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上任的第一把火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二章 上任的第一把火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思前想后,最終點頭答應,但隨即開口補充道,“您能把那么大的產業交給我,我唐風自然也不是那種無情無義的人,這樣吧,您還是你整個企業的名譽總裁,在我們交接之前,先將您手中的股份清算一下,得出一個具體的數字,然后在我接手之后,每年按照集團盈利的多少分別付給您一筆錢,算是贖買您手中的集團股份,當然,直至您手中的股份贖買結束,集團也會給您名譽總裁一個年薪,具體數字,我們可以再接著商議。”

    高光輝一瞬間心里有些感動。畢竟唐風所說的這一番話,著實是在給自己考慮未來。

    “給我這么優厚的條件?不用了,所有的產業是給你了,但這小承德山莊不是還在?我該有的早都有了,用不了那么多錢。”

    唐風搖搖頭,“不,這是應該的,您要是不答應的話,那您的集團我也不會要。”

    高光輝十分欣賞的看了一眼唐風,旋即點了點頭,輕笑道,“好吧,那就按照你說的辦,這樣,我先給你說下,我名下的集團有兩個,一個將江南晨輝房地產開發集團,總部是在楚州,另一個是江南省遠洋進出口貿易公司,總部在燕京,這兩個集團的總共大概是56億左右,市值這兩年還在上升期,未來只要經營的好,破百億也不是一件很難的事。”

    唐風隨即點點頭,“好,我記住了。”

    “明天帶著你的人,先到楚州,我們把手續辦了,然后過兩天再去燕京。”

    高安夏此時也是十分的高興,看向唐風的眼神中似乎都含著光。

    人家的美意,自己要再推脫,就顯得不知輕重,沒意思了,唐風沒多想,答應了下來。

    三人又聊了會兒,高安夏拉著唐風起身打過招呼之后離開了。

    出了小承德,又將唐風拉上了車。

    “你這是準備拉我去哪?”

    高安夏羞澀的笑笑,“去我家。”

    “去你家干什么?”

    “怎么?你接手了我二叔那么大的產業,我不得讓爺爺知道一下?”

    聽到是去找高老,唐風心里倒沒有什么,也就答應了下來。

    到了高家別墅,高老知道自己小兒子將他所有的集團都交給唐風去打理的時候,心里也很滿意。

    畢竟人都要老的,自己那小兒子年紀也不小了,雖然跟他老人家關系一直不怎么樣,但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愛憐之心還是存在的。

    “你二叔也算是看開了。他掙那么多錢有什么用呢?這社會永遠都是年輕人的,他也四十多歲。早點回去多陪陪女兒,商界的事就給小風,再合適不過了。”

    高老對于唐風的信任自然是不容置疑的,因此對于小兒子高光輝的決定,他沒有一絲一毫的意見,反而感覺很踏實。

    從高家別墅出來,唐風回了酒店,高安夏還想玩,被唐風給趕回去了。

    ……

    第二天一早,高安夏在樓下接上他,然后又接上高光輝,三0人一行趕到了楚州的晨輝地產。

    晨輝的總部大樓位于市中心,車子停在大廈樓下,往上看去,這棟大廈的裝修風格與周邊的建筑大相徑庭,風格很是獨特,看一眼就足以讓人忘不了。

    三人一行進了大廈,里面的人一看到高光輝到了,連忙上來迎接。

    而走在大廈內部,一股子濃濃的現代感撲面而來,看得出來晨輝地產的實力是很強的,總部一樓的裝潢都用到了許多鉆石裝飾。

    由于昨天的時候高光輝就和公司的負責人談過,因此一進公司,就召集所有人開會。

    偌大的會議室內,坐了幾十號的中層以上領導,將整個會議室坐滿了,唐風和高安夏坐在最前面,距離高光輝很近。

    沒有多說幾句閑話,高光輝便當著晨輝集團所有領導的面宣布。

    自己卸任集團總裁,由唐風接任,并將股權轉讓,后續只出任晨輝集團的名譽總裁。

    這個宣布一出,整個會議室內的大大小小領導全都震驚了!

    都知道高光輝這兩年很少來總部,但卸任這件事還是來的有些太突然了些,畢竟一來高光輝還這么年輕,二來選的接班人他們這些領導都不認識,從來都沒見過,而且看上去也就是二十來歲的樣子,實在有些太年輕了。

    因此,高光輝剛說完沒多久,一個年紀約莫五十上下的中年男人站了起來,他梳著大背頭,精神灼爍,一看便是高層領導。

    “高總,這件事,是不是有些太突然了?況且這位小伙子我們還都不認識,您就這么把公司交給他,恐怕……”

    高光輝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這人曾經也是自己的得力助手,叫白世雄,現在是晨輝集團的首席副總裁,簡單點說就是集團的二當家。

    只不過隨著集團體積的增大,白世雄手中的權力也隨之增大,加之這幾年自己有淡出的意思,他便更加的肆無忌憚,很多部門的人都換成了他自己的親信,高光輝一直念在舊時的交情上,不忍心動他,沒想到今天自己一宣布決定,他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世雄,這件事我想了很久,我心老了,不想再繼續摸爬滾打,唐風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人,我把公司給他,你們也可以放心。”

    其實這些人說不認識唐風也不至于是一點都不認識,畢竟前兩天的那個采訪,那可是讓商界的大部分都看到了的。

    而正因為這個原因,在他們這群老油條的眼中,唐風這個年輕人思想太過于超前,而且很激進,充滿了理想化,完全和晨輝集團的經營理念相背離。

    舉一個例子,晨輝集團是做地產的,賣房子的,確實是很賺錢,如果唐風來了,直接將集團的樓盤售價腰斬,那么整個集團的財務情況將會變成什么樣子?

    不敢想象,說白了,還是他們覺得唐風不會讓集團掙更多的的錢,只會走下坡路。

    白世雄看著高光輝,語重心長的說道,“高總,你說晨輝這么多年過來了,你現在突然就宣布離開,將這么大的集團交給一個年輕人,我們是老相識,交情在這里,我能理解,但是你想,下面的員工怎么看?他們會認為高總您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們是否能接受?再者,唐先生名氣大我們知道,但是,畢竟還是太年輕,底下那么多人,能不能服眾還真是個問題……”

    白世雄說到這里,唐風直接就站了起來,既然高光輝已經決定了,自己也接受了,那么實際上從剛才那一刻開始,自己已經是晨輝的老總了。

    “你叫什么名字?現在擔任什么職務?”

    白世雄一愣,左右看了一眼,指著自己鼻子問道。

    “你是在跟我講話嗎?”

    唐風臉色冷了下來,“我再重復一遍,你叫什么名字,擔任的什么職務。”

    會議室內此時鴉雀無聲,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白世雄和唐風,只不過在這會議室中坐著的大部分領導,都是白世雄的親信,他們看向白世雄,還是希望他能力挽狂瀾,阻止唐風接任。

    白世雄冷哼了一聲,緩緩的坐下,手搭在會議桌上,有規律的翹著。

    一臉的不屑,“鄙人白世雄,現在是晨輝集團首席副總裁。”

    唐風笑了,接著點點頭,而后轉頭看了一眼高光輝,直接到。

    “那好,我現在以晨輝集團首席總裁的身份告訴你,你,白世雄,被解雇了,限你在半個小時之內收拾東西離開晨輝總部。”

    全場嘩然!

    連高光輝臉上都露出了微微的驚訝,這個唐風還真是雷厲風行,頗有年輕人的魄力。

    底下的其余高中層領導全部都炸了鍋!

    “高總,您得給我們做主啊!”

    “白副總可是晨輝的元老,這個人算什么,上來就要開除白副總,這顯然是把我們這些老員工就不當人看吶!”

    “是啊高總,您得給我們做主啊,這我們的職位改天補上說被開就被開嗎?這晨輝還是晨輝嗎?”

    高光輝抹了把臉,未做理會。

    “我已經不是晨輝的總裁了,唐總才是,你們有問題,找他說吧,我得回家接女兒放學了……”

    說完,給高安夏使了眼色,叔侄二人在眾人的目光之下,離開了會議室。

    場面卻沒能安靜下來。

    唐風在吵鬧聲中,坐到了高光輝的位置上,用手重重的拍了拍桌子,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

    再轉頭看向白世雄,臉漲的通紅,眼珠子都泛著血色!

    在他的眼中,晨輝有多一半是他的,再者高光輝不經常來,雖然錢轉的比他多,但實際上,自己的實際控制力早就超過了他。

    自己連高光輝都不懼,卻被一個剛上來的毛頭小子給炒魷魚了,簡直不能接受這個羞辱。

    不過他心里此時還并不懼怕什么,因為畢竟底下十幾個部門的老大都是自己的親信,有他們在給自己說話,他唐風總不敢把所有人都開了。

    這么想著,白世雄膽氣上來了。

    抬頭看了一眼墻上的時鐘,唐風對著白世雄笑著說道。

    “我剛剛解雇你的時間是三分鐘前,你現在還有二十七分鐘不到的時間收拾東西滾蛋,要不然的話,讓保安動手,恐怕你臉上就很沒面子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