這些,你不知道,而我,我知道!”

    “我不認為他們這樣做就是壞人,但我還是怕你出事,真的怕……”

    唐風嘆了口氣,“嗯,我知道你是擔心我,所以,謝謝你,我會按照你說的去做,至于結果,也就是他們會怎么做,那是他們的的事,我們沒有辦法阻攔。”

    韓果兒站了起來,“我回去尋找證據,以證明曾圖南才是威脅我們安全的人,反證你的清白。”

    說完,起身走到門口。

    拉開門之后,轉身斬釘截鐵的說道,“我不會讓你出事的,一定不會!”

    ……

    韓果兒的背影很清瘦,唐風沒有起身去阻攔她,人活著,總要尋找意義,要有事情去做,一個人也只要去做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就已經是對于她而言最有意義的事。

    正因為如此,唐風并沒有去攔著她。

    此時正是凌晨時分,唐風也沒有了睡意,坐在沙發上,泡了杯茶,坐到了天亮。

    天色漸亮,唐風到洗漱間清洗了大腿上的傷口,剛剛出來穿好衣服,手機響了。

    一個陌生號碼。

    但看到這個號碼,唐風莫名有些熟悉,接上之后,才知道是高二爺的手下。

    金二刀。

    “風爺。人手已經安排好了,只等你安排了。”

    唐風想了想,“好,我馬上把地址發給你,你先帶你的人過去,接下來的事,我會再聯系你。”

    “那行風爺,我先去做事了。”

    三十來歲男人的聲音,聽聲音就聽得出來,這個人做事很是干練。

    “嗯。”

    電話掛掉,唐風坐回沙發上,想了想,決定先去楚州。

    腿部的傷勢唐風沒有在意,一瘸一拐的下了樓,開上車,直奔楚州。

    ……

    萬嫣然訂好了茶樓,在樓下等著唐風。

    車子停下,萬嫣然走過來倚在后車門上,若有其事的打量著唐風。

    “哎?你這個腿是怎么回事?受傷了?”

    “不小心摔了一下,沒事。”

    萬嫣然撇撇嘴,“不是吧,你那身手,能摔著?是不是做壞事去了?”

    唐風擺擺手,:“別瞎扯了,進去吧,有事呢。”

    萬嫣然答應了一聲,很懂事的上前攙扶唐風。

    進到二樓的包間,服務員擺好茶具之后被萬嫣然打發走了。

    “知道你喜歡喝茶,專門給你要的,今年新采的福建云霧,嘗嘗?”

    唐風接過去抿了一口,直接了當的開口。

    “人我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動手,我的意思是宜早不宜遲,今晚就動手,把安北楚州以及周邊幾個市的地下賭場一起端掉。”

    萬嫣然咯咯一笑,十分開心的樣子。

    “我就知道這件事給你說了絕對沒有問題,你需要的資料我早就托人準備好了,你看看。”

    說完,。從自己小包中掏出一沓資料,遞給了唐風。

    唐風接過去一看,足足有十幾頁。

    上面包括各個賭場的具體信息,例如所在地理位置。營業時間,規模大小等等……

    很詳細,很全面。

    “不錯,很有用,從哪弄來的?”

    萬嫣然柔媚的一笑,“你這話說的,我要連這些都弄不清楚的話,還談什么扳倒何氏?”

    “好好好,那我是不是該夸你一下?”

    “你要想夸的我,我也不會攔你啊……”

    說完,同樣又是一陣讓人骨頭都酥了的笑聲。

    ……

    喝茶的間隙,唐風將手中的資料拍成照片全部發給了金二刀,囑咐他今晚行動,至于具體的細節,完全由他決定,只需要告訴自己最后的結果就可以。

    金二刀答應下來,馬上著手去安排。

    ……

    同樣,唐風也給韓果兒發去了一條短信,讓她注意安全,不要意氣用事。

    安排完了之后,萬嫣然開車帶著唐風又在楚州轉了一圈,吃了飯,傍晚時分,二人上到了楚州樓層最高的天宇國際大酒店的頂層,遙控手下們的行動。

    ……

    凌晨十二點剛過,唐風沖手機說了一聲行動,安北、楚州以及江南省其它幾個市區的I地下賭場內,同時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襲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