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六章 秘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六章 秘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不過唐風還是在一番欣賞把玩之后,及時克制住了自己的進一步想法,因為瓦莎之前說過,她希望自己的初夜是在結婚在給自己,那么既然她那樣說了,自己也不想提前做什么。

    反正這個女孩對自己的感情是無法裝出來的。

    而此時唐風房間門外,藍凝脂站在門口,氣鼓鼓的聽著房間內的動靜,臉上鐵青一片。

    心里不僅暗暗不忿道,“這個唐風,之前怎么沒看出來還這么花心,一出來就;來這么一處……”

    ……

    房間內,瓦莎像一個受驚的小貓喵一樣依偎在唐風懷里,將臉緊緊的貼著他的胸口。

    “我們去天臺,明天就要出發,有些話想跟你說說。”

    瓦莎抬眼看著唐風,壓低聲音溫柔的說道。

    反正也不做什么,唐風心里煩悶,于是拿起瓦莎,起床穿衣。

    門打開的瞬間,藍凝脂正在神游,哪里想到這大半夜的里面的人會出來,一下子和唐風打了個照面。

    氣氛在一瞬間尷尬了起來。

    藍凝脂呆呆的看著唐風和瓦莎,瓦莎呆若木雞的看著藍凝脂。

    “藍博士,有聽墻根的習慣?”

    瓦莎的臉當即就紅了,只不過她此時的臉色也拉了下來,在瑯南塔這片地界上,她的父親還是有些地位的,自己和唐風在這里居然被別人這么監視,讓她簡直有些不能接受。

    “你是誰,你想做什么!”

    瓦莎用英語,不善的問道。

    藍凝脂雖然臉上也尷尬,但是被瓦莎如此語氣的問話,也有些不滿,隨即冷哼一聲,抱著雙臂回道。

    “跟你有關系嗎?”

    瓦莎臉色一冷,“這里是瑯南塔,不是你們的地方,不是你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地方!”

    酒店內的爭吵很快引來了藍凝脂的同事和酒店內的工作人員,只不過上來的兩人看到瓦莎的同時,都是眼神一滯。

    肉眼可見的,藍凝脂的同事上前貼著她的耳朵耳語了幾句什么,而酒店內的工作人員則畢恭畢敬的上前,用當地話對瓦莎說著什么,雖然唐風聽不懂,但鞠躬這個動作卻很能說明一些什么。

    藍凝脂聽到自己同事的耳語,心里不由得一沉,對面這個女的果然來頭不小,為了在行動之前不再出現什么意外,她只能讓步。

    “不好意思,打擾了。”

    說完沖瓦莎鞠了一躬,轉身頭也不回的下了樓。

    看到這個讓她有些不爽的女的下樓之后,瓦莎轉頭看向唐風,萬分柔情的說道,“我們走吧。”

    于是,二人在酒店工作人員的指引下,上到了酒店大樓的樓頂。

    此時已是深夜,整個城市似乎都休息了一樣,遠處的高樓星星點點亮著燈光,萬物歸入沉寂,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人有的時候想來真是個神奇的動物,就好像,我見你也不過才幾次的功夫,在一起的時間更是少的可憐,但那種感覺就是很強烈,說不清道不明……”

    坐在樓頂的躺椅上,瓦莎聲音軟綿綿的說道。

    唐風回頭看了一眼她,沒有說話。

    他在想一件事。

    一件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我也這樣覺得,等我這次回來,就帶你回國吧……”

    瓦莎猛地轉頭看向唐風,內心的激動溢于言表。

    “真的嗎?”

    “當然。”

    月色如勾,天空中繁星點點,銀河在此時也愈發的明顯。

    許久的沉默,二人都抬頭看向天空,夜色就這樣逐漸的深了。

    ……

    “芷月上神?”

    唐風靜靜的看著銀河,突然之間說了一句這樣的話。

    但更讓人出乎意料的是,旁邊的瓦莎下意識的轉頭,幾乎是很習慣的答應了一聲。

    “嗯?”

    一個嗯字,先平后揚,很顯然是剛開始沒有反應過來,后面才明白過來,故意抬高了音調,做出疑惑的意思。

    但不得不說,已經有些晚了。

    幾乎是同時,瓦莎的臉色變了,她猛地回頭,讓自己不再去看唐風的眼睛,站起了身,走到了樓頂的邊緣。

    遠處的燈光暗淡了許多。

    “你終究還是認出我了……”

    瓦莎這次說的不是英語,是漢語,聲音似乎都有些改變,變得靈動清脆不少,也更好聽了。

    “芷月上神,你半躺著的時候很喜歡將左腳搭在右腳背上,這個習慣我注意過。”

    芷月上神,仙界的仙子之一,其地位和仙尊之下的仙君平級,只不過上神是單用給女子修仙者的尊稱,仙君也一樣,只用來稱呼男性修仙者。

    她是師叔月華道君的弟子之一,在仙界之時便和唐風交好,只是唐風想不通,她為什么也會在地球上。

    “仙界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有這么多的仙人回到地球這個并不是仙人該在的地方?”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唐風起身走到芷月身邊,轉頭問道。

    芷月猛地回身,眼中似乎有些晶瑩,直直的看向唐風。

    “你終于明白過來了,我還以為,你會一直都覺得北華師尊同意你重生回來就是為了讓你得到前世得不到的人呢,沒想到,你明白的還是挺快的……”

    這番話讓唐風的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什么意思?你究竟想說什么?”

    “仙界究竟發生什么了?”

    芷月并沒有立刻回答唐風的話,而是探手指向虛空,夜色闌珊的夜景中,憑空炸出一個漩渦,之后一柄泛著金黃色的利劍自漩渦之中緩緩鉆出,而后剎那之間飛向身邊的芷月上神。

    而唐風則看的出神,這是師父曾經使用的法器兵器之一的“雀舌槍”,乃是由上古神獸朱雀的火舌與上古玄鐵煉制而成,法力無邊!

    “雀舌槍?怎么會在你手中?”

    芷月上神此時的眼神已然完全和瓦莎的不同,她目光冷冽,抬手將泛著火光的雀舌槍接過。

    “這是你師尊在我臨走之前交給我的……”

    “他讓我回來之后,找機會將這兵器給你。”

    唐風隱隱有一絲不詳的預感在腦海之中盤旋,師父為什么會將這么重要的東西交給一個算不上多親近的人,讓她轉交給自己?

    現在想起來,仙界一定發生了什么,要不然絕對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告訴我,仙界究竟發生了什么。”

    唐風壓制著自己心中的情緒,低聲問道。

    芷月上神將雀舌槍收起,探手一握,神兵立刻便化成靈氣融進了手掌之中。

    “仙界在你走之前其實就已然大亂,北華仙尊擔負維護仙界秩序的重要責任,必須站出來,恰逢那時你晉升仙尊有望,但無奈心魔未除,仙尊不忍讓你強行晉升,也不想看著你死在魔掌之下,便同意了你重生的想法……”

    唐風的腦子有些亂,想了想,繼續問道。

    “什么意思?仙界大亂?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下子說清楚!”

    他有些不耐煩了。

    芷月上神搖了搖頭,“你難道還不知道,在你的能力的還沒有到達到一定程度之前,知道的越多,只會讓你死的越快嗎?”

    “接著,它是屬于你的東西,我交給你了。”

    說著,抬手將唐風的手抓住,一絲金光沒入唐風手臂,雀舌槍已然歸唐風所有。

    此刻,唐風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干笑了一聲。

    “原來,曾圖南的出現真的只是一個標志……”

    “我之前還想不通曾圖南如此行事仙界為何會置之不理,現在看來,仙界都已經大亂,誰還會去管他……”

    芷月上神溫柔的握住唐風的肩膀,“別想那么多,既然你現在這么早就認出了我,接下來的日子,我一定會幫你的,查出真相,完成我們該完成的任務。”

    說完,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雖然現在有些事還不能告訴你,但……沒關系。”

    “以后你都會知道的,這也是為了你好,以你的性格,萬一知道的多了,我怕我也壓不住你……”

    唐風回過頭不屑的一笑,“你什么時候壓的住我了?”

    氣氛一瞬間有些輕松了起來,芷月上神一撇嘴,“你還是叫我瓦莎吧,聽得順口一些。”

    “還有就是,不讓給你一下子說清楚事實是你師父的意思,他臨走之前這么給我囑咐的,你也別怪我,不是我不告訴你。”

    唐風點了點頭,這個芷月上神雖然是上神,但說白了這個人呢,直接就是仙界的一個小可愛,心思單純細膩,沒有什么城府,之前和唐風相處的時候感覺也不錯,她這么說了,應該就是真的。

    “好,我知道了,那你的身份暫時就先不暴露了,你還做你的瓦莎。”

    芷月笑了笑,笑的很可愛,很單純。

    “現在有了雀舌槍,對付曾圖南又容易了不少……”

    說道這里的時候,芷月一把抓住了唐風的衣袖,“對了,我差點忘了告訴你,曾圖南現在還不能死,得留著他的性命!”

    “雖然我也知道,以你現在的能力,想殺了他也有些做不到……”

    最后一句話差點沒讓唐風一口老血噴出來,看著芷月那一臉無辜的神情,讓人找發火的理由都找不到。

    “去睡了,明天還有事,今晚說的話我一句都不記得,你也最好忘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