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三章 好戲上演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三章 好戲上演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什么意思?你說的話我怎么聽不懂?”

    唐風搖搖頭,“很簡單的道理,何家輝這種人一定不會想到,后者說根本就不會相信我們早就可以看破他布置好的一切,因為他永遠覺得自己考慮的萬分周道,一定不會出現問題。”

    “所以我們就可以先發制人?”

    唐風滿意的笑了笑,“嗯,這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還是有點腦子的嘛。”

    萬嫣然一翻白眼,“笑話誰呢,那你說,我們現在怎么辦,”“這個糟老頭子,害得我浩宇集團市值縮水一半,我這次說什么都不能放過他。”

    唐風想了想,“現在時機還沒有成熟,我們就按照我們應該有的反應去做就行了。”

    “什么意思?”

    “你想想,何家輝這么整我,按照常理我會怎么做?那當然是想方設法的消除網上對自己的污蔑,然后洗白自己,對吧?這是我應該有的反應,我就這么去做,何家輝自然就不會懷疑,覺得完全陷入了被動。”

    “然后至于如何反擊,你就不用管了,我會安排的,這次我要讓這個老東西有來無回。”

    萬嫣然一聽也不讓自己做什么,有點不開心的撇撇嘴,“合著跟我什么關系都沒有唄,那你安排吧,我走了,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

    說完一撩自己頭發,踩著高跟鞋走了,走之前還不忘用不屑的眼神瞥一眼沙發上坐著的瓦莎。

    兩個女人眼神對視,瓦莎自然不會輸給萬嫣然,氣的萬嫣然下樓的時候都直跺腳。

    ……

    傍晚時分下了班,唐風帶著瓦莎回了住處,然后將電話打給了安北的陳飛。

    兩個多小時之后,陳飛從安北馬不停蹄的趕到了楚州,坐在酒店的咖啡館里,唐風將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原封不動的講給了陳飛。

    包括何家輝是怎么算計的。

    聽完這番話,陳飛咧咧嘴,氣勢洶洶的說道,“風哥,那需要我怎么做,你只管說,我陳飛保證替你辦到!”

    唐風嘿嘿一笑,滿意的笑道,“好,要的就是你這句話,你還別說,需要你和你的兄弟們干的事還比較多。”

    給陳飛安排完任務,陳飛聽的清楚,全在自己隨身攜帶的本子上面記錄了下來,。

    看著自己小本子上寫的密密麻麻的小字,陳飛憨憨的一笑,撓撓頭。

    “風哥,你這也做的太絕了吧?這老小子這么能算計,可還是算計不過你啊……”

    這話惹的身邊的瓦莎一陣大笑,“沒錯,他可會算計了,一般人哪里算計得過他。”

    唐風無所謂的笑了幾聲,讓陳飛吃了飯,連夜將安保公司的幾個員工叫了過來,從第一天晚上就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

    而唐風自己心里的計劃已經做好了,現在楚州這邊的事還沒有進行到高潮,何家輝這個老東西自然沒到收網的時候,因為自己的晨輝集團還沒有真正遭受到致命的打擊,這個老東西自然還不會對那些支持他的老板們下手。

    所以唐風現在還有時間收拾那個黑自己的李朝陽。

    翌日清晨,唐風起了個大早,一起床就把瓦莎給弄醒了。

    “喂,今天可有正事,咱們得起來早點才行。”

    瓦莎揉揉眼睛,“干嘛?”

    “去收拾那個李朝陽啊,你不去嗎?賊有意思,你不去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轉身穿鞋就要走,瓦莎趕緊起床跟上。

    兩人下樓吃完早飯,直接就上了車,這個李朝陽雖然是江南電視臺的臺長,但住的地方卻在江北省省會江北市。

    “喂,你說你也不讓我動手直接殺掉這人,那你想怎么辦?”

    唐風神秘的一笑,“別著急啊,你那么心急干嘛?”

    瓦莎嗤之以鼻,“你倒是心大的很,那就隨你玩吧!”

    兩人一路到了李朝陽住的地方,是市區稍微靠北邊山區的一棟獨立小別墅,周圍建筑不多,屬于鬧中取靜的好地方。

    將車停在距離別墅不遠處的酒店門口,又上去開了間房,又下樓買了一大堆的零食上來,往床上一扔,唐風就開始吃了起來。

    “你這是旅游來了?”

    唐風扔了一片薯片,慵懶的說道,“白天他上班去了,等晚上回來才有我們大顯身手的機會,現在嘛,就安心等唄,來,給你包辣條,衛龍的,香死你!”

    瓦莎接過去看了一眼,“垃圾食品,不吃。”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唐風很放松,吃了睡,睡醒了吃,中間順帶下去泡個自然溫泉,日子過得無比瀟灑!

    終于,夕陽落山之后不多時,一輛嶄新的白色凱迪拉克悠悠的朝著別墅的方向駛來,這里本身就屬于高檔別墅區,來往的車輛不多,這兩白色車子的出現立馬引起了兩人的注意。

    唐風看到凱迪拉克開進別墅之后,立馬注意力集中了起來。

    兩人一左一右趴在窗邊,直直的盯著別墅內部。瓦莎不禁回過頭問道。

    “我說你就這么肯定,咱們在這兒就能發現人家的把柄?”

    唐風點點頭,“賭一把!”

    瓦莎眼睛都直了,“賭一把?合著我跟著你在這兒待了一天你就賭一把?”

    唐風回頭無辜的看了一眼,“那你的意思呢?”

    瓦莎表示無語,但也沒有辦法。

    此時,凱迪拉克門打開,李朝陽下了車,身后跟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愣是比李朝陽自己都要高出一個頭,兩人走在一起簡直沒有一點點協調的感覺。

    不多時,里面一個三十歲上下的女人打開了門,笑著和李朝陽說了一句什么,然后將兩人讓進了屋內。

    這其實并沒有什么異常,但唐風在開門的那女人眼中看到了一絲醋意。

    就一個眼神,唐風覺得,今天一定不會白跑!

    “別看了,有好戲估計也到晚上了。”

    瓦莎一愣,扭頭不滿的問道,“你就這么肯定?”

    “那當然。”

    “好,那我們就晚上看,要是什么都發現不了,看我怎么打你!”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夜幕降臨,唐風起身拉著瓦莎直接從窗戶飛掠而出,幾步之后落在了別墅頂層。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加上這是高檔別墅區,外面人很好,又是黑爺,幾乎沒有被發現的可能。

    隨后瓦莎也一同跳下,和唐風站在一起,;兩人靜靜的看著別墅內發生的一切。

    剛開始都很正常,李朝陽喝茶看電視,打電話,很正常,沒有一點異常。

    晚上十點一過,精彩的節目開始上演了!

    ……

    李朝陽先是上到了二樓,然后洗了澡,喊了一聲什么,先前那個開門的三十歲女人先從另一間臥室走了出來,而后和李朝陽一起從車里出來的女人也走了出來,三人站在二樓的樓道上說了幾句話,李朝陽的聲音很大,唐風和瓦莎聽得很清楚。

    ……

    “喂,他這是要干啥?”

    瓦莎一臉單純的問道。

    唐風頭都沒回,直接回了一句,“斗地主!”

    瓦莎一愣,“啥叫斗地主?”

    “等會你就知道了。”

    ……

    時間流逝,大概十點半左右,兩個女人穿著薄紗睡衣,進了李朝陽的大臥室!

    唐風和瓦莎視線受阻,往上又挪了挪,找了個視線好的地方蹲了下來。

    剛蹲下來第一眼,瓦莎就看到兩個女人同時褪去了身上僅有的一層薄紗。

    然后矮胖的,滿身肥肉的李朝陽只穿著大褲衩,在房間里擺弄著手機,而后將手機調了一下,放在了大床正對面!

    唐風定睛一看,手機在錄像!

    “我靠,這么會玩!”

    瓦莎這會就是再不懂也知道要發生什么了,把頭扭到了一邊,不看了。

    接著,李朝陽一展雄風,而唐風則暗道,今天這趟算是沒白來!

    一推身邊的瓦莎,“喂。幫我個忙!”

    瓦莎閉著眼,那污穢的一幕她才不愿意看。

    “干嘛!”

    唐風一指李朝陽房間里錄像的手機,說道。“這老小子辦事的時候還喜歡攝像,你修為比我高,在這里把他手機給搞出來,然后咱們就算是勝券在握了!”

    瓦莎嗤之以鼻。“我不要,那還得看,太惡心了,跟豬一樣,不,呸,比豬都惡心!”

    “我不要!”

    唐風哄了幾聲,總算是讓瓦莎答應下來。

    轉身,看著房間里發生的一切,瓦莎深吸了口氣,抬手做出抓握狀,然后運用靈氣的力量,直接隔空將李朝陽的手機從房間的抓了出來!

    手機到手,唐風沒閑著,直接將里面的內容全部傳到了自己手機上,一個資料都沒落下,而后又將手機給瓦莎,重新放了回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