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二章 看破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二章 看破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查清了故意黑晨輝和唐風背后的始作俑者之后,陳清揚沒有閑著,立馬起身趕到了唐風的辦公室。

    瓦莎還沒走,此時正待在唐風的辦公室內說話。

    陳清揚進了辦公室,正準備說什么,卻看到了坐在沙發上正盯著自己打量的瓦莎。

    話到嘴邊,他卻又咽了回去,。

    “你有什么話直說,她是自己人,不用避諱。”

    得到允許,陳清揚擦了擦額頭的汗,定神之后說道。

    “唐總,我剛才看了一下這幾天網上所有關于晨輝集團的負面新聞,最后找到了一個發起此次行動的幕后指揮者。”

    唐風興趣來了,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飲水機旁邊給陳清倒了杯水,遞給他。

    “喝口水,慢慢說。”

    陳清揚道謝接了過去卻沒有喝,想了想說出了三個字。

    “李朝陽。”

    唐風自然并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也不認識。

    “他是誰。”

    唐風淡淡的問道。

    “江南電視臺,臺長,當然,這個職位不高,但以前我也是圈內人,多少知道一些,據說這個李朝陽不簡單,背景很深,父輩的地位不低,但究竟是有多深,沒人透露過。”

    “但是通過這次這件事,也可以看出來一些端倪,一個電視臺的臺長,要是沒有一點關系的話,怎么可能有這么大的影響力,他那邊一報道,網上那么多的大V,有影響力的媒體就爭相跟著報道?我想,沒有一點硬實力,是肯定做不到這點的。”

    唐風點了點頭,“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說,這個人背景很深,對付起來有難度了?”

    陳清揚低頭喝了口水,臉上嚴肅了起來。

    “唐總,我的技術我相信,現在網上的輿情我可以應對,我之所以這么說的原因是,我覺得要想真正的解決,還是得從根源和表面一起入手,我治標,但也得有人治本,雙管齊下,才能一勞永逸。”

    看著陳清揚一臉認真嚴肅的樣子,唐風心里很是滿意,看來這個人是懂得感恩的,自己沒有置死地與他,他也知道感恩于自己。

    “好,這個人的資料你搞得到嗎?”

    陳清揚當即將水杯放下,“唐總,能借你桌上的電腦一用嗎?”

    唐風一擺手,示意隨便用。

    然后,陳清揚坐在唐風的辦公桌前,打開電腦之后一陣敲敲打打,而后將屏幕一轉。

    “唐總,這個人的信息全在上面了,不是特別的詳細,但是家庭住址,年紀大小,照片等等都有。”

    唐風一看電腦屏幕,一個不大的文檔,上面清清楚楚的列著李朝陽的個人信息。

    一張咧開嘴微笑著的照片首先映入眼簾,不得不說,很丑。

    接著下面是家庭住址,。

    “好,現在你就只用關心處理網上的事情,最好呢,來個大反轉。這樣才夠刺激。”

    陳清揚點點頭,略顯為難,“唐總,需要大反轉的話,我需要證據,需要鐵證,我看了他們給出的視頻,那幾個專家說的頭頭有道,我們需要反駁的話,那就得拿出比他們更加權威的證據來。”

    “需要我或者公司做什么?”

    唐風直接問道。

    陳清揚想了想,“需要建筑工程技術人員的協助,剩下的事我會和他們協商著辦。”

    “好,我會給工程部打招呼,你放心去吧。”

    陳清揚起身,打了招呼之后出了辦公室。

    ……

    “你說你,做個生意怎么都被這么針對……”

    唐風屁股往瓦莎旁邊一放,笑著嘆了口氣,“沒辦法,誰都想做老大,這不爭個你死我活的話,還能怎么辦?”

    “說吧,你準備把這個人怎么辦?”

    “需要幫忙直接說,我去直接殺了他也行,永絕后患,也省力氣。”

    唐風抬手,“別,殺人多簡單,但這樣就沒勁兒了。咱們有的是時間跟他們慢慢玩。”

    “我們要用他們慣用的方式打敗他們,這樣才有意思不是嗎?”

    走到電腦面前,將關于李朝陽的文檔打印在了紙上,唐風看了看李朝陽那張肥臉。

    “我看這張橫肉臉滿是色相,只要抓住他的軟肋,一擊就破!”

    “酒色之徒,最好對付。”

    瓦莎抱著雙臂,仰頭哼了一聲,“果然吧,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唐風哈哈一笑,“啥時候你也成了小怨婦?”

    “你可別忘了,你曾經可是小仙女哦?”

    瓦莎“咦”了一聲,“得了吧,嘴真甜,一聽就不是正經人。”

    兩人說著話,辦公室門開了。

    ……

    “呦,上班時間還有心思撩妹呢?可真心大哈……”

    萬嫣然踩著高跟鞋,背著小包,大步進了辦公室,披在身后的長發隨著步伐有規律的跳動,顯得萬種風情于一身。

    唐風笑了笑,“你怎么來了?”

    萬嫣然也不見外,直接身子往辦公桌上一靠,雙臂抱在一起。

    “怎么?沒事不能來啊?”

    說完眼神看向一邊沙發上的瓦莎,“呦,換的挺快啊?哪里人啊小妹妹?”

    瓦莎眼皮都沒抬一下,萬嫣然半天沒等到回話,一哼,也不高興了。

    “你來肯定是有事,說說吧。”

    唐風重新坐回辦公椅,翹著二郎腿問道。

    萬嫣然有些酸酸的一哼,一仰頭,“沒事。”

    “沒事?那我走了哈……”

    說完,起身就準備走,萬嫣然氣的一點脾氣都沒有,從小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氣鼓鼓的扔在了桌上。

    “真拿你沒辦法,是這樣,我朋友現了最近那些打折出售樓盤的公司,他們給出的購房合同中存在一些法律漏洞,我覺得這件事里面有貓膩,所以特地過來給你說說。”

    “有貓膩?”

    唐風更加有興趣了,現在這件事還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嗯,那可不,你也不看看,你的晨輝現在已經被罵成什么樣了,我的浩宇集團雖然沒你那么嚴重,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這么多天是一套房都沒賣出去,還老是被人罵。”

    “所以我就覺得這里面有貓膩,所以讓手下的員工去暗地里看了看,把他們的合同偷了一份,回來之后我讓我的法務看了,第一遍都沒看出來什么問題,我接著又找了我以前在哈佛的一個同學,他是學法的,給他看了一遍之后,果不其然發現了問題。”

    “合同存在漏洞,如果按照這個上面的價格購買,最后是得不到房子的產權的……”

    唐風靠在椅子上。“一起打折的公司有幾十家,難道都是這樣?”

    萬嫣然點了點頭,“沒錯,我聽說何家輝給這些公司都派了專業的團隊指導,所以用的合同都是一樣的。”

    話說到這里,唐風陷入了沉思。

    他猛然之間覺得,這個何家輝在下一盤大棋!

    “不對,這里面的貓膩大了。”

    萬嫣然一時間也不吃醋了,認真了起來,鄭重的看著唐風。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唐風抬手示意她不要打斷自己的思路,而后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想了幾分鐘,這才捋清了思路。

    長吐了一口氣,唐風冷笑了一聲,“呵,這個老頭子看來是想把我們所有人都玩弄在鼓掌之間啊。”

    萬嫣然一歪頭,她沒有想明白,看著唐風一臉豁然開朗的樣子。心里好奇的不行。

    “哎呦,這個時候了咱就別賣關子了行不行?我都快急死了!”

    “你想啊,這楚州安北幾十家的房地產公司,如果一起陷入合同欺詐,會發生什么?”

    萬嫣然一愣,“你是說,何家輝……”

    “沒錯,他這樣做簡直就是一石二鳥,不,一石三鳥都不止。”

    “你想想,這件事誰是始作俑者,是何家輝啊,他找的人做的這個合同,他可能不知道后果嗎?”

    “那么大公司的老總,自然做事之前得考慮后果對不對?所以這么多公司會陷入合同欺詐的罪名之中,他知道,而他這么做,就是想要利用這些公司擠跨我們晨輝而后利用他們的合同漏洞,讓他們陷入犯罪漩渦,而這些公司既然都發現不了這里面的漏洞,且實力跟何氏集團根本就沒法比,到時候遇到這樣的事情,他們會怎么辦?”

    “又能怎么辦?”

    “即便到時候有人不求助于何氏集團,那何家輝究竟會怎么辦?他只需要稍微用點力,那些不聽話的人恐怕不僅僅會公司沒了,人也得進局子。”

    “所以現在就很明白了,何家輝在利用這些公司的資金整垮我們晨輝,然后得手之后,反手就是一擊,將這些之前跟著自己的幾十家地產公司全部打進違法境地,以他的手段,到時候還能有誰敢不聽他的話?”

    “到了那個時候,楚州安北兩地,甚至整個江南省的房地產圈子,就真正的屬于何家輝一個人的了……”

    萬嫣然聽到這里,恍然大悟,怔怔的站了半天。

    “我明白了。我的天,這個糟老頭子心思可真不簡單啊……”

    唐風不屑的一笑。“是啊,沒點心機的話,又怎么可能把公司做的這么大呢?”

    “不過也沒有關系,何家輝這種人有個毛病,成功人士的通病。”

    萬嫣然一愣,“什么?”

    唐風笑笑,“自大,自以為是。”

    “他們總覺得自己是最聰明的,沒有人比他們更聰明,其余人都是笨蛋,只有他們自己有腦子。”

    “這種人最難對付,卻也最容易對付……”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