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三章 萬嫣然的麻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三章 萬嫣然的麻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藍凝脂還想說什么,但是電話那頭的唐風直接掛掉了。

    她之所以打這個電話的目的也很明顯,那就是探探唐風的口氣,畢竟韓果兒被控制,且她將一些得到的信息透露給了唐風,他們和想知道唐風現在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只不過她沒有想到的是,唐風最后居然直接將話挑明了,著實讓她也有些難堪。

    放下手機,藍凝脂走出臥室,她父親藍祖德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手機。

    “爸,你說唐風這次真會跟我們一起去老撾嗎?我們十分懷疑韓果兒將一些情況告訴了他。”

    藍凝脂畢竟還是年輕,在一些關鍵事件上,心理素質就沒有那么好了。

    藍祖德點點頭,“會的,唐風這個人的性格在那里,他會去的。”

    ……

    第二天一早,唐風駕車去了晨輝,處理完公司的大小事務,下樓去了浩宇集團。

    萬嫣然一身職業裝,熱情滿滿的到前臺將唐風接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你能主動來找我,這可是稀事一件呢。”

    “喝點什么。我這里有咖啡機,喝咖啡的話,我可以現煮給你。”

    唐風擺擺手,“我喜歡喝茶。”

    幾分鐘后,萬嫣然將一杯飄著香氣的茶水端到了唐風面前。

    “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事商量。”

    萬嫣然就坐在沙發對面,含情脈脈的看著唐風。

    “嗯,你說,我聽著呢。”

    剛準備說話,辦公室門被人直接撞開了,同時伴隨著幾個人罵罵咧咧的聲音。

    “萬嫣然呢,小臭三八,老子是他哥,憑什么……”

    人還沒進來,聲音先傳進來了,萬嫣然聽到這聲音,臉色一變,站起了身。

    與此同時,辦公室進來幾個人,三男兩女。

    “萬嫣然,你他娘的什么意思?爸這么大的公司,你就給我們三個一人那點錢?真拿我們當打發叫花子呢?”

    “打發叫花子也不至于那么少吧?”

    三個男的應該是往進闖的,兩個女的身上有浩宇集團的標志,應當是工作人員。

    而萬嫣然看到這三個人,臉色可并沒有想看到親人那樣的親熱,反而是一臉的鐵青,似乎對著三人充滿了不滿和厭惡。

    “我告訴過你們三個,再來鬧事。那幾千萬也別想拿到!”

    “同樣我也說過,你們現在住的地方,房子都是寫的萬浩宇的名字,現在他死了,房子自動就成了我的財產,你們要再這樣鬧下去,我讓你們一分錢拿不到不說,連家都沒地方回你信不信!”

    萬嫣然是真火了,唐風看了兩眼,也算是徹底看明白了,這三個應當就萬嫣然之前給自己說過了,萬浩宇的其余三個私生子。

    “不信!”

    “老子就是不信!”

    其中一個瘦瘦高高的,滿身痞子氣,穿著花襯衣的男子站了出來,不屑地一摸鼻子,流里流氣的道。

    “萬嫣然,你他媽的嚇唬誰呢?咱們幾個都是萬浩宇的兒女,浩宇集團少說幾十億的資產,你直接一鍋端?全是你的?憑什么?”

    “你敢讓我們無家可歸?好啊,我們無家可歸了都,那你覺得我們會讓你好過嗎?”

    說道這里,后面長得稍微瘦小一點的,看著年紀最小的小伙子也站了出來。

    “沒錯,兔子急了也咬人呢萬嫣然,別跟爺們兒三個玩心眼,我們知道你是萬浩宇真正名義上的女兒,但是我三個要搞你也不是沒有辦法,我告訴你,辦法多得是!”

    萬嫣然好歹也經歷過一些大風大浪,雖然稍微有些犯怵,但歸根結底還是沒有被嚇住。

    大搖大擺的坐回自己的辦公椅上,翹起二郎腿,冷聲質問到。

    “搞我?膽子不小啊,那你倒是搞個我試試看!”

    瘦高個冷哼一聲,往前跨了一步也坐下了,和萬嫣然正對面,絲毫不虛。

    “別跟我耍橫的,我實話告訴你,我們三個找過律師問過了,雖然我們三個的媽和萬浩宇沒什么法律上的關系,但是!你媽早就沒了,死了,萬浩宇和我們三個其中任何一個人的媽媽都可以被認定為是事實婚姻的關系,事實婚姻是什么懂嗎?”

    萬嫣然雙手環抱在胸前,示意讓他繼續說。

    瘦高男子一瞪眼,發現萬嫣然還沒有被自己嚇住,有些火大。

    “好,不在意是吧?好,這是律師寫的東西,你自己看看,只要我們三個商量好,支持其中一個,那么他很有可能會被法律認定為和你同樣享受繼承萬浩宇身后資產的權利,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

    萬嫣然只看了一眼,神色有些變了。

    “意味著我得把我手里的財產分他一半?也就是分給你們三個一半,對吧?”

    瘦高男子聽到這里,泛起了笑意。

    “算你聰明了一回,萬嫣然啊萬嫣然,人做事吧,千萬不能不給自己留一條后路,你說萬一哪天自己要是走投無路了,連條后路都沒有,那多尷尬啊?你說是不是?”

    萬嫣然一拍桌子,爆喝道,“做你的黃天大夢去吧!”

    “嚇唬我呢?你們三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好歹我萬嫣然哈佛經濟學畢業的高材生,你們三個加一塊也湊不出個大專學歷吧?”

    “跟我在這兒談法律,談繼承問題?你也不摸摸自己的腦子,看看里面有沒有那些東西!”

    說著說著萬嫣然都笑了,雙手叉著腰,氣勢洶洶的道,“你們不是想走法律程序嗎?不是跟我談法律嗎?好啊,拿著這破東西現在就給我去法院告!”

    “去啊!”

    三個大老爺們兒,全懵了!

    說的實在一點,是被萬嫣然的那種氣場完完全全的給壓住了!

    鎮住了!

    良久的沉默過后,三個人的痞氣被徹底激發出來了,先禮后兵不成,下一步就應當是動武了。

    瘦高男子站了起來,指著萬嫣然道,“你是軟硬不吃是吧?”

    萬嫣然抱著雙臂,胸脯一挺,傲慢的哼了一聲。

    “你別太得意,萬嫣然,你看看你那臉蛋,我精致,多白嫩,你說說,你要讓我們三個真的拿不到錢,我們這些從小混到大,從來不學好的人,真的急了,找個人花個萬兒八千的往你這美麗動人的臉上撒點東西,你說。會不會狠刺激?”

    萬嫣然聽到這里,懵了。

    這些人渣終究都是人渣,為了錢,確實是什么事都干的出來的,他們說這話,那就說明這個辦法他們想過,也不是沒有可能真的這么去做!

    這一下輪到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瘦高男子除了不會干正事和好事外,干起壞事來那可是沒說的,這辦法他一想出來就覺得十分的完美。

    就算她萬嫣然不信,那他也可以完全找一個人來一次,第一次先潑白醋和水,讓她萬嫣然知道一下厲害,自己還真不信治不了這個小女人了!

    “嫣然吶,是不是怕了?也對……”

    瘦高男子摸著自己的下巴,滿臉虛假關心的道,“一個女孩子家家的,還這么年輕,又長得這么漂亮,你說要真的被一個幾十歲的老男人潑一臉的硫酸,那后半輩子就是再有錢,有什么用呢?”

    “進一步說,即便就是能抓到真兇又能怎么辦呢?真兇就是坐了牢,你的臉也恢復不了啊,你說哥哥說的是不是沒錯?”

    萬嫣然臉變得通紅,她確實很漂亮,天底下沒有一個女人對自己的顏值是不在意的,她真的此刻腦海之中想的就是,萬一自己這張臉要被潑了硫酸,那場面自己在電視上不不是沒看過。直接就成怪物了,整容都沒可能恢復。

    而且瘦高個說的確實沒錯,不說警察是否能抓到他們三個,即便是抓到了,自己的臉也恢復不了,那自己這輩子不就毀了嗎?

    那自己這么多年拼命的努力,現在又和唐風合作共同對付何氏集團,又是為了什么?自己一輩子都毀了,還要那些做什么?

    她咽了口唾沫,有些頹唐的坐在椅子上。

    俗話說的好,閻王好送,小鬼難纏,世界上最難對付的就是這些地皮流氓了,做事從來不講道理,也沒有一丁點的原則。

    “說,你們三個到底想要什么!”

    三個男人對視一眼,都滿意的笑了。

    “這才是我們的好妹妹嘛,這樣吧,你說老爸留下來浩宇這么大的企業,幾十億的資產,這樣,我們三個心不黑,每人拿總資產的百分之十,剩下歸你,然后我們三個到浩宇任職個小領導,每月工資一萬,不能干太多的活兒,就這樣,不過分吧?”

    萬嫣然聽到這里就笑了。

    “一人百分之十?浩宇是有幾十億不假,那你們知道,這些資產當中有多少是不動產,是一時半會拿不出來的嗎?”

    “那這事兒不歸我們管,誰讓你搶著當老板呢不是?你要覺得不行,我們三個當老板,給你百分之三十,我們三個絕對能給你立馬給清了!”

    萬嫣然氣的牙根都癢癢,簡直就是三個無賴!

    “妄想!”

    瘦高男子立馬也火了,爆喝一聲,“臭三八,再給我耍橫,今晚就潑你你信不信!”

    萬嫣然瞬間被嚇住了。

    與此同時,唐風站了起來,淡淡的說了一句。

    “在下不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