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九章 恩惠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二十九章 恩惠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雖然只是一個公司的小前臺,但是唐風的事件是自己的公司一手策劃,這個名字她這兩天已經聽到的太多了,哪里能不認識呢?

    不過她的心理素質實在是有些太差了,從來沒有經歷過什么大事,唐風抱上名字之后,她顯然有些楞了。

    臉僵了好長時間,前臺小姐這才反應了過來,十分尷尬的笑了兩聲,往外走的同時看著唐風。

    “那個……唐,唐先生是吧?我,我這就去找經理。”

    說完,小跑似的沖進了辦公區。

    唐風扭頭示意一下莫如霜,轉身就跟了進去,他才沒有興趣一直站在這里等著。

    于是乎,前臺風風火火的進了陳清揚的經理辦公室,唐風和莫如霜在辦公區一眾工作人員的注視下,沒敲門,直接跟著就進了辦公室。

    陳清揚此時剛看到前臺小姑娘風風火火的進來,哪里有一點藝術院校畢業的藝術生模樣,加上他這兩天連續的熬夜奮戰,心情異常的煩躁,直接沖著前臺小美妞吼了一聲。

    剛吼完,外面又進來兩個沒有敲門的哦不速之客,陳清揚直接就火了,看都沒看一眼,直接怒火中燒,大聲喝道!

    “誰啊!進門不不知道敲門的嗎,出去!”

    態度異常的蠻橫,不過在他眼里,自己這脾氣公司里的人都基本習慣了,畢竟自己是領導,是經理,他們只是手底下干活的。

    莫如霜被突如其來的一吼嚇了一大跳,但唐風卻沒有什么感覺,自顧自的進門坐在了沙發上。

    而此時陳清揚的視線被面前正面站著的前臺擋住了,根本沒看到進門的人究竟是誰。

    心里積攢的怒火直接在一瞬間就被點燃了,陳清揚猛地一拍辦公桌,現代金屬材質的桌子發出刺耳的聲音,嚇得準備說話的前臺小姑娘渾身都是一顫,剛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直愣愣的看著經理陳清揚,半天沒說出半句話來。

    而此時站起身的陳清揚看到了沙發上坐著的人,那人正在看著自己,笑瞇瞇的看著自己。

    這個面孔他可真是太熟悉不過了,除了唐風還能有誰呢?

    突然之間,他就呆住了,做了這么多年的媒體,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唐風看到陳清揚這個樣子,哈哈笑了起來,面前這個人不過三十上下,金絲邊眼鏡,鏡片很厚,顯得很斯文。

    “怎么?陳經理天天背后地里搞我,見了我……不會不認識吧?”

    前臺的小美妞看到這里,怔怔的轉過身,臉上驚的是花容失色。

    莫如霜很識趣的沖前臺小姑娘努了努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

    經理室門關上,房間內就只剩下了三人。

    莫如霜記者出身,此時很習慣的拿出了包里的微型錄像機,按下了開始的按鈕。

    陳清揚左看看右看看,顯然有些不知如何應對。

    “陳經理在網上對我唐風那可是分析的頭頭有道,行文邏輯,文筆都是上乘,簡直就是大文豪投生啊,怎么見到我唐風本人,反而不說話了呢?”

    莫如霜舉著錄像機,鄭重其事的說道,“陳經理,你現在所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有可能作為將來的呈堂證供,希望你考慮清楚之后再說話。”

    豆大的汗珠自額頭滲出,陳清揚突然之間有種不祥的預感出現了。

    沉吟良久之后,陳清揚 勉強笑了一聲。

    “唐風唐先生?不好意思,我不認識,我也不知道您在說什么?這里是我們公司的辦公區,請二位出去。”

    “還有,這位姑娘,你現在在侵犯我的肖像權,請你關掉攝影機,不然的話我就報警了。”

    莫如霜和唐風對視一眼,就都笑了。

    而陳清揚雖然嘴上說的很是強硬,但實際上心里很是沒底,在他看來,人家找上門來,沒有點準備怎么可能?

    唐風雙手按在膝蓋上,直接站起了身,面容驟然之間就冷了下來。

    “陳清揚是吧?我現在客客氣氣的跟你說話,算是給足了你面子,同樣也是在給你機會,我勸你想好之后再說話。”

    面對著二人的外柔內剛,陳清揚越發的緊張不安,他是文采超群,互聯網事件處置經驗豐富,但面對這樣的局面,卻沒有一點的應對之策。

    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臉上卻還想佯裝鎮定。

    “兩位,你們究竟想干什么?”

    “你心里應該比我們更清楚才對,你說我說的對嗎陳經理?”

    陳清揚楞了一下,不知該如何回答,面前的錄像機拍著,只要自己說了實情,他清楚,自己將面對什么樣的懲罰。

    辦公室內許久沒有人說話,唐風將雖然拿著的文件袋直接一把扔到了他的辦公桌上。

    陳清揚被嚇得心臟劇烈的一顫,伸手哆哆嗦嗦的將文件袋接了過去,然后打開。

    只看了不到半分鐘,陳清揚渾身的冷汗就下來了……

    萬萬不曾想到,唐風居然能查的這么詳細,而且這樣的手段,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接著再往下看,他注意到了文件上頭的紙張水印。

    赫然寫著“某某軍區。”

    他大腦“嗡”的一聲,反應了過來,與此同時心中萬念俱灰,對方原來有這樣的背景和能量。

    自己這次算是真的栽了。

    ……

    一瞬間的功夫。陳清揚臉色便是蒼白如紙,他心中想到了自己那一雙兒女,想到了溫柔賢惠的妻子,他們都在家中等著自己……

    而他自己,卻很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這些資料我覺得應該可以定你陳清揚的罪吧?你是文化人,我想用不著我多說什么了吧?”

    陳清揚呆滯的點了點頭,接著苦笑了一聲。

    “我承認,網上那些關于你的負面東西,都是我寫的,我操作傳播的。”

    舉著錄像機的莫如霜聽到這話,心里長出了一口氣。

    “這些事都是我一個人做的,與其他人無關,我陳清揚一人做事一人當,絕對不連累其他人。”

    聽到他這句話,唐風笑了笑。

    “我說過,我給你機會。”

    陳清揚瞬間轉過頭看向唐風,“什么意思?”

    唐風站起身,將莫如霜手中拿著的錄像機接了過去,當著陳清揚的面,將內存卡拔了出來,放到了陳清揚的面前。

    莫如霜和陳清揚看到這一幕,都楞了。

    “唐總,你這是?”

    莫如霜看著唐風,滿是疑惑的問道。

    唐風沒有回答他,而是看著發呆的陳清揚,“你現在面前有兩個選擇,第一,放棄現在的一切,做我公司的員工,說實話,我很欣賞你的才能,想讓你為我所用。”

    陳清揚看著唐風,又呆了。

    莫如霜此時再看唐風,內心的感覺已然變了,什么樣的男人能干成大事?

    無疑就是這樣的。

    “當然,你還有第二個選擇,那就是承擔法律責任,我可以不追究你手下員工的法律責任。”

    “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考慮,完了告訴我。”

    這顯然就是一個根本不需要任何考慮的問題,陳清揚是萬萬沒有想到,唐風居然會就這么放過自己,不僅不追究自己對他的傷害,這得是多大的胸襟?

    此時,陳清揚的心里開始后悔了,做了這么多年的公司,為了讓妻子兒女過上好生活,他不惜違背當初大學畢業時的誓言,一心扎入了這個深淵。

    這些年錢是掙到了,但整個人其實過的并不快樂,做他們這一行的,就得昧著良心做事,根本不可能有原則,就拿唐風這次的事件來說,他就知道,唐風定然不是自己筆下寫的那樣無惡不作,但是只要往壞了寫,他就拿到錢。

    “當然,值得補充的一點是,你可以將手下的員工一起帶到我的公司,我前期會為你們獨立設置一個部門,后面發展可以的話,為你們單獨注冊公司,至于薪酬方面,你可以放心,我不會虧待你們。”

    陳清揚站了起來,眼睛有些模糊,那是因為滲出了淚水……

    “唐總,我答應你!”

    “別說給我多少工資,就算讓我給你白干,我也做!”

    “您今天能放過我,不追究我對您的傷害,已經算是對我的天大的恩惠了!”

    人心都是肉做的,陳清揚本身也不壞,唐風對他施以如此的恩惠,他不感激那肯定是假的。

    “還有,唐總您稍等,我現在馬上去組織人手銷除對你的不實傷害……”

    莫如霜看的清楚,陳清揚的臉上居然出現了淚痕。

    沒有攔著他,唐風擺手讓他出去安排了,而辦公室內,只剩下了莫如霜和唐風。

    “唐總,您就真的這么輕易的放過了他?”

    “難道說他對您產生了那么大的傷害您都不在意?”

    唐風笑著搖搖頭,“當然不是,但是你覺得,我不這樣做,該如何做呢?”

    這個問題倒是把莫如霜給問住了,她低著頭想了想,干笑著搖搖頭。

    唐風靠在沙發上,“與其讓他坐牢,以澄清我的清白,還不如讓他感恩于我,主動站出來澄清事實真相,最關鍵的是,他是個人才,我想我們大唐安保和晨輝集團日后也同樣需要這樣的人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