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三百三十一章 魔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三百三十一章 魔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無量天尊,善人到此,可是有什么事嗎?”

    這一聲無量天尊喊出來,唐風十分滿意的笑了笑,因為只有真正的道士才對這么跟人見禮。

    “閑來無事,上山避避喧囂,不知道道長是否可以帶我上山看看?”

    知客道人那平時什么人沒見過?打眼一看便知道來人身份地位如何,聽到唐風提出這么個要求,他上下打量唐風一眼,連忙笑著道。

    “善人若是想上山,引您上去自然是我的職責,這邊請。”

    說完,閃身讓開抬手指向山尖,唐風也沒有客氣,直接邁步上了陡峭的抬階。

    山底距離山尖的距離不短,知客道人雖然看著腿腳還不錯,但走了沒多遠便有些跟不上唐風了,唐風見此,也只好放慢了速度,與知客道人一樣慢慢上山。

    “道長,貴觀是三清所屬的那一支?”

    干走著無聊,唐風隨口問身側的知客道人。

    “回善人的話,清城觀乃是上清一派的道觀,其淵源可追溯至南宋末年,距今幾百年的歷史了……”

    知客道人有些驕傲的說道。

    唐風點點頭,“觀中平時來往的游客多嗎?”

    知客道人氣喘吁吁,擺手搖道,“不多,不多,安北本是小城,南山也非名山大川,世人愚鈍,求神拜佛只知人云亦云往名山去,更甚者,我道門一派近幾十年來名聲凋敝,信者寥寥,游人本就稀少。”

    唐風點頭,知客道人說的也倒是實話,不過既然游人少,那也正和自己的心意,在此修煉,似乎最為合適不過了。

    “不知貴觀可否留我等常人居住?”

    知客道人高深莫測的一笑。“這個不好說,住宿的費用很高,關鍵是,看掌教的意思,若是掌教看你心誠,則會同意,若是看不順眼,出再多的錢也無濟于事,所以啊,這問題我沒法回答善人了。”

    唐風擺手示意沒事,不多時的功夫二人已經走到了山腰位置,往上看去,臺階越加陡峭,山勢同樣越發險峻,駐足遠眺,遠處群山起伏不斷,已到了中午時分卻還是霧氣環繞,猶如畫中景物一般。

    “善人,你看這山中景色如何?”

    唐風點點頭,“嗯,不錯,人跡罕至,景色優美,是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

    聽到這里知客道人就笑了,撫了扶下巴上并不長的胡須,驕傲的道。

    “那是自然了,我們青城觀在宋末元初之時就有一仙長飛升,大清雍正皇帝在位時,又有一位掌教真人飛升,這南山也因此被稱為南山,不折不扣的仙山福地。”

    唐風淡笑之后并未說什么,繼續埋頭上山。

    ……

    直到山顛,一處平整的空地上,坐落著六七座古式建筑,有大有小,有規律的排列。

    “善人,這便是我們青城觀了,請先到下邊歇息。”

    唐風跟著知客道人往前走,整個建筑群占地面積很大,但一路上除了幾個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之外,沒有看到一個游人。

    不過這里的道人大多高冷異常,見到生人遠遠的便快步走過,從不上前打聲招呼,這一點與佛家待人有很大的區別。

    許多信眾游人游訪名勝古剎,為的也就是求上一個心理安慰,遇到這樣的道人,肯定心里會不滿,久而久之游人稀少也有不足為奇了。

    到了最底下的大殿休息了一會兒,知客道人將唐風安排給山上的道人照顧,打過招呼便下山去了。

    坐在大殿之中,喝著茶碗中的清茶,唐風感覺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愜意和恬靜。

    不多時,招呼自己的道人將觀中主管雜事的主事找了過來。

    主事道人看模樣四十左右,一聲藍色道袍,盤頭扎著簪子,身形瘦俏,皮膚白皙,行走之時腳下平穩,頗有道人風范。

    雙方見禮之后,盡皆落座。

    “唐善人此番來我青城觀,據說是尋求一處僻靜之所精心修養?”

    唐風喝了口茶,含笑點頭。

    “不錯,正是如此。”

    主事道人倒也直接,干凈利落的點頭說道。

    “道門規矩森嚴,想再次居住不易,非我門下之人,不僅每天需上萬的供錢,還需通過掌教的親自同意才行,唐善人若是覺得可以,我這便向掌教真人說。”

    “有勞道長了。”

    主事道人起身離座,大踏步出去了……

    旁邊伺候的小道人眼見主事道人遠去,湊到身邊對唐風說道,“善人,掌教真人不恐怕一時半會來不了,最快也得過一個多小時,這是常事,要不我先帶您到觀中轉轉?”

    唐風一想,既然如此,那轉轉也好。于是便點頭答應了。

    跟著小道人出了道觀,往前走去,只不過唐風從前距離仙尊之位只差一步,觀中供奉的許多仙人連自己的仙位都不如,自然不會進殿燒香參拜。

    小道人略有不滿,但還是帶著唐風繼續往前轉。

    不多時的功夫,到了青城觀的正殿,遠遠的向里面看過去,建筑氣勢恢宏,檐下牌匾上的“上清殿”三個大字遒勁有力,應當出自古時某位大家之手。

    站在門外看了幾眼,唐風還是決定進去燒香參拜一番。

    上清祖師便是人們口中耳熟能詳的靈寶天尊。

    “唐善人,見我上清祖師,我還是領你去敬上一炷香吧……”

    唐風轉頭看了一眼小道人,含笑點頭,“好。”

    邁步跨進大殿,抬頭看向上方的上清祖師像,唐風輕輕緩了口氣,往前走了幾步。

    小道士先行一步,拿過三支香,點燃之后吹滅,轉手遞給了唐風。

    唐風正面對著神像站定,將其中兩支香放下,只拿一炷香,且并沒有要跪拜的意思。

    小道人面色陰沉了下來,正欲說什么的時候,后方傳來了一聲爆喝。

    “何人如此放肆,見我上清祖師因何不跪!”

    小道人聽到這聲音,趕忙閃身退下了,因為他聽到了掌教真人的呵斥聲。

    唐風聞聲回頭,只見一身穿紫色道袍的中年道人大步而來,面露震怒,行走之時腳下生風,頗有仙風道骨的意思。

    幾步進了大殿,那掌教手持拂塵,打量了一眼唐風,厲聲喝道!

    “你是何人!為我上清祖師上香因何只持一柱!因何不跪!”

    唐風沒有答話,回過頭微微一彎腰,手中的香正對著神像。

    彎腰的瞬間,手中的香自中間斷了……

    ……

    一瞬間,大殿內安靜了下來,掌教真人還準備說什么,看到唐風手中的香在他彎腰的瞬間齊齊自中間斷掉之后,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如紙!

    他是掌教,但也只是肉眼凡胎,看不出唐風有何不同,但這香斷了,就只能說明一件事,此人的身份不一般!

    祖師居然都不接受他的香火供奉!

    連忙俯身賠禮,掌教真人躬身道,“貧道失禮,請仙長見諒,仙長這邊請!”

    ……

    后面的事情便談的很順利,掌教欣然同意了唐風要在道觀居住一段時間的請求,并希望唐風能多待一段時間,為觀中道人講授道法。

    但這個要求被唐風婉拒了,自己本不是道門中人,不懂道法,自己和師尊都是世外散仙,與道門一派并沒有太多的聯系。

    中午在山中用過素膳,掌教真人帶著唐風到了后山。

    “仙長,我手所指之處,不遠處那一山顛之上,便是我青城觀各位掌教平時修行之處,今日仙長要用,便先緊著仙長用了……”

    唐風笑著謝過,道門弟子大多豪爽直言,唐風也不客套,若是客套了,反而讓人家覺得自己做作虛偽,這一點修行之人和塵世的常人還是有所區別的。

    又轉了幾圈,領略了南山的大好風光,夕陽落山之時,唐風抬手告辭,掌教真人親自將唐風送到了山下。

    開上車,唐風返回了安北市區。

    進了自己之前一直住的酒店,剛進大廳,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面前。

    是林音。

    她今天穿著一套唐風從未見過的新衣,腳上一雙水晶高跟,氣質仍舊是那樣的高冷逼人。

    “聊聊?”

    林音攔在唐風面前,冷冷的開口。

    唐風一頓,閃身避開,“沒什么可聊的。”

    轉身便邁步準備離開。

    林音加重了聲調,“我來拿回一件東西!”

    這話讓唐風不由得站住了,自己這邊哪里還有屬于她林音的東西?

    轉身,“什么東西?”

    “你手上的那枚戒指!”

    “當初媽媽第一次帶我們回夏家的時候,外公外婆給我們兩個的戒指。”

    唐風抬手一看,心中不由得一滯!

    這個戒指很奇怪,記得自己戴上不久之后疼痛難忍,到醫院都沒辦法,自己運轉靈氣也無法消散疼痛一絲一毫,簡直讓人匪夷所思,但自從疼過一次之后便不再疼了,想去掉它也去不下來,就像長在了肉里一樣。

    眼看唐風的臉色發生了變化,林音往前走了兩步,輕輕的貼在唐風耳朵邊上,輕飄飄的說道。

    “你知道那是一枚什么戒指嗎?”

    “你什么意思!”

    唐風沒好氣的問道。

    “不知道吧?那我今天就告訴你,那是魔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