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六章 束手無策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六章 束手無策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金二刀的手下自然都是身經百戰的弟兄,好多人都是高二爺剛開始時就跟在身邊的,因此做事靠譜,絕不拖泥帶水。

    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地下賭場所有東西全部被破壞,并且他們做的最絕的一手就是,將地下賭場的位置公布,然后沿著大街小巷張貼,讓你即便以后想恢復也沒有辦法再繼續往下開!

    短短的半個多小時之內,在江南省經營多年的何氏集團地下賭場,全部覆滅!

    并且再無重建的可能!

    電話很快打到了唐風的手機上,唐風正和萬嫣然坐在酒店落地窗前,看著窗外奔騰而去的楚江。

    “風爺,事情辦妥了。”

    “好,帶兄弟們回去,替我說聲辛苦。”

    “風爺客氣了,這是我們該做的。”

    唐風合上手機,往躺椅上一靠,說道,“事情辦妥了,何氏集團的博彩業,日后再也不會在江南省發展起來了。”

    萬嫣然笑了,穿著一套幾乎透明色的薄紗,起身去倒了兩杯紅酒。

    “來,唐總,為我們第一步行動成功干杯!”

    唐風笑了笑接了過去,這個女人倒真是會玩浪漫。

    “cheers!”

    高腳杯在空中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兩人抿了一口,重新躺下。

    “地下賭場受到重創,我想應該不至于動何氏的筋骨,萬總接下來什么打算。”

    唐風微閉的眼睛。隨口問道。

    萬嫣然嫵媚的笑笑,“我再厲害終究不過只是個女兒身。接下來的事情,我愿意聽唐總的安排。”

    唐風想了想,問道,“據我所知,浩宇集團是上市公司,我沒猜錯的話,何氏集團背后應當有你們浩宇的不少股票吧?這個比例是多少?”

    萬嫣然說到正事的時候,還是很矜持的。

    想了想,“應該是百分之二十五左右。”

    “那你現在作為浩宇的總裁,股份是多少。”

    “百分之五十一。”

    唐風點點頭,“也就是說,何氏集團現在有你們四分之一的股權,那么如果一旦何氏集團背后的人知道了這次事件有你浩宇集團插手,有你萬嫣然的出力,那么我想他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一旦他們拋售活著大量購你們浩宇的股票,那你準備怎么辦?”

    萬嫣然陷入了沉思,畢竟當初讓唐風幫自己,目的就是怕何氏集團察覺浩宇集團的動向,因為一旦這樣,何氏集團開始報復的話,以現在浩宇集團幾十上百億的資產,似乎還并不能與之抗衡。

    但現在唐風說到了這個問題,她其實不得不深思熟慮一下,因為這其實就是沒有硝煙的戰爭,稍有不慎,可能就會被整的萬劫不復,永無出頭之日。

    因此,這個時候,她好像沒有不去擔心的道理。

    良久的思考之后,萬嫣然輕輕的嘆了口氣。

    “是啊,你一說這個,我還真有些擔心。”

    “看來我現在開始,就得考慮應對來自何氏集團的報復了,不然到時候給我來個措手,可就不好玩了。”

    萬嫣然的畢竟是高材生,想問題的周密程度很多時候是不差的。

    “我有個辦法。”

    萬嫣然轉過頭,滿是期待的看著唐風。

    “什么辦法?”

    唐風裝作高深莫測的略作思考狀,“你把浩宇集團股份全部出手,然后投入我的大唐安保集團,如何?”

    萬嫣然先是一愣,而后大聲笑了起來,胸前的事物跟著上下跳動,在一層薄紗的遮蓋下,若隱若現。

    “滋滋,唐總這是要徹底吃了我啊!”

    又是一陣讓人骨頭都能穌掉的笑聲。

    唐風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怎么樣,考慮一下?”

    萬嫣然想了想,“既然唐總都開口了,我也不好駁你的面子不是?這樣,唐總你說個數,我入股,也當回你公司股東。”

    兩人相視一眼,就都笑了。

    唐風給了萬嫣然百分之十的股份,后者出資九千萬。

    ……

    天亮之后,二人坐在酒店二樓的餐廳里,邊吃邊聊。

    “昨天有事,我就沒跟你說,你那天在北大街的一番操作,直接將夏青石和何英偉火遍了全網。唐總,你的這手段還真是不簡單,說實話,讓我開眼了。”

    唐風吃著早飯,隨口說道,“是嗎?正常操作。”

    萬嫣然笑了笑,“你就別謙虛了,說實話,何英偉這個人雖然沒什么頭腦,但是夏青石可是不簡單的人,你設的局可是不簡單,能把他整的一點脾氣都沒有,著實不簡單。”

    唐風放下手中的筷子,提起頭笑著看著萬嫣然,“你想說什么就直接說,別賣關子。”

    “真是什么都瞞不過你……”

    勺子在咖啡杯里攪了攪,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不是認識幾個媒體界的朋友嗎?上次你讓楚一飛和安北的錢氏降價銷售房產的時候,她就想跟你談談,只是苦于一直沒有機會,這次北大街的事一出來,她就更感興趣了。”

    “所以……”

    “所以你想我接受她的采訪。”唐風笑道。

    萬嫣然羞怯的笑了一聲,點點頭,“被你看出來了,那……就見她一面?”

    “哪個機構的?”

    萬嫣然遞給了唐風一張名片。

    “江南在線采編部——莫如霜。”

    “江南在線?”

    這個機構唐風有些印象,前世的時候,他記得就是這個江南在線曾經不顧壓力,報道過一些很敏感的新聞,被人尊稱為江南省的良心媒體!

    “對,現在它們還不是很有名氣,但是我想唐總一定不是那么勢利眼的人,江南在線是國內幾個頂尖大學的相關專業畢業生初創的,今年也才第五個年頭。”

    “不過有一點你放心,它們做新聞一直都有自己的準則,我覺得原則向高于其它一些官媒,它們中許多人都是我以前的校友,人品我能保證。”

    “行,可以,你跟她約個時間吧。”

    “就今天怎么樣?”

    唐風看了一眼手機,點了點頭。“也行,叫她過來。”

    ……

    何英偉是早上才得到的消息,并且是香港總部那邊哦負責人給他說的,江南省所有的地下賭場,一夜之間,全都被人打掉了。

    并且并非是警察動的手,而是一群不認識的人。

    整個大陸地區的博彩也都是何英偉如今在負責,這也是他向老爺子要的權力,沒想到現在搞成了這樣子,在自己的手里全部搞砸了。

    而且自己更是被腿上了風口浪尖,輿論這兩天快要將他壓死,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謾罵聲將他罵的待在酒店里都不敢出去。

    這也就算了吧,現在又給自己來了這么一出兒,真是讓他煩躁到了極點。

    一把將桌上放著的酒瓶和玻璃煙灰缸摔碎,何英偉大口喘著氣,惡狠狠的看向窗外。

    雖然總部的人沒說襲擊賭場的人究竟是誰,但他心里非常清楚,那個人之可能是唐風,不可能是其他人。

    如今和夏青石的關系也搞砸了,在整個江南省,他有些找不到合適的幫手。

    “唐風,唐風!我一定要讓你后悔……”

    他狠狠的對自己說道,與此同時,包里的手機響了,看到電話號碼,是自己老爸何家東。

    “阿偉,你那邊最近發生哦事有些多,告訴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何英偉臉上滲出了汗水,勉強笑了一聲,“爸,我這邊沒事,就是遇到了一點小麻煩而已。”

    “小麻煩?”

    “這是小麻煩嗎?秘書剛剛告訴我,你已經在網上火了!”

    “你難道不知道,現在網絡的力量有多大!”

    “那些網名足可以讓一家上市公司破產,你去看看,何氏集團的股票跌了多少點!”

    “都快腰斬了!”

    何英偉已經嚇的有些渾身顫抖,自己父親的威嚴,從小到大都讓他有些膽顫,現在事情又朝著自己完全意料不到的方向發展,無疑于自己闖了個大禍!

    “爸,真有這么嚴重?”

    “你眼瞎了嗎?不看新聞嗎!”

    “還有,江南省那邊的博彩怎么回事?全部被砸了,到現在還有一大批客人的賭金籌碼下落不明,你在那里究竟一天在干什么!”

    “爸,您先別生氣,這件事我會查的,至于網絡上的事情,我現在立馬去找公關公司,讓他們出手遏制……”

    “你最好馬上給我解決這些事情,不然的話,后果你知道是什么!”

    電話掛掉了,何英偉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重重的嘆了口氣。

    自己老爸這是給自己下最后的通牒了,雖然那個老東西名義上只有他一個兒子,但實際上背后不知道有多少的私生子,而且他早就看自己不順眼了,萬一真要狠下心換掉自己,也不是沒有可能。

    突然之間,他感受到了壓力。

    也是一瞬間,他連殺了唐風的心都有了。

    要不是這個唐風,自己也不至于到現在這個地步。

    一切都是拜唐風所賜!

    ……

    給自己在香港的小秘打了電話,讓她趕到安北的同時替自己聯系國內最有權威的公關公司,替自己解決現在的輿論危機。

    接著又聯系上了自己在江南省全權托付管理賭場的負責人,但那個負責人也不知道砸場子的人究竟是誰。

    放下電話,何英偉臉色鐵青。

    這件事看起來,似乎還真不好辦,不過不知道是誰沒有關系,那就默認是唐風干的,而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怎么報復唐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