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章 離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章 離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回到安北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

    停車上樓,工作人員還都沒有下班,陳飛做事狠干練,幾天沒有見,此時公司里的員工已經不少的增加。

    一進門,自己之前招聘的那個女助理迎了上來。

    “唐總,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九家公司派人過來了,想找我們大唐合作。”

    “人呢?”

    “在會見室呢。”

    唐風答應了一聲,“準備相關材料跟我來。”

    先行一步進了會客室,屋內坐著十來位客人,見穿著打扮也都是商界混跡的人,一個個西裝筆挺,手帶腕表,看樣子其中有不少還是老板級別的人。

    “實在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了,我就是唐風,大唐安保的老板。”

    說完,招呼跟進來的人給這幾個人倒茶。

    “唐總現在可是明星似的人物,我們怎么可能會認不出來呢?”

    “是啊,唐先生還這么年輕,就有那樣的抱負和信仰,著實值得我們學習啊,哈哈!”

    自己話剛說話,兩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是老油條的人直接站了起來,和氣萬分的說道,話語之中對唐風的恭維自然很是明顯。

    一笑了之,唐風并沒有放在心上,招呼這些人喝水,然后環視了一圈,招呼剛才那個助理將這些人來時登記的信息拿過去看了一眼。

    自己成立這個大唐安保的用意可是想將他做大的,因此要是很一般的小公司,唐風并沒有興趣和他們合作,因此在這九家公司之中掃了一眼,只看到了一家比較合適的。

    江南農商行!

    唐風知道,江南農商行這種公有的大銀行,財大氣粗就不說了,關鍵是安保對于他們來說萬分的重要,雖然說整個江南省的犯罪率不高,治安狀況也很好,但是什么事情都說不準,因此無論什么時候,銀行的安保力度都是很大的。

    心中暗暗幾下這個農商行的負責人名字——田雪菲。

    閑聊了幾句,其它幾家在聽到唐風的安保報價之后,臉色頓時都不怎么好看了,他們就是沖著唐風的名氣來的,想因此獲得一些好處,增加自己公司的影響力,并不想真的為安保方面付出多少錢,因此紛紛退卻了。

    最后,只剩下了一個女的,就是田雪菲,她是銀行方面的,是真的有這方面的需要,因此唐風在開價之后,她雖然有些退意,但看到唐風的神色,又隱隱覺得這里面有什么,因此留了下來。

    將其余公司的人送走,會客室中已然只剩下了田雪菲以及唐風和助理三人。

    兩人互相打量著,都沒先開口。

    田雪菲一襲白色長裙,清新秀美,長相屬于端莊典雅形,一雙眼睛之中閃動著光芒,靈動非常。

    “田經理沒有走,是能接受我們大唐的報價了?”

    唐風身子微微前傾,微笑問道。

    他本身報價都很高,一個普通的安保每月是兩萬,安保隊長一月是三萬,經理是五萬,加上車輛使用費,一個安保小隊,十幾人的規模沒月的支出就接近百萬,這顯然是高出市場價很多的。

    田雪菲笑了笑,撩了一下眼前的頭發,含笑道,“唐總是真的想開價這么高?這可比市場上的價格高出了一倍都不止啊……”

    唐風擺擺手,“田經理是做銀行的,你我都明白,銀行有些部門的安保等級要求是極高的,你又是江南農商總行的人,想必有許多部門需要高級別的保護,因此什么人去做就顯得格外的重要了吧?”

    “剛才我門大唐的安保您也看過了,相關資質很全,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的人員素質極好,我手下的經理陳飛,是我從部隊挖來的,曾經是燕京衛戍區的特種大隊教官,其余人也大多數都是他的老部下,偵察兵居多,絕非是一般的板報公司隨便找的人培訓出來的。”

    “說實話,我的報價自然會嚇走那些根本沒有誠意的人,但我想田經理一定是識貨的,既然識貨,那就不會覺得我們的費用高了。”

    田雪菲聽完沉吟了一下,隨即又笑了起來。

    “唐總的口才果然是讓我佩服啊,其實呢,只要人員素質過硬,保證不會出現一丁點的差池,這個報價我并非不能接受。”

    “好,我唐風從來都是個爽快人,田經理要是有疑問,現在我可以帶你去看看我們的隊伍和裝備。你要覺得可以,咱們今天就簽合同。”

    田雪菲想了想,沉吟了半響,:“不用了唐總,這些資料我看過了,我相信唐總的為人,這樣吧,我們農商總行就要三支十人左右的小隊就可以,主要用;來保證資金中心和總行的安全。”

    唐風點點頭,示意助理是草擬合同。

    不多時,合同拿來,雙方直接就簽了合同,三支小隊每月的傭金是三百二十一萬。

    這合同簽的很順利,這個田雪菲的直爽也正是唐風所喜歡的,因此心情大好。

    弄完合同,田雪菲離開了公司,唐風將她送到了樓底。

    轉身往回走的時候,陳飛的車剛好開進了停車位。

    “風哥!”

    唐風回頭一看,是陳飛。

    “聽說咱們第一單簽了?”

    陳飛笑著問到。

    “對,和江南農商簽的,只不過合同不大,三支小隊的需求。”

    陳飛撓撓頭,“那報價是多少?”

    唐風一笑,“三百二十一萬每個月。”

    “我靠!”

    “風哥,你這也太狠了吧?三十個人一個月都快十萬的傭金了?這也……”

    說著,扭頭一看遠處剛剛開走的奧迪,抬起手一指。

    “風哥,該不會是你犧牲色相……”

    停住腳步,唐風右腿微微一發力,正中陳飛膝蓋彎,后者哎呦一聲,跪在了地上。

    “我靠,風哥你來陰的!”

    ……

    剛上來坐下,之前的助理又走了進來,手中拿著唐風的手機。

    “唐總,您的手機剛才來電話了,我沒接。”

    一看,剛才談合約的時候手機放在會議室了,答應一聲接了過來,打開屏幕。

    是林音的。

    心里猛然之間一沉,唐風頓了頓,還是回撥了過去。

    不多時,林音略顯虛弱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們離婚吧……”

    電話兩邊的人都是良久的沉默。

    沉默了很久,唐風笑了一聲,接著又笑了一聲,苦笑。

    苦澀的笑。

    “好。”

    “等會民政局見。”

    電話掛掉,傳來忙音。

    唐風怔怔的坐著,許久才回過神來,接著又是苦笑。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回來這么長時間,終究算不上是重新開始,他此時也才明白,過去的事情終究是過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三百年,跨越三百年回來,終究還是一場痛苦。

    當年師父告訴自己,人生在這個世上就是來受盡痛苦的,唯有修仙得到才可逍遙快活,當年的自己雖然深有同感,但直到今天,他才算是真正明白那句話的真正含義。

    人,真的生來就是痛苦的。

    走出辦公室,下樓,開車。

    ……

    安北,午后的陽光溫暖和煦。

    到了門口,下車,林音咳嗽的聲音讓唐風一眼便尋找到了她。

    隔了一兩天,林音的臉色恢復了許多,但仍舊看的出來,有些蒼白無力的感覺。

    二人站在門口,對視了一眼,林音沖他笑了笑。

    仍舊是那么美,只不過眼神之中的東西太多了,再也不是唐風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那般清澈。

    “辦手續吧。”

    唐風點點頭,“好。”

    窗口,工作人員詢問了幾句,知道是雙方都同意,沒有多言,直接蓋了章。

    紅色的本子換成了綠色。

    出門,林音伸手將其扔進了垃圾桶。

    一前一后走到馬路對面,林音背對著唐風,在人潮擁擠的街道上,輕輕的說了一句。

    “唐風,謝謝,謝謝你三百年還沒忘記我。”

    “可是你記住,打今天起,我不再是從前的林音,有我在,便是你永遠的敵人,即便我手誤縛雞之力,但卻有殺你之心,你記住了。”

    話語說罷,大步離開,午后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將身影拖的很長。

    她,還是那么美。

    唐風抹了把臉,而后再度笑了一聲,坐進了車里。

    這說不清道不明,糟蹋透頂的一切似乎在今天終于結束了……

    ……

    車子發動,往公司駛去,心情不多時之后終于算是平靜了下來。

    離婚之后,他似乎反而更覺得輕松許多。

    現在自己成了一個人,要做的事情似乎也更加的清晰明朗。

    那就是抓緊修煉,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滅掉曾圖南,然后接著搞清楚,曾圖南身上所藏著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因為即便到目前為止,唐風還是不清楚曾圖南為什么也會重生回來,而且他所做的事畢竟是有違天道,且不說他師父袖手旁觀任其胡作非為,那么多的仙人也無一人出面阻止,這顯然有些不合常理。

    如今想要弄清楚這一切,就必須擁有打敗曾圖南的能力。

    而想要達到修行的最佳水平,則必須擁有地球上最好的藥材和靈石之類的寶物,想拿到,用錢買才是最快的辦法。

    正因為如此,唐風的終極目標,就是建立自己的商業帝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