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七章 老奸巨猾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七章 老奸巨猾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何家輝是多精明的人,這一句話說出來,東瀛人和凌云都是無話可說。

    凌云瞪了一眼幾個東瀛人,轉身笑著對何家輝說道。“輝爺說的是,我還真不屑跟這幾個倭人一般見識,咱們有本事,能辦事才是輝爺要的,其它的不重要。”

    幾個東瀛人手都在發顫,懷中的刀似乎都隨時準備拔出來。

    不過忍者就是忍者,沒有隱忍之心,也不配做忍者。

    “好,既然各位都給我何某人面子,那咱們共同舉杯,為我們的合作干杯!”

    說著,何家輝率先舉起了手中的酒杯,面前的眾人不敢怠慢,趕緊都將手中的酒杯舉起。

    幾人碰杯之后,又聊了一會兒之后,何家輝頓了頓思緒,接著說道。

    “那這樣,幾位都是我請來的高手,但是呢,有句話我需要提前說,那就是我請諸位來,不是讓諸位殺人的,那個唐風欺我太甚,但何某不管怎么說也是一個守法的商人嘛,有些事我是一定不會做的。”

    “還有就是,我只是想給這個人一點教訓,然后用我們商人之間的方式解決他,因此呢,還請各位出手之時有所保留,留下他的性命讓我好好收拾收拾他。”

    這邊又是東海市的凌云先開口,“輝爺行事果然和尋常人等不一般吶,行,沒問題,我出手之時一定按照輝爺的指示,留他一條狗命讓輝爺處置!”

    何家輝仰天一笑。“哈哈,東海凌云果真爽朗至極,我喜歡,來,我敬你一杯!”

    凌云簡直有些受寵若驚,連忙舉起了酒杯,和何家輝一飲而盡。

    “但是凌云吶,是這樣,我的想法呢,各位的手段我何某人都知道,根本用不著一起出手,我的意思是呢,讓東瀛遠道而來的這幾位高手先出手,畢竟咱們華夏自古都是禮儀之邦,這幾位高手是客人。”

    “凌云老弟,你意下如何?”

    “不過我何某人話說在前面,不論最后有沒有出手,給各位的酬金一分錢都不會少!”

    東海凌云氣不打一處來,但聽到何家輝說酬金不會少,心里也一下子就平衡了。

    “行,那就讓這幾個倭人先出手!”

    幾個忍者余光瞥著凌云,內心壓的火氣很快就要爆發。

    ……

    半個小時之后飯局結束,何家輝出了酒店上了車。

    “輝爺,很晚了,回家嗎?”

    何家輝搖搖頭。靠在座椅上,壓低聲音說道。

    “你給那幾個東瀛人先打個電話,讓他們下來,我在車里等,有話跟他們說。”

    中年管家立刻就辦,幾分鐘之后,幾個人一同出了酒店,坐到了何家輝的車里。

    “諸位,今日何某人照顧不周還望海涵吶,不過幾位的本事在我看來遠在那個凌云之上,這也是為什么我讓你們直接先出手的緣故。”

    “我何某人從一無所有到現在,靠的是什么?無非就是一個義字!”

    “我何家輝平生最喜歡結交的就是有本事的人,各位個個身懷絕技,又給我何某人面子,我又怎么好意思虧待各位,讓你們拿和凌云一樣的錢呢?”

    說完,扭頭對身邊車外的管家說道,“老陳,拿卡。”

    中年管家點頭,伸手從兜里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何家輝。

    “這里是兩千萬,諸位請收下,這只是見面禮,事成之后,何某人還有五千萬奉上!”

    幾位黑袍忍者聽到這話,一個個面面相覷,萬萬沒有想到,這次來給這個何家輝做事,一次就能拿七千萬!

    “輝爺,您的這份心意確實讓我們兄弟萬分感動,這次,我們就算全部玉碎,也要將這個唐風收拾掉!”

    最后下車前,為首的忍著鞠躬致謝。

    看到東瀛人遠去,何家輝臉上泛起一陣笑意,只不過,這笑,似乎有些瘆人。

    “輝爺,給這幾個東瀛人給七千萬……”

    何家輝抬手打斷了他,“把車往前開一點,避開視線,然后給那個凌云打電話,讓他到我車里來一趟。”

    中年管家心里還有疑問,但何家輝這樣說了,他知道這些事自己不能再繼續往下問了。

    “好的輝爺。”

    說完招呼司機把車往前開,不多時之后,凌云接到電話,心里一喜,小跑出了酒店。

    “凌云吶,今晚沒有招待好你啊,是我何某人的過失,改天這件事過去之后,我單獨請你吃飯。”

    凌云一直覺得何家輝很看得起自己,這一下更覺得自己在何家輝的心中地位要比那幾個東瀛人高,瞬間喜笑顏開。

    “輝爺這么說就太客氣了。”

    何家輝爽朗的一笑,接著道,“不滿凌云兄弟說,今日我讓那幾個東瀛人先去,并不是不信任老弟你啊,而是你看,我們都是華夏人,這種打打殺殺的事,能讓他們那些倭人去做就讓他們去做嘛。你的本事我再清楚不過了,這偌大的國內有幾個是你的對手呢?”

    凌云聽到這里,心里一下子平衡了,得意的不行,滿意的不行。

    連忙大笑著說道,“輝爺啊,您這話說道我心坎里去了,這東瀛人是什么東西?我不會跟他們計較的!”

    何家輝哈哈一笑,“好,好,凌云老弟果然是個爽快人啊,老陳!”

    車窗外的管家連忙低頭,“虎爺。”

    接著將手中的銀行卡遞給了凌云。“凌云老弟啊,你這么遠過來一趟,的確是給我何某人面子,這里是兩千萬,你先按著,事成之后,何某人必有重謝。”

    手里拿著兩千萬,凌云雖然很高興,但兩千萬對于他來說也不算是個很高的數額,但他明白,這個何家輝有錢的緊,見面禮就有兩千萬,那事成之后,還不得更多?

    想到這里,凌云謙虛的擺擺手。“輝爺您這話就見外了,凌云過來給輝爺做事,是我凌云的榮幸啊,您還給這么多錢,讓凌某人心中實在是慚愧啊……”

    何家輝在心中暗罵了一句,但臉上仍舊帶著熱忱的笑容。

    “哎……凌云老弟你不要這么客氣,這只是我的一點心意而已,還請務必收下,要不然我這心里怎么過意的去呢?”

    凌云也是見好就好,“好,那我就謝過輝爺您了,這次的事,凌云就算是把命搭上,也鐵定給輝爺處理的漂亮!”

    何家輝聽到這里,滿意的點點頭。

    ……

    車子開遠,行駛到了市區的大道上之后,管家老陳這才開口說道。

    “輝爺,這錢不會打水漂吧?”

    何家輝不屑的一笑。“不會,兩千萬能買他們為我效死命,又怎么能說是打水漂呢?”

    管家老陳打心眼里服,何家輝這一下子,直接讓兩家人都覺得自己才是被重視的那一方,從而更加的賣力,這確實不像是打水漂。

    “不得不說,輝爺你對人的拿捏,真是倒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唐風那小子只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這次,又怎么能是您的對手。”

    “我看哪,他這次一定死的很慘。”

    何家輝擰動了一下脖子,發出脆響,得意洋洋的閉著眼睛。

    他有這個資本得意,也有這個能力得意。

    “這算什么,我會給他來個雙管齊下,讓他好好感受一下,跟我何家輝作對,究竟是什么下場!”

    ……

    清晨洗漱完畢,唐風和瓦莎一同出了房間門。

    走在悠長的酒店過道里,唐風感覺有些不對,大清早的,過道里十分的安靜,靜的有些過頭了。

    “有人!”

    瓦莎率先停住了腳步,她目前的修為高過唐風,能感覺到唐風感覺不到的氣息。

    唐風聞言也同時停住了腳步,直直的往前看去。

    幾秒鐘之后,樓道的兩側盡頭,閃出了幾個黑袍男子。

    這黑色的袍子造型十分奇特,唐風只看了一眼便看出了端倪。

    “東瀛的忍者?”

    瓦莎扭頭問道,“什么是忍者?”

    唐風本想說實話,但隨即一想瓦莎好像確實不了解,便扭頭一臉嚴肅的回答到。

    “字面意思,賊能忍,怎么痛苦都能忍的人。”

    瓦莎的興趣上來了,這幾人手中拿著刀,體內沒有氣息,她知道這不是修行者,因此直接就沒放在心上。

    “這么能忍?我倒很想看看,這幾個人能有多能忍!”

    瓦莎剛想動手,唐風伸手攔住,“別別別,人家來干啥的都沒問你就打人家,還能講理不?”

    此時,那個幾個忍者一對眼神,同時拔刀,腳下如生風一般,剎那之間就殺了過來!

    武士刀在燈光的照射下泛著寒光,直接閃人的眼睛!

    “這還要問嗎?”

    瓦莎指著殺過來的忍者,問唐風道。

    唐風憨笑一聲,搖搖頭。“好像……不需要了。”

    瓦莎得意的一笑,腳下一踏,整個人猛地朝前竄去,唐風靠在走廊過道的墻壁上,直接叉起了胳膊。

    然后接下來,眼前比電影武打戲還要精彩的一幕出現了……

    瓦莎的修為高,在仙界里就是芷月上神,雖然這幾個忍者的確能打,但畢竟還是凡人,面對瓦莎,是一丁點的還手之力都沒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