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六章 魔戒的淵源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六章 魔戒的淵源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楚一飛聽到這里,心里不由得一陣激動,人活在世上,選擇很多時候比努力更重要。

    而這次,他很明顯站對了隊。他也堅信不疑,唐風一定能說到做到。

    只要到時候唐風成了整個楚州安北以及江南省的商界隗楚,那么他楚一飛的地位也將隨之水漲船高。

    “唐總,但是兄弟有句話還是要說在前頭,這個何家輝名氣不小,他剛來楚州一兩天就將整個楚州安北的商界大鱷們拉到了一起,足可以看出來其人的號召力是很強的。實力不容小覷。”

    唐風開著車,“這點我知道。但是楚總啊,你看過動物世界嗎?”

    楚一飛坐在副駕駛上,聽到這話一愣,一時間并沒有明白唐風這話想要表達的意思。

    “這是什么意思?”

    唐風淡然一笑,“看過動物世界的人就知道,你看那些猴群或者是狼群。新的狼王是這么當上的?全都是要殺死老狼王或者老猴王,他才能坐上王位。”

    “人的世界和動物的世界其實本質上沒有區別,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何家輝再怎么厲害,那又如何呢?”

    “這一次,也就是要下來的時候了。”

    楚一飛點點頭,這才算是明白了過來,不由得干笑一聲,看著唐風。

    “唐總,你想的可真是和我不一樣,唉,那個獨眼龍說的對啊,我這地痞出身的,能把生意坐到這么大確實不容易啊,但是現在來看,我這沒文化是確實不行啊。”

    “等這次事過了,我得去找個大學好好深造一下了……”

    ……

    將楚一飛送到家,唐風沒有停留,開著賓利直接返回了之前給瓦莎定的酒店。

    敲門,不多時里面傳來瓦莎的聲音,接著門打開,瓦莎一襲輕紗睡衣出現在唐風面前。

    “怎么這么晚才回來?”

    “公司有點事耽擱了一下。”

    “你這衣服……”

    唐風指著瓦莎的輕紗睡衣,滋滋嘴說道。

    瓦莎低頭一看,得意的一昂頭。“怎么樣?好看吧?”

    說完,還站在唐風面前轉了一圈。

    “好看是好看,只不過咱們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你穿成這樣,就不怕……”

    唐風壞壞的笑笑,瓦莎知道唐風是在跟他開玩笑,但還是佯裝慍怒道,“哼,你難道又忘了你現在的修為可不高,連我都打不過吧?你要是敢不聽話,我就打你!”

    唐風大笑一聲,進了房間,洗漱完之后,直接往床上一趟,他這兩天還確實得好好想想,這接下來怎么對付何家輝這個老東西。

    瓦莎看到唐風躺在了床上,心里思索再三,還是走到了他床邊。

    伸手直接將唐風的手臂拉了起來,指著他手指上的戒指問道,“這是誰給你的?”

    唐風已經閉上了眼,聽到聲音,歪頭看著瓦莎。

    “你是不是也想說,這個戒指有問題?”

    瓦莎臉色立刻冷了下來,“你自己知道?”

    唐風搖搖頭,“不知道,聽別人說的。”

    “誰?他怎么說?”

    “我前妻,林音,她告訴我,這是西方的魔戒……”

    其實關于這個戒指的事,唐風一直都想不通,難道這世上真有這么巧合的事?

    這個所謂西方世界的魔戒怎么就這么容易的,陰差陽錯的戴到了自己的手上?

    “魔戒是不祥之物,我總覺得很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但是我敢肯定,這個東西,不給你帶來任何的好處。”

    “而且,按照你的說話,我嚴重懷疑這并不是一個偶然,這么重要的東西,怎么可能會無緣無故的落在你的手上,這里面的事,絕對不簡單。”

    唐風皺了皺眉頭,這件事之前自己也想過,但實在是想不通為什么會這樣,畢竟自己對于西方世界的了解其實很少。

    “那你既然認出來了這個東西,有什么想法或者看法?”

    唐風輕皺眉頭,詢問道。

    瓦莎坐在床邊嘆了口氣,想了想說道。

    “很難說,唐風,你師父有沒有給你講過一個紀元之前,仙界南北大戰的事?”

    南北大戰?

    唐風在腦海之中反復回憶,但還是想不起來,師父應該是沒有給他說過。

    “沒印象,應該是沒有。”

    瓦莎此時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雙手緊緊握在一起,面色嚴肅的道。

    “仙界的南北大戰其實就和這地球上的世界大戰一樣,不同的仙人互相殘殺,但陣營分為兩個,一派的仙人基本都來自東方,而另外一派則都來自于西方,后來的結果是東方的仙人獲勝,也就有了你之前待的仙界,而西方的仙人們則失去了在仙界修行的地方。”

    “他們散落在各處,再也未能成氣候,好像屈指算來,已經一個紀元了……”

    唐風從床上坐了起來,“西方的仙人,難道古希臘神話中的眾神都是真實存在過的?”

    瓦莎扭頭看著唐風,“不是真的存在過,而是到現在都還在……”

    “不過這個傳說是我聽師父隨口提過,至于真假我不知道,但說說實話,我挺相信的。”

    唐風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又被刷新了一次,簡直讓人頭大到不行。

    “那魔戒跟這件事有什么關系?”

    “魔戒就是那次仙界大戰之中西方仙人最后使用的一個殺手锏,據說能召喚出這宇宙中最為邪惡的東西,但至于是什么東西,沒有人見過,我的師父也沒有告訴我,只是一直說,那個東西很邪惡,一旦出世,生靈具隕,人仙都無求生之法。”

    唐風干笑一聲,“既然這么霸道,那上一次是誰制伏的他?”

    瓦莎搖搖頭,“師父之說是上古天神,但在滅掉這個邪物之后也消失了,應該是同歸于盡。”

    “上古天神的法力即便如今的仙界也無人能夠追趕,所以說,那個邪物一一旦出現,沒有人能夠活。”

    唐風明白了,但兩人都有一點不知道的是。這個魔戒戴在唐風的手上,究竟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

    “看來魔戒的出世,一定和西方的那幫眾神有關系,現在這個玩意我是怎么都去不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先把眼前的事解決好再說吧。”

    瓦莎也輕嘆了口氣。“唉,是啊,現在我們還無法知道這個魔戒會對你產生什么影響,只能往后等你修為恢復,甚至更高之后再說了。”

    唐風一拉被子,“行吧,那上床吧,睡覺!”

    瓦莎臉色頓時一邊,抬手就給了唐風大腿一巴掌。

    “要再敢在我面前說撩人的話,我就打爛你的屁股!”

    唐風嘿嘿一笑,也未做理會,直接一蓋被子睡了。

    ……

    翌日,清晨,市區的莊園內。

    何家輝站在花園邊上,饒有興趣的看著花,不時拿著噴壺灑灑水。

    到了他這個程度的企業家,早就不需要自己凡事親力親為了。

    不多時,門口進來一個人,微胖,中年。

    “輝爺,東瀛的那幾個忍者和武士,以及東海的凌云到了。現在就在外面候著,等您見呢。”

    何家輝手中的動作一停,“哦?來的這么快,好吧,你先帶他們去書房,我換個衣服就到。”

    中年男人躬身答應,隨后走出了后花園。

    十分鐘后,何家輝在楚州的臨時書房,隨從將木門推開,環視左右,屋內的幾人盡皆站了起來。

    東瀛人的禮數很周到,直接深深的鞠躬低頭,“輝爺好!”

    “輝爺好!”

    幾人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何家輝連眼皮都沒眨巴一下,直接走到了主人的位置上,坐下。

    “好了,幾位路上辛苦,有勞了。”

    “我呢也是個心直口快的人,今天讓你們過來,是有件事要麻煩你們。”

    桌邊,一個腰間挎著武士刀的年輕矮胖男子操著一口略顯生澀的漢語說道。

    “輝爺客氣了,能來給您做事,這是我們的榮幸。”

    而另外一邊,一個年紀約莫四十上下的男子,長的十分健壯,一身的練功服和白底布鞋。聽到身邊那東瀛人的話,不屑的哼了一聲。

    “我泱泱東方故國,無多少能人異士,你們區區一個彈丸小國出來的倭人,跟朽木樁一樣的小矮子,能有區區幾分本事,也敢在這里給輝爺獻丑?”

    “我看你們幾個,早點收拾東西回你們的倭國去,不然到時候丟人現眼,可不止丟自己的,也丟輝爺的!”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東海市威名遠洋的凌云!

    凌云不僅僅是名字起得霸氣,其人現在據說已經提高到了武道的尊師級別,這幾年在國內就沒有遇到過一個對手。

    這話一出,幾個腰間別著武士刀的東瀛人臉色不好看了,四五人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對面的凌云,眼中已然起了殺意。

    何家輝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得一陣不悅。臉色陰沉,干咳幾聲之后說道。

    “幾位,今天是在我的居處,有些話就不要說了吧……”

    “要是等會再動起來刀兵,來個流血掛彩一命嗚呼的,我何某人的臉上恐怕也掛不住吧?”

    “再者,既然各位都是有本事的人,那我想本事一定不是在嘴皮子上,有什么本事,過會兒跟那個唐風打照面的時候再用。”

    “各位看,如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