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章 回家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章 回家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瓦莎聽到這里,她從唐風的一雙眼睛中看到了熱切,看到了堅毅,看到了希望……

    “好,這才是那個我認識的唐風!”

    “你放心,我芷月上神就算是搭上性命,也會助你重回仙界,蕩滌奸邪!”

    唐風聞言嘆了口氣,心中雖然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終究還是無法不動聲色的一笑而過。

    “好了,既然你的身份也已經暴露了,那就跟我回國內吧。”

    瓦莎聞言點了點頭。

    “好吧,反正你都知道了,我再隱藏下去也沒用。”

    本來她是有自己的打算,沒有準備過早的暴露自己,但現在唐風已經知道了,也就沒有必要再隱藏了。

    唐風點了點頭,轉身往藍祖德身邊的車隊走去。

    “我覺得,蒼青仙人派曾圖南來這里,恐怕目的并非只是對付我一個人這么簡單,畢竟曾圖南修為不低,也是他的大弟子。”

    “你想的我理解,我之前也考慮過,目前看來他的目的不是單純的一個,但另外的目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蒼青仙人坐上仙帝之位時,便讓曾圖南下來,解決掉你。”

    “至于他是否還有別的目的,還真的不好說,而且關于這個,我們也不能亂猜,因為一旦猜錯的話,目標和方向就錯了,我們還是謹慎一點,以后慢慢查找線索。”

    唐風不置可否,神色也恢復如前。

    而對面站著的藍祖德,臉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全神貫注的盯著唐風,隨時準備讓部下出擊。

    “行,仙界一天地下一年,蒼青仙人剛剛坐上天帝之位,恐怕還沒有那么多時間來顧我這邊,這段時間就是我們的機會。”

    瓦莎和唐風并排走在了一起。

    “好,最起碼也會有一兩年的時間,在這段時間里,我會盡全力幫助你。”

    唐風笑了,“你還別說,我真的有些想不明白,為什么這么重的擔子會落在我身上。”

    瓦莎面露難色,嘆了口氣,“我知道你不明白,我就直接告訴你吧,因為你是正派仙人之中唯一的男仙,其余的仙人,被殺的被殺,被禁錮的也不再少數,也就只有你在這場浩劫來臨之前離開,避免了被蒼青謀害的命運,當然,我也逃了出來,但我畢竟是女兒身,修煉再如何用功,也不會是蒼青仙人的對手,所以,這希望就落在了你一人身上。”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應該記得,當年蒼青仙人給你說過一句話。”

    “什么話?”

    唐風對此其實并沒有什么印象。

    “他說過,你是凡人出身,卻有萬年難有的資質,收徒當收你這種……”

    唐風皺了皺眉頭,尷尬的笑了笑,“當時他還是那個和藹的師叔,這話只不過是他在我師父面前隨口一夸而已,我根本都沒放在心上。”

    瓦莎輕笑搖頭,“不,這句話沒那么簡單,你師尊給我師父說,你的資質在仙界雖然算不上頂尖,但三百年便可以達到仙君,古來也沒有幾人,就拿曾圖南來說,他比你早入仙界千年,但最高修為也未到仙君之位,更別提仙尊了。”

    “這一點足以證明你的資質不差。”

    唐風爽朗一笑,“哈哈,好了好了,你也就不要再夸我了,再這么夸下去,我肯定得驕傲。”

    瓦莎看到唐風的神色恢復如常,臉上也泛起了笑容。

    “好了,那就走吧,對了,你看人家那么多人看著你,我看你等會怎么處置。”

    唐風自然知道她說的就是對面車隊旁邊的藍祖德。

    “沒事,我來處理。”

    說完,邁步走向了車隊,藍祖德身邊站著的藍凝脂內心的激動無以言表,但無奈礙于父親在身邊,也不敢表現的太過于激動。

    藍祖德看著唐風走向自己,手心也出了汗,自己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這一步。

    他做了這么多年的工作,也可以說是見多識廣,但是就是沒有見過唐風這樣的人。

    太霸道了!

    太厲害了!

    自己擁有最先進的現代化武器,居然都殺不死他。

    那既然現代化的武器都無法將他殺死,自己現在手里已經沒什么武器了,還怎么對付他?

    再者,自己這次確確實實是對他下了殺手,雖然不是出于自己私心,但畢竟是對唐風動手了,說他一點都不在乎,不放在心上,對他藍祖德一點怨言都沒有,他可是一點都不相信!

    “唐風,你想做什么!”

    藍祖德不動聲色的站到了自己女兒前面,這是下意識的行為,他要保護自己的女兒。

    唐風站在遠處便能看到藍祖德的臉上滿是緊張,渾身上下僵硬非常,額頭滲出了豆大的汗水。

    “藍部長,你這樣說話的語氣讓我感覺很不舒服,我覺得,這句話似乎我問你才比較合適。”

    說完冷笑了一聲,對面的藍祖德自知理虧,有些慚愧的低了低頭。

    不多時,唐風走到了父女身前。

    “好了,藍祖部長用不著這么緊張,我要想對你動手,你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說實在的,我之前就說過,可能你不知道,我個人很理解你的行為,你想殺我和曾圖南并不是因為自己,而是你要保證大多數人的安全,這是你的工作,是你的職責,我理解。”

    “之前口說無憑,今天我讓你殺了一次,你也看到了,你們即便使用熱武器,也殺不了我的,而我如果想傷害你們,你現在沒辦法阻止,以后也同樣沒辦法。”

    “當然,我不是在威脅你,而是在告訴你,以后不要再懷疑我,按照世俗的眼光,我并不是你們眼中的壞人,不會無緣無故對你們產生威脅,明白嗎?”

    話說的很和氣,但此時在藍祖德的耳朵里,就如同炸雷一樣,震耳欲聾!

    一個人說話的分量,從來都不是靠音量大小,而是靠實力……

    藍凝脂走到了父親眼前,拉了拉他的袖子。

    “爸,你也看到了,他不是我們所擔心的那種壞人,不會對整個社會有什么危害,你趕緊言語一聲……”

    藍祖德被女兒一拉,這才反應過來,他抬眼打量了唐風一下,緩緩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到。

    “看來真是我錯了……”

    “你能理解我的一片苦心,也確實不易,不過你們這些擁有不凡能力的人,活在世界上,終究不能暴露真實能力,我們這些人見得多了,可能不覺得有什么,但是常人對你們是陌生的,你一旦暴露出真實實力,會引起恐慌……”

    唐風靠在越野車上,沒有扭頭直接說到,“這你放心,我明白。”

    “不過還有一點我需要告訴你,從現在開始,我跟你們這個部門沒有任何的關系,你也不要讓你們的人來騷擾我,不然的話,后果你自己承擔。”

    藍祖德還想爭取什么,但看到唐風的臉色實在不好,也就不敢再說什么。

    “好,可以,我答應你。”

    聽到藍祖德無條件答應,唐風沖瓦莎招了招手。

    “上車!”

    瓦莎倒也不客氣,直接小跑了過來,鉆進了豐田越野!

    唐風拉開車門上了車,一腳油門配合剎車,車身在滿是沙石的路上一個擺尾調轉了方向,往前竄去。

    “喂,那是我們的車……”

    車后傳來藍凝脂的呼喝聲……

    ……

    黎明時分,車子進入了瑯南塔市區,唐風將車停下,和瓦莎下了車。

    “你需不需要回去給你爸說一聲?”

    瓦莎一撇嘴,“現在身份都暴露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年紀可能是人家的幾十倍,還讓我叫人家爸……”

    “算了,直接走吧,免得生出麻煩。”

    唐風自然沒有意見,說走就走,上車發動,直奔老撾首都。

    傍晚的時候到了老撾國際機場,二人買的機票,連夜飛回了國內。

    ……

    凌晨兩點,航班安全降落在燕京國際機場。

    已經是深夜,唐風便決定先住下,等第二天再計劃回安北。

    找了一家還算不錯的高檔酒店,唐風開了一家套房。

    登記,拿房卡,進房間。

    “喂,你說你一個姑娘家家的,跟我住一起,會不會感覺不好意思?”

    進了房間,唐風一個翻身躺在了大床上,笑瞇瞇的對瓦莎說到。

    “不好意思?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咱們也不是認識一天兩天了。”

    “好了,你先睡吧,我去洗個澡。”

    唐風頭枕著雙手,假裝一本正經的道,“喂喂喂,別這樣,我今晚對你沒有興趣。”

    瓦莎剛踏進衛生間,猛的回過頭看著唐風。

    “再敢胡說我就把你從樓上扔下去你信不信?”

    唐風蹭的一下爬了起來,一臉嚴肅的說道。

    “我信!”

    瓦莎哼了一聲,進了衛生間,不久后傳來水流聲。

    不久之后,瓦莎披著浴巾走了出來,不得不說的是,她的美和魅力和國內的美女不同,皮膚是小麥色,散發著淡淡的光澤,給人一種很健康的感覺。

    雙腿纖細勻稱,和電視上那些跳水運動員,跳高運動員的腿有些像,不得不說是極品中的極品。

    唐風早就和她熟悉,因此在瓦莎出來以后,趴在床上,雙手撐著腦袋,笑瞇瞇的打量著她的身材。

    而瓦莎則是看了唐風一眼,沒搭理,吹頭發去了。

    等頭發吹干之后,徑直走到了趴在床。上的唐風面前。

    打量了一眼,抬起長腿,一腳踹在了唐風胳膊上,接著一個空翻,全身直接坐在了唐風身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