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八章 溫暖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八章 溫暖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就安安靜靜的靠在墻上,看著瓦莎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里,將這幾個忍者盡數打翻在地,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一絲一毫。

    這幫東瀛人是怎么都沒有想到,他們好幾個人,居然會敗在這樣一個長相秀美無比的女人手中。

    關鍵她的模樣,可一點都不像是練過的人。

    瓦莎看著躺在地上的幾人,一個個面露難受之色,秀眉緊蹙。

    “什么忍者特別能忍,這不都喊疼呢嗎?”

    接著轉身看向唐風。

    “好啊,我在這動手,你倒好,直接站著看戲?”

    唐風嘿嘿一笑,一攤手,“沒辦法唄,誰讓你現在比我還能打呢?”

    沒有一絲恨意的瞪了唐風一眼,瓦莎接著走過去,一把將地上的一個東瀛忍者拽起。

    “說,是誰讓你們來的?”

    “不說,你得死!”

    瓦莎只不過外表長得人畜無害而已,但此時的內心完全就是一個仙人的,而仙界的仙人,看待一個凡人的生命,根本不會太過于放在心上。

    那東瀛忍者還算有幾分忍耐之力,被瓦莎這么威脅,并沒有立刻屈服,而是眼睛瞪著瓦莎。

    “好,不說是吧?行!”

    “嘎巴!”

    一聲脆響傳來,這個可憐的忍著胳膊成了麻花!

    唐風看到這里滋了滋嘴,不得不佩服這瓦莎還是以前的脾氣,他現在是絲毫都不懷疑,瓦莎隨手可以將這幾人全部殺死!

    “喂,哥幾個,我勸你們還是早點說吧,這個女人可不簡單,折磨起來人,誰都攔不住,心黑著呢!”

    “你們要是不說啊,全都得成麻花,麻花知道不?就是整個人都會被擰成繩子一樣,一時半會還死不掉,比你們的那個切腹都難受!”

    唐風在旁邊一添油加醋,著實讓瓦莎在這幾個東瀛忍者心中的印象又恐怖了不知多少分!

    而瓦莎也是挺佩服,跟嚇唬小孩一樣又是一掰,拎著那可憐人的胳膊說道。“他說的沒錯,你們現在還有機會,等會的話,可就沒這么好的運氣了!”

    幾個忍者也是人,他們寧愿戰死也不愿被人折磨死,但現在的情況就是,他們兄弟好幾個人加起來,也不是唐風身邊這個女人的對手,更別說唐風了,連人家身體半分都碰不到!

    對視一眼,幾人聽著同伴的慘叫,心里害怕了。

    “不說我動手了!”

    瓦莎話音剛落。其中一個會漢語的人立馬站了出來。

    “是何家輝,他出錢,我們做事,目的是殺掉唐風!”

    說完的同時,瓦莎頓時失去了興趣,還說是什么忍者,結果連這點折磨都受不了就全都招了,真是一群烏合之眾。

    “好了,你們趕緊滾吧!”

    幾個東瀛人趕緊起身攙著同伴,踉蹌的出了酒店!

    ……

    而酒店外,何家輝的人也看到了這幾個東瀛人的慘狀。幾乎是在同時,將電話給何家輝的管家打了過去。

    同樣一個地方,后花園內,何家輝品著茶,管家老陳神色沉從的走了進來。

    “輝爺,那幾個東瀛人被打的沒人樣,看來是輸了……”

    剛到嘴邊的茶杯一滯,隨即又恢復如常,直到喝完第三口茶之后,這才悠悠說道。

    “哦?東瀛人居然這么沒用?”

    “好吧,那你找人,做掉他們,把錢全部拿回來,這幫廢物,一毛不值……”

    管家老陳點頭,繼續道,“輝爺,那現在看來這個唐風確實是不容易對付啊,我打聽過,他之前在安北,連江南軍方的人都敢得罪,實力不容小覷,我看我們得做好兩手準備啊。”

    何家輝面不改色,“先緩兩天,不著急,不是還有那個東海市的凌云沒上嗎?過兩天讓他去試試,這兩天我是該用用商業上的手段了……”

    “混江湖這么多年,我何某人還從來沒有輸過什么,你等會去把楚州安北兩地的那些地產商們都找來,我有個重要人物想讓他們見見。”

    管家老陳沒有多問,扭頭出去安排事情去了。

    ……

    唐風坐上賓利,瓦莎坐上副駕駛,車子發動,直奔之前吃飯的餐廳,取了自己的車,然后讓瓦莎先開回了酒店,自己開著賓利直接到了朱凌云家所在的小區。

    上樓敲門,不多久,朱玲玉一襲睡裙出現在了門口。

    “朱經理,謝謝你的車,鑰匙還給你。”

    朱玲玉下意識的伸手去接,但伸到半空中,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挺了挺胸,將手背到身后。

    她可是個很聰明的人,如果自己這會兒接了唐風遞過去的鑰匙,那自己便不好讓唐風進屋來了。

    “唐總,你這么大老遠的過來,進來歇會吧。”

    “我去給你倒杯水。”

    說完之后直接就往屋里走了。

    她這樣一來,唐風也就沒有辦法直接走,只能無奈的進屋,坐在了沙發上,畢竟人家幫了自己忙,態度太過于冷淡似乎也有些不好。

    不多時,一瘸一拐的朱玲玉端著一杯蜂蜜水放到了唐風面前,還沒等唐風說話,又接著說道。

    “唐總,那天多虧了你送我回來,最近我一直在跟一個師傅學做菜,我就不請您到外面餐廳吃了,委屈您嘗嘗我的手藝吧。”

    “不用了朱經理,我那邊還有事,得先走了。”

    唐風直接站了起來,朱玲玉有些慌亂,但還是笑著說道。“唐總是嫌棄我的手藝不好嗎?”

    唐風擺擺手。“朱經理別誤會,我有事而已。”

    朱玲玉笑笑。“材料我都準備好了,很快就能好,唐總……就給我個面子吧……”

    朱玲玉的盛情邀約,加之臉上那一股熱烈的期盼,著實讓唐風沒有了轉身就走的力量。

    不得不說,成熟的女人似乎更有韻味,他也第一次面對一個女人時,出現了這樣的感受。

    這是一種很難以形容的感覺,朱玲玉的年紀比他大了十歲不止,但正因為這樣,才給了唐風這樣的感覺。

    “好,盛情難卻,我就嘗嘗朱經理的手藝。”

    “唐總,要不您以后叫我玲玉吧,一直叫朱經理,聽著挺別扭的。”

    唐風點點頭,朱玲玉高興的進了廚房。

    看著透明廚房里的朱玲玉一刀一刀切菜,刀和案板發出的聲音,和穿著圍裙的背影,都讓唐風發怔。

    他終于明白這種感覺是什么,為什么當那一眼看到朱玲玉渴望的眼神時,自己會心軟留下來。

    一瞬間,恍惚間,唐風感受到了從小就渴望,但從未擁有過的東西。

    關于母親的那種溫暖。

    朱玲玉年長他十幾歲,那并不顯老的臉龐卻仍舊看的出歲月的痕跡。

    時間會在人的心上和臉上留下痕跡,這種東西,是怎么裝都裝不出來的。

    如今對于母親的記憶似乎都要一點一旦消失殆盡,看到圍著圍裙的朱玲玉,唐風恍惚之間就看到了自己母親的影子。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唐風突然覺得心安了下來,很放松,腦海之中所有的煩惱好像都沒有了一樣。

    這種極度放松的狀態之下,唐風竟然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

    等再次睜眼的時候,朱凌云就坐在自己身邊,微笑著看著自己。

    “你看你多累啊,一覺就睡了大半天。”

    唐風一愣,一看表,居然已經是下午時分了。

    略微尷尬的一笑。起身就準備走,渾身放松的感覺很舒服,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精神了不少。

    “吃完飯再走吧,菜都做好了,就等你醒了。”

    唐風一看朱玲玉已經去端菜了,人家也做了那么久,也就索性也就坐了下來。

    菜不多,但都做的很精致,嘗了一口之后,味道著實不錯,是傳統家常菜的味道。

    朱玲玉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筷子動了幾下便不再動了,靜靜的坐在唐風對面看他吃。

    “你怎么不吃?”

    朱玲玉用手支撐著下巴,含笑搖頭,“我不餓,看你吃我就開心了。”

    飯吃完,唐風起身。朱玲玉這次沒有再阻攔。主動給唐風開了門。

    走到門口,唐風打招呼。

    “唐總,以后要是累了,就來我這里睡,我看的出來,你在這里睡的踏實。”

    此時的唐風其實也不想再隱瞞什么。笑著點點頭。

    “說真的,我突然覺得那個沙發,能給我一種特別的安心感,只不過你獨身一人,別影響到你。”

    朱玲玉搖搖頭,“不會的。”

    道別,下樓,回公司。

    到晨輝的時候,秘書笑瞇瞇的過來第一時間告訴唐風,銀行那邊已經放款,資金問題暫時不會有了。

    唐風點點頭,召集所有員工開會。

    而唐風這邊在開會的同時,何家輝在市區租的莊園里,也是座無虛席,單單只是楚州安北兩地的房產商,就有近二十人。而這二十人,也都是安北和楚州有頭有臉的人。

    何家輝坐在自己的書房里,喝完茶之后,看時間差不多了,自己邀請的,最重要的那個朋友應該快來了,這才走出了書房,在隨從的跟隨下,到了莊園內部的會議室。

    何家輝一到場,原本吵鬧的會場都安靜了下來。

    果然,何家輝剛剛到了會議室,身后的門再次打來,一個一身絲綢唐裝的中年矮胖男子大步進了會議室。

    “李臺長,你終于來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