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七章 火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七章 火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下樓重新回到了自己房間,躺在兩米的大床上,心里其實有些煩亂,瓦莎沒有再跟來,現在她的真實身份已經知道了,也就用不著那么客氣了。

    現在想起來,之前自己能和瓦莎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熟稔起來,總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如今看來都是有原因的,只不過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卻又又讓自己陷入了更大的謎團之中。

    那就是仙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自己師父又怎么了,為什么會讓芷月上神也來到地球?

    這些顯然都是一些單憑自己推理想象無法想到真相的事,想要知道真相,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回到仙界。

    但這條路看起來短時間內根本沒有辦法實現,以現在自己的實力,回到仙界根本不可能,粉身碎骨都不可能。

    但是現在看來想的再多都沒有用,目前唯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明天全身而退,并且讓藍祖德他們徹底的站到自己這一邊才可以。

    至于曾圖南的真實身份,一腳他回到地球的真實意圖,現在看來越發的神秘,只能留到日后慢慢來發現了。

    心里不再想事情便睡的很快,不多時的功夫已然進入了夢鄉。

    ……

    第二天一早,藍凝脂便早早的來敲門,順帶將早飯給唐風帶到了房間,讓他趕緊吃完,車隊八點準時出發。

    只不過自這個時候開始,藍祖德對唐風的戒備已然到了頂峰,他明白,現在是關鍵時期,萬萬不能出現一點意外,而且唐風已經知道了一些消息,那么現在還愿意跟著自己過來這本身就讓他心里疑惑,因此內心的防備在現在這個時候也是最強的。

    出門下樓的時候,已經不是藍凝脂一個人跟著了,而是還跟著兩個黑西裝,全程寸步不離的跟在唐風身后,一直到上了車。

    早晨八點,清晨陽光明媚的時刻,車隊正式出發!

    藍祖德坐在車隊的第二輛車上,此時還不斷地哦與事發地的工作人員通著話,他是個聰明人,知道唐風和曾圖南都不是等閑之輩,因此對于整個計劃的布置都十分的上心,為的就是等會萬無一失。

    行進到中午十分,車隊停下修整,藍凝脂的臉上已經完全沒有一絲的表情,她心中明白,唐風現在走的每一步都是通向死亡的路,也是到了現在,她開始越來越不相信唐風這樣的人會對社會產生危害。

    而相比之前,曾圖南那張臉,更讓自己感覺到惡心和不滿,那樣的人是惡人才對。

    雖然她是一個學歷史的出身,知道看一人絕對不能只看臉,人內心的世界是永遠都看不穿的,但是現在她就是篤定的認為,唐風是無辜的,是善良的。

    他不該承受自己這個部門的無端指責和傷害。

    車里處了司機之外已經沒有其它人,這也是藍凝脂故意安排的,目的地馬上就到了,她將要親眼看到唐風進入圈套,消失在自己面前,她想抓住這個機會和唐風多說幾句話。

    “韓果兒都給你說了什么?”

    車子有些顛簸,藍凝脂的聲音就顯得有些小了。

    “他說你們要殺我。”

    唐風埋著頭打著瞌睡,很坦誠直接的說道。

    藍凝脂聽到這話心里都是一震,但隨即嘆了口氣,都到現在了,唐風肯定也沒打算跑,說出這話也無所謂。

    “那你明知道來會死,為什么還要來?”

    “難道你不知道,這是個圈套?”

    唐風笑了,像看一個傻子一樣的看著藍凝脂。而后問道。

    “誰說我來就會死了?誰說你們這個是圈套了?”

    “我都知道了你們會怎么樣,這還叫圈套嗎?”

    這直接將藍凝脂給問住了,好像也確實是,人家都已經知道了一切,這還算哪門子圈套?

    “反正不管怎么說,來都很危險,你為什么還要來?”

    唐風不屑的搖搖頭,冷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想來?我實話告訴你,你們心里怎么想的我清楚得很,曾圖南心里怎么想的我也清楚的很,我不來,恐怕你們的人,都得死……”

    “包括你在內……”

    唐風斬釘截鐵的說完,藍凝脂一愣,隨即臉色灰白的看著唐風。

    她似乎反應了過來,人有的時候就喜歡自作聰明,以為自己把什么都能算計進去,但其實呢,別人早都看穿了一切,只有自己還被蒙在鼓里而已。

    “我明白了……”

    唐風伸手打斷了她,“你不明白,你要是能明白,你就不是藍凝脂了,還有,日后回去之后替我轉告你父親,人吶,別太自作聰明,聰明還反被聰明誤,這次可能沒什么,以后的話可就指不定有這樣的機會了。”

    說完,閉上了眼界,不再說話,藍凝脂尷尬到了極點,看了看身邊的唐風,沒再說話。

    ……

    下午時分,車隊順利到達了唐風之前和曾圖南大戰的深山小鎮,唐風下了車,藍祖德立馬就迎了上來。

    “唐先生,那個我們等會會有專家和您一起到之前我們發現的可疑地點……”

    藍祖德的話沒有說完,唐風抬手打斷了他。

    他知道藍祖德想說什么,要做什么,他們這之前的時間之中可能早就做好了一切的準備,就等自己來了。

    而自己既然選擇來了,那肯定會以身涉險,并不會因為危險或者其它原因退后。

    藍祖德呆呆的看著唐風往他們自己設置的雷區走去。

    藍凝脂不知道何時站到了自己父親身邊,眼睛有些濕潤,她看到唐風的背影有些落寞,一個平靜的走向那片足夠將一切都炸毀的雷區……

    “爸,真的,我覺得我們錯了……”

    藍祖德轉頭看向女兒,平靜的搖搖頭,他心中想的,再怎么都會和女兒不同。

    “凝脂啊,我早就跟你說過,你想到的我何嘗又會想不到呢?但是我們是做這份工作的,那就難免誤會一些人,但是只要能夠保證大部分的安全,這個濫殺無辜的罵名,爸爸去承受也沒有關系。”

    藍凝脂還想說什么,卻再也說不出口了,自己父親何嘗不是一個明白人,但是沒有辦法,很多時候他做事情并不由自己。

    唐風緩緩的走到了雷區中央,氣息早已經告知自己這地下一定有貓膩,但是唐風不以為然,走到中間之后,左右環視了一圈,盤腿而坐。

    夕陽殘紅,不久之后逐漸回到了地平線以下,西邊的天空似乎還殘留著一抹血紅久久未曾散去。

    夜來了。

    山風溫柔的吹拂而來,將人身上本就殘留不多的熱量統統帶走,眾人打開了車燈,將整個山間照亮。

    盤坐許久之后,唐風起身,看向左側的山峰。

    “曾圖南,還不出來?”

    遠在山顛的曾圖南看著身在雷區的唐風,嘴角揚起了一抹淡笑,這次有旁人助他一臂之力,唐風焉有不死之理?

    只要唐風一死,他的任務便可以算是完成,而他自己距離大羅之位,也就更近一步!

    “唐風,是誰給你的膽量讓你來這里送死的?”

    聲音的穿透力很強,雄厚有力,臉車隊邊的人都被這突然的一聲嚇到了。

    唐風直直的站立在原地,不屑的一笑。

    “送死?誰死可還不一定呢!”

    曾圖南仰天大笑,那笑聲驚的山中無數鳥獸發出悲鳴,飛鳥“撲騰”而出……

    “上次讓你僥幸逃脫,若不是你y用性命召喚出金龍助你,你早就魂飛魄散了!”

    “今天居然還敢在這里大言不慚的說大話,你以為今天我還會讓你用精血召喚出金龍助你嗎?”

    唐風不屑地一搖頭,“咋那么多廢話,上次被金龍傷的不輕吧?你也早已經是元氣不傷,今日誰死誰生尚不知曉,也不知你哪里來的自信。”

    曾圖南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確實是,上次自己被金龍所傷,的確是傷到了元氣,一時半會還真好不了,要不然他也不至于會和藍祖德合作,共同對付唐風。

    戳到痛處的感覺并不好受,曾圖南惡狠狠的看了唐風一眼,轉頭瞥向山車隊旁的藍祖德。

    “藍部長,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

    藍祖德心一橫,對身邊的人一揮手,車里的人將電腦鼠標按下。

    鼠標按下的瞬間,唐風周圍十米左右的地面轟然之間炸起,紅色的火光直接將唐風吞噬!

    藍凝脂轉過了頭,她們用的炸藥都是特制的,不僅僅爆炸的沖擊力強,而且還具有很強的燃燒性,唐風即便不是肉身凡胎,這次也肯定是沒命了。

    地面爆炸的同時,藍祖德沖身邊的部下一使眼色,另一臺電腦的鼠標也同時按下,曾圖南正對面的山峰中,剎那之間萬千火舌射出!

    這是藍祖德早就準備好的特指小型火炮,威力同樣巨大,且火力覆蓋的面積很大,曾圖南根本無法逃脫!

    地面火舌將唐風吞噬的同時,炮彈的火舌也同樣將曾圖南吞噬!

    看著面前的二人都沒有生還的可能,藍祖德嘴角揚起了笑容。

    兩個麻煩終于算是消除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