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四章 情意綿綿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四章 情意綿綿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話說開了,朱玲玉的緊繃的神經就已經算是放松下來了,沒有了之前那種緊張感,她的情緒似乎都好了不少。

    整個人也都自然了很多,服務員將菜上齊之后,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唐先生,說實話我現在真的挺佩服您的,您說你您還這么年輕,我之前一直覺得您一定不會很難對付,畢竟我年紀比你大一些,然后閱歷也多,沒想到今天一來被您幾句話就給說的沒脾氣了。”

    “唉,我是不服都不行啊……”

    唐風切了一塊牛排,隨口道,“朱經理太會夸人了。我這也都是實話實說而已,做人嘛,有的時候還是有一說一比較好一點,你說是不是?”

    朱玲玉捂嘴一笑,曼妙的身材在輕微的抖動之下顯得分外迷人。

    “唐總,合適的話,互相留個聯系方式吧,以后也方便聯系。”

    快吃完的時候,朱玲玉拿出手機,笑著看著唐風。

    唐風打量了朱玲玉一眼,這個似乎并沒有辦法拒絕,畢竟人家說的也沒錯,以后需要聯系的時候還多。

    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給了朱玲玉,唐風正拿紙巾擦嘴,朱玲玉就主動起身到柜臺前把賬結了。

    “朱經理,你這樣讓我很尷尬啊,是我請你吃飯,怎么讓你給錢呢?”

    朱玲玉嫣然爽朗的一笑,雙腳并在一起站立,輕捂嘴,“是唐總請我吃飯這沒錯,但是你請客我出錢,也沒錯啊。”

    “好了唐總,以后有的是機會,要是有時間請我吃飯,我一定到。”

    已經這樣,唐風也沒什么說的,只能點點頭。“也行,以后有機會的話再請朱經理吃飯。”

    兩人說著并排出了餐廳,沒想到此時外面已經是傍晚時分了,西邊的天空夕陽血紅,將半邊天都映照成了通紅的顏色。

    西餐廳門口的臺階只有三級,也說不上高,但朱玲玉往下踩的時候一抬腳,高跟鞋鞋跟與地毯接觸,緊接著就是一滑。

    一聲崴腳的聲音傳來,朱玲玉整個人喊了一聲,一屁股坐在了臺階上,雙手緊緊的握住自己的腳踝,臉驟然之間就紅了起來。

    “崴到腳了嗎?”

    唐風有些無語,這好端端的下了這么低的抬階都能踩不穩,這下自己算是有事了,一時半會看來是走不掉了。

    朱玲玉眉頭緊皺,眼淚都疼出來了,但心里卻一點都不疼,自己也是三十幾歲的人了,雖說自身條件不差,甚至于說在同齡的女性之中算是比較優秀的。

    但正因為自己太優秀了,才會對未來的另一半有很高的要求,這也是她上次婚姻失敗的原因所在。

    老公要還不如老婆掙的錢多,那家庭很多時候會產生問題的。

    這次看到唐風,朱玲玉絲毫都不懷疑自己的感覺,自己算是真的看上對面這個男人了!

    年輕有為,身高一米八左右,有肌肉看著很強壯,很有男人味,并且在說話的過程中可以聽得出來,思維邏輯很靈敏,也很有涵養。

    雖然不知道他是什么學歷,但這么優秀的男人,學歷其實已經算不上有多重要了。

    “沒事沒事,我沒事的唐總,就是不小心……”

    說著試圖站起來,但剛一使勁,接著又是一聲有些慘的叫聲。

    “哎呀。好痛!”

    唐風這事實就算識破了朱玲玉也確實不好意思說出什么來,只能順著她的路演下去。

    “腳踝處已經鐘了,你別使勁了,走不了的,不然會更嚴重。”

    說著,唐風伸出手。從臂彎處攙扶住了朱玲玉。

    “我……唉,這腳也是舊毛病了,經常崴,我都習慣了……”

    “要不我送你去醫院吧,你這崴的也確實有些嚴重,要不然可能會留下老傷,愈合不好。”

    朱凌云眉頭輕皺,擺了擺手,“不用,我家里有專門擦的藥,用不著去醫院的。。”

    “麻煩唐總把我扶上車,我回家擦點藥就行了……”

    朱玲玉這話說出來,心里也是在打鼓,萬一唐風要真的就這樣給自己送上車,然后轉身走了,她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唐風頓了頓,又低頭看了一眼她的腳踝,不禁都在咧嘴,她對自己還真是很,腳踝直接都紅腫了一圈!

    這情況肯定是開不了車的,自己還怎么拒絕?

    “你這腳傷的這么嚴重,是開不了車的,即便能開的話也很危險,算了,我開我的車送你回家吧。”

    朱玲玉一聽這話,心里簡直樂開了花兒,但臉上卻是一絲一毫都沒有表現出來,仍舊面露難色的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唐總,您一天那么忙,我這耽誤您時間了……”

    唐風笑著擺擺手,“沒事,應該的,誰讓是我叫你出來的呢?要不然的話你也不會受傷對不對?”

    朱玲玉連忙搖頭,紅著臉道。“唐總您說這話可就見外了,對了,我們家小區沒有通行證是進不去的,要不……您開我的車吧?”

    唐風轉頭看了一眼,白色賓利,確實是好車。

    “也行。”

    將朱玲玉扶著坐到后排,唐風接過鑰匙發動,直接朝著市區最豪華的小區之一的萬象莊園開去。

    半路上楚一飛打來電話,問唐風什么時候過去,自己已經在酒店定好了包廂,自己也正在往過走。

    給楚一飛說了自己晚一點過去,還有點事,然后掛掉了電話,。

    緊接著,朱玲玉又是一番不好意思,唐風只是笑笑,也沒有說什么。

    畢竟說到底自己是個男人,她朱玲玉再怎么耍心眼,能把自己怎么著?

    車子往前開,很快到了市區的高檔小區——萬象莊園。

    保安看到是白色賓利,認識,車子進去的時候還給唐風敬了個禮,態度簡直不要太好。

    按照朱玲玉的指引,唐風將車停在了單元樓下,而后唐風下了車,攙扶朱玲玉下來,進了樓道,坐上了電梯。

    ……

    朱玲玉打開房門,一股子女人身上特有的香水味撲鼻而來,不得不說很好聞。

    唐風先進去打開了燈,這才回頭將朱凌云攙扶著走了進去。

    房間不大,兩室一廳的樣子,但裝修的很美觀,日式風格,地板是實木的,整個屋子里都彌漫著一股很好聞的味道,看的出來是高檔香水。

    扶著朱玲玉坐到沙發上,唐風站起身,直接說道,“朱經理,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就要走,朱玲玉趕忙叫住。

    “唐總,那個……能麻煩您幫我拿一下藥水嗎?我這走不動,就在我的臥室里。”

    唐風笑了笑,轉身進了她的臥室,左右環視一圈,看到了藥箱,直接拎了出來,打開將藥水取出來,放到了她面前。

    “你早點休息,我就先走了。”

    朱玲玉的心本身就不在這藥上面,內心的那股炙熱早就將疼痛沖散了。

    “唐總!”

    唐風停下腳步轉身,“嗯?”

    “那個……今天這么麻煩你一躺,要不您坐一會兒?喝點東西?”

    “聽說您和您的前妻也離婚了……”

    唐風搖搖頭。“嗯,是,坐的話我就不坐了,畢竟你也是一個人住,我在這兒呆的久了似乎也不好。”

    “唐總是怕我一個離過婚的單身女人影響自己的聲譽嗎?”

    朱玲玉眼睛有些紅了,“我知道自己年紀也大了,三十四歲,比你大的多,又離過婚,在我家,確實可能會影響你的聲譽……”

    朱玲玉的話說完,唐風有些無語,剛想說話,兜里的電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楚一飛的。

    第一反應應該是楚一飛等著急了,讓自己過去呢,不是什么大事,就先掛了。

    “朱經理,你的話言重了,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應該知道的……”

    話剛說到一半,電話又響了,拿起來一看,還是楚一飛的。

    連著打了兩個電話,唐風有些思索了,楚一飛了解自己,也是個聰明人。自己第一次掛掉。如果不是什么大事的話,肯定不會直接打第二次。

    現在直接打第二次,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大事!

    沒有再多想,唐風直接轉身出了朱玲玉的家門。按下了接聽鍵。

    “喂,怎么了?”

    “唐總,救我!”

    “救我啊唐總。啊!”

    聽筒里傳出楚一飛的哀嚎聲,聽聲音確實有些慘,應該是被你打了,因為唐風聽到了骨頭和桌子接觸碰撞的聲音。

    “怎么回事?你在哪?”

    手機似乎落在了地上,被另外一個人撿了起來。

    緊接著,聽筒里傳來了一個略顯刺耳尖銳的男聲。

    “唐風是吧?郊區的鳳凰大酒店,二十分鐘必須到,要不然,你朋友我會把他做成人彘……”

    “這就是你得罪不該得罪的人的下場!”

    唐風胸中的火氣“蹭”的一聲就上來了,壓低聲音對著手機說道。

    “你要是敢動他一下,我保證,你會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我說到做到。”

    說完,率先掛掉了電話。

    剛走到電梯門口,按了按鈕,猛地想起自己的車還停在餐廳,自己是開朱玲玉的賓利來的。

    暗罵了一聲,轉身又走了回去。

    敲了敲門,里面傳來朱玲玉的詢問聲,聲音有些低落。

    “誰!”

    “我,唐風。”

    屋內的朱玲玉心臟“撲通撲通”劇烈跳動了起來,心中不由得想,唐風最終還是回來了,今晚絕對是一個良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