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五章 牛刀小試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五章 牛刀小試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總,那個……您今晚是準備??”

    朱玲玉羞怯的說完,還是覺得有些臉紅了,對于她這個三十來歲的女人來說,還真是有些不可思議。

    唐風臉色嚴肅,直接說道,“我一個朋友出事了,我的車還在餐廳門口,你的車借我用一下。”

    朱玲玉看到唐風的臉色確實不好看,很凝重,心中一驚,知道唐風可能真的遇到什么事了,加上人家自己的車停在了餐廳門口,找自己借車好像也確實合理。

    心里略微有些失望,但她知道輕重,自己腿腳不方便,轉身指著桌子上的車鑰匙。

    “在那,您自己拿一下,趕緊去吧!”

    唐風一點頭,閃身走到桌邊拿起了車鑰匙。

    “車子明天還你,我先走了,你注意養傷。”

    朱玲玉連忙點頭,目送一臉嚴肅的唐風出了門,心中已經不由得在想明天和唐風見面的場景了。

    ……

    賓利的動力很足,半個小時之后,唐風到了鳳凰大酒店門口。

    抬頭望了一眼,這個酒店之前從來沒有來過。但確實是楚州市比較高檔豪華的酒店之一。

    邁步進了大堂,身穿職業裝的大堂經理笑臉相迎。

    “先生您好……”

    “之前來的楚一飛楚總在哪個包間!”

    唐風直接打斷了大堂經理的話,直截了當的問道。

    大堂經理一愣,但隨即反應了過來,楚一飛的名氣在楚州可不算小,她自然認得。

    “您好先生,楚一飛楚總定的三樓的302豪華包廂,請問您是……”

    唐風聽到位置邁步便走,連電梯都沒做,直接上了樓梯。

    陰沉著臉走到302包廂門口。唐風深吸了一口氣,直接推門而進!

    而此時,整個包廂內站著十幾個人,而唐風推門而入的瞬間,整個包廂內的人都看向了他!

    十幾雙眼睛直勾勾看著唐風,但他并沒有任何的感覺,定睛一看,便看到了中間位置上坐著楚一飛。

    而此時的楚一飛,整個腦袋都變了形,用一句很不好的話來說,直接被打成了豬頭。

    更嚴重的是,地上還躺著兩三個人,打眼一看,有些眼熟,是楚一飛的手下。

    “唐總。這幾個狗娘養的,敢打我!”

    楚一飛看到唐風來了,心里的膽氣也頓時上來了,都忘了之前這個人的恐怖了。

    話剛說完,距離楚一飛兩米開外的一個人甩手就是一把掌,直接將本就說話已經口齒不清的楚一飛扇的一腦袋與桌子來了個親密接觸。

    發出“砰”的一聲響!

    不同尋常的是,打楚一飛的那人,手距離楚一飛還有幾十公分的距離,手根本沒有和楚一飛的臉接觸。

    “混賬!”

    “你一個地痞出身的土鱉。也真拿自己當回事了?”

    那人側身坐著,唐風大致打量了一眼,發現此人臉上戴著眼罩,頭轉過來的瞬間,才看到原來是個獨眼龍!

    “你叫什么名字。”

    唐風往前走了一步,冷冷的開口問道。

    獨眼龍氣勢很足,聽到唐風說話,這才傲慢的緩緩轉身,手臂叉在一起放在胸前。

    腮幫胡子,獨眼,脖子很短,身高不足一米七。頭發花白,相貌可以說真的很丑。

    “你就是唐風?”

    獨眼龍睜著一只眼睛看著唐風,不屑的開口問道。

    “你叫什么名字。”

    唐風沒有回答他,而是直接再度問道。

    獨眼龍冷哼一聲,呵呵一笑。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江北龍爺!”

    唐風閉了閉眼睛。扭動了一下脖子。

    “好,我這個人很善良,給你一次活命的機會,你現在跪楚一飛楚總的面前磕頭道個歉,我今天讓你從這里豎著出去。”

    此話一出,整個房間內都安靜了下來,氣氛冷到了極點。

    獨眼龍眉頭抖動了幾下,看著唐風,牙齒似乎都咬得咯吱作響。

    “你可知道我是誰?你又可知道,你得罪了誰?”

    唐風看了一眼桌上的楚一飛,嘴都在流血。

    “我再重復最后一遍,跪下,給楚總磕頭道歉,我放你走。”

    獨眼龍翹起了二郎腿。“呵,看來你還是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禍嗎?好,我今天就告訴你,你惹了你不該惹,也惹不起的人!”

    “老子今天就是給你松筋骨的!”

    獨眼龍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指著唐風大喝道。

    唐風沒有等他說完,就只是站在原地,用他打楚一飛同樣的方式,在距離他還有三四米的地方,一揮右手!

    霸道的靈氣直接破體而出,扇在了獨眼龍的左邊臉上!

    “撲通!”

    獨眼龍什么都沒看到,就只是感覺到自己臉上被一股子霸道的力量打到,然后整個人都被打翻!

    獨眼龍好歹也是個行家,但無奈的是,唐風的這半分靈氣也都經受不住,使勁爬了半天,才算是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同樣的一擊,打在了他的右臉上!

    “砰!”

    這次,獨眼龍整個人與身后的墻相撞,整個人都被掀了起來,差一點就從窗戶飛了出去!

    獨眼龍的手下此時被震驚了,自己老大的隔空打人已經讓他們折服了,沒想到唐風比自己老大厲害霸道不知道多少倍!

    恐怖到了極點!

    幾個手下趕緊上前查看,獨眼龍還有氣兒!

    但是一時半會是醒不過來了。

    唐風走到桌邊,將楚一飛攙起,往包廂外走去。

    “沒事吧,我現在就送你去醫院。”

    自己也可以治,但唐風并不想在人多的地方展示出自己的真實實力,楚一飛的傷勢雖然不輕,但也倒不至于說危及生命。

    “沒事唐總,死不了,好歹咱哥們當年也是真刀真槍干上來的,這點傷不算事!”

    出了包間,里面的獨眼龍也都沒有醒過來。

    ……

    “龍爺?龍爺!”

    獨眼龍的手下連著喊了好幾聲,獨眼龍都沒醒過來。

    “快,快打電話,龍爺被唐風給打廢了!”

    而與此同時,楚州市內的一座高級私人莊園,何家輝坐在后花園的藤椅上,正品著茶。

    一個中年微胖的男子急匆匆穿過兩道木門走了進來,手里拿著手機。

    他走到何家輝身側,躬身說道。“輝爺,電話。”

    “誰的?”

    幾秒鐘之后,何家輝才微微睜開眼,慢吞吞的說道。

    “江北的那個梁龍,他的手下說,人被唐風給打廢了……”

    木藤椅發出一聲脆響,何家輝瞬間坐了起來,近五十歲的他身體很是健康。

    此時他的眼中,滿是殺氣!

    “雖然說梁龍只是個小嘍啰,想攀附我何家輝才過來主動幫忙的,但不論怎么說都是我的人,這個唐風居然敢如此放肆!”

    身邊的中年微胖男人一躬身,“輝爺,依我看……這個唐風不簡單,您看要不要我找個中間人聯系一下,雙方坐下來好好說說……”

    何家輝哼了一聲,手中的清代小茶壺瞬間落在了地面上,碎成了一地碎片。

    “哼!”

    “我何家在港陸以及國際上都是什么影響力?這個不知來處的小子三番五次的欺侮與我,難道就以為我何家輝這么無能?”

    “英偉被他欺負也有的說,我都來了,他還敢這么放肆,這說明什么?說明他就沒把我們放在眼里!”

    “既然是這樣,他要是還好好的活下去,我何家輝以后會被別人怎么說?”

    何家輝滿是皺紋的臉上淡出一絲獰笑,“這次我過來就是要讓他知道知道厲害,不僅要讓他的公司一無所有,還要把他的命還帶走!”

    “欺侮我何家的人,不會有一個好下場!”

    中年微胖男人接連點頭。“輝爺說的是,這個年輕人太不知道規矩了,大陸不知道有多少企業家權貴都想攀附您,這個人卻不知天高地厚,是得讓他知道知道厲害才行。”

    何家輝點了點頭,不置可否,思索片刻之后說道。

    “那幾個東瀛的忍者和武士不是一直想要展現自己實力的機會嗎?現在有機會了,你給他們說一聲,讓他們全過來。”

    “還有,東海市的那個凌云,不是一直給我說他是國內的第一高手嗎?說是什么武道尊師,無人能是敵手嗎?也讓他過來。”

    “我就不信,這么多高手加在一起還治不了一個他!”

    “對了,你再去給那些楚州和安北的老板說,所有人必須擰成一股繩,到時候只要收拾了唐風,大家還是和以前一樣賺大錢!”

    中年微胖男人點頭躬身。“好的輝爺,我這就去辦。”

    ……

    楚一飛的傷勢不重,在醫院簡單處理了一下,就和唐風一起出了院。

    “楚總,今天這件事因我而起,改天我請你吃飯。”

    楚一飛連忙擺手。“唐總,你這么說可就見外了,咱們兩個認識這么久了,我看的出來,你現在拿我當朋友看,我楚一飛也不是那種薄情之人。”

    “你放心,這次的危機,我楚一飛就是傾家蕩產也陪著你!”

    唐風聽到這里就笑了,楚一飛這個人之前確實是和自己有過節,但隨著相處時間的增加,二人也算是真的成了朋友。

    “行,有你這句話就夠了,不過這次的事你放心,不會翻天的,而且……”

    “我也準備借著這次機會,將整個楚州和安北的商界洗個牌,也算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了。不得不說啊,有些人以前過的太安逸了,這次,我得讓他們都睡不著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