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四章 赴宴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三百五十四章 赴宴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將資料拿到手之后,唐風帶著瓦莎幾步借力,自空中趁著夜色的掩護,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了酒店的房間。

    回到房間之后唐風也沒閑著,趕緊拿出自己手機,翻開文件夾,開始查看剛剛從李朝陽手機里傳輸過來的資料。

    在一個視頻的文件夾前,唐風按了打開,接著,手機屏幕上出現的畫面讓唐風都驚了!

    上百個不雅的視頻!

    打眼一看,每個畫面中的女主人公都不一樣,而且最勁爆的是,之前那個給他開門的那個女人每個視頻中都出現了,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就是李朝陽的原配妻子。

    自己的原配妻子看著自己老公帶女人回家也就罷了,還還他們一起做事兒,這事兒要是傳出去,簡直就是特別勁爆的大新聞!

    “我靠!”

    隨便點開了一個視頻,唐風不由得發出了一陣感嘆,引得一邊休息的瓦莎也湊了過來。

    “怎么樣?手機里面有收獲嗎?”

    瓦莎心里其實沒有想到這里。她其實是想看看唐風有沒有得到關于那個李朝陽的把柄。

    眼睛湊過去一看,立馬捂著眼睛坐了回去!

    “喂喂喂,唐風,我說你干什么呢!”

    “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喜歡看人家那個!”

    “以前在仙界你可是高冷的不行,現在看來全都裝的吧?”

    唐風拿著手機,聲音開到最大,趴在床上一臉嚴肅的說道。

    “你這叫什么話,我這是在研究證據,證據懂嗎?這些東西要是發出去,甭管他多深厚的背景,也絕對讓他永無翻身的機會!”

    “看你把我想成什么樣了,真是庸俗!庸俗!”

    瓦莎不由得嗤之以鼻。

    “那你能不把聲音放那么大嗎?我不想聽到那些聲音,你趕緊關了!”

    唐風將所有的視頻都拷貝在內存卡上,這才關了手機,洗了把臉,上了床睡覺。

    ……

    第二天一早,唐風和瓦莎就趕回了楚州,剛回到公司沒多久,前臺的小姑娘就來了。

    “唐總,外面有個姓陳的男人找您。”

    唐風正在看公司的報表,想了想,自己好像只認識陳飛這一個姓陳的,但如果是他的話,好像也用不著這樣。

    “你問他是誰了嗎?”

    “她說她是何氏集團的人,特意給您來捎句話。”

    這話一出口,唐風興趣盎然,擺擺手,“哦?冤家的人來了,快,讓他進來。”

    外面,管家老陳其實不想來,但無奈何家輝執意如此,他也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來。

    得到允許之后,管家老陳邁步進入,唐風正無所謂的坐在椅子上看著東西。

    “唐總好啊,我是何氏集團老總何家輝先生的管家,今天過來打擾唐總,是想告訴您一聲,今天晚上我們何家輝先生想請唐先生你吃頓飯,不知唐先生可否有時間?”

    請自己吃飯?

    這個操作簡直連唐風自己都想不到,何家輝會居然邀請自己去吃飯?

    “哦?何家輝先生找我吃飯?這倒是件怪事。”

    “哈哈,唐總玩笑了,您年輕有為,事業有成,何家輝先生最喜歡像您這樣的青年,所以想請唐先生吃頓飯,這似乎并沒有什么吧?”

    唐風冷笑了一聲。“好啊,那就明天晚上就明天晚上,回去轉告何家輝先生,我唐風一定準時到!”

    管家老陳微微躬身,轉身離去。

    ……

    市區莊園內。

    “輝爺,您心腸真好,那個唐風那么欺負少爺,又這么不把您放在眼里,您還這么看得起他,果然胸懷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啊。”

    管家老陳回去答話,順帶說道。

    何家輝坐在竹椅上,饒有所思的想著什么,隨即淡淡一笑。

    “老陳吶,你這個人是哪里都好,可唯有一點,看事情看的太過于表面短淺了……”

    管家老陳連忙躬身,“輝爺說的是,老陳笨,就是覺得您這樣做是不是對那個唐風太過于仁慈了,我都有點看不下去唐風那個小子的態度。”

    何家輝高深莫測的一笑,搖著蒲扇,“這你就不懂了吧?自古為帝王者,并不都是有本事的人,也不一定是英雄,他們可能不會謀略,不會統兵打仗,但是一定會駕馭這樣的人……”

    “這下,你明白了嗎?”

    管家老陳臉上的神色猛然一變,癡癡的一笑,“老陳還是不明白。這和唐風的事,有什么關系……”

    何家湖搖搖頭,“這當然有關系了,你想,唐風這個年輕人可不一般吶,有能力,有本事,也有魄力。關鍵是還很年輕,這樣的人我直接將他打的萬劫不復對我有多大的好處?反正不管怎么樣,現在楚州安北的地產行業馬上都要盡歸我手,唐風輸給我那是一定的事。”

    “既然已經勝券在握,那我對他趕盡殺絕對我有多大的好處呢?還不如我施以恩惠,讓他乖乖的為我所用,這樣的人才歸了我,為我創造利益,是不是更好呢?”

    管家老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輝爺果然就是輝爺,我現在才明白了,您是真的把這些人都玩弄在了鼓掌之間吶!”

    “他唐風如果是只孫猴子,那您就是如來佛,他就算再怎么蹦跶,也逃不出您的手掌心。”

    “老陳服了,服了……”

    何家輝滿意的仰天大笑,他很享受這種被恭維的滋味。

    “好了,你去準備準備明天晚上的飯局,記住,讓那個東海市的凌云也來,咱們先兵后禮,讓他知道知道,我何家輝可不是紙老虎!”

    管家老陳點頭答應,躬身之后下去了。

    ……

    唐風在公司也沒閑著,盯著陳清揚和公關部直到下午,陳飛發來消息,說一切都差不多了,讓唐風過去看看,他這才下了樓。沒帶瓦莎,直接往陳飛所在的位置趕了過去。

    市區一家酒店內,陳飛開了兩間房,各種電子設備擺了一屋子。

    “風哥,你要的東西準備的差不多了,我大致看了看,這些證據一下子亮出來,絕對夠那老小子遲一菊。”

    “弄不好在里面呆一輩子都綽綽有余!”

    唐風接過電腦大致掃了一眼,心里很滿意,但現在還沒有到時候,他也不會出手,一切都靜待時機成熟。

    “行,不錯,干的漂亮,繼續搜集,這次一點都不能大意。”

    “告訴弟兄們,這次事過了全部給漲工資發獎金。辛苦了。”

    ……

    何家輝的手段還在不斷的進行,在短短的一天之內,晨輝集團和浩宇集團好幾個市區的樓盤周圍商圈全部停止營業,甚至到了晚上,晨輝集團旗下開發的小區先前有的商業街一夜之間全部搬走,偌大的商圈連一家店都找不到了!

    晨輝集團的樓盤儼然成了繁華都市之中的鬼樓,里面的住戶不滿意,要求退款,外面的人也不分黑白,開始污蔑唐風是個大騙子,之前宣傳的多么好其實都是為了圈錢,現在真相來了,那樓根本就不是人住的。

    第二天一早唐風到公司的時候,這個情況很快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但唐風不以為然,這只是何家輝耍的把戲,目的就是為了把晨輝的樓盤搞得一文不值。讓晨輝處于慢性死亡之中。

    但這對于唐風來說,算不上多有力的打擊,何家輝終究還是把他想的太過于簡單了。

    到了下午,瓦莎很準時到了公司。

    “聽說那個一直跟你作對的遭老頭子請你吃飯?”

    一進門,瓦莎便直接開口問道。

    “對啊,你要去嗎?”

    唐風靠在椅子上慵懶的說道。

    “那是自然,我可得保護好你,要不然出點意外可怎么辦?”

    “行,那就去唄。”

    ……

    晚上七點,唐風開車,一路到了之前說好的地方。

    原遠離市區的一家私人會所。

    二人下車,到門口說了是有預約,然后在服務生的帶領下,直接上了三樓的大包廂。

    推門而入的瞬間,唐風一眼看到了坐在正中間位置的何家輝!

    雖然二人從來沒見過面,更談不上認識,但就是那一眼,何家輝眼中泛出的光芒讓唐風瞬間就知道,只有這個人才可能是何家輝!

    二人進了包廂,唐風環視左右,發現在場的人不多,一共四個人,三男一女。

    “唐先生請坐。”

    管家老陳上來招呼唐風就坐,唐風根本就不在意,隨后一擺,和瓦莎坐在了何家輝對面。

    “都說唐先生很年輕,沒想到,竟然這么年輕。”

    何家輝笑著開口,但臉上的陰霾之色沒有絲毫的減少。

    “都說何老板年紀大了,沒想到,已經老成這樣了,實在是有點可惜啊……”

    唐風翹著二郎腿,臉上帶著輕松的笑,隨口說道。

    何家輝的臉上頓時蒙上一層冷色,但隨即哈哈一笑,“好啊,年輕人就是會開玩笑。”

    兩人說著話,火藥味兒十足但卻表現的很和諧,而一邊的凌云此時想要要表現,冷哼一聲,手指著唐風冷喝道。

    “哪里來的臭小子,你知道你對面坐的是誰嗎!”

    “敢對輝爺這么說話,我看你著實是活夠了!”

    凌云一發火,何家輝沒有表現出反對,也沒有表現出支持,只是淡淡的笑著,靜觀事態的變化。

    這才是人精!

    同樣的,唐風沒有說話,也沒有動手,只是微微側目,臉色一沉,瓦莎立馬會意。

    “放肆!”

    “你這膀大腰圓頭腦簡單的憨貨,哪里輪得著你言語半句!”

    接著右手一揮,一根放在桌上的銀制筷子“嗖”的一聲,如離弦的箭一般,直直的插入了凌云還沒來得及閉上的嘴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