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九章 感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一十九章 感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輕笑了一聲,伸手推開了萬嫣然,接著說道。

    “我不屬于任何一個人,更不會屬于任何一個女人。”

    萬嫣然并沒有因為這句話產生一絲不愉悅的神情,轉而環抱脖子的力氣更大了一些,生怕唐風掙脫似的。

    “那……今晚,總該是屬于我的夜晚吧?”

    唐風沒來得及說話,兜里的電話響了。

    是一條短信的提醒鈴聲。

    拿出手機瞟了一眼,唐風眉頭微皺,短信是韓果兒發來的。

    “在哪。”

    看到這條消息的瞬間,唐風心中就是一沉,轉而再一次推開了萬嫣然,坐在了沙發上。

    緊接著,將電話回撥了過去。

    但很可惜,被拒接了。

    此時感到意外的同時,他心里隱隱有一絲不安,生怕韓果兒因為自己做出一些危及到她自身的舉動來,畢竟他心里也明白,異事局那種地方,都不是等閑之輩,且紀律的要求很高,肯定容不得韓果兒胡來。

    “我現在在楚州,你人在哪?”

    回過短信,唐風到衛生間洗了把臉,出來的時候,屋子里多了個人。

    是莫如霜。

    此時的她已經換過衣服了,簡單的白色短袖加破洞牛仔褲,將身材的優勢完全展現了出來,少女感爆棚。

    “唐先生,又來打擾您了。”

    見唐風出來,莫如霜笑著問到,臉上簡直如同灑滿了陽光,讓人看一眼,便似乎心情都好了許多。

    “沒關系,有什么事嗎?”

    唐風對這個女記者的印象一直很好,她溫柔知性,端莊大氣,長相甜美,且思想深度很非同凡響,思考問題的角度也很新穎獨到,很難得的一點是,她對于很多事物的看法和唐風出奇的一致。

    莫如霜看到唐風面色稍稍有些泛白,似乎并沒有放松下來的意思,轉而溫柔的一笑。

    “沒什么,我就是過來給唐先生錢的。”

    唐風一愣,“給我錢?”

    莫如霜點了點頭,接著柔聲道,“是這樣的唐先生,您參加了我們一個多小時的采訪,按照我們的規定,是要付您三千塊的,然后我們在直播平臺上也同步了對您的采訪,由于您的影響力大,因此刷禮物的人非常多,我們粗略算了一下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十五萬,因此這些錢我們必須給您。”

    唐風呵呵一笑,這倒是讓他有些沒想到,但隨即擺擺手,“不用了,你們剛剛起步,用錢的地方多,留著用吧,接受你們的采訪我是自愿的,沒打算收錢。”

    莫如霜站了起來,走到了唐風面前。

    “唐先生,這錢您是一定要收下的,這是您該得的,您不拿的話,我心里過意不去。”

    說話間,手機短信又來了,唐風拿出一看,上面顯示著一個地址。

    “楚州郊區嘉園小區B棟6單元202,你來。”

    看完,唐風瞬間合上手機,而后轉身對身后的莫如霜說道。

    “你們實在要給我的話,那就替我直接捐給農村的學校就行,我有事,先走了。”

    說完之后,開門大步離去。

    莫如霜還想說什么,被身后站起來的萬嫣然一把拉住。

    “讓他去吧,這錢就按照他說的吧。”

    “好吧學姐……”

    莫如霜雖然臉上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但還是轉身了。

    重新坐下,莫如霜想了一下,扭頭對身邊的萬嫣然說到。

    “學姐,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萬嫣然翹起二郎腿,撩了撩自己的頭發,轉身目光一轉,微笑看著一邊的莫如霜。

    “問唄。”

    莫如霜猶豫了一下,有些羞澀的低頭,壓低聲音說道。

    “你和唐先生是什么關系……”

    萬嫣然似乎早就猜到了莫如霜會說什么,轉而哈哈大笑之后,目光尖利的看著莫如霜。

    “沒什么關系,就是被我睡了。”

    莫如霜的臉色瞬間灰白了,嘴唇動了幾下,之后尷尬的沖她一笑,起身說道。

    “不好意思,我沒想到你們是那種關系,不好意思學姐,我……那個我那邊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拉開門出了房間。

    走出房間,靠在過道上的墻上,莫如霜心死沉如冰涼的石頭。

    她不知道為什么現在自己的內心會有這樣的感覺,很難受,說不出來的難受。

    但究竟是為什么,她不知道。

    深深嘆了口氣,莫如霜下了樓。

    ……

    唐風出了酒店,打了車,直接將剛才韓果兒發來的地址給司機看了一眼。

    “晚上去郊區,一百不講價!”

    唐風沒言語,掏出一張百元大鈔直接丟給了司機,中年司機先是一愣,隨后壓住心頭的笑意,大聲說道。

    “得嘞!”

    出租車飛速行駛在公路上,唐風心中思緒有些亂,韓果兒最近這兩天的表現一直都是不正常的,天知道在消失的這一天中,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深吸了口氣,唐風閉上眼睛鎮定下來。

    并沒有多長時間,車子停在了郊區一個老舊小區外邊,唐風下了車,按照順序很快知道了短信上的房子。

    上到二樓,站在202房間門外,唐風猶豫了一下,抬起頭敲響了門。

    三聲過后,門迅速打開,韓果兒探頭出來上下看了一眼,將唐風拉了進去。

    防盜門“砰”的一聲關上,韓果兒穿著一身唐風從來沒見過的衣服,似乎之前長時間的戴口罩,臉部跟耳朵處有一道紅色的痕跡。

    接著她有看了看貓眼,而后將唐風頂在墻上,一臉嚴肅的說道。

    “唐風,下面我給你說的每句話,你都要記住。”

    “藍祖德讓你去老撾本身就是一個騙局,他們早就偵查過了現場,了解過了相關的情況,而且我猜測,他們好像和曾圖南聯系過,但真實性我沒法保證,可是圈套是真的,目的就是為了消除掉隱患。”

    “而你,就是那個威脅到別人的隱患,他們想要做的,就是永絕后患,這也是他們一貫的做法。”

    “我現在也不想去說他們這個做法是對或是錯,不重要,我只是,希望你能活下去,活下去明白嗎?”

    唐風認真的聽完,冷靜的看了一眼韓果兒的眼睛,轉而說道。

    “你知道你這樣做的后果是什么嗎?”

    韓果兒臉部肌肉似乎跳動了幾下,而后笑了,松開頂著唐風的手。

    “我小的時候爸媽就死了,是鄰居接濟長大的,上大學第一年我被選進異事局,現在算來已經七年了,這七年中,我沒有遇到過什么男人,見到你的第一眼,我覺得我的眼睛在發光,那是因為看見了你。”

    “我比誰都明白面對迎接我的是什么,但是我不后悔,我只是希望你活著,僅此而已。”

    唐風心有些發顫,真正的情話是發乎于內心的,自己和韓果兒認識這么久,第一次看到她這么跟自己說話。

    “好了,你得走了。”

    說完,拉開房門,將唐風推了出去。

    關上門的瞬間,韓果兒眼淚出來了,留了一絲縫隙,笑著說道。

    “你別忘了我,我叫韓果兒。”

    “砰!”

    防盜門關上,唐風怔怔的站在原地。

    良久,他沖著鐵制的防盜門,也不顧里面的人是否能聽到。

    “我叫唐風,從來不會讓喜歡自己的女人為我去死,沒有人能拿我怎么樣,同樣的,他們也不會對你怎么樣,如若不然,殺光他們也不過只是彈指之間的事。”

    說完,轉身離去,再沒有回頭。

    唐風不笑韓果兒的傻,實際上就算是他們真的給自己設圈套那又怎么樣?

    曾圖南現在都不能奈何自己,何況那些烏合之眾,簡直就是想蚍蜉撼樹。

    更何況,自己見藍凝脂和藍祖德父女的第一眼就沒什么好印象,瓦莎也給自己提過醒,自己心里早就有了打算。

    但是,即便自己知道一切,他也不會去輕視韓果兒為自己所做的一切。

    在這物欲橫流的人心難測的世上,有人對你好,為你著想,本身就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情。

    但唯一可惜的是,自己給不了韓果兒想要的,感情這種事情,強求不得。

    ……

    下了樓,已經是深夜。

    回酒店,洗漱上床睡覺。

    他不知道,今夜不僅僅是韓果兒沒有睡著,距離自己不遠的莫如霜同樣徹夜未眠。

    ……

    翌日清晨。

    簡單吃過早飯,唐風將手機開機。

    信號剛接上,電話就進來了,是大唐安保自己新招聘的工作人員。

    “唐總,您有時間回公司一趟嗎?”

    “怎么了?”

    “您昨晚的采訪效果太好了,昨天晚上就有很多企業的人打來電話,詢問業務的事,今天早上我到公司,辦公電話就直接被打爆了。”

    “我簡單梳理了一下,除去一部分只是感謝您支持您之外的電話,大概有數十家規模不小的企業聯系我們,請求和我們合作。”

    唐風聞言也有些意外,不過想了想也正常,畢竟現在是互聯網時代,這些公司尋求和大唐安保合作,其實心里一定也有其它的所圖,要不然不會這么積極。

    不過這也可以理解,只要是互利共贏,就是商界合作的最佳模式,無可厚非。

    “好,你先做記錄,然后先答應省內企業,讓他們派專人來,我馬上回公司。”

    和莫如霜和萬嫣然打了招呼,唐風駕車,回返安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