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章 風暴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章 風暴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隨著江南電視臺的新聞輪播,整個楚州和安北兩地的房地產行業開啟了世上絕無僅有的大狂歡,幾十家地產企業在何家輝和他帶來的團隊的運作下,步伐一致的開始了大減價活動。

    活動的打折力度遠遠超過了唐風旗下公司,最厲害的甚至三折起售!

    不僅僅是整個楚州和安北沸騰了,在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江南省都沸騰了!

    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討論將兩地的本地論壇直接轟炸的接近癱瘓,喝彩聲和歡呼久久不衰,江南電視臺本就是江南省各個媒體的領頭羊,加之李臺長任脈極廣,更是在媒體界有著廣泛的影響力,他回去一說想法,加上電視臺的輪番推廣宣傳,這個活動以極快的速度傳播到了江南省幾乎每一個人的耳朵里!

    新聞播出的時間是早上,以極快的速度傳播之后,楚州和安北兩地出現了很多員工羞辱老板的情況!

    ……

    “老板,我要辭職!”

    “你怎么跟我說話呢?”

    “我靠你大爺,好幾年了,爺今天不伺候了。房價都跌成這樣了,老子買得起,不看你的臉色了!”

    “拜拜了您嘞!”

    ……

    而在市區,幾乎每家地產銷售廳內,都擺著巨大的廣告牌,拉著橫幅。優惠購房的宣傳標語生動形象。

    消息傳遍城市的同時,無數的年輕人,剛需一族瘋了一般沖進了交易所,馬不停蹄的交錢簽合同,原本一百萬的現在只需要三四十萬,這個價格很多家庭都承擔的起。

    激動的心情讓他們甚至連合同都來不及看一眼,而何家輝帶來的團隊很懂人的心理,在旁邊添油加醋幾句,說搶房的人眾多,不早點簽就沒機會了,這樣一搞,本就激動,生怕失去這次機會的人就更加沒有了防備心理,直接簽合同交錢。

    各大公司的老板看到市場火爆,心理也高興,反正這其中的差價有何家輝來補償,他們只要數錢就可以了。

    但沒有人知道,何家輝又豈能是一般人,不論是這些當地的老板還是買房的普通人,全部被他玩弄在股掌之間還不自知。

    ……

    這股風暴掛起來的同時,陰謀也在醞釀,江南電視臺聯合省內以及國內比較有影響力的媒體暗中組成了探訪小隊,開始對這次的地產風暴進行實地的暗訪。

    說是暗訪,其實就是準備栽贓唐風的晨輝集團!

    他們裝成普通人假裝購買晨輝集團旗下的房子,然后在實地看房的過程中進行拍攝,他們自然請到了專門的工程師,專門找房子的設計缺陷和不合格的地方。

    專家也是磚家,可以把白的憑著一張嘴說成黑的,不管有沒有問題,扯上幾句專業術語,隨便說幾個小問題,加上主流媒體的輿論導向,小問題立馬就可以變成大問題!

    他們屢試不爽,幾乎是在兩天的時間內將晨輝集團旗下所有的樓盤都走了遍,專家們連夜開會找出賊贓的突破口。

    終于,在這場風暴開始的第七天,針對晨輝集團的戰爭開始了……

    在先前的降價風暴中,晨輝集團的半價策略已經吸引不了任何一個購房者,這樣一來,以前買的人不愿意,心里不舒服,現在沒買的人也對晨輝集團沒了一絲的好感,畢竟其它公司的價格都比晨輝集團要更加優惠。

    如此一來,晨輝集團在購房者的眼中儼然成了奸商的代名詞!

    而這僅僅只是前期的醞釀,第八天的早上,江南省電視臺率先報道,其余各大網絡媒體跟上,對楚州晨輝集團的建筑質量問題展開了猛烈的攻擊!

    甚至在李臺長的要求下,電視臺親自做了一檔節目,邀請了專家,看著記者錄制的視頻和現場的實地探訪逐一進行專業的解釋,以便將“偷工減料”“黑心奸商”的名號徹底給唐風戴個結實!

    輿論風暴直接將晨輝集團淹沒,別人是有備而來,請的專家說的又頭頭是道,加之之前那部分買了晨輝半價房的人早就心懷不滿,這個消息一出來,不滿情緒直接就炸了鍋!

    當早上唐風按時到達晨輝集團總部的時候,公司的辦公區內鴉雀無聲,安靜的可怕!

    秘書小姑娘踩著高跟鞋,懷中抱著自己的平板電腦遞給了唐風,臉上的神色鐵青。

    “發生什么事了?”

    唐風知道最近發生的事,但他沒有上網的習慣,也不看電視,并不知道,晨輝這次是真正的陷入了無底深淵!

    電視臺的實地探訪,加上網絡上有影響力的自媒體宣傳,晨輝集團的公眾形象直接就陷入了從未有的低谷!

    唐風拿著秘書的平板電腦,順路就坐在了辦公區旁邊休息區的沙發上,點開了視頻。

    靜靜的看了十分鐘,唐風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平板,深吸了一口氣,心中暗道,這個老子終于對自己動手了。

    靠在沙發上,秘書小姑娘緊張兮兮的看著唐風。

    “唐總,他們這么誣蔑我們……”

    唐風抬手打斷了秘書的問話,“你去把工程部的負責人叫過來。”

    工程部的負責人坐在辦公區內,一大早上心跳就沒下過120次。人家說的就是晨輝的建筑工程存在質量問題,而這個方面無疑就是工程部在負責。

    負責人戰戰兢兢的坐著,秘書走過去通知他。

    一路牙關緊咬,負責人走到了唐風面前,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唐風,緊張的站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唐……唐總,您叫我?”

    唐風微閉著眼睛,沒有看那人,輕聲說道。

    “新聞上說的那些問題,是真的嗎?”

    “我不懂,不專業,你給我說實話就行。”

    負責人冷汗都下來了,但看到唐風說話的口氣不像是有多生氣,心里不由得放松了下來。

    壯了壯膽子,正色道,“唐總,他們請的那叫什么專家嘛,完全就不懂建筑施工的要求,但是說實話,標準是標準,實際情況是實際情況,在實際的施工過程中,根本沒有哪個公司能夠做到完全和標準一樣,那個電視上專家說的都是理論專業術語,教學生,唬唬普通人肯定可以,但要是照他那樣說,我估計全過多一半的房子都不符合標準!”

    “他明顯施就是針對我們晨輝,把行業內的大家都明白且承認的東西說成是我們不符合標準,明顯的故意黑!”

    聽到這里,唐風睜開了眼睛,看了那人一眼。

    “你說的可是真的?”

    負責人到了這個時候哪里還敢說假話,看到唐風認真的眼神,咳嗽了一聲,挺直了腰板。

    “唐總,我干了這么多年,從來沒做過一件虧心事,我們的樓沒問題,我保證!”

    唐風點點頭,“好,你可以走了……”

    負責人一愣,剛轉身準備走,忽然一驚,慌忙轉身。

    “唐總,您這是開除我了嗎?”

    “回去繼續上班,不要多想。”

    說完,起身進了自己辦公室。

    別人動手了,那現在也輪到自己亮劍了……

    ……

    楚州市區莊園內,何家輝的臥室里,雖然外面陽光燦爛,但房間里卻拉著窗簾,開著暗色的燈光。

    何家輝洗完澡,穿著浴袍出了浴室,看著坐在角落椅子上的藍之琳,臉上綻開了笑容。

    “怎么?來我這里不開心嗎?”

    藍之琳不是別人,正是那天李臺長來參加會議時身邊的兩個女孩之一,當時何家輝看到這個女孩就心中暗暗決定一定要將她拿下。

    果然李臺長給了自己這個面子,而且聽李臺長私下跟自己說,這個女孩雖然大學畢業兩年了,但還是個雛兒,一直都想往上爬,本來是準備留著給自己享用了,何家輝想要,就給她了。

    藍之琳看著一臉老辣的何家輝一身浴袍,心中已經知道要發生什么。

    “何總,我沒不開心啊,能跟您這樣的大企業家認識,是我的榮幸!”

    何家輝哈哈一笑,將手中的毛巾扔在一邊,緩步湊了上去,細細的觀摩起這一具接近完美的身體……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