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一章 江湖險惡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一章 江湖險惡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但藍之琳沒有想到的是,何家輝看似精神灼爍,老當益壯,但實際上他那個方面早些年跟的女人做太多,已經用廢掉了,雖然現在還有興趣,卻早已經不能正常的進行某些方面的事。

    但就和古代宮中的太監一樣,沒有了男人獨有的能力,這人會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心理扭曲,何家輝就是。

    ……

    當從房間門走出的時候,藍之琳整個人面無人色,面色蒼白如紙,雙腿疼的直立行走都直打顫,她還是在莊園清潔工作人員的攙扶之下才走出了酒店大門。

    ……

    收拾完,洗了澡,何家輝拉開窗簾,外面陽光依舊,天色晴朗,一切都和往常一樣。

    穿戴整齊之后,他大步進了后面的花園,管家老陳已經在等他了。

    “輝爺,李臺長那邊已經發力了,各大媒體也都相繼報道,這次的力道空前的大,不論是網絡上還是現實中,大家對晨輝,對唐風的印象已經徹底的改變了。”

    何家輝點點了頭,結果服務人員遞過來的茶,喝了一口,在口中“咕嚕”幾下,吐了出來,接著清了請嗓子。

    “好,別忘記給李臺長重謝,這次的事沒他不成啊。”

    管家老陳點頭稱是,又往何家輝身邊靠了靠。

    “輝爺,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何家輝一頓,隨即笑了起來,輕松的擺手道,“老陳吶,你我多年的交情了,還有什么話是不能說的?有什么想說的你就說。”

    老陳思索片刻,拿出了一份文件,“輝爺,您看,這幾天的功夫,幾十家地產公司的房子賣掉了百分之九十以上,這要是我們補差價的話,少說兩三百億,花這么多的錢,就是為了對付一個小地方的唐風,是不是代價有些大了?”

    何家輝聽到這里,得意的仰頭笑了。

    他扭頭看了一眼身邊躬身說話的管家老陳,用手指了指,“老陳啊,說實話,這么多年你跟在我身邊我一直都很放心,你知道是為什么嗎?”

    老陳寒笑一聲,搖搖頭,“輝爺,這我還真不知道。”

    “我就是喜歡你的這份老實!”

    說完站起身,走到了花園邊上,背著手。

    “你以為我不知道這么做會虧損這么大嗎?我做了這么多年生意,能不懂搞這些?而且我更知道,如果只是為了對付唐風而花費這么巨大,顯然不可能,幾百億對于我們來說也不是小數目,一下子沒了幾百億,何氏集團也得倒啊。”

    “但是我從來就沒想過要收拾唐風一個人,我要的,是整個江南省的地產商圈!”

    管家老陳臉色大變,“輝爺,您是要……?”

    兩人對視一眼,何家輝微微一笑,“一石二鳥,我帶來的團隊改過他們的購房合同,里面是我們何氏集團最頂尖的律師團隊草擬的內容,好幾處都有漏洞,交了錢的人實際并不在法律關系上擁有房子的產權,只不過這樣隱蔽的條款非專業人員根本看不懂。”

    “等收拾完唐風,我就用這個,來收拾楚州和安北兩地的所有地產商,合同是他們和別人簽的,到時候他們就只能依附于我,將公司低價轉手給我,到了那個時候,沒了唐風,我便將會掌控楚州安北兩地的地產行業……”

    管家老陳臉上紅撲撲的,聽得呆了,“輝爺,您真高……”

    何家輝轉身拍了拍老陳的肩膀,“好了,這算什么,皮毛而已。”

    “做事去吧……”

    老陳點頭往出走,憨厚驚訝的表情在轉身的同時消失了。

    作為一個手下,老陳深諳其中哲理。

    一個手下,永遠要讓自己的老大覺得自己比身邊的人聰明,只有這樣的手下,才算是一個合格的手下。

    ……

    晨輝集團,下午,售樓處被臭雞蛋砸的面目全非的消息傳到了唐凡的辦公室。

    整個公司內部氣氛壓抑到了極點,這次公司面臨的對手大家心里都清楚,是何家輝領導的楚州安北兩地房產商。

    加上這次的輿論導向完全就是針對晨輝而來,網絡大V們負責引導,不明真相的網名和吃瓜群眾負責輸出,不多時的功夫,晨輝集團和唐風就被直接推上了風口浪尖。

    奸商!

    無良商人!

    黑心集團!

    假仁假義!

    等等各種帽子給唐風扣在了頭上,唐風之前所做的一切也被認為是作秀,拿著自己不合格的房子低價賣,坑害消費者。

    唐風安靜的坐在自己的辦公室,他對于這些消息并沒有多放在心上。

    而是在分析,他想要在這次商業戰爭中利用商業手段贏了何家輝,也就要了解這個人。

    只有了解了這個人,明白了他這樣做的用意何在,他才能找打何家輝的命門,而后一擊必勝!

    在唐風看來,何家輝這樣的人之所以能建立起如此龐大的商業帝國,那他的心思就絕非是一般人,那在猜他的心思時,就不能夠用常人的眼光去推測。

    而他想了很久,逐漸明白了一些。

    自己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建立屬于自己的商業帝國,而想要建立這樣一個帝國,前期需要做的就是先將江南省的商界收歸自己。

    自己和何家輝之間雖然因為何英偉和之前賭場的關系有恩怨,但何家輝這種人,永遠考慮的都會是利益至上,如果他會因為這樣一件事就不惜話費數百億元,砸錢以報復自己,那他絕對成為不了今天的何家輝。

    因此,現在這件事,他最有可能的目的就是和自己一樣,借此機會,徹底將江南聲阻礙自己稱霸的人全部清除,而后順利的讓自己掌控江南省商界!

    這也和他之前入股浩宇集團的做法對的上號。

    想到這里,唐風覺得沒錯了,這個老東西一定是老謀深算,針對的不只是自己一個人。

    繼續往下推理,不多時,辦公室門被人打開,前臺領著瓦莎走了進來。

    “唐總,這位小姐說她……”

    唐風一抬手讓她直接出去了,而后瓦莎將手中的飯盒提起來在唐風面前晃了晃。

    “怎么樣?聞到香味了嗎?”

    唐風嗅了嗅鼻子,空氣中彌散著炒土豆的香味!

    “嗯,聞到了,極品炒土豆唄?”

    瓦莎嘿嘿一笑,“那當然,我炒的土豆,那可不是一般的土豆。”

    飯盒放下,飯菜放好,唐風坐在辦公桌上直接就大吃二和起來。

    還沒吃完,有人敲門,瓦莎過去打開,是唐風的秘書。

    “唐總,有人找您,說是您認識,在前臺。”

    “讓他等我一會兒,我吃完過去。”

    說完,門關上了。

    “呦,挺懂事嘛,還知道要把我做的菜全吃完才能走,不錯,有覺悟,是個可塑之才!”

    唐風嗤之以鼻,“那可不,人嘛,就得有自知之明,打不過咱認,不丟人,以后打得過了再補回來不就行了?”

    瓦莎前半句聽得很開心,但后半句一出來,小臉立馬就鼓了起來。

    “好啊,原來你還想著以后報復我呢是不是?”

    兩人打鬧幾下后,唐風嚴肅下來,收拾好了衣服,出了辦公室,看到底是誰找自己。

    前臺休息區,陳清揚等的有些心急,一直在想是不是唐風不愿意見自己?

    走到前臺,近距離一看,唐風一眼認了出來,是前段時間的那個陳清揚!

    也就是何英偉和夏青石請的專業在網上黑自己的網絡高手。

    “唐總,我還以為您不想見我呢,公司那邊的事處理差不多了,我這就過來了……”

    唐風笑笑,“來的真是時候嘛,你看看,現在我和我的晨輝集團已經被人黑成什么樣子了,我這個人不會和他們去網上對罵,也不會去給他們解釋。”

    “既然你來了,這事兒就好辦了,全交給你處理,我相信以你的才華,不會讓我失望的。”

    陳清揚嘿嘿笑笑,扶了扶眼鏡。

    “對,我本身準備再過幾天來的,但是看到網上這幾天的輿論,知道您這次算是被人徹底盯上了,這就馬不停蹄的趕過來了。”

    滿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唐風點頭道,“行,那就辛苦你一下了……”

    陳清揚連忙擺手,“唐總您對我有恩,要不是您不計較我,我現在搞不好已經進局子了,您對我這么大的恩,我這樣是應該的。”

    兩人邊說邊走,已經到了辦公區,唐風一指公關部的區域,“好了,客套的話咱們都不說了,你去和公關部的說說,然后商量個對策出來。網絡上這塊我就交給給你了。”

    說完,折身回了辦公室。

    陳清揚著實不是一般人,他精通文理兩科,同時精通計算機和新聞傳播以及對心理學都有研究。

    上手之后沒多久,他就敏銳的察覺到,這次的事件背后主導人一定來頭不小。

    然后接著往下查,一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了面前。

    李朝陽!

    江南電視臺一把手臺長!

    陳清揚是圈內人,這個名字可能其他人不認識,但是他卻很熟悉,因為這個人的背景實在太深了,其人在新聞界和媒體行業的影響力和號召力是恐怖的,雖然表面上只是個臺長,但深層的實力卻不容小覷。

    一般人根本得罪不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