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一章 眾人聯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一章 眾人聯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雖然瓦莎的體重也不重,不到一百斤左右樣子,但她此時是故意坐下去的,用了力氣,坐到唐風的肚子上,唐風只覺得自己腹部一陣酸脹感,難受的弓起了身子,臉都被憋紅了!

    “喂喂喂,你這是想要我的命是吧?這么重,壓死我了!”

    瓦莎狡黠的一笑,雙手按在唐風的胸膛上,身上的浴巾那是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挺起的胸脯直在唐風面前晃悠。

    當然最關鍵的一點是,她可是仙界的仙人,真正的小仙女,那跟普通的小姑娘比就不是一個等量級的!

    “你不是之前還挺嘚瑟的嗎?還敢對我動歪心思,信不信我這就廢了你,讓你以后做個太監仙尊?”

    唐風臉一綠,搖搖頭,“你敢!”

    瓦莎一笑,“你看我敢不敢,”說著膝蓋往前一頂,對著唐風的不可描述處就準備發力。

    唐風這時候簡直是叫苦不迭,本身二人之前在仙界的時候關系就很好,芷月上神的性格一直都是嬌蠻公主一樣,就知道跟自己鬧著玩。

    雖然心里知道她肯定不敢真的對自己下手,但唐風還是一臉賤笑著說道,“行行行,我信,我真的信還不行?快下去,你連里面的衣服都沒穿,就這樣騎在我的身上,我怪不好意思的。”

    被唐風厚著臉皮這么一說,瓦莎這才想了起來,自己這剛剛洗完澡還沒來得及穿衣服,雖然裹著浴巾,但此時她雙腿分開騎在唐風身上,底下這不就等于……

    “臭不要臉!”

    瓦莎說著給了唐風大腿一巴掌,這才跳了下去,跑進了洗手間,穿衣服去了。

    等他出來的時候,唐風已經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瓦莎深吸了口氣,坐在了雙人床邊,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唐風。

    也許是這兩天太累了的緣故,唐風睡的很深,也很香,呼吸都有些沉重。

    她就這樣靜靜的看著,目光偶然之間一沉,看到了唐風左手上的戒指。

    先是一陣不舒服感傳來,她以為這是唐風和林音之間的結婚戒指,都離婚了還戴在手上,有些不悅的湊近看了看。

    突然,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這枚戒指上的圖案,是一把歐洲中世紀特有的利劍,雖然圖案很小,也很淺,但她看得清楚,腦海之中也有印象,這個戒指上的圖案,似乎有些不祥……

    但這僅僅只是第一感覺,這個戒指上的圖案究竟是什么,有什么樣的寓意,她還不清楚,但是雖然知道的不多,可那種油然而生的不祥之感卻是實實在在的,沒有一絲一毫的虛假。

    本來想叫醒唐風問一下,但看到他睡的很熟,想了想還是沒張開嘴,她和唐風在一起的時間還多,以后再問也不是不可以。

    ……

    第二天中午,十二點左右,唐風才睜開眼睛。

    拉開窗簾,外面陽光明媚,是個好天氣。

    瓦莎聽到動靜也睜開了眼睛,伸了個懶腰,看到唐風穿個褲衩就在房間里站著,直接就瞪了唐風一眼。

    “喂喂喂,你又耍流氓了是不是?”

    唐風無奈的笑著轉身,“怎么著,我發現你現在就欺負我修為低,打不過你是不是?”

    “我可告訴你,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你可別逼我。”

    瓦莎不屑的一笑,“行了吧。,修為低還嘴硬,告訴你,就欺負你了怎么著吧?你就春你穿不穿衣服。”

    修為比自己高的女人真可怕,唐風抬手一指她,“得得得,您厲害,我算是看出來了,在我修為沒有恢復之前,鐵定得被你欺負死。”

    “唉,也不知道我這冰清玉潔的哦身子能不能保護得了,家里有個霸道女人還真可怕……”

    開完玩笑,二人洗漱完下樓吃了飯。

    本打算直接回安北,晨輝集團那邊和安保公司兩邊都有事,但中途高安夏打來電話詢問自己情況,高安夏知道了唐風安全歸來,還在燕京,想了想就說反正人在燕京,那就直接把之前二叔答應給他的那個進出口貿易公司轉手給他,因為燕京也不近,貿易公司總部在燕京,讓唐風在那里等兩天。

    第二天一早,高安夏和高光輝乘坐的航班一大早降落在了燕京國際機場。

    唐風租了輛車,拉著瓦莎一起去機場接高安夏。

    去之前唐風就想到過兩人相見時可能會發生一些誤會或者不愉快,這倒也沒有猜錯。高安夏興沖沖的出了機場,迎面走來看到了唐風身邊身著清涼的瓦莎。

    臉色當時就不對了,不過高光輝在身邊,她表現的倒也不是很出格。

    瓦莎倒是表現的很熱情,她畢竟是仙界的上神,真正的仙女,自然不會和高安夏計較什么,看到她走了過來,主動伸手問好。

    “你好,我是唐風的朋友,叫瓦莎。”

    高安夏眼神瞥了一眼,有些不咸不淡的看著唐風。

    “你朋友?你這異性朋友倒不少嗎……”

    唐風嘿嘿一笑,“還可以,不算很多,沒辦法,誰讓咱長得帥氣是不是?”

    高安夏被唐風的不要臉逗笑了,身邊的高光輝隨后走了過來,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

    “小風啊,我聽安夏說了你的事,這一趟過去,沒什么事吧?”

    唐風笑著搖搖頭,“沒什么事,都解決了。”

    高光輝放心的點了點頭,“這就好,這兩天我還一直在擔心,現在回來了就好。”

    高光輝看了一眼瓦莎,沒說什么,他確實是眼光毒辣,一眼就看出來唐風和瓦莎之間的關系不一般,但可以確定的,兩人不是情侶或者相互愛慕的關系。

    “那行,那咱們先去酒店,等我一起吃個飯。”

    高光輝一抬手,“不去別的酒店了,我那家貿易公司有自己的小酒店,平時招待外商什么的,咱們過去住那里就行了。我來之前已經給公司的經理說了,直接過去就行。”

    ……

    半個小時之后。四人到達了高光輝的輝達進出口貿易公司樓下,公司的負責人遠遠的就迎了上來。

    先去公司將相關手續簽署了一下,都弄結束之后,高光輝這才讓經理帶著四人去了公司的酒店。

    不大,但里面裝修的不錯。

    中午吃了飯,高光輝便直接說要走了,在山莊的山山水水之間待慣了,越發的不喜歡待在城市里。

    高安夏不著急走,就留了下來和唐風一起處理公司里的大事小事。

    由于之前晨輝轉讓給唐風的消息早已經傳到了貿易公司,因此所有員工幾乎都做好了換老板的準備,因此唐風成了公司的老總,沒有人覺得很意外。

    開會,又搞了一次團建,集體給員工漲了一次工資,將公司的人心籠絡的差不多之后,唐風高安夏和瓦莎這才返回了安北。

    ……

    而唐風離開的幾天,安北以及楚州的商界可以說是大新聞一個接著一個的發生。

    高光輝之前說的話幾乎每一句都應驗了,這倒也不是因為其它原因,就是因為唐風插足房地產公司,強行拉低價格,砸了很多人的奶酪,引起了很多公司老板的不滿,唐風不在的日子,他們剛好聚在一起想了想對策,于是乎,整個安北和楚州的地產企業,少說得有大小十家的樣子,同時聯手,進行資源共享和價格統一,且開始向外面資本雄厚的大地產公司求助,更有公司直接提出想被收購,以對抗唐風手下的晨輝地產和楚一飛的楚氏集團,以及錢學海的錢氏集團。

    由于唐風在外面的時候電話一直不接,晨輝集團沒有了決策者,各部門的經理一個個著急的團團轉,雖然說這些公司還沒有開始動手,但時間就是金錢,一旦對方聯合起來,商量好了對策,晨輝再想應對就比較困難了。

    他們都是做了很多年的商界老油條,深知商場如戰場這個道理,在資本,在金錢面前,人是可以吃人的。

    ……

    剛剛到安北,秘書的電話再次打了過來。

    小姑娘本身之前也不是做秘書的,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職員,哪里經歷過什么大事情,現在被各個部門經理催著找唐風,她也知道了公司目前的處境十分危險,因此每天都給唐風打電話,但唐風心很大,在外面做其他的事的時候,直接就不接。

    這下終于打通了,激動的都有些說不出話來了。

    “唐總,唐總您在哪啊?公司現在很危險,您能回來一躺嗎?”

    唐風一頓,“怎么了慢慢說,說清楚。”

    小姑娘深吸了口氣,這才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了唐風。

    “哼,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好了,你也不用太著急了,通知各個部門的領導下午會議室開會,我來安排接下來的工作,還有,告訴大家我回來了,不用慌。”

    小秘書趕緊點頭答應,隨后掛掉了電話。

    高安夏在身邊走著,“被針對了吧?本來之前就想告訴你的,想了想反正在外面,就沒說,趕緊去處理吧,二叔把公司給你,可別幾天功夫就給整垮了。”

    “就他們那幫烏合之眾,恐怕還不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