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見瓦莎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見瓦莎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早上出發,車子中午時分到了燕京國際機場,唐風在機場和藍祖德已經藍凝脂等人匯合,他們這次陣勢不小,帶的人不少,幾乎將整個經濟艙的位置全部買了下來。

    “唐先生,這次不管怎么說還是得感謝您配合我們的工作啊!”

    藍祖德伸出手,非常禮貌的想和唐風握握手,而唐風則是看了眼他,站在原地,淡然一笑,沒有說話,更沒有將手伸過去的意思。

    場面一度有些尷尬,不過藍祖德也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看到這幕并沒有任何的不適應,轉而笑了笑,“唐先生一路辛苦,先休息一下吧。”

    說完就轉頭去幫忙安排運輸物資了。

    其實兩方人心里都明白,藍祖德明白,唐風也明白,每個人的心里都有數,表面上說是合作,但其實內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盤。

    只不過唐風雖然知道了他們會合曾圖南聯手來對付自己,卻并沒有拒絕前去,因為唐風一直秉承一個做人的原則,那就是其身正。

    飛機在下午兩點起飛,傍晚時分降落在了老撾萬象機場。

    托運的物資很多,先遣隊已經在機場候著,將物資搬上車,一行人上了車隊準備的越野車,準備直接開車趕往瑯南塔省。

    車隊十幾輛越野車在月色的掩護下,浩浩蕩蕩的沿著指定的路線往前開去,場面一度還有些壯觀。

    藍凝脂主動和唐風坐在了一輛車上,在她的心里其實是一直有一個疑惑在的,那就是唐風為什么要選擇繼續和自己合作,而不是翻臉。

    她們抓到了韓果兒,也同樣知道了韓果兒已經將事實情況告訴了他,在她的想法里,唐風就應該直接放棄和自己的合作才對,他現在來,不就是送死嗎?

    夜色逐漸深了,藍凝脂坐在唐風左邊,拉過一條毯子,蓋在了唐風腿上。

    唐風轉過頭看了她一眼,沒說話,更沒有表情。

    藍凝脂突然有些尷尬,她雖然一直很高冷,那是因為自己內心之中一直覺得自己太過于優秀,在一般的男人面前自己那就是女神之中的女神,因此一般不會給別人有好看的臉色,但是面對唐凡的時候,自己那高冷的態度似乎一直在慢慢的融化,尤其是知道唐風要來之后,這種感覺更加強烈。

    她之所以先前一直在問自己父親,唐風會不會來,他們自己的選擇會不會出現錯誤,其實都是在為唐風著想,她似乎開始懷疑自己父親對唐風這個人所下的結論。

    她開始慢慢覺得,唐風這個人看起來,似乎比曾圖南更值得讓人去相信,至少在現在看來是這樣的。

    “我知道你們會做什么,你也就不要在我面前裝愧疚了。”

    許久,藍凝脂聽到了這樣一句話。

    她猛然之間轉頭看向唐風,眼睛死死的盯著他。

    “你在說什么?我什么時候愧疚過了?我為什么要愧疚?”

    只不過說這話的時候,藍凝脂自己的心里也在發虛,她早就知道唐風已經得到了他們要動手的消息,這樣說,只不過就是在掩飾一下內心的不安而已。

    因為她的心里異常的矛盾,她在某一瞬間感覺,自己并不想讓唐風去死,但反過來理智又在告訴她,他們必須這樣做,這是職責所在。

    “你呢,也不用在我面前裝什么,沒有用,我也不會跑,我既然都來了,那就是說我理解你們的做法,也同樣相信你們做出的判斷是有一定依據的。”

    藍凝脂抿抿嘴,有些不好意思,她不敢去直視唐風的眼睛,她是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但現在她甚至開始覺得自己做的事有些太過于骯臟了。

    但是沒有辦法,她又想到了父親藍祖德說過的那句話,這兩個人其實誰善誰惡,并不重要,因為他們都必須死,只有他們都死了,才能保證整個社會的長治久安,這同樣是他們該盡的職責。

    一瞬間,藍凝脂有些語塞,她緩緩的轉頭看向唐風。

    “你都知道了?”

    唐風一笑,“我當然知道。”

    “那你為什么還要來?難道你不知道你一旦……”

    后面的話她不敢說出來,因為那是機密。

    唐風搖搖頭,閉上了眼睛。

    ……

    車隊在夜色的掩護下行進了一夜,第二天傍晚時分,車隊進入了瑯南塔市區。

    酒店是訂好的,唐風有自己的房間,一路上他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常,藍祖德對他也放心了下來。

    晚上洗漱完,唐風拿出手機給瓦莎發了一條短信,告訴她自己已經到了市區,將位置發了過去。

    不多時,藍凝脂的電話來了,說是樓下有個當地的女孩子找他,為了安全起見,讓他下樓去認一下。

    唐風穿上衣服下樓,瓦莎一身清爽的打扮,上身一件短袖,下身一條修身的牛仔褲,打扮很隨意,但也襯托出身材的曼妙。

    看到唐風第一眼,瓦莎直接就沖了上去,將唐風攔脖子抱住,眼淚就出來了,用英語說道。

    “你真的來了?”

    唐風笑著摸摸她的頭,并沒有說什么,藍凝脂在旁邊看著有些尷尬,只不過這個女孩子看穿著打扮也不像是個普通人家的姑娘,她想即刻趕走,也有些不放心,畢竟這里是老撾不是國內。

    眼看唐風就要帶著瓦莎上樓,藍凝脂上前一把攔住了兩人。

    “你帶她上去做什么!”

    藍凝脂伸出胳膊,不善的打量著瓦莎,這個姑娘長相和當地的土著就稍微有些區別,關鍵還很漂亮,一點都不土氣,這讓藍凝脂就更有些不爽了。

    唐風一轉頭,“帶她上去啪啪,要一起嗎?”

    藍凝脂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瞬間臉紅了!

    “不行,現在是特殊時期,不能隨便帶生人上去,這是我們的規定!”

    剛想說什么,瓦莎輕輕的笑著用手堵了堵唐風的嘴,示意不用他管,然后猛的轉過身,咄咄逼人的指著藍凝脂,用標準的倫敦腔低聲呵斥道。

    “這里是老撾,是瑯南塔,不是你們的地盤,你沒有任何權利限制我的自由,再來煩我,我讓你們馬上滾出瑯南塔!”

    很霸氣,不過她的確有這樣的實力,因為他爸爸在這里的勢力足夠她這樣張揚。

    藍凝脂恨得牙根兒都癢癢嗎,但是身后的工作人員沖她說了句什么,她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瓦莎同樣也哼了一聲,還沖她做了一個拜拜的手勢,跟著唐風回了房間。

    一進屋,瓦莎的臉立馬就變了。

    “他們在之前那個地方做了很多工作,我爸爸的人說,好像運輸了很多炸藥進去,你這次來,會不會有危險?”

    唐風點了點頭,“我知道。”

    瓦莎一愣,“既然你知道有危險,那為什么還要孤身一人前來?萬一他們真的對你下手你怎么辦?”

    唐風往床上一躺,伸了一個懶腰說道。“我自己有應對的手段,你不用擔心。”

    瓦莎苦笑一聲,“上次的事你忘了?”

    “這么久不見,你一來就非要跟我說這些?”

    瓦莎臉一紅,低頭看著自己手,“那你還想做什么?”

    “剛才我在樓下說的,你沒聽懂?”

    瓦莎搖搖頭,“不懂,你說的是漢語,我不懂。”

    唐風撓撓頭,“也對,那你說,這大半夜孤男寡女的,我們是不是該做點什么?”

    不得不說瓦莎是很有魅力的,她的長相本身就和國內的女孩不一樣,頗有一種異域風情,加上膚色是那種很自然的,就更加的符合唐風的審美。

    “不行,不行,我不能跟你做那個,必須得等到你娶我的那天晚上才可以……”

    瓦莎自然不是小孩子,她明白唐風,色色的眼神之中表達的意思的是什么,但隨即低著頭拒絕了。

    唐風重新往床上一趟,說道,“那好吧,萬一我明天過去,死在了那兒,那你可就……”

    瓦莎一聽這話,臉上立馬露出不滿,“我不許你這樣說!”

    隨即,很是不好意思的將房間的窗簾拉上,坐到了唐風的床邊。

    背對著唐風。

    唐風瞇著一只眼,還是看的很清楚,瓦莎的身材,實在也是有些太棒了。

    “想上來的話就上來唄,大家都是成年人,別那么害羞哈。”

    瓦薩伸手打了唐風大腿一巴掌,“誰想上去了,我就是想坐在這里陪你說說話。”

    唐風哈哈一笑,“那行,你說吧,我聽著呢。”

    瓦莎坐在床邊,簡直有些坐立難安,逐漸的,夜也深了。

    “你上不上來,不上來的話,我就睡了哈……”

    瓦莎一直在做思想斗爭,雖然之前也經常去酒吧那些地方玩,也在外國留過學,但其實內心一直是比較保守的,但是當唐風說那些話的時候,她心里不由得一震。

    “我去洗澡,你等我一下。”

    說完,直接起身進了衛生間。

    而此時房間內突然就安靜了下來,這也讓唐風從出來到現在,第一次有了思考的時間。

    ……

    不多時,衛生間的水流聲停了,瓦莎裹著浴巾站在了唐風面前。

    不得不說,那一雙纖細筆直的美腿,著實讓人感到眼前一陣的暈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