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二章 真正的戰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二章 真正的戰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說了幾句話,知道唐風要趕緊回楚州,因此高安夏便先回家了,她和爺爺高老的關系很好,幾天不見她已經有些擔心老人家的身體。

    目送高安夏離開,唐風帶著瓦莎,坐上了去楚州的車。

    “喂,我跟你過來可是督促你修行的,我看你這樣子,怎么越來越像一個商人了?”

    “難不成你還真想做生意?”

    唐風搖搖頭,瓦莎畢竟沒有在人間生活太長的時間,有些事情她是真的不懂。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這么跟你說,在這里,有錢能使磨推鬼,只要你擁有足夠多的錢,你就可以擁有你想要的所有東西。”

    “我之前早就想過了,修煉需要大量的靈氣滋補之物,像那種高檔的玉石,天然的靈石隕石什么的,價格都不低,如果沒錢的話當然憑我的手段也可以拿到,但是我想過,如果我們自己一件一件去找,去奪,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大量的時間。”

    “可是我們如果把公司做大,擁有足夠多的資本,到那個時候,我們想要什么東西就出錢,只要錢出的足夠多,自然會有人把那些東西送上門給我們,這樣一來的話,我們就可以省掉很多麻煩。”

    瓦莎聽到這里才恍然大悟,唐風說的也有道理,地球畢竟不是仙界,如果要修煉的話必須得借助一些蘊含靈氣的東西輔助,而想要得到這些東西,似乎花錢得到的速度和效率比自己去找去搶似乎更簡單。

    “也對,那行吧,仙界一天地下一年,你應該還有一兩年的時間,我先幫你物色一些,然后等你賺夠錢,咱們就開始。”

    唐風點頭答應,車子在中午時分到了楚州。

    剛進楚州地界,手機就響了,是楚一飛打來的。

    “喂,楚老板,怎么了?”

    電話里的楚一飛聲音都有些沙啞,“唐總。這次哥們兒是栽了!”

    說完,重重的嘆了口氣。

    “怎么回事慢慢說。”

    楚一飛唉聲嘆氣的道,“這兩天的事你不在,可能還知道的不是很清楚,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字,唐總你得罪的人太多了,現在不說外面的,就直說楚州和安北兩個市的地產公司,除了你我還有浩宇,以及安北的錢氏集團,其余的企業全都聯合起來對付我們。”

    “唉,也是哥們我不注意,那幾個孫子陰我,現在我的楚氏集團在楚州都快混不下去了,之前還有合作關系的幾家公司,全部翻了臉,包括銀行方面,我現在是連一分錢都從銀行貸不出來了,建筑材料,建筑工人,以及一些硬件設施,全都給我斷了供!”

    “好歹我楚一飛在楚州還是個有頭有臉的人,但這次這幫孫子就像是瘋了一樣,抱團之后膽子就大了,也不是我楚一飛沒出息,那么多人一抱團,我也確實沒有什么辦法。”

    唐風默默的聽完,明白了緣由。

    楚一飛這次應該是確實遇到了難處,要不然的話肯定也不會怎么跟自己說話,他這么說了,那可能是真遇到了麻煩。

    再者雖然說楚一飛在楚州也算個狠人,但無奈人家要是聯手的話,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楚一飛這樣做是自己的授意,現在人家因為自己遇到了麻煩,這個忙唐風還是一定會幫的。

    “你也不用著急,我這會已經到楚州了,到公司之后我會安排財務給你一筆資金先應急,銀行那邊的事,我來解決。”

    資金流轉對一個公司的運營來說是必須的,沒有哪家公司會不要銀行的資金支持。

    “唉,好吧,那就謝唐總了,晚上我設宴,咱們邊吃邊說,這幫孫子再不治,還得上天呢我看。”

    ……

    掛了電話,唐風心里倒不怎么著急,先帶瓦莎到市區的高檔中餐廳吃了午飯,然后訂好了酒店,自己這才趕去了晨輝。

    剛一進晨輝的總部大樓,前臺直接就迎了上來,將電梯給唐風按好,目送唐風上了樓。

    穿過辦公區,直接進了會議室,外面的員工看到唐風回來了,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氣,只要老總回來,總起碼大家心里都會有個主心骨了。

    “通知各部門,來開會。”

    秘書抱著文件跟進了會議室,唐風轉頭對她說道。

    “好的唐總!”

    唐風就衣服整理了一下,又給自己泡了杯茶,悠悠的坐在了椅子上。

    兩分鐘不到的時間,所有部門的人全部到齊!

    先讓他們報告了一下現在各個部門遇到的問題,然后整個會議室就吵了起來,各個部門似乎都遇到了不小的麻煩,唐風耐心聽完。還確實是這樣。

    財務那邊和楚一飛遇到的問題一樣,楚州各大銀行紛紛告知晨輝。因為相關原因,本季度批給晨輝的資金全部凍結。

    財務主管的臉色難看的可怕,沒有了銀行的支持,公司很多項目可能就會因此停工,這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而且還是惡性循環,這個頭兒是萬萬不能開的。

    “銀行那邊我會去談,財務現在去楚氏集團,看他們的意思先給他們一筆資金應急。”

    財務主管是個三十歲左右的眼鏡美女,一聽這話臉都黑了。

    “唐總,咱們自己的資金周轉都有問題了,你還給別人給錢,那我們錢不夠用的話怎么辦……”

    唐風抬手打斷,“好了,楚氏集團是因為我才會被針對的,這個時候遇到困難,我們必須幫一把,至于資金的事,撐個幾天應該問題不大吧?”

    財務主管嘆了口氣,沒再說話,作為一個老板,說出這樣的話,她還能再說什么呢?

    其余部門也都是倒苦水。那些和晨輝作對的現在抱團了,然后開始制造輿論。

    因為唐風房價直接腰斬賣,雖然建筑工人的和其余人的工資并沒有因此降低,但別的公司放出話說晨輝集團這就是給自己賺噱頭,房價腰斬的話,利潤都收不回去,工人的工資也一定會有問題。

    這一放出話不要緊,傳到工地上工人們的耳朵里,直接就炸了鍋。

    幾天之內,多一半的工人要求結工資,他們要去其它公司的工地干活,開始不信任晨輝集團了。

    這一下,晨輝幾個項目的開發進度直接停了,因為人不夠!

    ……

    聽完匯報,唐風靠在椅子上,抿了口茶。

    “看來這幫人是真打算和我們剛下去了……”

    “先這樣,工程部的人先去工地,帶上財務的人,穩住剩余的工人,保證工程不要無端停工。”

    “然后其余部門的人下去做好本職工作,和之前一樣,不要有心理負擔,至于這些棘手問題我會處理好,公司也不會有危機,各位放心。”

    說完散會,剛走出辦公室,萬嫣然那張無比魅惑的臉和身材便出現在了門口。

    “回來了也不告訴我一聲,怎么樣,一回來就這么多事,很舒服吧?”

    說完,笑瞇瞇的看著唐風。

    “說吧,找我什么事。”

    閃身往前走,萬嫣然踩著高跟鞋跟上,進了唐風的辦公室。

    “沒什么事,就是想問問你,晨輝要是有什么困難,浩宇自然不會不幫,畢竟,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

    “你有這份心我就很高興了,不過,我覺得這點事我還是可以應付的。”

    萬嫣然自顧自坐到了沙發上,撩了撩頭發,風情萬種。

    “我實話告訴你吧,這次楚州安北兩地的公司聯合起來針對你,可并不是一件小事,你知道背后的主使是誰嗎?”

    唐風有點感興趣了,饒有興趣的問道。“說吧,誰?”

    “何英偉他爹!”

    “港內何氏集團的董事長何家輝!”

    “這個人呢你可能不是很了解,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這糟老頭子可不是一般人,黑白兩道都是通吃的角色,當年可是白手起家,和那些所謂白手起家其實都是靠岳父的幾個商界大鱷不一樣的是,他可是真正的白手,幾十年就將何氏集團做成現在這個跨國的大公司,能力也是不一般。”

    “再加上何氏集團資本雄厚,何家輝名望又高,在商界那可是一呼百應的存在。”

    “本身楚州安北各大地產公司都是競爭對手,但他來一召集大家,說幾句話,所有人便都擰成一股繩了,我可告訴你,這次,可以說是你我的生死之戰,要是輸了,咱們兩個可算是真的就一窮二白嘍……”

    萬嫣然臉上一直都是那種云淡風輕的樣子,沒有表現出一點擔心,雖然她的處境并不比唐風好多少。

    “是嗎?生死存完之際?好,刺激,真的刺激,不瞞你說,我還真想體驗一下跟你口中這位商界大鱷交交手,我倒想看看,這個糟老頭子能有多厲害!”

    萬嫣然一笑,“這老頭子手段毒辣的很,還沒來的,直接就把我浩宇集團的股票拋了,導致一夜之間我損失幾個億,集團股價暴跌,市值縮水。”

    “這次要不把這老東西徹底廢了,我看我是沒好日子過了……”

    唐風靠在座椅上,頓了頓說道,“別杞人憂天了,這里不是他的地盤,還輪不到他撒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