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九章 暴風雨前夜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九章 暴風雨前夜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中年矮胖男咧開大嘴笑了起來,臉上的橫肉瞬間都擠在了一起,樣貌著實有些丑陋,和老版水滸傳中的武大郎有些像。

    但與此同時,跟矮胖男一同進來的,還有兩個女的,年紀不大,二十上下的樣子。

    二人都是一米七左右的身高,身材窈窕,體態魅惑,臉上妝容精致,一出現就把會場內這一眾企業家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這不是江南電視臺的李臺長嗎?沒想到這何家輝本事本大,連這樣的人物都請得動!”

    “一個電視臺的臺長,又不是高官,算什么人物……”

    “這老兄你就有所不知了吧?這個李臺長來頭可不小,據說背后可是有人的,以后是要去上面發展的,現在在省臺做一把手,日后上去,那可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官了……”

    “哦?這么厲害?”

    “那當然,你別看他長得老,其實也就四十歲過點,這么年輕就是臺長,你也不想想,能是一般人嗎?”

    ……

    何家輝走過去和李臺長握手,二人親熱的像是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一樣,但實際上,兩人認識也不過才短短的一兩個月而已。對于他們這個層次的人呢來說,臉上的一切都是可以裝出來的。

    招呼李臺長坐下,何家輝也不由得注意到了他背后跟著的兩個姑娘。

    長相實在是美到了極點,一米七的身高加窈窕的身段簡直是完美,加之應該是藝術生出身,學過形體,無論是站立還是行走,體態都好看到了極點。

    何家輝打量了一眼,心中便有了數,左邊那個,自己一定要親手把玩把玩。

    ……

    “各位楚州安北的商界朋友都到了,何某人感覺實在是很榮幸啊,我們說事之前呢,我想先給大家介紹一位重要的客人。”

    說完,用手指著身邊的李臺長。

    “這位是江南電視臺的臺長李國偉先生!”

    會議室內響起了掌聲,李國偉似乎很享受這種被關注被尊敬的感覺,臉上的橫肉又笑到擠在了一起。

    “各位都是楚州以及安北兩地的大企業家,今天有幸在何家輝先生的邀請下和各位認識,是我李某人的榮幸啊!”

    眾人一番客套,何家輝坐在主位上繼續說道。“今天把大家伙叫來,沒別的意思,就還是我們一直在說的,唐風這個人的事。”

    “諸位都知道,唐風這個年輕人呢,不懂什么經營之道,不知道這商圈的規則,一進來就胡搞,讓各位做地產的老板都受到了不小的經濟損失和名譽上的損失。”

    “我何某人做生意多年,一直都知曉一個道理,市場有市場的規則,誰不按照市場的規則走,就得吃虧,就得被排擠,就得破產。”

    “而唐風這一上手就打地產低價牌,不僅僅是擾亂楚州安北兩地的市場秩序,打破了這其中的平衡,給各位包括我都帶來了巨大的損失啊……”

    “所以各位的心情我都能理解,因此今天也把我們的李臺長也叫了過來,咱們坐下來好好商量商量,怎么對付唐風這個小年輕!”

    話說到這里,底下的一眾商人們一個比一個反應快,直接就說道。

    “我們還是希望輝爺出手,怎么做怎么辦,全都聽輝爺您的!”

    “對,這件事我們全聽輝爺的!”

    臺下附和的聲音不斷響起,何家輝確實穩穩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并沒有著急開口說話。

    等到看時機差不多了,這才起身抬手往下壓了壓。淡淡的笑著道,“諸位的意思我都明白,我呢,是這樣想的,各位不是有不少希望我入股自己的公司以壯實力與唐風抗衡嗎?好,我今天在這里就答應了,不僅僅入股,還給我入股的公司帶去福利。”

    “每個我入股的公司,都會得到五個億以上的資金注入,當然,這是股份贖買之外的,也就是說,這是給各位公司老板的福利。”

    這話一出,底下不少公司的老板開始心動了,直接就給五億,這是多大的手筆?

    看著底下的人一個個都激動的不行,何家輝清清嗓子再度說道,“我何某人做事一向考慮的畢竟周全,除了給這五億之外,我還會從香港給大家找來專業的地產經紀團隊,幫助各位更新公司的運營隊伍,為以后更好的發展打下基礎。”

    “各位看,如何?”

    這樣優厚的條件給出來,沒有人能夠說服自己拒絕,畢竟他們現在是身處險境,前面一直都有唐風在對他們趕盡殺絕,要一直被唐風牽著鼻子走,被針對,日后公司倒閉也不是沒有可能。

    而何家輝的到來顯然給他們打了一擊強心針,所謂背靠大樹好乘涼就是這個道理,背后如果有何家輝的何氏集團做后盾,他們自然就不用害怕唐風了。

    但是,他們這些做商人的,能做到這個程度的,誰還能沒有一點城府,何家輝給他們這么多的好處,那他又想要從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呢?

    商人都一樣,無利不起早,所以,按理來說,何家輝也一定會想要從他們手上得到什么才對。

    “輝爺,那您要我們做點什么呢?您看我們這治得您的好處,不出力不出錢的,心上也過意不去啊!”

    何家輝哈哈一笑,擺擺手,“老兄啊,你想多了,你仔細想想,我們團結在一起是為了什么?”

    那個說話的老板一愣,想了想說道,“對付唐風?”

    何家輝哈哈一笑,“對嘛,我們聚在一起共同的目的是為了對付唐風,所以呢,我所做的一切,只不過都是為了盡快,更好的完成這個目的而已,各位就不要擔心了,再者說,我堂堂何氏集團,還能戲耍各位不成?”

    這話一出,底下的人心又安了安,說的也是,何氏集團那么大的集團,市值一兩千億,何家輝那么大的老板,會把他們怎么樣?

    “不過呢,何某人還是有句話要說在前面,我這個人做事呢,喜歡做的干凈利落,入股各位的公司,我至少拿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股份。”

    眾人一聽,這個百分之三十其實并不多,看來何家輝的確只是想聯合所有人共同對付唐風。

    “好,輝爺,就按你說的辦,我第一個贊成,咱們開完會就簽合同!”

    底下的人沒有不動心的,只是入股百分之三十而已,而且還能得到額外的,五個億的資金,這對于規模本就不是特別大的公司來說誘惑無疑是巨大的。

    看到楚州和安北兩地大部分的地產商都同意了自己的決定,何家輝滿意的笑了笑。

    “好,那既然都同意了何某人的第一個想法,那我就開始說第二個。”

    “唐風用低價策略出售地產,打的是一手什么牌?我今天就告訴各位,是情感牌,是情懷牌,他想用這樣的手段來換取大量人的心和信任,以此來繼續下一步,而我們該怎么辦呢?”

    “以前各位不愿意和唐風打價格戰,我相信是有很多原因在,畢竟公司不是巨頭的話,連年虧損是受不了的,但現在,有我何某人給大家做后盾,大家就不用再擔心資金的問題了,唐風不是要跟我們打價格戰嗎?那我們就跟他打,打到底,我想,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嘛,就他唐風一個人,怎么應對我們這么多人?”

    這些人聽何家輝愿意出資補償降價之后的損失,心里那叫一個高興,反正說來說去又不讓他們出錢,何樂不為呢?

    “行,輝爺,就按你說的辦,我們都沒意見。”

    “對,沒意見。”

    這些人平常在楚州和安北那都是說一不二的大老板,但這些大老板在何家輝面前,就都成了徹頭徹尾的小嘍啰,何家輝說什么他們就聽什么,即便是有意見也肯定是不敢帶頭說,更何況現在何家輝給出的條件,他們根本就沒有提意見的理由。

    沒有反對自己,沒有不同意,這就是何家輝要的,他滿意的笑了笑,扭頭看向一邊的李臺長。

    “李臺長,那你看,我是不是把我們之前談好的事,給大家伙說說?”

    李臺長挺了挺肚子,點了點頭,“大家坐在一起那就都是一家人嘛,說,給大家說說。”

    接著,何家輝干咳兩聲,將他和李臺長之間談好的細節全部說了出來。

    聽完何家輝的話,底下的地產商老板們一個個都佩服的不得了,這兩劑猛藥雙管齊下的話,唐風唯有失敗這一條路!

    當然,他們高興的同時,何家輝也在高興,但這楚州和安北的地產商們不知道的是,對他們來說,真正的禍事才慢慢開始發芽。

    ……

    第二天開始,楚州安北兩地的地產公司,除了唐風的晨輝,楚一飛的楚氏和安北的錢氏集團,全部開始新一輪的運作,二三十家公司同事去讓原始股權給何氏集團,而何家輝在香港找的房產經紀團隊也開始逐漸到位。

    隨著時間的推進,何家輝開始掌控整個楚州和安北市的地產市場。

    第三天,隨著江南省電視臺的早間新聞不斷滾動宣傳,整個楚州安北兩地的地產風暴開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