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相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九章 真相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冷冷的看了曾圖南一眼,語氣冷冽的說道,“曾圖南,我不管你是背叛你師尊還是做了天帝的走狗,我只問你一句,我師父究竟怎么了!”

    師尊在他心中的位置沒有人能夠代替,前世的自己郁郁不得志,要不是師尊最后搭救,將自己帶入仙界,他唐風此時又會在什么地方呢?

    而曾圖南的有恃無恐到此時還未曾有半點消散,今日敗在了修為遠在他之下的唐風手下,他竟沒有一絲懼怕之意。

    嘿嘿壞笑幾聲,口中有鮮血滲出。

    “唐風,你師父怎么死的我當然知道了,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北華仙尊那個老頑固何時懂得這個道理?他死的活該!”

    “你是不是特別想知道那個老東西怎么死的?可我就是不告訴你,你又能奈我何?”

    說完,用不屑的眼神盯著唐風。

    唐風手中的雀舌槍已然捏的咯吱作響,他太恨了,但是內心之中又急于知道自己師父的死因,一旦殺掉眼前的曾圖南,自己又可以找誰問清楚這個真相呢?

    矛盾,內心的矛盾讓他簡直難受到了極點。

    “曾圖南,我再問你一遍,我師父,究竟是怎么死的?”

    這聲音低的就像是從地獄魔鬼口中說出,陰沉到了極點……

    曾圖南再度笑了。

    “唐風,你焉能殺我?我了解你,今天你要是殺了我,誰來告訴你,你師父究竟是怎么死的?”

    “還有,殺了我,也只會激怒天帝,讓你死的更快一些而已。”

    “你要是真有本事,就來取我性命啊!”

    后面的口氣,簡直就是在侮辱唐風。

    他料定了唐風不會也不敢殺他。

    “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

    手中的雀舌槍驟然抬起,遠處的樹上,碧綠的樹葉被雀舌槍的氣息碰到,瞬間枯黃掉落……

    周圍退散開來的士兵,再一次往后退了幾米,雖然這并沒有得到藍祖德的授意。

    雀舌槍尖抵在了曾圖南的額頭上,灼熱的火焰將他的臉烤的通紅,像是一頭烤乳豬。

    “我再問你一遍,若是說出一個不字,我保證,你絕對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曾圖南清楚的看到,唐風的眼睛通紅,似乎有入魔的征兆。

    他咽了口唾沫,深呼吸了一口。

    “唐風,你敢!”

    唐風笑了,“仙尊已逝,我有何不敢取你的狗命!”

    話音落下的同時,將雀舌槍后擺,猛的向前刺去!

    原本纖細的雀舌槍此時在唐風的手中變得炙熱通紅,曾圖南看到這上古神兵猛刺自己而去,終于意識到了。

    唐風是真的敢殺自己!

    “唐風,你瘋了,你入魔了嗎!你敢!”

    雀舌槍近在咽喉處時,空中傳來一聲嬌喝!

    “唐風,不要殺他!”

    與此同時,一道霸道的氣息自空中撒下,將雀舌槍的槍尖硬生生抬高了幾分,擦著曾圖南的頭皮刺過!

    “啊!”

    一聲慘叫傳來,曾圖南整個人的頭皮被雀舌槍挑起,整個腦袋瞬間被鮮血染紅,恐怖異常!

    唐風怒不可遏,抬頭向上看去,與此同時出聲喝問!

    “誰敢攔我!”

    空中落下的不是別人,正是不久前才暴露身份的芷月上神,現在的瓦莎。

    “唐風,你不能殺他!”

    瓦莎落下的同時,語重心長的對唐風大聲說到。

    唐風單手舉槍,赤紅的雀舌槍對準了剛剛落下的瓦莎。

    “今日我非殺他不可,擋我者,死!”

    瓦莎呆呆的看著唐風,一瞬間,對面的這個人讓她感覺有點陌生。

    他居然拿著槍對著自己。

    “唐風,你拿槍對著我?”

    瓦莎的心中一陣冰涼,她不遠千里萬里來到地球,為的不就是幫眼前這個男人嗎?

    但現在的他,已快入魔道,居然會拿槍對準自己!

    唐風看了一眼,緩緩將手中的雀舌槍收了起來。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我就不能殺他?”

    瓦莎看著逐漸頹唐下來的唐風,緩步走了過去,轉身一腳將趴在地上打滾的曾圖南踢開。

    “還不快滾,等著死嗎!”

    曾圖南捂著頭皮裂開的腦袋,轉身飛掠而去!

    遠處站著的藍祖德看到這一幕,趕緊招呼手下道。

    “快,給我干掉他!”

    瓦莎冷冷的回頭一撇,“你敢!”

    藍祖德一個幾十歲的中年人,愣生生將自己剛剛說出來的話給咽了回去,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唐風,現在這個時候,還不到殺他的時機,他說的沒錯,如今仙界打亂,新天帝剛剛上位,還沒有騰出手來對付你,只是派了一個曾圖南過來,你現在要殺掉他,只會讓天帝注意到你,從而派來更強大的人對付你。”

    “你想想看,你如今的修為,只不過是天玄期,連曾圖南都遠在你之上,今天你能打敗他,也完全是因為他準備不足,他不知道你拿到了雀舌槍。”

    “你真正的實力根本就在他之下,若是天帝一怒之下派出更厲害的人,你如何有把握取勝?”

    “我說這些沒別的意思,只是想告訴你,不要因小失大,你知道嗎?剛才你拿槍指著我的時候,我從你的眼神中看到了入魔的征兆……”

    唐風眼見曾圖南遠去,抬手將雀舌槍收起。

    內心的悲痛無人能夠理解,他呆呆的往前走去,邊走邊說,“我不懂,為什么連你也不告訴我師父的真正死因,你知道,師尊對我來說有多么重要……”

    瓦莎在仙界就已經和唐風認識,幾百年了,她從未見過唐風如此的頹唐。

    但心中的秘密關系實在太過于重大,她怕現在就告訴唐風,他會有些承受不住。

    畢竟,唐風那雙血紅的眼睛,讓她不得不擔心這一點。

    “唐風,你別怪我……”

    唐風停住了腳步,微微回頭。

    “總有一天,我會弄清楚這一切。”

    “我不會怪你。”

    瓦莎心中有些過意不去,想了想之后跟了上去。

    “唐風,我現在只能告訴你,你是仙界的希望,未來仙界撥亂反正,全都得靠你……”

    “所以……”

    聽到這里,唐風自嘲的笑了起來。

    “芷月上神,我唐風,如今只不過就是個凡人,一個只有天玄期的凡人,我去仙界撥亂反正?我去撥亂反正?”

    “加上仙尊已死,不管如今的天帝是誰,我可能連人家的一根手指都抵擋不住,如何給仙界撥亂反正?”

    “更何況,我連仙尊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呵,你說我是仙界的未來,難道不是在取笑我?”

    瓦莎有些尷尬的低頭,她心中明白,北華仙尊的死訊多少讓唐風有些難以接受,他說出這樣的話,也是內心傷心欲絕而已……

    “唐風!”

    往前走去的唐風聞言站住了腳步。

    “我告訴你,北華仙尊是為了維護仙界不被惡仙掌控才死去的,如今仙界的天帝就是你的……你的師叔蒼青仙人……”

    唐風的腦袋“嗡”的一聲……

    蒼青仙人,居然是蒼青仙人想做仙界的天帝!

    唐風顫巍巍的轉身,嘴角有些顫抖的說道,“師叔,蒼青仙人?怎么……怎么會是他?”

    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師叔蒼青仙人和藹的面容,他可是自己師尊北華仙尊的師弟啊!

    瓦莎深吸了口氣,繼續說道,“沒錯,就是蒼青仙人,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但這就是事實,蒼青仙人蓄謀已久,他野心太大,早就想做仙界的王者,且隱藏極深,你師尊北華仙尊就是被他偷襲,后連魂魄都被擊散,永無回生之法……”

    “你師尊臨死之前找到了我師父,將唯一帶在身上的神兵雀舌槍交出,讓我師父一定轉交給你,且讓她告訴你,地球暫時不會被波及,你一定要勤加修煉,早日重回仙君修為,突破仙尊之境,重回仙界,將蒼青仙人擊殺……”

    唐風聽到這里,有些無力的坐在了地上,瓦莎上前,蹲在了唐風身前,眼中似乎有眼淚滲出。

    “如今的仙界早已經是蒼青仙人的天下,一片烏煙瘴氣,正派仙人盡數被殺,北華仙尊一派的仙人,也就只剩下了你我二人,連我師尊也被蒼青仙人痛下殺手。”

    “唐風,我不愿意告訴你真相,就是怕你聽到這個消息,經受不住入了魔道,你知道嗎,剛才你的眼神中,就有心魔……”

    唐風有些難以接受,蒼青仙人是自己的師尊,上千年里和自己師尊和睦相處,怎么就會突然之間這樣呢?

    但仔細想起來,似乎也合理,曾圖南就是蒼青仙人的大弟子,他無故回到地球而無人責怪,且作惡多端不受懲罰,現在看來都是有原因的。

    他背后有靠山,而那個靠山就是蒼青仙人,他做了天帝,是仙界的主宰,縱容弟子為非作歹,也在正常不過。

    沉吟良久,唐風起身,長出了一口氣。

    “明白了,我都明白了……”

    “以前我總以為,這世上總難看透的是人心,現在看來,仙人和凡人一樣,知人知面不知其心,蒼青仙人如此行事,我唐風就算粉身碎骨。即便死無葬身之地,也要親手殺掉他,還仙界一個朗朗乾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